芬蘭創意與設計

移居芬蘭 十年紀念

轉眼間,移居芬蘭,竟然已經滿了十年。 常常在幫兒子做每月紀錄,幾歲幾個月幾天,做了什麼事,有什麼進展,就為自己,也寫一篇十年回顧吧,雖然沒辦法記得那麼仔細,不過,能有個粗略的記錄,也是好的。 還記得移居芬蘭之初,自已心心念念的,就是希望能趕緊學好芬蘭文,趕快找一份適合的工作,最重要的是,在新的社會,找到自己的定位。那就,從學語文、找工作的角度,來做記錄,檢視一下,十年前剛來時,許下的心願,以及後來的進展。


在芬蘭養小孩(六): 屬於兒童的圖書咖啡館

2012年在赫爾辛基,一個屬於兒童的圖書咖啡館開張了! 這是芬蘭第一個完全屬於兒童的咖啡館,也是目前唯一的一個,圖書咖啡館的名字Haitula,取自一首著名的芬蘭童詩。 這是2012年赫爾辛基設計之都的活動專案,由赫爾辛基文化中心之一的安娜大樓藝術中心(Annantalo Arts Centre)主導,安娜大樓藝術中心在2012年正好啟用滿25周年,希望能在這一年中,實現一個可以持續存在、不會因為世界設計之都這一年結束而消失的好設計,於是,兒童圖書咖啡館的點子就此誕生。


赫爾辛基旅遊展MATKA2013之台灣展場顧攤記

前幾天,去北歐最大的旅遊展MATKA2013,顧台灣攤位。 這個經驗,真的很有趣。總共四天的工作,頭兩天從早上九點到傍晚七點,後兩天從早上十點到晚上六點,坦白說,還真是很耗體力,然而,心卻也同時是滿滿的。大概是因為密集工作的關係,至少有兩天,我連作夢都夢到跟展覽有關的人事物,不是因為工作本身有什麼壓力,反而應該說是,一種全心投入的開心,因此就日有所「作」,夜有所夢吧。 就來簡單分享一下,顧台灣攤位的心得和體會,寫篇札記來給自己做個記錄!


兩歲兩個月: 回台,成長札記

2012的最後一個月,我與孩子在台灣度過。 自己一個人,帶著他上飛機,再自己一個人,帶著他回來。 這是媽媽第三次帶他回台灣。第一次是他滿七個月時,第二次是一歲兩個月,那兩次都是坐有寶寶籃的位子,而這回,也許是因為他自己坐一個位子(二歲以上不能再坐媽媽身上了,還有媽媽真的也不想再讓他坐身上了!),加上現在可以聽懂人話,可以多少講一點道理,整體而言,比一歲前後時帶他飛要輕鬆一些。 由於坐的是夜機,大部分的時候孩子都會睡,最主要的挑戰,是在起飛與降落的那半小時: 如何讓他乖乖坐在椅子上,綁好安全帶,不要亂動(比方爬起來看窗戶外面等),除此之外,大部分的時候都挺順利,而這孩子也真的算乖。 平常在路上不見得肯乖乖給媽媽牽手,這次來回的行程,必要的關鍵時刻都很聽媽媽的話,可以緊緊地牽著媽媽的手,走上半個多小時的路轉機; 原本不太愛坐推車的他,也願意在必要的時候,乖乖坐上借來的推車讓媽媽推著轉機好節省時間; 跟孩子一起的千萬哩飛行,辛苦的地方固然有,但整體而言,也親密而開心。 這次回台,除了媽媽自己收穫滿滿外,孩子也真的玩得很開心,兩個表哥都對他很好,會牽著他的手,跟他一起玩,做媽的看到孩子有玩伴,更是開心。 之前曾在文章裡寫過,我這孩子天性比較慢熟,在小朋友多的場合有時一開始會怕生,我倒也不擔心,一來孩子各有本性,家長本來就該學著尊重,二來這個年紀的孩子,比較常「自得其樂」,所謂的一起玩,常常都是「在一起,各玩各的」。 偶爾參加朋友的聚會,看到他在旁邊自己玩,別的朋友就會問:「他是不是比較喜歡自己玩?」坦白說,我也無法回答,因為我打從心底覺得,目前這個階段好像是這樣,但也不見得就是如此,結果這次回台就發現,的確不能太早用成人的角度,來給孩子下斷言,小孩真的在不同的情況下、與不同的人相處,都會有不同的反應。我家這常自得其樂的小子,其實也是喜歡跟別的孩子玩的喔。 這次回台,每週週末固定與家人團聚,兩個表哥,一個大他十個月,另一個大他二十個月,年紀都算相近,表哥們都對他很好,雖然偶爾在玩的時候,搶他的東西難免,但小孩本來就是會這樣,也不傷感情,大部分的時候,兄弟們都相處融洽,有時三個人各玩各的,有時兩個兩個手牽手,這裡玩那裡玩。 我妹妹常說: 「自家人的小孩,特別容易玩在一起,也很容易親起來。」別人的經驗我不敢說,但以我兒子的情況看來,他確實跟表哥們熟得很快,不太需要什麼「熱身」,一下子就玩在一起了。 我們一家人,一起去了些好玩的地方,比方宜蘭的蜡藝彩繪館,孩子們光是一起坐著畫畫就很好玩了! 看他們的畫也很有意思,三個不同年紀的孩子,畫畫時想的真的就不一樣,我家這隻,此時還在隨筆亂揮的階段,滿紙亂畫,不過光是這樣,他現在的畫法,也已經跟半年多前很明顯的不同囉! 出外玩好玩,回家玩也好玩,阿媽拿出咖啡豆和盤子,這樣就可以一起玩很久了! 我也發現,他會想模仿表哥的一舉一動,有一次,我們去北藝大吃午飯,飯後在草地上遛小孩,結果他一看到表哥站到石頭上跳舞,他就跟著爬上去,邊學表哥跳,邊開心的又叫又笑,真的好有趣! 一個月的周末相處之下,感情大概越來越好,在要離台的前一天,兩小一起看電視時,竟然自然而然地出現這樣的動作: 表哥伸手過來摟著表弟,表弟呢,直接轉頭親表哥呢! 大自然的孩子,走到哪裡都一樣 平常,我們喜歡趁天氣好時,帶他去有草地的地方走走,比方大安森林公園、中正紀念堂等…其實什麼玩具都不用帶,他光是玩阿公阿媽的椅子,撿地上的樹葉,在草地上跑來跑去,就很開心了! 我們也去了著名的新北投圖書館,媽媽看建築,他則是,在外面爬石頭,看水池。果然是在芬蘭成長的孩子無誤啊,最愛大自然! 還去了木柵動物園,第一次讓他看到企鵝和貓熊! 從此之後,他在路上看到貓熊玩具,也認得了喔! 而在動物園的這一天,這小子也是兩三個小時從頭走到尾,借來的推車都不坐,要用推的,堅持要自己來,愛走路的孩子,這一點完全遺傳自他爸媽! 而我,則喜歡捕捉他那每一個,用晶亮的眼神,全心全意活在當下,開心凝望的表情。 中文突飛猛進 這一個月人在台灣,原本就正處於語言爆發期的他,加上環境裡都是中文,真的就進步很快,有更多對話出現,可以順利地模仿大人一整段長句子,更容易表達自己(尤其是愛說「不要不要!」。 阿媽買的寶寶兒歌音樂,放沒幾遍,他就開始跟著唱,特別是唱尾音,比方妹妹背著洋娃娃裡的那句「樹上小鳥笑哈哈!」他前面都不唱沒關係,最後那個「哈—」一定要哈得很大聲、哈得很長、讓全世界都聽得到他在「哈」! 有首歌叫「划龍舟」,其中一句歌詞是「一、二、一、二」,他就很愛這段,每次就等著說「一、二、一、二」。 沒有特別教他數字,卻也常常發現他自已在那邊數「六、七、八、九、十」,也許他不一定懂那是什麼意思,也許只是因為我們家在五樓,每天爬上爬下都會邊爬邊數,聽多了就像是重複一段韻律一樣,會不自覺朗朗上口。 語言學習大概就是如此,到了某個階段,就算沒有刻意教什麼,孩子自己也會從生活中拾取那些元素,然後自然地運用出來,與其說要思考該教孩子什麼,反而更該思考父母自己的言行,如何能給孩子一個好的模範,因為此時的他們,真的是一塊大海棉,聽到什麼就跟著說什麼啊! 此外,有幾首兒歌,他已經記住一兩個整句了,比方「妹妹背著洋娃娃」、「小星星」、「魚兒魚兒水中游」…最近每天都要唱「魚兒魚兒水中游、游來游去樂悠悠」N遍,雖然是「五音不全」的唱,但媽媽我一點都不介意,我喜歡聽他那童稚的聲音,開心地朗誦著這些句子,打從心底只覺得,生命真是神奇! 我還很意外的發現,他記住的不只是兒歌的詞,還包括音樂! 一本童謠音樂,放個幾次後,他光聽到每首曲子的前奏,就會先把曲名報出來,這一點,我真的很驚訝! 沒想到,這麼小的孩子,已經這麼自然的,有聞樂而認曲的能力,而且是在樂曲正式出來之前! 每天每天,養育這個小生命,都帶來好多驚奇和驚喜! 此外,他也仍然是那個,喜歡研究東西,每個機械電器都要拆開來玩、拆開來研究的孩子。在回台之前,因為唱遊課的需要,爸爸幫他用衛生紙筒做了個「望遠鏡」,回到台灣後,有一天他拿到一張紙,就自己「捲出」望遠鏡了! 他也第一次,騎到表哥的「酷騎」,還不太會騎,所以阿公阿媽和媽媽在旁邊推得很累,呵! 此外,還是很愛撒嬌! 下圖是對挪威來的叔叔撒嬌,因為他在叔叔旁邊轉來轉去,不小心跌倒了,叔叔大概是笑出來或配上好玩的音效,這傢伙就樂此不疲了,為了討好叔叔一直故意跌倒! 玩得開心起來,就常常笑得這麼High! 回程的飛機上,他也是一直對旁邊的漂亮阿姨撒嬌,沒事還會說「阿姨,漂亮!」,阿姨都甜到心坎去了,這小子則是根本撲到人家身上,媽媽我呢,就乾脆請阿姨陪他玩,我休息一下! 在台的期間,每天早上起床,一定是朝著阿公阿媽,飛奔過去,帶著最燦爛的微笑,給阿公阿媽一個大大的擁抱。 每天早上起床時,與每天晚上睡覺前,則是要給媽媽好多好多的親親,有一次出門去玩,住旅館跟媽媽和阿媽睡一張床,他也是在睡前不知道親了阿媽多少下,親到阿媽都要說,好了好了阿媽要睡覺了啦! 一位好友說,這孩子真是像蜂蜜一樣甜,就當做是老王賣瓜自賣自誇吧,媽媽我真的是有同感,他從小就一直是個很甜蜜的孩子,跟媽媽很親密,且永遠不吝惜給一個擁抱、一個親吻,看到他張開小小的雙臂,露出天使般的笑容飛奔而來,心都要融化了… 現在回顧這一個月來的照片和點點滴滴,我看到的,是一個開心又貼心的孩子! 親愛的孩子,媽媽別無所求,只希望你永遠這麼開心快樂,順著自己的個性,健健康康地長大,勇敢又自在的成為自己,這,大概也是每個為人父母心中,最簡單也最深切的願望吧!


兩歲生日: 從一首美麗的小詩說起

一兩周前幫兒子過兩歲生日,收到一張來自親人的生日賀卡,是這樣寫的: “如果你出生在十月 你有滿天的星星做為禮物 你有冷洌清新的秋日做為禮物 當你在早晨外出時 有覆上薄冰的美麗湖泊陪伴你 唯一要小心的是 新覆的薄冰 也脆弱而危險” 小詩來自芬蘭童書 “Uppo-Nalle” 系列,讀著詩,芬蘭秋日的景像就浮現眼前,彷彿讓人聽見湖面結冰的聲音,感覺到冰冷卻新鮮的空氣,在最秋天的秋日十月裡,在感嘆夏日已去冬日將至的交接時刻,其實也是大自然給予的奇妙禮物。 因為天色暗了,於是我們可以看見滿天星星,因為秋日空氣開始冰冷,卻也因此帶著一份獨有的清新,覆上了薄冰的湖,踩在上頭多少讓人提心吊膽,然而清晨從湖邊經過,則是一份屬於北國之秋的味道。除此之外,十月,是極光出現值最大的月份之一、是芬蘭呈現落葉繽紛五彩森林的時節、是芬蘭學校現今放秋假、傳統孩子都要幫忙農作收割的季節,十月,是豐收是富饒,是我心目中,秋最美的季節。 我喜歡這首小詩,因為它反映了芬蘭人從身邊的大自然轉換中感受幸福的思惟,而兩年前,也正是在這美好的十月,我的孩子提早出生,趕著來報到當十月娃。還記得破水的那一天,離十一月的預產期還有三周多,醫生斬釘截鐵的跟我說: 「這孩子不會等到十一月,他這兩天一定會出生,他要當個十月的寶寶!」 還記得,僅管我一向喜愛有著秋之燦爛的十月,遠勝於灰黑多雨的十一月,當時的自己仍完全無法想像,自己如何將會在一兩天內,突然成為一個母親! 我原以為,還有三個多星期可以準備啊,沒想到,就在一片混亂中我成為一個媽,而此時此刻,這個老天爺送來的小天使,則已與我朝夕相處了兩年,期間既曾經辛苦,也總是充滿快樂,而每一天,常常是因為他,而甜蜜的無以復加的多。 孩子的二歲生日,因為種種因素,我們決定不特別舉辦邀請朋友參與的慶生會,只與家人們,簡單隨意的過。 早上,和爺爺奶奶、爸爸媽媽一起去上唱遊課,全體同學一起給他唱生日快樂歌; 接著,牽著爺爺奶奶的手,大家一起開車前往鄰城的購物中心吃午餐、逛超市; 下午,奶奶陪他玩,媽媽則著手準備生日蛋糕、和全家人的晚餐烤派; 接著,孩子的乾媽下班後過來看他,我們就一家人加乾媽,一起吃晚餐,吹蛋糕,拆禮物… 如果沒記錯,他當晚共得了約十一份禮物(包括從台灣寄來的,但還沒包括有朋友、奶奶提前送的,和一周多後又從另一位朋友那裡收到的),當晚,光是拆爸爸給他的帳蓬和媽媽給他的行李箱,就玩不完了,根本沒來得及把所有禮物拆完,只好第二天繼續,到今天過了一個多禮拜,還有一樣沒正式打開呢! (因為我們都覺得,那禮物以後再拿出來玩就好了,呵) 就這樣,他在一家人的愛與禮物包圍之下,快樂地過了一個兩歲的生日,在這一天,你問他,幾歲啦,他還會舉起兩根手指頭,左手的食指加右手的食指,放在頭頂上像個小牛角: 表示兩歲了,呵,實在可愛! 在過去的這一個月中,他的語言進步神速,我已經沒辦法再一一記錄他學會了什麼,常常都是,我們說了什麼,他就跟在後面說什麼,偶爾會把兩個詞拼成句子,單字則幾乎都能模仿,有時候模仿不像,我們也不見得會糾正他, 我想,兒語也有他自己的趣味和意義,只要他樂於模仿,哪怕不完全一樣,或是沒講對,那又何妨? 我喜歡陪著他去學習這個世界的新事物、以及一些生活中必要的「遊戲規則」,但同時,我卻又珍惜他身為幼兒的某種懵懂,不知怎麼地,我總覺得有些東西,不一定要太早學會,或是學得「正確」,說不定,人們總在學會某些的同時,也在失去著某些,我希望,他能多保有一些,屬於幼兒的天真與自由,與犯錯的權利。 倒是在學語言的部分,發生一件有趣的事: 有那麼一天,他自己跑去書架上,把一本學注音符號的兒歌繪本「嗚哇嗚哇變」拿出來,指著每一頁左上角的注音符號韻母,要我念給他聽。我每念一個,他就跟著念一個,念得趣味盎然的,居然就這麼念完了,而且發音都很不錯,我從來沒想過,什麼時候要特別教孩子注音符號,沒想到他自己現在看著有興趣,看他喜歡念,覺得好玩,我也覺得開心,就順著他玩。 此外,這個月,我們也去了幾個地方,看了幾個展覽,比方上次寫的去新聞博物館看插畫展等等。 每個月,多少寫著一點關於他的成長記錄,而一個月又一個月,也總是飛也似的過去,兩年前初生育的點滴我還記憶深刻,如今這孩子已經邁過兩歲大關,再也不是「寶寶」,而算是個「小朋友」了。比起零到一歲的那一年,一到兩歲的這一年,最大的進步,就是從爬變成走,從走變成跑,從跑開始要學跳,從不會說話變成雙語都懂都說,也開始真的能一定程度的溝通,也開始與爸媽更加的親密,每天他都會興奮地跑來,給我們許多的親吻與擁抱,我們也喜歡帶著他一起,去探索更多這個世界,我總是好喜歡,看他那認真專注研究新事物的神情,這個世界,在年幼孩子的眼中,一定是充滿驚奇與美麗的吧! 我真心感謝老天在兩年前,為我帶來這個人生在最珍貴的禮物,讓我有機會陪著他成長,也讓他陪著我更深一層地去體會生命,我陪他,他更陪我,這樣的親密,常讓我覺得非常幸福。常有人說,孩子大了,父母就老了,然而此時此刻,我更想這麼去體會: 孩子大了,但因為有他們在,父母的心,可以重新成長一次,永遠不老。 祝願我的兩歲兒,永遠健康快樂。


在芬蘭養小孩(三): 新聞博物館,變身插畫兒童世界

上一篇才在談,芬蘭到處是孩子的遊樂場,今天,就又有了新的體驗,打鐵趁熱,趁感覺還在時,寫上來分享一下: 今天帶小孩去新聞與印刷技術博物館,因為那裡正舉辦一個「芬蘭兒童插畫家作品展」,展出十八位芬蘭兒童插畫家的近期幾幅作品。我一直很喜歡芬蘭童書的插畫,也一直想著去看這個展,好幾次經過這個博物館,從窗外就看到裡頭有一個好大的溜滑梯,好像有給小孩的遊樂區,今天趁展覽還沒結束,趕快跟朋友相約帶小孩過去。 一進門,工作人員則馬上迎上來告訴我們,今天正好是「故事日」,入口處從11點到下午5點,有一個小空間會舉辦「故事屋馬拉松」,一直有人輪流講故事給小朋友聽! 此外,還很驚喜的發現,這個展覽準備給小朋友的遊樂區好大! 僅管已經知道有,卻沒想到是這麼大一片,而且,佈置得有點像一個家,讓人有如置身於童書中的世界。 下圖後方,是廚房的櫃子,上頭擺著麥片盒,旁邊有房間,有小床可以躺,還可以看動畫電視。 兒子一看到這麼有童話風的床,馬上躺上去,一看他就覺得很享受的樣子。 在這個房間裡,孩子可以自由在牆上作畫,這展覽已經展半年了,不用說,牆上早就滿是各種顏色筆觸。我家小子正亂畫的同時,也聽到其它帶小孩來的芬蘭媽媽跟孩子說: 「平常在家裡,我告訴你牆上不能畫畫,但是在這裡、只有在這裡,例外,就這麼一次,你也可以在牆上畫畫了,趕快畫吧! 只有這裡喔,家裡還是不能畫喔!」兩個小孩當然開心地動起手來啦! 牆角,有個小螢幕,播放兒童動畫給孩子們看。 房間牆面上的生動插畫,當然是來自一本插畫故事書! 光是這個溜滑梯,小孩就可以玩一個下午! 陪孩子的同時,我看到好多芬蘭家長就推著推車坐在旁邊,靠著窗聊天,半年來,這個新聞與印刷技術博物館就這樣,搖身一變成為超級舒服又好玩的育兒環境。 下圖,則是一個可以關起門來跳狄斯可的地方,裝上了像是狄斯可的閃燈,牆上的插畫看起來像是衛浴空間,而我家小孩,則在地上踩著、找著那一閃又一閃的光。 我站在旁邊,聽著那帶著熱舞節奏的音樂,突然覺得很耳熟,這才發現音樂本身是芬蘭兒歌改編的,不由得又在心裡豎了一個大姆指: 同一首兒歌,可以用另一種方式表現,配上這樣的空間與音效節奏,就是一種新的刺激與體驗。 陪孩子玩了很久,才想到還沒來得及看插畫展,晃去看一下,才又驚訝的發現,原來所謂的「插畫展」,真的掛著畫的地方,展區很小,只有在入口處往前走的地方,三四面牆而已,也就是說,這個展覽大部分的展場空間,都留給孩子們以實際「體驗」的方式,走進芬蘭兒童插畫中五彩繽紛的世界,在玩耍中,耳濡目染地從四周的顏色、音樂、手作、律動等各種不同的感官刺激,去感受這個美好的世界,真心覺得,這裡的孩子好幸福! (插畫,好像從主角變成配角…) 看完這個展後,又和朋友晃去附近的芬蘭設計中心,躲雨喝咖啡,順便看下一個展。此時,芬蘭設計中心(Design Forum Finland)正在展一些兒童的衣物、用品、玩具,既是賣場也是展場,所有的東西,在家長的陪同之下,都可以讓小孩使用玩耍。 結果,我們喝著媽媽下午茶的同時,小孩們也沒閒著,直接爬去窗邊放的木製小馬搖搖椅上面,演起真人示範來了! 大師設計的小馬椅,當然要常常來坐一下,上次坐了,這次再坐,騎玩小馬椅,後面還有一片小馬積木區,再繼續玩積木去: 玩一玩,再換玩下圖這個: 只見他在展場裡,光玩這玩具就玩了半小時,滿場滾來滾去都沒人制止他,最後媽媽沒買也沒被使白眼,相反的,賣場人員只是笑吟吟的看著他玩,反倒是媽媽比較怕他不小心砸壞什麼東西,多少得跟在後面看著他,雖然設計賣場和展場,讓小孩們「試玩」也是正常,但感覺這裡「尺度」似乎特別寬鬆,小孩簡直當自己家一樣跑跑跳跳東玩西玩,現場人員似乎也相信家長會自然地看好孩子,同時也沒有購買的壓力,這樣的信任度與自由度,真的讓人覺得很舒服。 於是,一個尋常的下午,兩個展場,幾個快樂的孩子和更快樂的媽媽(孩子開心媽媽就開心啊!),也許,以展覽主題而言,提供這麼多玩樂空間只是個「巧合」,然而他們的佈置與用心,卻也再次讓我感覺到,孩子,真的是這個社會的重心,玩的空間,也可以這麼美麗而自由,光是玩,就讓人收穫滿滿! 延伸閱讀: 芬蘭養小孩(一): 暢所欲行 芬蘭養小孩(二): 到處都是遊樂場 芬蘭繪本: 女巨人與小矮人 芬蘭繪本: 爸爸的好兒子 一本美麗又詩意的書


一歲十-十一個月記事

一轉眼,一個月又過去了,又到了幫孩子/和自已寫記事的時候。 (自己把帽帽拿來戴頭上玩)


芬蘭小城的蘋果羅賓漢

這幾年來,越來越覺得,住在芬蘭這個國度,最享受的事情除了養孩子之外(笑),就是感受這個國家大城小鎮的一些溫暖人情與有趣創意。 今天才在報上看到一則很有趣的消息: 我目前住的這個小城,今秋出了個「蘋果羅賓漢」,目前他的「蘋果行動」(Operation Apple)正在進行中: 今年芬蘭秋季芬蘭蘋果大盛產,家家戶戶院子裡有蘋果樹的,常有大把蘋果吃不完也用不掉,於是他就出了這麼個點子: 請想捐贈蘋果/想接收蘋果的人,都跟他聯絡,他會幫忙把蘋果,從不需要的人手上接收,送到需要的人手上,而這樣的行動,當然是不計酬! 我好奇地搜尋報上關於他的訪談,原來,八月底的某天,當他牽著狗在外頭散步時,看見許多蘋果樹下堆滿掉落的蘋果無人拾採,還有已經爛掉的蘋果被放入庭院裡的堆肥桶,於是他突然就有了這麼個點子: 為什麼不就從這裡開始,做一點善事,幫忙把蘋果拿給需要的人呢? 於是他就宣布,願意做這樣的「蘋果大使」,把蘋果免費送給需要的人,可以是一般市民,也可以是有孩子的家庭、托兒所、老人養護中心、行動不便的人…等等。一個人忙不過來的時候,連他的妻子、孩子、姐妹們,也被邀來幫忙一起送蘋果給需要的人。 事情一開始滾動起來,電話就源源不絕,有主動要捐贈蘋果的人(有一回他就一次從某屋主那裡收了50袋蘋果!),也有需要蘋果的人,善意引發更多的善意,最近他開始接到一些組織的電話(比方獅子會),詢問他的行動需不需要協助,他們都樂意出力。還有人被他的善意打動,也開始共同行善: 把自己家的蘋果,主動送去托兒所給孩子們品嘗。 而這也正是他行動的初衷: 不僅是把蘋果送給需要的人,同時也希望引發善行的正向迴圈。 “我們如今生存在這麼個重視金錢價值、一切以自我為中心的社會…人們需要發現,自發性不求回報的善意行為,也可以幫助其它人的生活。” 他在報社的訪談中這麼說。 而他的「蘋果行動」,將持續在今年秋天進行,直到完全沒有蘋果為止,他也打算,明年、後年…每年此時都來一次「蘋果行動」。 看了這個報導,我也才聯想起,這幾天帶小孩出門散步或上唱遊課的路上,總會經過一戶人家,把一兩箱的蘋果放在屋外路邊的草地上,自由供人拿取,每兩三天就會發現,又多出一籃新收成的蘋果。 上周末帶小孩去圖書館也是,正好就看到櫃台前擺著一籃芬蘭新鮮蘋果,供人自由拿取: 一開始我只是想,今年蘋果豐收,所以到處有人分享,看了新聞之後,我忍不住想,會不會圖書館裡的蘋果,也是「蘋果羅賓漢」送去的呢? 而把蘋果撿好後,一袋袋放在路邊供人自由拿取的人家,是否也受到「蘋果羅賓漢」的「感召」呢? 今天我經過時,正好一對騎腳踏車的夫妻,停在那裡吃蘋果,而我則是拿起袋子,裝了15個蘋果回家,剛才做了蘋果肉桂瑪芬,吃著美味的秋日滋味,想著這個溫馨的新聞,感覺生活,真是美好。


圖書館,在芬蘭小城市發著光

位於芬蘭西部的塞納約基(Seinäjoki)小鎮市中心,有一座具代表性的圖書館,這圖書館與周圍六座建築,包括教堂、教區中心、市政廳、辦公樓、圖書館、劇院,全是芬蘭建築設計大師 Alvar Aalto 在60年代設計的傑作,整個建築群也因此稱為Alvar Aalto Centre。獨一無二的建築群與設計概念,常吸引國外建築相關學生與研究者前來探訪。 久仰這個建築群的盛名,我搬到小鎮的頭一件事,就是先造訪建築群之一的圖書館。1968年建造完成的圖書館,讓人一進門就聞到一種屬於舊建築獨有的氣味,一種很像家的味道。


與孩子的一日小「探險」

一早,看天色明亮,氣溫很夏天,心想這樣的天氣在芬蘭不是天天有,於是臨時就起意,決定帶兒子,前往位於赫爾辛基鄰城Espoo的Gallen-Kallelan Museo博物館一遊。 雖是臨時起意,但這股想去那博物館晃盪的衝動,其來有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