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節慶」(Our Festival),創造藝術新體驗

芬蘭有個藝術家故居群集的杜蘇拉湖畔(Tuusula Lake),每年七月底為期一週的「我們的節慶」,打破音樂和各種藝術的疆界,創造嶄新體驗。比方讓音樂與飲食、設計、文學、視覺藝術激盪,在各故居和意想不到的場合演出,例如森林、湖邊、船上。

節慶的藝術總監,是曾經獲得西貝流士小提琴比賽首獎的芬蘭名提琴家Pekka Kuusisto,他不只常打破音樂彊界,讓古典、搖滾、民謠跨界對話激盪,在「我們的節慶」中,不同的藝術形式也得以跨界結合,創造全新風格的藝術體驗。

Kavelykonsertti_KuusistoAltstaedt5049m

YoHalosenniemi_puutarhakonsertti3828m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使用分享】來自瑞典&台灣的設計餐具 – Bonnsu寶貝碗

幾個月前,收到Bonnsu兒童設計餐具-寶貝碗(Miniware)的邀請試用,試用後也真的很喜歡,就來跟大家分享這個體驗。

Bonnsu是個來自瑞典&台灣的餐具設計品牌,品牌的背景是一對身為設計師的瑞典爸爸&台灣媽媽,自己有了新生寶貝後,希望能創造出環保、具設計感、又具實用性的兒童餐具,結合台灣媽媽的姓(Su),和瑞典爸爸的姓(Bonnier),設計品牌Bonnsu就此誕生。

Bonnsu2
(圖片來源: Bonnsu)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好書推薦】跟孩子一起學養生: 人體使用手冊(實踐版+漫畫版)

上個月收到出版社朋友送我的兩本書,花了點時間讀過,覺得很有趣,來跟大家介紹一下: 一本是由吳清忠先生所寫的「人體使用手冊」(實踐版)、另一本是由他和他當中醫的兒子吳嘉維共同撰寫的、專讓父母和孩子一起看的「人體使用手冊」漫畫版

「人體使用手冊」這本書,我想對中醫和養生有興趣的朋友來說都不陌生,當年第一本(2009)剛出版時,我記得曾造成一股「敲膽經」的旋風,也是我接觸市面上中醫養生書籍的啟蒙書之一,它對我最直接的影響力,除了深入淺出的讓我對中醫養生有了初步的了解之外,還讓我接著又繼續買了十幾本相關書籍,到現在書櫃上的這些養生書,我一本都還捨不得賣出或送人,總覺得這是一輩子與中醫學問的連結,也是一輩子的參考書。

今年,吳清忠先生再出「人體使用手冊」(實踐版),裡頭除了介紹他近年來在中醫科學化的研究成果之外,也提供一些簡易的按摩方式,幫助大家更能維持&或讓身體回復健康。

翻閱這本書時,我邊翻邊點頭,因為有不少實用的養生方式,其實都跟我自己這幾年來的做法相呼應,有的還跟我的中醫師說得一模一樣。

Untitled

日常生活的簡易按摩

比方,現代人常一整天看著電腦或手機工作,眼睛容易疲勞老化,兩年前我去看中醫師時,他就教我一招: 可以天天用食指關節處,在眼睛的上下眼緣處,從中間到旁邊按摩,還記得他跟我說,「你一次按五十下,有時間就做,會發現眼睛視力越來越好,眼睛也越來越明亮。」我在書中,就看到一模一樣的建議!

有沒有效呢?! 坦白說我並不是每天或常常會記得做,但是,有做就有效,而且很明顯,如果當天一直看著電腦,按摩起來就會感覺比較痠痛(顯然經絡塞住的地方也多),但如果當天一整天都在戶外接觸大自然、運動,按摩起來就覺得很輕鬆,至少我確實體驗到,我們的身體經絡狀態,每天都跟著我們的生活狀態在微調,有沒有照顧到身體、有沒有保養它,長期下來,的確會走向完全不同的方向。

我又從這本書裡,學到一個以前不知道的眼部按摩方式: 就是從眼睛晴明穴往上,一直按摩到額頭髮際處,同樣可以舒通眼部附近的經絡。實際實驗結果,真的有感覺喔! 我相信,兩種按摩方式加在一起,的確是日常生活中,每個人隨手都可以做的眼部保養(當然一定要加上自己的恆心和毅力!)。

此外,書中也建議大家,要每日梳頭,這一點我也很有體會。

Untitled

幾年前,一個好朋友送我一把牛角梳,說她自從天天梳頭梳一年後,白頭髮都不見了。我自己也感覺到,每天梳頭的同時,好像也同時在梳理塞在頭部的很多思緒,白頭髮有沒有變少我不敢說(本來也沒有很多嘛,呵),但是梳頭通經絡,這一點感受很明顯。

沒睡飽覺、特別疲累、明顯氣血不足時,梳頭通常比較會有「痛點」,反之,梳頭感覺就很輕鬆,因此每天梳頭的同時,都可以從中感覺觀察自己的身體狀態。書中標明清楚經過頭上的幾條經絡線,大家可以邊梳邊參考,哪邊有點痛,就是那條經絡不通了,要多梳幾下,並配合按摩囉。

此外,書中也介紹了其它的簡易按摩法,例如心包經按摩、推背等。書中教的心包經按摩方式,十分簡單易懂,我試了一下,非常喜歡按摩心包經的感覺,而且就在手臂上,很容易自己天天做。

至於推背,需要有另外一個人幫忙,因此我還沒嘗試過,倒是我本來就常幫孩子捏脊,這也是中醫師教我的,說常常捏,孩子抵抗力就會好。每當我家孩子感冒發燒,我就在他身上擦一點植物油,或加上可增強抵抗力的精油,幫他捏脊按摩,捏著捏著,孩子舒服放鬆,就睡著了。有時,身邊剛好什麼油也沒有,就什麼都不用擦,單捏脊也是有效的。

記得有一回,我們全家到墾丁玩幾天,一南下,阿雷就突然開始在半夜發高燒,還好他大白天精神都很不錯,所以我們不是太擔心,只是觀察到他燒燒退退的,尤其一到夜間就燒起來。

我們家的育兒習慣是,孩子發燒時不用藥抵制,只給他自然的療法,幫他捏脊按摩。那幾個夜晚,每當阿雷因為發燒不舒服而醒來,就是在媽媽的捏脊按摩中,再次放鬆沉沉睡去。原本預約了數天後回台北找醫生看診,但人還沒回到家,他的燒已完全退了,倒是背後出了一些淡淡的疹子,這才知道,果然碰上猜想中的「玫瑰疹」。當時我真心感謝古代中醫知識流傳至今的智慧,讓我可以在日常生活中,用最自然又簡單的方式,幫孩子保養健康、增強抵抗力。

從小捏到大的經驗,我確實相信,人體背後的兩條膀胱經,有重要的排毒和保健功用。

這些實用的經絡按摩方式,在書中都有詳細的圖示說明,除此之外,書中也包括了一些人體自癒的基本觀念介紹,和一些病因實例的探討,從乾癬到哮喘如何改善,再到經常甩手可免病氣入侵(練平甩功練兩三年的我,這一點體會深刻啊),還有感冒流鼻涕都是身體在排寒等,這些觀念和實際上的應對做法,我相信都會對相信身體自癒力的朋友們很有幫助。

【漫畫版】康康虎幫忙教孩子養生

接著,我好奇地打開人體使用手冊的漫畫版,想看看這本漫畫如何教孩子養生。

原來,漫畫的主角是一隻超愛養生的小老虎,名叫康康虎,從小就對中醫養生很有興趣,來到人類社會後,住進有兩個小孩的家中,邊觀察他們生活中不好的習慣,邊用淺顯易懂的方式,建議他們改善。

我拿我家阿雷來作實驗,跟他一起在沙發上坐下,開始翻起這本「養生漫畫」。

Untitled

裡頭一共分十章,包括早睡早起身體好、小心吃冰傷心臟等…一直到兒童視力保健、生氣的規則。 五歲的阿雷,非常有興趣,每聽完一章,他都會說還要繼續聽,原本我只打算一次講一兩章就打住,分多次講,結果因為他聽的津津有味,我們頭一次翻開書就直接講了六章。

也許是因為,阿雷有個喜歡「健康養生」的媽媽,因此他從小耳濡目染下就有些「健康意識」,看到書中康康虎的教導,我們母子常會互相應和,比方康康虎教到吃冰對身體不好,阿雷就會說,「所以我平常也不吃冰,但是偶爾吃可以對不對?」呵,沒錯。即使他想吃冰,也會說,「我知道,要小口小口,不冰的時候才吞下去。」

看到康康虎在教疏通經絡,我也會趁機跟他說: 現在你知道媽媽為什麼常常幫你捏脊,而且很有用,對不對? 「嗯!」阿雷認真的點點頭。

有些他已經知道的東西,康康虎就好像再幫他複習一次一樣,對媽媽我來說,則是「你看,康康虎也這樣說」,似乎讓他又更進一步了解,媽媽的「日常養生教導」背後的原理。

有時,他還會三不五時地自己拿來運用,比方有一次,爸爸想幫阿雷在沙拉裡找鳳梨,直接就把筷子放到阿雷的碗裡攪啊攪,阿雷馬上哇哇叫: 「康康虎說不可以這樣啦! 不能用自己的筷子到人家的碗裡面去攪東西。」我笑了,才講過一次「公筷母匙」的章節他就記住了,可見「漫畫養生書」對這年紀的小孩,是有效果的。

Untitled

在漫畫養生的內容最後,還有附幾十頁的「親子手冊」,針對每一章的內容,再詳細跟父母解說。

比方脊椎側彎,其實也跟愛生悶氣有關,手冊中就教父母,如果小孩子愛生氣,該用什麼方式幫忙疏通,從身體的照護出發,聊到心理健康對孩子的影響,讓孩子在每一次的失敗中,明白這個世界本來就不是完美的,孩子面對世界的韌性與彈性越強,越不容易有不必要的壓力或自我要求,身體,也就會更放鬆、更健康。

兩本有趣的養生好書,一本大人看,一本爸媽和孩子一起看,分享給有興趣的讀者們參考囉。

博客來連結:

「人體使用手冊」(實踐版)

「人體使用手冊」(漫畫版)

 

 

芬蘭孩童學建築,不是為了成為建築師…

芬蘭有這麼一所著名的兒童與青少年建築學校Arkki,專門提供建築課程給4歲到17歲的兒童和青少年。所謂的「學建築」,並不是老師做模型示範,「教」孩子怎麼做。事實上,我看到的情況正好相反。

所謂的「學習」,就是讓孩子「自由發揮」。

TS Lumia 1020_20140507_17_28_31_Pro

有一回,我與孩子阿雷參加由建築學校辦的免費兒童樂高和保麗龍工作坊。現場的孩子,從三歲兒到小學生,各自發揮想像力,拿著切割成不同形狀的保麗龍「蓋房子」,或是圍坐成一桌,從一桶又一桶的樂高中找材料,聚精會神的動手創造。

我原想想看看芬蘭老師怎麼教小孩建築,結果我根本不知道老師在哪裡,因為我看不出來誰是老師,誰是家長,現場的成人們,大都只是站在孩子後面看著孩子做,偶爾孩子找不到特定材料,成人才幫忙找一下。同時也完全沒有人「教」孩子怎麼做,他們只是提供材料,讓孩子自己發揮創意。

雖然這不是正式的課程,只是開放的工作坊,卻讓我對芬蘭孩童建築教育現場有了第一印象: 成人似乎常後退一步,放手讓孩子自由發揮。

TS Lumia 1020_20140507_17_20_17_Pro

兒童與青少年,竟然可以參與都市建築規畫!

對於芬蘭兒童建築教育的第二印象更有趣,那就是兒童居然也可以參加都市建築規畫!

2007年,當赫爾辛基市要將一塊名為「豌豆島」(Hernesaari)的舊港口開發為新區時,不僅邀請三個專業的建築事務所提出設計圖參考,也邀請兩組「非專業」的提議,共同發想城市的未來。「非專業組」的其中之一是住在「豌豆島」附近的民眾,另外一組就是兒童與青少年建築學校Arkki的學生。

最後,這群年紀從4到19歲孩子的共同提案,就與專業的建築師提案並列,甚至被民眾票選為最受歡迎的提案之一。

又過了幾年,當赫爾辛基市政府考慮將一塊港灣邊的土地做為「古根漢博物館」的預定地時,建築學校的學生同樣參與點子發想,小學生也提出自己的「建築設計」,並在展場中展出未來的博物館模型。

看見建築學校的孩童們參與城市建築規畫,讓我覺得很驚艷,驚艷的並不是作品本身「多好看」,而是看到小小年紀的孩童,就開始學著觀察了解生活四周的環境和地景,同時有機會實際參與規畫,成人也予以尊重,並重視每一個孩子的獨特作品,這一點讓我很感動,也讓我對芬蘭兒童建築教育的理念更加好奇。

DSC01189

DSC01197

「最重要的,是培養孩子的興趣!」

2015年的夏天一正好有機會與一些來自台灣的教育工作者,共同拜訪建築學校Arkki,校長碧荷拉.梅斯卡能女士(Pihla Meskanen)本身是一位建築師,從二十三年前設立建築學校後,就一路投身於兒童建築教育,她告訴我們,這些給孩童和青少年的建築課,並非學校必修課,而是下課後的嗜好,一週一次,課程一個半小時,就跟其它的嗜好課程一樣,要自己付費。4歲到6歲的孩童由爸媽之一陪同參與,7歲以上就正式獨立上課。

說到「課餘嗜好」,或許會讓人想到坊間各種「才藝班」,然而,校長很明確地告訴我們,培養興趣嗜好以及訓練才藝之間,心態上其實很不同。

「雖然從4歲到19歲,基礎建築教育可以上滿1300小時,但是這個時數其實很少,我們不可能教會孩子關於建築的一切,所以課程中最重要的事,從來就不是一定要孩子學會什麼,而是培養孩子們對建築的興趣,這樣他們將來才會有動機,自己去學習。」

那興趣又該怎麼培養呢?

「我們會設計不同的課程內容,讓孩子去玩! 比方,我們從來不會在課堂上跟孩子說,今天要學建築的結構,身為建築教育者,我們會將教育理念、和想讓孩子學習的東西,”藏”在遊戲中。孩子並不知道自己正在學習觀察建築結構,卻不知不覺地從遊戲中學會。只有當孩子覺得好玩時,他們才會有動機繼續學下去。」

WP_20150710_12_14_17_Pro

芬蘭家長,一樣會期望太多?

果然一如我所想像,芬蘭的藝術教育,重視的是孩子在過程中的學習,而不是結果,難怪他們鼓勵孩子與青少年參與都市建築規畫,重點就是要孩子們從生活中養成觀察環境的思考習慣,同時,孩子獨有的創意也會為成人帶來新的靈感啟發。

只是,如果家長看到孩子的作品不夠「美觀」,家長們可以接受嗎?

校長笑了,「其實,有些芬蘭家長也會期待孩子做出「美美的藝術品」,當成果不如「預期」時,就難免失望。這種時候,我們都必須耐心和家長溝通,重點不在於孩子最後成品的模樣,而是在過程中,孩子學到了什麼。」

我想,這一點不只是建築,也延伸到其它的學科上。如果把焦點放在過程,而不是對成果有預設的要求,想必無論是家長還是孩子,都能從中擁有更多愉快又沒有壓力的時光。

TS Lumia 1020_20140507_17_14_00_Pro

讓孩子學建築的目的? 讓他們成為一個完整的人!

當孩子在這裡學了多年的建築後,會被授予一張結業証書,証明曾學過的時數等資訊。當我們問校長,這張証書,會對孩子們上大學是否有幫助時,她說:

「沒有特別的幫助。想上大學,靠的不是你有什麼証書,而是你的能力。」

所以從頭到尾,給孩子的建築教育重視的,都是啟發孩子的興趣,並在遊戲中無形中培養孩子的能力,所謂的「証書」或「結果」,都不是最重要的事。

看到芬蘭的孩子這麼小就可以學建築,還可以參與城市建築規畫,難免讓人好奇猜想,這些上過多年建築課的學生,最後有成為建築師嗎?

碧荷拉校長說,「我們沒有實際統計過,據我所知,到目前為止幾千個學生中,大約有一百多位成為建築師。」

看起來不是非常多,沒有統計也隱約顯示這並非教育的目的,那麼到底孩子為什麼要學建築呢?

「除了開發他們的創造力之外,學建築,就跟學習其它的嗜好一樣,都是要讓我們,成為一個更完整的人啊! 」校長說,「就像我,我小時候學芭蕾、學畫畫、我從來沒想到我會成為建築師,結果我現在竟然從事建築教育。生命中接觸的所有事物,都會累積成我們想像不到的樣子,每一步,都讓孩子成為獨特的自己,所以讓孩子學建築,只是多打開一扇窗,多提供孩子生命創造的養分。」

一場與校長的對談,讓我們對芬蘭兒童建築教育多了一些認識,同時也點出芬蘭教育「以人為本」的全人教育精神。

無論是什麼學科,是建築、設計、音樂、還是其它,當孩子還小時,芬蘭人出發點從來不是為了「訓練」未來的音樂家或建築師,而是提供孩子們創造的養分,讓他們感受人生的寬廣與豐富,並激發他們的興趣和創造力,讓他們從中找出自己的路。

這也是觀察、參訪芬蘭兒童建築教育,帶給我的啟發: 也許我們必須時刻提醒自己放下功利心,放下一定要「為了成為什麼而學什麼」的預設前提,用更開放的心,來看待孩子所接觸的各種嗜好或活動。

未來永遠不在我們的預設之中,無論學什麼,也許都只是要幫助孩子更認識自己,無論那個「媒介」是建築、音樂、繪畫、還是其它,只要孩子能從中吸收各種養份,快樂地享受過程,終將有機會發現自己的潛能、成為一個「完整的自己」。

也許,這才是教育真正重要的事吧。

原本發表於商周專欄的文章連結:

相關文章: 找到天賦,然後呢? 從音樂天賦的發現與失落說起

我2015年的新書: 教養可以這麼自然: 台灣媽媽的芬蘭育兒手記

在異鄉,「教」孩子說中文

去年三月在台灣時,我有幾場新書分享會,每一場我都帶著阿雷出席,可愛的他常常跟我搶麥克風,跟讀者說話,結果,就常有讀者舉手發問: 「阿雷中文說的很好,你都怎麼教他中文的呢?」 其實,我沒有特別「教」他,我只有那一百零一招: 堅持跟他說中文而已。

十三年前搬來芬蘭時,芬蘭文課的老師就一再提醒我們: 「等你們有孩子時,一定要跟孩子說你們的母語!芬蘭文他們會在環境中自然學會,母語卻只能靠你們,而且,孩子只有在母語堅實的基礎上,才能學好其它的語言。」

我想,老師會特別強調,因為很多移民父母到了芬蘭後,就只跟孩子說芬蘭文,丟棄了自己的母語,十分可惜。 因此,有了阿雷之後,我跟老公對這一點很有共識,他只對阿雷說芬蘭文,我只對阿雷說中文。

如今,四歲半的阿雷,雖然芬蘭文的字彙量和表達能力難免比中文多一些、流暢一些,但是他仍然保持跟我說中文的習慣,哪怕偶爾需要想一下用字,偶爾不會說的單字會用芬蘭文代替(然後媽媽我會馬上用中文說一次給他聽),但他可以很清楚地認定並且分辨,跟誰該說什麼語言,跟媽媽,當然就是說中文。 因此我一直以為,只要媽媽或爸爸堅持跟孩子說自己的母語,孩子自然就會以那個母語回應,直到最近連續幾次從朋友的故事中發現,原來孩子跟我說母語,並不是「理所當然」!

IMAG6712[1]

*阿雷在媽媽的新書分享會上,也想自己拿麥克風跟大家說話。

有朋友告訴我,孩子原本在家中說自己的母語說得很好,但是一上了芬蘭幼兒園,沒多久就轉換成說芬蘭文,僅管媽媽還是用母語跟孩子說話,孩子卻用芬蘭文回答。

也有朋友告訴我,孩子完全聽得懂她的母語,但一樣是芬蘭文回覆,她甚至曾因此假裝自己聽不懂芬蘭文,當然沒兩下就被孩子識破,最後她對我說:「孩子願意跟妳說中文真的很難得,對我來說,只要他們還聽得懂我的母語,我就滿意了。」

聽了朋友的故事,我才明白,原來孩子願意在「異鄉環境」中跟我說中文,並不是理所當然,其實是很多因素的總結。 我開始跟老公討論起,為什麼我如此「幸運」,阿雷到目前為止都還願意用中文跟我對話,雖然我們不是專家,但是根據生活經驗,簡單歸納出幾個可能的原因如下:

較晚上芬蘭幼兒園?

首先,他比較晚才上幼兒園,大約在兩歲八個月快三歲時才去,芬蘭人通常若有正職工作,常讓孩子一兩歲就去幼兒園了,然而當時我們的考量是: 「希望孩子能待在媽媽身邊久一點,習慣說中文的情境與時間長一點。」也許這是其中一個原因。 不過,我也有其它的異鄉媳婦朋友,孩子一歲多就上幼兒園了,直到現在七八歲,一樣是跟媽媽說中文,顯然,上幼兒園的年紀雖然可能有影響,但應該不是全部的原因。

每年回台灣的中文環境?

再來,我和阿雷每年一定回台灣一次,待上個把月,因此,他從小到大就習慣,自己有「兩個家」,有「兩組人馬」,需要他說「兩種不同的語言」。每次人在台灣的期間,他甚至會出現暫時「忘記」芬蘭文的情況,中文也會在短時間內顯著進步。

媽媽不是唯一說中文的人?

還有,我們很幸運,四年多前從西部小鎮搬到芬蘭南部時,正好遇上同住芬蘭的一群台灣媽媽們,各自都有年紀差不太多的孩子,於是整整一年到一年半的時間,我們幾乎每週都有「中文故事屋」,由不同的媽媽輪流說故事給孩子聽,帶孩子玩遊戲、唱歌,而我們這些各自全職帶小孩的媽媽,還常常一起下午茶,帶著孩子輪流去各家玩耍。

如今,這群孩子各自上幼兒園,媽媽們也各自搬遷、或各有新的工作學習或生活計畫,很可惜的,「中文故事屋」不復存在,阿雷也不再有機會常常聽「媽媽之外的人」說中文,然而,生命中前三年那耳邊三不五時有中文圍繞的日子或許隱約紮下了根,無形之中讓阿雷建立了這樣的認知:在芬蘭說中文的,也不是只有媽媽一個人。

最重要的,是爸媽的堅持!

以上,其實都是我們的「猜測」,而且我相信都是很重要的「助力」,但是,我想最重要的,還是爸媽的堅持。阿雷跟我說中文,因為「我們很堅持」,包括我,和孩子的爸。

我堅持,在任何情況下,我都要跟他說中文,當他用芬蘭文取代不會說的中文字時,我就當場用中文重覆一次給他聽,慢慢地,讓他從中學習。 有時候,明明說芬蘭文比較方便(比方人在台灣時,芬蘭文甚至可以在必要時,變成我們母子的「祕密語言」),但是我從來沒有這麼做,因為我知道,原則遠比一時的方便重要。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孩子難免有些語言上的質疑,此時,我還是只有一句話: 堅持原則。

IMG_0812

有一回,我去幼兒園接阿雷時,他的朋友薩姆用芬蘭文跟我對話了一陣,我注意到,阿雷目不轉睛地看著我,像在思索著什麼。平常我也是用芬蘭文跟老師對話啊,他也沒這樣看著我,我猜,對阿雷而言,薩姆和老師不一樣,他習慣成人之間對話的語言,可能是中文、芬蘭文、或英文,但是當媽媽用芬蘭文跟他的朋友對話時,那個感覺突然就不同!

一離開幼兒園,阿雷果然開始發問:

「媽媽,為什麼你對薩姆說芬蘭文?」

「因為他不會說中文啊,我說芬蘭文他才聽得懂。」

「那我可不可以也對你說芬蘭文? 我也想要跟你說芬蘭文耶!」

「不可以,你要跟我說中文。」

「為什麼?」

「因為中文是媽媽的話,你是我的孩子,你要會說媽媽的話啊!」

「喔!」

他沒有再繼續質疑下去,算是接受了媽媽的論點,這一關暫時算輕鬆度過,雖然我無法預期在阿雷的成長過程中,是否又會出現其它的「語言關」,但我開始實際體會到,「堅持」的重要。

WP_20150318_14_37_48_Pro

我不會假裝自己不會說芬蘭文,或是聽不懂芬蘭文,因為那是不可能的事。

我一直覺得,成人所有的假裝,在孩子澄澈的心面前都無所遁形,真正重要的,是如實的呈現自己的樣子,做為一個媽媽的樣子、一個成人的樣子、一個身為移民的媽媽,也可以憑自己的努力學會芬蘭文的樣子,這些都是媽媽真實的模樣,也是孩子需要認識的部分,包括媽媽的原則。

所以有時候,阿雷甚至會「赳正」我的芬蘭文,或是教我某個字的芬蘭文怎麼說,做為媽媽的我總會謝謝他,偶爾當我的「芬蘭文小老師」,但也不忘提醒他,芬蘭文你教媽媽,中文就媽媽教你囉! 這是我們在芬蘭社會中,彼此自然會扮演的角色,親子,本來就是互相學習的,不是嗎?

IMG_0801

今春又有一回,我去幼兒園接阿雷時,阿雷用芬蘭文和朋友老師說完話後,很認真的用中文對我說: 「媽媽,幼兒園的人都不懂中文,所以我一定要用芬蘭文跟他們說話。」一份「這是不得已」的樣子,那認真的表情把媽媽我給逗笑了!

「是啊,所以你跟他們說芬蘭文,跟媽媽就說中文,對嗎?」「對!」他也笑著對我點點頭,我則擁他入懷。

如今,每當阿雷對我說中文,偶爾需要慢慢地想一些字彙時,我開始用更柔軟耐心的心情等待,因為我不再視「他對我說中文」為理所當然。我知道,父母有堅持的原則,孩子也有選擇的權利,而我很珍惜此時此刻,彼此的原則與選擇正好平衡又安然,雖然我無法預測未來,但是,我會繼續這樣堅持下去,只要他在我身邊,我就會努力用中文滋養他。

阿雷,媽媽會一直跟你說中文,盡我的所能,用中文陪伴你長大,現在,未來,永遠。

更多芬蘭育兒與生活的分享,請參考北歐四季臉書專頁

我的新書: 教養可以這麼自然-台灣媽媽的芬蘭育兒手記

移居芬蘭十三周年紀念 – 我的曲線人生

今天午飯前,突然想到,啊正是十三年的今天,我正式移居芬蘭啊! 雖然在那之前,我早已因為實習、讀書、寫論文而往來居住芬蘭數次,不過十三年前的今天,重新搬到芬蘭,感受是不同的,因為,我不再抱著「我有一天會搬走」的心態,而是在心中與芬蘭立下一個認真的約定: 約定從此以後,將以此地作為我第二個家,努力學習芬蘭語、努力融入社會、努力建立起屬於我的生活。

一轉眼,十三年就過了。其中,我寫過一篇「十周年紀念」,去年,則延伸了一篇「十二周年紀念」,今年呢?

IMG_9231

新鮮事一樣很多,非新鮮事則持續深化

我回顧一下去年的文章,其實今年跟去年的差別不是太大。我仍然居住在同一個城市、仍然喜愛接近自然、採拾野草野莓入食、仍然參加芬蘭編織部落客們的活動與互動、仍然是一個自由創作者、生活中,仍然有很多新鮮事,比如:

第一次擔任台灣廣播節目的芬蘭特派員(王文華大哥的愛你22小時),用另一種方式分享芬蘭生活

第一次受邀參加芬蘭當地旅遊策畫人辦的媒體之旅,跟大家分享了我們家附近的著名芬蘭藝術家故居

第一次和孩子一起「墾荒菜園」,努力了一個夏天,捧回好多屬於自己的作物! 與土地、與自然、又用另一種方式,更親近一步!

第一次跟孩子阿雷一起,在長大成人後才加入童軍團,嘗試了各種全新的活動體驗包括上街賣耶誕月曆

第一次和阿雷一起,連續三四個周末到結了冰的大湖上滑雪,這也將成為我們母子共同的冬日嗜好!

在工作的部分,過去這一年大概是我有史以來接稿和專欄量最大的一年,一個月同時有八篇稿件等著完成是常態。靈感和想法從來不缺,但還真的常常覺得時間不夠用!

而我自己,也有了與「芬蘭創業」的第一次接觸。有機會去上了兩堂創業課,這才更了解芬蘭創業者所面對的挑戰、所需注意的事項、也對整個創業環境有更多的理解。

此外,「志工」也作了不少。去年八月起,我正式成為幼兒園理事會的會員,負責行銷相關事務,之後辦了兩三場活動、也成功讓幼兒園上報三次,成就感之餘,這些與芬蘭人一同為幼兒園「工作」的體驗,也教會我許多。

今年二月初,「志工」體驗又多一項,這次是受邀加入地方上讓城市生活環境更好的志工組織,到目前為止開了兩次會,收穫都很多,這週末要去開第三次,又是個將來可慢慢跟大家分享的主題。

WP_20150815_11_22_29_Pro

夢想,原來是不斷改變著的

除了這些容易「列清單」的事項外,這一年裡,看來「變化較不大」,同時也覺得,是個我不斷在沉澱、往內心探求的一年。因為,在這一年中,我想了特別多的「未來」,以及 「下一步」,自己想往的方向。

在一個國家住了十三年,在無數次的搬遷後,我也想要有一個「不用再搬來搬去的家」。我不斷地在思索著,接下去的自己,想做什麼呢? 想住在哪裡呢? 想過什麼樣的生活呢?

有趣的是,這樣的思索,十三年前早已做過一次,然而人生總是如此的,不斷向前推進的同時,想做的事情會一直隨著情境改變,夢想也是。

十三年前的自己,一心只想趕快找到一份適合自己的正職工作,這個夢想,在搬來芬蘭兩年之內我就實現了,可是生活並沒有停在那裡。

十年前的自己,夢想出一本書,想作文字工作者,這個夢想,也總在正職工作之餘,努力實現了。

多年前我曾經想著,想要有夠寬敞的住所、離家近又喜歡的工作,有挑戰又不會太忙的生活,這個夢想,其實八九年前就實現了! 我的生活還是沒有停在那裡。

六七年前的自己,想著該生個孩子了,這個夢想,隨著我家小天使阿雷的到來,也實現了。

五年前我們搬了家,全部又得重新來過。此時我發現,我居然夢想著「八九年前就已經實現過、此時卻暫時沒有」的夢想,實在太有趣了,只不過現在這個夢想又被我「再加碼」,不只想要自己的家夠寬敞,還希望是「獨棟的木屋、有自己的花園」,那到底什麼時候可以實現呢? 我還不知道,但我一直在思考如何達成,也知道我會繼續努力。

有趣的是,我曾經夢想著「在家自由寫作」的生活,其實這兩年來,我不就正好過著這樣的生活嗎!

於是我終於明白,人生的夢想其實沒有真正完全實現不變的一天,因為每當它實現了,人又開始有新的想望了,又或是即使它終於實現了,可能生活中又有新的變動或追求。

也許可以說,夢想是不斷在實現中的,只是我們有沒有去細數、感恩、給自己鼓鼓掌、打打氣而已。不斷追求、實現、再追求、不斷面對人生「變動」的過程,也讓生活永遠有新挑戰、新希望,只要我們學會看懂那半杯水已經有的一半,而不是還缺著的一半,心就會覺得富足了。

WP_20150815_10_20_41_Pro

未來的家,在哪裡?

十三年來,我在芬蘭住了五個城市,自己都佩服自己,而且我們的搬法不只是從鄉下往首都搬,也不只是從首都往鄉下搬,而是搬過來又搬過去! 從北向南搬(Lapua-Vaasa-Helsinki)、再從南向北搬(Helsinki-Seinäjoki)、又從北向南搬(Seinäjoki-Järvenpää),接下來呢? 是要繼續居住在此地、還是要再從南向北搬,坦白說,我還沒有答案呢!

到目前為止,最讓我有「家」的感受的,是西部小城塞納約基(Seinäjoki)、和此刻住的亞爾文帕市(Järvenpää)。很巧的是,兩個城市都差不多是4-6萬人的小城市。

在塞納約基市,我得以在工作中實現自我、又得以在生活環境中,既享有住市區的便利,又享有河邊的自然風光,這個城市,也因此在我心目中,留下了一個夢想曾經如此實現的美好記憶。加上那裡離婆家近、容易相互支援、土地與房價,也比這裡便宜許多。

然而,目前居住的亞爾文帕市,又用另一種方式成全了我。這個城市有著芬蘭南部新省最大的湖,就位在市中心,又有許多藝術家故居,滿足了我喜歡人文與自然的心。城市中不斷出現好玩的事,有趣的人,我也藉由作志工、參與各種活動,而與芬蘭人有不同的聯結。

有趣的是,前幾天我居然看到芬蘭報導,訪問芬蘭人對所居城市的滿意度,塞納約基市附近的婆家Lapua居然全芬蘭排名第七! 我們現在住的Järvenpää則全芬蘭排名第八! 分別都是所在省份滿意度第一的城市,我和先生忍不住大笑,看來無論未來住哪裡,都會是「寶地」吧! 其實只要心態對了,何處不是「寶地」呢?!

有一段時間我心裡對於未來居住之地的選擇,難以決定(其實都現在也還是),後來我想,也許暫時不決定,也是好決定,就先把握每一個當下,擁抱珍惜此時此地,的每一個豐富、每一個朋友。

想通這一點之後,雖然未來仍然沒有答案,我卻對過去十三年來因為種種原因的搬遷,更能釋然: 雖然我的「定居途徑」,看似比大多數的芬蘭新移民都「曲折」不少,常需要不斷適應新城市、找新的工作、重新建立生活圈,然而從另一個角度看來,也正好有機會得以從各個大城小鎮的生活經驗中,體驗多面向的芬蘭、多面向的生活、和多面向的自己。

WP_20150703_12_36_40_Pro

我的「曲線」人生

我也於是發現,我是個在自己的人生中,常常走「曲線」的人。學生時代念書就已是如此,似乎比大多數人都多搬了好幾次家(或國家),就連大學我就念過N所。

不過,十三年前的此時搬來芬蘭的我,應該還沒有想到,就連「定居芬蘭」之旅,也可以如此「曲折」吧? 看起來好像「常見目標」都達成得很快,一年內考過芬蘭語中級考試,兩年內找到適才適性的全職工作,然而,我的生活卻沒有因此定錨,總是因為搬遷而得「重新開始」。當大部分的朋友似乎幾年內就慢慢「穩定」下來時,我卻像是艘必須不斷「重新乘風破浪」的船,就連此刻,都還不確定「未來會住在哪個城市」哩!

倒是在這樣的過程中,累積了對自己的自信,相信無論下一個居住地是哪裡,我都有能力適應它、建立好自己的生活,也更懂得分辨「外界的讚賞」和「內心真正重要事物」的不同,「減法」多學會了一點點,雖然常覺得自己的生活還是爆量的豐富,呵,但,這就是我啊。

人生多繞幾個彎,正好多看幾個風景,留下的豐富與體驗,都在自己的心裡。我的「曲線」定居之旅,看來還是很有意義的。

十三年來,看似充滿搬遷和變動,然而就在寫文的此時,我也發現一件「不變」的事: 就是自己對於寫作與分享的熱情。部落格來來去去,超過十三年來,我一直在這裡,不同的是,除了文字創作外,現在偶爾也多了影音分享,無論是什麼形式,無論是出書還是網上分享,不變的,是我對內容創作的熱情。這個「不變」,值得我為自己好好鼓掌,也不枉自己曾經棄所謂的「名校」不念而選擇「內容創作科系」的堅持 (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就在移居芬蘭滿十三年的此時,為文留念,也為接下去新的一年加油打氣,這一年,我希望自己繼續深入與自然親近、和採食野草的習慣、勇敢為自己創造新的工作與視野,最重要的,是好好照顧自己的家人的身心健康,珍惜每一個獨特的今天,期許在明年此時重新回顧時,我又往前跨了一大步!

IMG_7631

 

我的北歐四季作者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shaninordic

我的嘗一口芬蘭 – 芬蘭飲食與自然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purefinland/

我的書:  http://bit.ly/1FhjD9K

將孩子養成「創意無限的幽默咖」! – 賴馬家的52週生活周記

最近我又讀了一本賴馬的新書:「賴馬家的52周生活周記」。

在讀之前我就很好奇,這麼一個在圖畫中用各種細節、在幽默中讓人會心一笑又帶來啟發的繪本作家,家庭生活是什麼樣子的呢?

讀了以後的結論是: 這真是個放鬆、創意、又幽默的家庭啊! 難怪孕育出的繪本也帶著這樣的特質!

我想,讀這本書,會讓爸媽們覺得很「安慰」,因為: 育兒很忙碌,手忙腳亂是正常的(看,賴馬家也一樣啊)

家裡亂亂的也是正常的(這表示孩子可以更自由發揮手作啊! 賴馬說,房子只是身外之物,真的…)

小孩「亂講一通」或是自己變出不合實際又奇妙的組合,更是值得鼓勵的 (這也在培養他們的想像力和創意啊!)

光是看到賴馬夫妻「扮奧客」,對於小孩玩家家酒時捧上的「牛奶冰淇淋」、「草莓冰淇淋」說「這太普通了!」,反而對「香腸冰淇淋」說「這個太棒了!」就讓我拍手叫好! (第212頁)

IMG_9298

然後我在好玩又好笑的圖文細節裡,看到這句具有「總結性威力」的句子。

「一點一滴的將孩子灌注成創意無限的幽默咖,是我們家教養的重要目標。」 可不是嗎?! 也許我們都該想想,孩子的未來真正需要的能力,是什麼?

對我而言,絕對不是智識,而是人格特質。

終有一天,無論他們懂什麼知識、或是會不會什麼技能,他都要去走自己的人生。在無法預期的人生裡,再厲害的高材生也一樣會碰到失敗與低潮,這時候,什麼樣的能力能派得上用場呢? 不就是「創意」和「幽默」嗎?!

當孩子能對困境幽默以對,再重的挫折,也能輕輕的放下。當他有創意,再大的危機,他也一定能想出適合自己的解法。

於是,在讀完這本真實又輕鬆的育兒周記後,讓人體會到,育兒的撇步不是焦急著針對各種問題,找出一百分的解答,而是學習在心態上放輕鬆,帶著孩子一起過生活,對每一個(忙碌又混亂)的細節幽默以對、欣賞那每一句迸發著想像力的童言童語,因為這些都是一去不回的童年時光,甚至接受自己的「平凡」(我們偶爾都是會暴走的爸媽,看,賴馬家也是喔!)。

只要我們學著「放鬆心情」、「創造讓孩子可以動手發揮的環境」、甚至不用刻意去「教」,孩子想學的時候,你自然會感受得到(或是他們自己會來要求)。

尤其,在這個忙碌的時代裡,「不做」比「做」要難,「放輕鬆」也比「努力」更難,然而,創意與幽默,卻必須來自這些放手與輕鬆的時刻啊!

IMG_9052

書中,也讓我看到很多似曾相識的場景,比方,不教孩子畫畫,只準備好畫具,讓孩子自由發揮; 或是看到賴馬的小女兒小滴,說m 是躺著的3,也讓我會心一笑。

因為我們家也是這樣的,不刻意教孩子畫畫或寫字,單純欣賞他筆下的美好, 所以阿雷自發性寫出的「s」字母常常是「躺著」的。但我覺得,「他不是在寫字,他可是在畫圖呢!」我很珍惜這個年紀,孩子自然想嘗試的動機,和每一個動手呈現的創意。這些時刻,將來可不會重來一次喔!


IMG_9162

在書中看見賴馬家與我們家的一些小呼應,竟也讓我在心中有著一種安慰,同時覺得,台東和芬蘭的心理距離,原來並不「遙遠」,無論身處何地,家長都可以用自己相信的教養方式來教孩子。
想將

孩子一點一滴養成「創意無限的幽默咖」嗎? 翻翻這本書,相信你也會有所體會,與孩子一起笑到翻的時刻,就是最美的生活細節,也會是未來孩子面對人生的能量。

*《賴馬家的52周生活周記簿》: http://bit.ly/1KMJzSk

* 20年經典重現三繪本,首刷加贈【手工書達人王淑芬-一張紙變立體卡DIY材料包】: http://bit.ly/賴馬20年經典重現

影子怪獸,讓人學習跨越「想像的害怕」

我一直喜歡賴馬的書。第一次讀到他的兒童繪本,是2003年。

當時的我剛移居芬蘭,對芬蘭兒童文學起了莫大興趣,自己跑去芬蘭出版社毛遂自薦想幫忙推廣介紹兼翻譯之餘,還不忘「順手」把台灣的好繪本帶上桌文化交流一下,也想讓芬蘭人見識一下,我們台灣繪本也是很棒的喔! 當時被我帶上桌的,就是賴馬的「帕拉帕拉山的妖怪」、和「早起的一天」。

許多年後,我真的因緣俱足了翻譯了一本芬蘭繪本,同時也成為一個小男孩的媽媽。這兩本賴馬的繪本,自然成為我們母子床邊故事的讀本。

「早起的一天」,讀來總讓人彷彿進入一個和樂又充滿朝氣的世界,我喜歡帶著阿雷一起,欣賞書中的各個角色,感受三代同堂的親情與歡樂。

「帕拉帕拉山的妖怪」,則讓人看見我們心中的妖怪,原來可能都只是「小小的影子」而已。書中的白豬魯魯,被夜裡的妖怪影子嚇跑,全村也因此不得安寧,最後才發現原來「妖怪」,只是兩隻小豪豬的影子嘛!
IMG_9292

讀完書後,我們母子就三不五時會玩起「影子實驗遊戲」: 打開客廳的光源,伸手在牆上映出手的影子,有時靠近一點,有時站遠一點,觀察影子的大小有什麼不一樣,就是好玩的生活遊戲!

走在戶外陽光下散步時,我們也看著影子,有時影子好長,有時影子好短,阿雷會追著媽媽的影子跑,或是讓媽媽追著他的影子。

影子的存在如此真實,然而影子又不代表真實,這樣的體驗,讓影子成為「真實」與「虛幻」的界線,即使從此遇見如書中一般嚇人的「影子」,也不用覺得「可怕」,因為「影子」可以變大,當然也可以縮小,一如很多我們自以為「可怕」的事物一樣,也許我們怕的,一直都只是個「影子」。

IMG_9294

從此,阿雷如果害怕的時候,我總是告訴他,「你記不記得帕拉帕拉山的妖怪裡那個好可怕的妖怪影子,其實只是兩隻小豪豬,一點都不可怕對不對,這件事也是一樣喔!」

依此類推,如果他遇見不喜歡吃的菜餚,我也會告訴他: 「你記不記得上次你也很不想吃新的菜,結果嘗一口後好好吃喔,要不要試試看啊?」

我試著從「影子」經驗出發,讓阿雷體驗所有想像與實際的不同,雖然不見得每次都會成功(因為小孩不見得每次都捧場啊!),然而共同閱讀「影子妖怪」的體驗,卻讓我們母子都有機會,試著一次又一次地,跨越想像中的「害怕」與「不喜歡」,發現讓人驚喜的「真實」。

我想,育兒也是如此的吧! 無論是爸媽還是孩子,我們都在日復一日的生活細節裡,既體驗著真實,又挑戰著自己的想像,每一日的生活,也因此呈現各種趣味。
* 20年經典重現三繪本,首刷加贈【手工書達人王淑芬-一張紙變立體卡DIY材料包】λ>> http://bit.ly/賴馬20年經典重現

*《帕拉帕拉山的妖怪》http://bit.ly/1KMJf6nλ

*《早起的一天》http://bit.ly/1VG5xamλ

新年新希望如何實現? 芬蘭人這麼建議…

今年二月時,我在Shopping Design雜誌的設計快訊(Design Vision)中,分享了一個有趣的芬蘭新年新希望網站。網站邀請大家許下新年新希望,接下來就會寄email提醒你,有沒有做到呢? 也可以在網上幫別人的新年新希望打氣按讚。

寫這一篇快訊的同時,我發現芬蘭好多媒體,每年都在新舊年相交時,訪問專家,並發表一篇類似「新年新希望,該如何實現?」的文章,而且都還挺實用的。

WP_20150411_16_50_52_Pro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當編織遇上部落客Part 2 – Vlogging

昨天去參加了第二次的編織與部落客聚會,地點在我們小城市Järvenpää的編織咖啡館 – Lentävä Lapanen (飛翔的手套)。去年的聚會中,我們邊織毛線,邊聊了很多關於部落格的種種,昨天我們的主要題目,則是Vlogging,也就是用影音Video,來與讀者&閱聽著交流的方式。

去年的聚會記錄文章中我曾經寫過: 「這個聚會的芬蘭文名稱是taskuneuloosi(連結為芬蘭文),tasku在芬蘭文的意思是「口袋」,意指「隨時可帶著一起走」,neuloosi指的是處於非常享受的編織狀態,意思就是邀請熱愛、享受編織的人帶著自已進行中的編織作品,面對面的交流、互相認識、支持,同時,也在聚會中學習社群媒體相關的知識。」

與去年相同,這次聚會仍然由「口袋編織」(#taskuneuloosi) 的發起人寶琳娜(Pauliina Mäkelä -Kinda Oy)和瑪莉亞(Marja Nousiainen – Viestintä Oy Tulevaisuus)共同引導。昨天現場坐了大約25 位編織部落客,同時還有大約5位無法親臨現場,則透過我們的主題(線上串流影音-livestream video)來參與互動。

IMG_8462

昨天整場活動中,我們主要嘗試使用Periscope和Snapchat兩種軟體。這兩種軟體,都提供想即時用影音傳播內容的人很方便的選擇,而且兩者都在芬蘭引起一陣流行潮流。

Periscope, Snapchat, Youtube,還是其它?

我們在聚會中討論著: 自己習慣使用哪一種影音傳播平台 ? 我自己最常用的,是Youtube。

過去十年來,斷斷續續的,有一陣沒一陣的用著。

一開始,是在赫爾辛基的一些設計活動中,拍下一些音樂現場表演節目上傳。去年起,則開始成立一個「芬蘭創意、人文、自然生活」頻道,開始更常放一些當地活動的影片,或是我們全家森林之旅的記錄,來與大家分享。每個月與王文華大哥的廣播連線,我也從今年起開始將錄音檔搭配相片上傳,算是個免費、方便、儲存空間又大的平台。

然而,Youtube要即時串流影音,畢竟沒有那麼方便,所以我幾個月前也開始試起了芬蘭正流行的Periscope,將我們全家的森林自然之旅用即時影音的方式跟大家分享。

我很喜歡這個軟體,因為它讓我可以現場看到大家的即時傳訊、增加互動的可能性,而且每次收到觀眾即時送來的「愛心」,都給我很多鼓勵!

至於芬蘭年輕人著迷的Snapchat,我還沒有用過,因為受限於自己目前的手機是Nokia Lumia,無法使用,這大概要等我將來某一天換回iPhone時才能玩玩看。不過呢,反正應用軟體實在多如過江之鯽,也不是每一種都要試試看,找到自己適合的、又方便讀者&觀眾收看的,就好了,不是嗎?!

選擇這麼多,到底要選哪個? 

我們也在活動中討論到,社群媒體提供這麼多的影音選擇,到底該選哪個好?

帶領活動的寶琳娜說,對她而言,一直是個不斷改變中的選擇。我很同意,對我來說,也是一樣。 從十多年前開始玩社群媒體開始,自己面對的就是個「不斷更新中的選擇」。從電子報、明日報新聞台、部落格,到臉書,各有各的興旺時期,後來我玩了一小陣子的Podcast,從Bambuser,到現在的Youtube或Periscope影音,又是不斷有新的嘗試。 就像我們不斷變化中的生活一樣,沒有什麼是固定不變的。

不說平台,單以內容創造的方向來說,也是一樣的。

剛來芬蘭的我,多書寫著生活體驗與設計觀察。

過去幾年的我,因為有了孩子,開始有了許多教養相關的文字。

然而,作為一個居住芬蘭快滿十三年的移民,在不斷地努力深入融入這個社會的過程中,我不同的階段都有不同的體會,我也書寫著自己的自我成長、心靈啟發、人生思索、和我的夢想。

而所有的社群媒體,都是一個管道,讓我用不同的方式,向這個世界發聲: 我是誰? 我在這裡做什麼? 我看見什麼,聽見什麼,感受什麼,又思考了什麼?

我想,選擇社群媒體就像選擇人生一樣,真的是個不斷改變、浮動的過程。在人生中,我們不斷地在作選擇。所使用的社群媒體,就如同所有的選擇一樣,也反映了當下的自己,每一個選擇,都是嘗試、都很新鮮、都在學習。

不斷學習中的人生,我覺得很迷人。

就在溫馨的氣氛與討論中,結束了這場「社媒影音串流實驗+編織討論會」。

IMG_8463

從實體往網路延伸,我們也成立了臉書社群,打算以後繼續將芬蘭編織部落客集合起來,互相常常交流打氣。

我喜歡這樣的聚會。一部分的自己不能免俗地會客觀觀察記錄,另一部分的自己卻也自然會想融入,或是努力融入,因為,這就是我的生活。

在此,也分享我自己的影音分享平台和其它社群媒體平台,

即時影音串流 Periscope: https://www.periscope.tv/shaninordic (所有影片在串流後24小時內可觀看)

Youtube影音分享: Youtube: http://bit.ly/1TcNfxU (我的芬蘭創意人文、自然生活頻道)

Facebook profile: 可尋找 Tsui-Shan Tu (部分更新我會設成Public,歡迎Follow我)

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shaninordic (我的作者專頁)

Facebook page Pure Finland:  https://www.facebook.com/purefinland/ (芬蘭飲食、莓果、藥草、或產品專頁)

Instagram: instagram.com/shaninordic/

Twitter: shaninordic (跟臉書粉絲頁更新幾乎同步)

本文也同時用英文發表於我的Pure Finland英文部落格,以便與芬蘭朋友交流: my English blog.

* 歡迎有興趣的朋友加我 (如果你跟我分享你常使用的平台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