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年後,我們重返搖滾音樂節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昨天,我和家裡這位先生一起參加了芬蘭最盛大的搖滾音樂節-ProvinssiRock。上一次去參加這個節慶,已是十一年前。

十一年前的我們,是知己好友;十一年後的我們,成為情人夫妻;十一年前的我們,臨時起意要參加,到了入場處才發現連門票錢都沒帶夠,狼狽的把口袋裡所有硬幣全掏出來才勉強湊齊,一分錢不剩;十一年後的我們,因為我的工作,而被市政府邀請,在美麗的老別館中招待午餐,然後免費參加節慶。

同樣的節慶年復一年的舉行,時間卻已經默默走過十一年,我們或許已經與十一年前不同,然而心底卻有些什麼似乎仍然沒變,我從拿到市府邀請函的兩週前就開始興奮期待,期待重回現場,重新感受那股搖滾青春熱血,好像只要透過搖滾節穿越時光隧道,十一年前的我們就會重現。

ProvinssiRock 2009

尋找十一年前的浮光掠影

ProvinssiRock,是芬蘭最大的搖滾節之一,已經在我們這個鎮上,舉辦了三十一年,每年此時,這裡總要擁入大批搖滾迷,芬蘭國鐵也安排「搖滾專車」,專門載送從南方首都地區前來的樂迷們。曾有一年,我在此時搭上這個方向的火車,身邊就正好坐了一個要參加節慶的鼓手。一路上我們聊著芬蘭的搖滾樂,微醺的芬蘭樂手在安靜的火車上唱唱笑笑,跟黑頭髮黃皮膚的我吱吱喳喳,這樣的奇異組合不斷引來同車芬蘭人側目相視,當時我卻也不以為意,因為難得同車遇知「音」,雖然這個「知音」有點醺,卻也讓旅程多了意外的趣味。

ProvinssiRock 2009

走進河畔綠樹如茵的節慶場地,城市的河流將場地分為好幾個區塊,其中一個還是島嶼,如畫的風景裡散發著青春的氣息,讓人有年輕十一歲的錯覺,不用喝酒也有醉意,原來僅管睽違搖滾節十一年,青春在我們心裡從來不是那麼遙遠。至於十一年前是否也在這等優美的場地裡聽人飆樂,我早就不記得,(我承認對於十幾年前的事物已經有輕微的失憶症),倒是旁邊這位先生點頭說是的是同一個場地沒錯,那大概就是了。

ProvinssiRock 2009

我邊閒晃,邊搜尋著時光隧道中的片段,直到走到主舞台附近,才又想起一段浮光掠影。當年這位先生,臨時起意要來搖滾節,只為了Ozzy Osborne。Ozzy上場前一小時,他已經站在最前排痴等,當年常常黑裙黑上衣黑皮衣黑指甲油全部到位,十足酷迷模樣的他,那一天卻湊巧是全身白,而我做為「反正也沒別的事做的知己好友」,就跟著一起等候在最前排,終於,Ozzy站上舞台,現場一片瘋狂尖叫瘋狂擺手,我也跟著一起瘋狂尖叫瘋狂擺手,那之後的事,全忘了,只記得那站在最前排當「熱情樂迷」的時刻。

而這一次,不再是來當熱情樂迷,純粹是來吃喝閒晃重溫青春記憶。僅管如此,能在十一年後,與同一個人,重返搖滾音樂節,仍然讓我非常開心!

ProvinssiRock 2009

十一年後,來和一個樂團說再見…

說到想看的樂團,其實這回也不是完全沒有,至少有一個:芬蘭流行樂團-The Crash。我不是他們的樂迷,只是知道他們已經在一兩個月前宣佈即將解散,這將是解散前倒數第三場的巡迴演唱會。看到曾經有些潛力的樂團,因為「生活已經自然的走到我們無法再繼續的點上」而決定結束,總是讓人有些小小的傷感,也許是因為我也可以體會,那「生活已經自然的走到一個點上」是什麼滋味,僅管那個點的意義,每個人都不一樣。當人生開始有了樂團之外的許多其它,開始有了個人之外的許多責任,總有些事物,會需要放手才能重新出發,任何美好的一切,也總有自然結束的時間點,樂團是這樣,生命也如此,為了這一點體悟,我想給他們我的掌聲,也想再看一次他們的演出。

ProvinssiRock 2009

抱著這樣的心情,我幾乎把他們一半以上的演唱都用相機錄了下來,一開始相機還持得夠穩,最後一首完全就是搖搖晃晃難以觀看,不是拿不穩,是真的沒辦法再定定的站著了,忍不住跟著旋律搖起來了,我跟著樂迷們唱,相機也跟著我左搖右晃,雖然知道這樣錄下來的影片實在很難看,但又何妨呢。

不抱著特別的期待東走西晃,也讓我們發現新的好團,其中來自英國的新樂團Editors,就讓我們眼睛一亮!心裡還忍不住想,簡介上說是個年輕的新樂團,怎麼這麼有大將之風,回到家後查資料就發現,他們2002年就已成軍,還發過幾張馬上衝上英國排行榜的專輯,只是如今已沒在注意搖滾樂壇事的我們,之前沒聽說過而已。

Editors的音樂極有自我風格,主唱也很酷,聽他那富特殊味道的嗓音,重覆吟唱著相同的歌詞,就讓人覺得快要進入trance的境界,卻又帶著正向的精力,聽現場真的十分享受。Editors完全沒有停歇的連唱將近一個半小時,讓人想為他們用力的鼓掌,主唱在結束時,只很酷的說了一聲”Thank you!”,就馬上消失於舞台前,既沒有落幕前的流連,也沒有絲毫的游移徘徊,僅管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團,仍然馬上覺得:好一個酷團啊,老公則一直說:”This is surprisingly good, really good!”

ProvinssiRock 2009

最後一場壓軸戲,則是Nick Cave & the Bad Seeds。站了一天的我們其實已經覺得累,加上不是樂迷,本來想聽一兩首就回家吧…沒想到這位大兄一站上舞台,那十足的個人魅力和掌控全場的能耐,套家裡這位先生的話說:「那態勢簡直像上帝附身」,結果我們不但沒有「聽一兩首就回家」,還硬是撐到最後,腳發麻了人也累呆了,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ProvinssiRock 2009

十一年後重返搖滾音樂節,雖說物換星移,我們都已長大,卻還是可以在心底為搖滾喝采,仍然會在現場兩腿像是生了根一樣甘願為了多聽幾首而發麻,仍然會忍不住跟著晃來晃去擺來擺去,這一天是正好沒有鍾愛的樂團現身,不然要再像十一年前一樣,衝到舞台最前排又叫又唱又跳的,我想完全是很有可能發生的事。

人說年輕真好,真好我們的心似乎也仍然年輕。

ProvinssiRock 2009

最後,我們慢慢走著五公里的路回家,時值仲夏,晚上九點太陽仍然高掛,暖暖的把路邊的白樺樹照的金黃,走過小徑走過農田,身邊盡是自然花草香,氣候暖而不膩,哪怕下雨也只多添幾份清新,我說難怪芬蘭夏日到處是節慶,也難怪夏日最適合搖滾,老公則說你看我們走長路回家多好,可以運動已經發麻的腳後跟。愛走路這一點,十一年來也未曾改變。

而我們兩個,好像都不約而同的,不想把搖滾節的手環拿下來,一直戴到今天。走去超市,也發現超市的年輕收銀員,和站在附近的少年,搖滾節結束了,每個人手上的手環竟然都還在,像是一種精神識別,「啊~昨天我們都在那裡。」

ProvinssiRock 2009

「下一次,我們來個十二年後重返搖滾節吧?」老公提議。

「不要,太久了,十年好了…不,九年好了…哎呀乾脆明年再來吧?!」我說。

我想起The Crash今天謝幕前所說的:「雖然我們解散了,但請你們記得,我們還活著,我們都還在!」

青春與搖滾也是一樣吧,雖然我們已經與十一年前的青春拉出了距離,但是我們都記得那些青春搖滾的日子,它們一直都在,在我們心裡。

後記:

其實關於這個搖滾節,我還有很多想介紹的,而今年市府招待的buffet和美好的老樓,也還來不及記錄介紹,這一篇,先留給我們的青春與搖滾,那一些,就留待另一篇了。

延伸閱讀:

翻開人生,那名叫「改變」的書
芬蘭快報:屬於市民的赫爾辛基客廳

音速青春:Editors Jan 21
第一百二十五道:Nick Cave

*訂閱北歐四季透明筆記,可收到最新文章通知。

* 加入北歐四季的噗浪,一起來閒聊。:)

*最後,就分享幾個現場錄下的The Crash演唱片段,為這個成立十八年,曾經為彼此用心努力、如今勇敢結束的樂團,致敬吧。

The Crash – Grace (From Provinssirock 2009 Live)

The Crash – Still Alive (From Provinssirock 2009 Live)

這首是他們最受歡迎的曲子,這次的表演可說是蹦蹦跳跳版,樂迷都很high…

The Crash – Lauren caught my eyes (From Provinssirock 2009 Live)

這是他們二次還是三次安可出來的最後一曲。一部分都是在邀樂迷們自己唱,其實這裡我的相機根本是一直在亂晃,沒辦法,到最後一首了一定都要跟著跳一下…:p

歐迎加入北歐四季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更多生活思考
北歐四季 on Facebook
Twitter It! Plurk this! Share to Facebook!

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please consider to leave a comment or subscribe to the feed and get future articles delivered to your feed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