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開人生,那名叫「改變」的書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前兩天洗碗前,我照例去按下CD的PLAY鍵,沒想到傳出來的,不是我以為的舒緩柔亮芬蘭女聲,而是重金屬樂團Black Sabbath,愣了一秒後我笑出來,一定是老公昨晚睡前,悄悄換上了他最愛的音樂,只是我沒發現。

洗著洗著,Ozzy Osbourne的這首「改變」(Changes)突然從音軌上悠悠傳出,我不由自主地停下洗碗的手,思緒飄回許多年前,那個住在芬蘭小鎮上的自己,和我的芬蘭好友A。

當時我們都年少,我總是帶著許多對生活對選擇對感情的問號,三不五時去敲A的門,敲到後來他一開門,看到我就搖頭,我仍然厚臉皮地,繼續敲,因為一份完全的信賴。

那是一段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歲月。

我們總是,在空無家具、只有音響的客廳裡,坐在大片地板上,從落地窗望向靠海的城市,有時兩人各拿一本書,整天不說話,看書,看樹,聽風,聽樂,一整個夏日,他如數家珍地說著搖滾與重金屬的故事,我則像是有了個專屬的DJ。

當時應該是我第一次聽到這首「改變」,看似簡單的旋律,卻最是動人,僅管在那些空白的芬蘭夏日午後和奢侈的青春歲月裡,我懵懵懂懂的什麼也沒聽懂,卻已經不知不覺地,走在一條與別人都不相同的人生路上。

這個A,後來成了我的先生。

如今,在盛夏的午後再次聽到這旋律,讓我莫名地走進記憶,看見過去的自己,如何在人生選擇的路上摸索著,一路走到這裡。

夏10

最近因為出書,陸續神奇地與很多久未聯絡的老朋友老同學們連絡上。

書在此刻,彷彿成為打開長長故事的一紙扉頁,讓我們重新展開歲月。

一個剛做了人生新決定的好友,在道賀的信中說,我能在很早的時候,就離開單一的價值取捨,做了與許多人都不同的決定,開始摸索自已的路,真是幸運。

僅管對大多數人來說,自己沒走的那一條路,看起來花總是開得比較多,然而隔著歲月再度凝視,只要是從心出發的選擇,每一步都與自己更靠近。

在與老朋友老同學們的重敘之中,我不斷地回溯體會著,我們每一個人,在過去幾年來走過的改變,我彷彿翻開了一本人生之書,篇篇不同,卻在許多交叉線上,一起走過。

我看見,我們曾經如何跌跌撞撞,用自以為是的勇氣和以為永遠揮攦不完的青春精力,親身嘗試著所有的未知。因為,不涉水,就不知水深。

lake2

我們也總在人生的路途中,尋找著夢想中的生活,有時像是一切都成了,下一刻卻又突然換了風景重新來過,改變永遠等著下一個街角,無論是自己的選擇,還是自然的發生。

我們還都曾認真的等待與追求,那一切都完美的時刻,然而人生從未如我們所想像的發生,總依著自然的韻律逐一到來,換個角度看,也許每一個當下都美,每一條路都好,甚至,不完美才是最美的狀態,所以俯拾皆驚喜,天天有新意。

而這些那些,由自己與別人的故事,在回憶與友情中潤澤交織的人生之書,此刻瀰漫在四周的空氣中,伴著夏日的樹與風,陽光與雲,飽漲感動。看似一切都已改變,卻也不是那麼不同,只是多學會了一分坦然,坦然在永不停止的改變中,繼續行走。

sky3

十幾歲的年少時,偶然讀到Robert Frost的一篇英詩「The road not taken」,當時心底就莫名悸動,像是聽到另一種鼓聲,而自己則不知不覺地隨著它前進,前一陣子有幸在貓老大的文章裡再次讀到,就借用來回味,也分享給每一位在生活中、網路上,與我一起走過的朋友:(原英詩附在文章最後)

未走之路 /By Robert Frost,陳黎、張芬齡譯

兩條路岔開在黃樹林裡,
可惜我不能兩條都走,
身為過客,我久久佇立,
向著一條路極目望去,
直到它彎進灌木叢裡頭; 我選了另一條,同樣不差,
並且說不定更值得一試,
因為它綠草蔓生,乏人踩踏;
雖然論旅人足跡的多寡,
兩條路委實難分軒輊,

而且那天早上它們同樣滿覆
尚未被腳步踩黑的葉片。
啊,我把第一條留待他日!
但我明白路與路綿延無數,
我恐怕難有機會重返原點。 我會長嘆一聲將此事述說,
在很久很久以後的某地:
兩條路岔開在樹林裡,而我——
我選擇人跡較少的那條走過,
竟讓眼前的一切有如此差異。

road1

如果說,我也曾經隱隱約約地,選擇了一條未知的幽徑,如今我站在這裡,明知另一條也會是繁花盛開,卻真心喜歡著,這認真為自己走著的路,和沿途驚喜不斷的風景。

出書欣喜之餘,生活並不會因此而停滯,仍然不斷向前滾動,哪怕書剛上市,對我的意義也已超乎自身,伴隨著這首Changes,我重溫往日美好,感受許多曾有的改變、進行中的改變、將會發生的改變,所有想要的、或不想要的改變。

突然覺得,能藉由一首歌,一本書,把故事拉回源頭,真是幸福。

昨天老公聽到我提這首歌,馬上發揮當年重金屬搖滾DJ的精神,臨睡前還搬出一堆寶要說故事,時空彷彿又回到那多年前的午後,很多事都已改變,而我們仍在這裡,可以隨時繼續,細說從頭。

夏日的午後,就繼續坐在窗邊,聽風吹大樹吧,窗外的綠,樹葉的聲音,跟著音樂隱入時空,繼續發酵,剛才突然下起大雨,現在,又晴了。

* 所有照片 by 北歐四季
THE ROAD NOT TAKEN

by Robert Frost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
And be one traveler, long I stood
And looked down one as far as I could
To where it bent in the undergrowth;
Then took the other, as just as fair,
And having perhaps the better claim,
Because it was grassy and wanted wear;
Though as for that the passing there
Had worn them really about the same,
And both that morning equally lay
In leaves no step had trodden black.
Oh, I kept the first for another day!
Yet knowing how way leads on to way,
I doubted if I should ever come back.
I shall be telling this with a sigh
Somewhere ages and ages hence: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歐迎加入北歐四季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更多生活思考
北歐四季 on Facebook
Twitter It! Plurk this! Share to Facebook!

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please consider to leave a comment or subscribe to the feed and get future articles delivered to your feed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