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作畫的女人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八月,星期三的傍晚,赫爾辛基陽光普照,溫暖晴朗。

我走進芬蘭國家藝廊:Ateneum Museum , 裡頭已有許多人潮,也許是跟我一樣,因為星期三的傍晚參觀Ateneum博物館免費而前來;也許,芬蘭人就是喜歡接近藝術,每次我去博物館,身邊總是有許 多人;也許,因為此時的展覽正引人入勝,至少這是我今天非來不可的理由:芬蘭名女畫家Helene Schjerfbeck的畫展,週日展期就結束。


展場不大,仍然吸引了許多人,在畫像前駐足許久,不忍匆匆離開。

會喜歡上她的畫,是因為她的自畫像,還有相片中的她,那自始至終,都深邃而充滿自我的眼神,真實而動人。

我一直喜歡,不停地畫著自畫像的畫家,從梵谷、到林布蘭、再到Helene Schjerfbeck。
也許是因為,我喜歡用文字,了解並記錄自己;
也喜歡用音樂,表達並抒發感情;
也許正因此而欣賞,那些誠實地透露內在的畫,和那每一筆都彰示的情感:內歛、理性、瘋狂、含蓄、張力十足,這正是自畫像之於我,迷人的地方。

Helene Schjerfbeck畫自己,也畫自己身邊的人。
她從日常生活中的人事物中,作畫。
她尤其愛畫,人的臉,也許因為,那臉與眼神,正是靈魂透光的所在。
她的畫,會莫名地吸引人心神,我從未特意研究她的生平,卻愛看她的自畫像。
光是凝望著,就有一股力量,強烈地讓人佇足、沉思、試圖了解。
也許也因為,我們都是女人,於是我在看她畫的時候,比看男性畫家,更能感覺到一種深入內心的敏感觸動,和一種真實的女性情感,與自我追求。

她每一個時期的自畫像都有不同的風格,上圖如果我沒記錯,應該是在情場失意時所畫,半邊的臉依舊美麗,另外半邊的臉失去平衡並扭曲。而下圖,穿著日本和服,目光俯視的她,則傳遞出一份,自我的、不隨流俗的自信。

曾經在一本書上看到她說:「沒有人真正認識我。」乍聽之下,好像有一種不為人所了解的委曲,然而,她所指的人,包括她自己。對她而言,如果一個人能說百分之百地認識了自己,那就有如已經碰觸到自己的極限,與死無異。

可不是嗎,認識自己,或著認識自己的嘗試,是一生的過程,我始終相信,這是一種真誠面對自己、補捉自我的執著。




而上圖,應該是她死前最後一幅自畫像。她的一生,就是一直畫著,畫到死去。
看她從十幾歲到八十歲的自畫像,那起起伏伏的人生路,盡在每一幅面容中,讓人動容。
僅管我試著在網路上找了許久,仍然找不到足夠多的作品,來呈現我對她的感受。

就先在此打住吧,有機會的話,再來多做補充。

歐迎加入北歐四季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更多生活思考
北歐四季 on Facebook
Twitter It! Plurk this! Share to Facebook!

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please consider to leave a comment or subscribe to the feed and get future articles delivered to your feed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