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花瓶,驚見生活美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曾在課本上看過這麼個故事:有個人將一束花插入水瓶中,美麗的花瓶與零亂的桌子不搭嘎,於是他便整理桌子好搭配那束花,然而整潔的桌子又跟髒亂的房間不搭,最後因為那束花,整個家都變得乾淨美麗。

花瓶與花,一向是居家生活中畫龍點睛的角色,其中芬蘭人家家都有的Alvar Aalto設計花瓶,對我而言更像是混亂桌上的鮮花一樣,打開了一個欣賞美的角度。

請湖泊鮮花入室small copy

花瓶,一物多用

坦白說,很多年前初見這只花瓶時,我並不特別喜歡,當時未來的婆婆不厭其煩地推薦這個芬蘭經典,我只覺得花瓶的波浪曲線的確獨特,卻未打從心底感受它的魅力,直到又是多年後的某個夏末午後,花瓶、鮮花、與自然光線的相互呼應,讓我在不經意中,重新看見花瓶。

那天婆婆剛從住家小徑邊採了鮮花枝葉插進瓶中,家裡的大窗將自然光大把迎進屋內,花瓶從不同角度折射出水的光澤,水又將枝葉映照地有如湖底水草,人在家中坐卻彷若置身湖泊岸邊,我邊欣賞這光線下的曲線旋律,邊從厚薄不均的彎曲線條中體會工匠的巧手技藝,這才在心裡興起陣陣感動。

枝葉在花瓶的不同角度折射small copy

這花瓶一直是北歐設計的代表作品,那波浪曲線也不斷被運用在新的設計品與創意發想上,有些嘗試實在讓人耳目一新,有些卻也引得本地設計界批評,「不要再重覆使用大師的曲線了!」嘗試與批評,都從不同角度彰顯了這曲線與花瓶的價值,然而對我來說,再經典的作品也只有在體會到其中蘊藏的生活美感時,才算有了言語。

vase1 copy

我把花瓶拿來插花、放糖果、到了冬天則將水倒入瓶中,在院子裡凍出湖泊形狀的冰塊,做成別緻的冰燈。一物多用讓花瓶與人更親近,也體會到設計品為人所用才算完成的理念。

一物多用,花瓶拿來裝糖果small copy

從物品出發,感受美

僅管早已在生活中深深浸入並喜愛北歐的自然與設計之美,仍然忍不住回想,為何當年初見這花瓶時完全不心動?我不是一直喜歡簡單自然的線條與事物嗎?

或許當時,我只見形之獨特而未感受背後意涵,直到那與自然環境呼應的美感在生活中呈現,並在使用中體現其設計思考,花瓶之美才深入心底。

而美有千百懂,簡單是美,繁複也是美,生活環境、歷史人文的不同,塑造著不同的觀看方式和審美角度,物品誕生的源由、使用的場景、承載的文化生活觀,都是故事,北國的自然線條與色彩多大塊原生之美,人們生活簡樸又習於一物多用,這些都深入美感經驗並影響設計理念,然而若是少了這背後的蘊釀,形式本身相信也會少了一份動人的深度。

花瓶讓自然野花湖泊在室內重現small copy

如今我早已愛上這只花瓶,也總是不厭其煩地,不斷看著它,拍著它,同樣一只花瓶,每一時每一季,都是不同的美感,最愛看婆婆擷取野花插入瓶中,彷彿重溫多年前的那個下午,讓我驚見花瓶之美的那個片刻。

其實喜不喜歡這個花瓶,人在不在北歐,都不是重點,生活中所有的物品,應該都可以成為載著想像重新出發思考的起點,從中重新體會自己對物品的感受,就會像是從一粒砂中看世界一般,不僅隨時都能用新的眼光發現更多的美,生活也會越來越有滋味吧。

花瓶為桌上增添色彩small copy

* 大師的經典花瓶很美…

CRW_7571small copy

* 另一只花瓶也很不錯…

Four_Wase_Greensmall

* 瑞典設計師Matti Klenell為丹麥公司Muuto設計的花瓶也很有趣,內圈玻璃的上下左右有四個尺寸不一的開口,既可只插一支花,也能插一大把花束,一個花瓶當四個用,名字就叫做FOUR,不當花瓶的時候,也像是個雕塑品。(Source: www.muuto.com)

本文原刊登於中時居家周報世界風北歐專欄,另改寫而成

歐迎加入北歐四季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更多生活思考
北歐四季 on Facebook
Twitter It! Plurk this! Share to Facebook!

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please consider to leave a comment or subscribe to the feed and get future articles delivered to your feed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