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肯送花的情人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這是三年前,情人節前夕的舊文了。

今天爬上當年的新聞台,自己重讀一次,還忍不住笑出來,心裡都是暖意,特刊於頁首,跟大家分享,明天就會再收回舊文櫃裡。。

重溫窩心回憶的同時,正好看到當初幾篇寫老公學中文的趣事,不重看早就都忘了呢!乾脆另開一實驗性質新分類:「老外學中文」,算是為這特別的生活趣味,作個紀錄~

-----------
再過兩天就是情人節了。

今年的情人節,一如往例,我應該不會收到花。

因為我的這個情人,從來不送花。

從我們認識以來,我沮喪的時候,他會把甜甜的糕餅買來甜我的嘴,我餓的時候,他會下廚做一頓好菜暖我的胃,我有話要說的時候,他會坐在身旁認真聽我的心,我快樂的時候,他比我更快樂,因為這種時候我不會找他麻煩。他是個溫厚的情人,就是,不願意送我一朵花。

我問他為什麼不送花,他說:

「花很無聊,開了就謝了,一點也不持久,還不如草好。」

我諄諄善誘:

「可是花很美啊,會開會謝本來就是正常的,重點是,花是給我的,不是給你的,你不喜歡不要緊,我喜歡,所以你應該送我啊!」

他想一想:

「那,我自己做花送妳好了,生日、情人節、聖誕節,不同的節日做不同的花,以後妳會有好多好多我自己做的花。」

這一招有效,我也不再堅持了,開始快樂地收起他親手自製的別緻紙花。

但是,我仍然是俗氣的,紙花收了幾次後,我又開始想念起鮮花的嬌艷:

「親愛的,我還是想要真的花。」

他想一想:

「好,明天我們去買盆栽,既然要買花就買可以種的,不要那種花店裡插著的、很快就謝掉的花。」

可以種的?坦白說,這裡能夠種在室內還長得好的花真的很有限,算來算去就是那幾種,也不是我最愛的花,不過,反正有花就好,於是我們買了一盆小花,供在窗檯上,可惜,也許是室內暖氣過暖,也許是我們水澆太多,總之嬌弱的花兒不適應,很快就枯萎了。

想要情人送鮮花的簡單願望一直無法達成,某天我們正好有小爭執,我哇啦啦地一陣碎碎念,當然少不了把要一朵花也要不到的委屈加進去,這回他低著頭說:

「我明天去買花送妳。」

他的反應讓我驚喜,花終於給我盼來了吧?雖然這樣強盜式的要法實在既不高明也不溫柔,但是想到快要有花了我也開始雀躍起來。情人送的第一束花,會是什麼花呢?想著想著,我也忘記剛才在氣什麼了,看來這個架還不是白吵的,最起碼轉了轉他的頑固,也換得一束鮮花。

第二天,他回家,帶了甜點,也送了小禮,可是,沒有花?!

他說:

「我今天去花店要買花,站在那裡選了好久都挑不到我覺得漂亮又適合妳的花,所以我決定不買了,還是買別的送妳。」

哇~~我真是要一頭昏倒在地,我真的被打敗了!

花事發展至此,我也覺得好笑起來,這麼容易打動女人心的小東西,要他下手買卻是比登天還難,顯然他真的很不會討好女人,寧可花時間精力去做其它的替代品,就是不肯買一束既便宜又省事的鮮花。

不喜歡送花,這位情人倒是喜歡種有的沒有的小東西,所有我們吃完後有種籽的東西,幾乎都被他種過了,我們在室內種過檸檬,仙人掌,橘子,葡萄,好像什麼都 試過,就是沒有什麼真的長出成果來,頂多發發芽長幾片葉子就不了了之,倒是檸檬葉曾經長得很茂盛,但是還等不及有小檸檬,就被我們當時的室友給薰死了。

我現在也不太想花了,愛的確不一定要用鮮花傳達,只要能從生活中一點一滴地感覺到愛意,有沒有花,其實真的不重要。僅管,從情人手中接過一束花的感覺,的確是特別的美好。

今天早上起床,他正在那裡洗碗,我下樓,他興奮地說:

「親愛的,妳知道嗎?我們家今天多出一盆新的花喲!」

「花?在哪裡?!」我也興奮地開始四處張望,心想,他該不會是開竅了吧,偷偷弄了束花給我還是怎麼著?

結果他手一揚,指向桌面:「妳看!」

順著他的手指望去,桌的正中央不偏不倚地站著一株剛剛發芽的小白洋蔥,上面的綠芽青翠的可愛。小白洋蔥是我們上禮拜買回來做菜用的,現在被他精心放在我們的小陶盆裡,正穩穩地站在土壤裡等著長大。

我哭笑不得:「這就是你說的新花呀?」

「是啊!」我這位情人顯然非常滿意他的新寵,完全沒有意識到旁邊的老婆已經笑到不支倒地。

這就是我那,不肯送花的,永遠的情人。

2004.2.12

後記:

貼完這篇文章後,我下樓看到情人正在刷牙,我說:

「你知道嗎?我寫了一篇關於你的文章,已經貼上網囉!」

他當場牙刷差點沒掉下來,滿口牙膏泡沫又不能開口說話,只能不敢置信的張大眼睛看著我,「SURPRISE!」我跳到他面前說。哈哈哈,真是太有趣了!

刷完牙後,他開始追問我到底寫了什麼,嘿嘿,「想知道嗎?自己上網去看,要看中文喲!」

「….」可憐的情人,中文造詣還不到家,只有帶著滿頭問號,上床睡覺去了。

第二天情人節,我們出去吃了一頓好菜,末了,他說:

「現在吃飽了,我帶妳去看花/畫,看有沒有你喜歡的,我們買回家。」

「你說什麼?」我放下筷子,一來不敢相信我的耳朵,二來他花/畫發音不清,到底是要去看花,還是看畫?

「我說,我們去買花/畫給妳!」

「你是說,這個花---嗎?」我用手比了一個花的形狀,確定他說的是---花。

「嗯。」他笑著點點頭。

換我開始眼睛發亮,看著他笑了起來,我這個不肯送花的情人,居然,要,帶我去買花。

我確定他不知道我的文章寫什麼,難不成是我心裡的希望,偷偷被聽到了?

於是,2004年的情人節,我終於收到了,來自不肯送花情人的,第一束鮮花。

2004. 2. 15

2007.2.14再後記:

這位先生早就開竅了,不過還是愛送盆花不愛送鮮花,所以,盆花數滋長中。。

歐迎加入北歐四季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更多生活思考
北歐四季 on Facebook
Twitter It! Plurk this! Share to Facebook!

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please consider to leave a comment or subscribe to the feed and get future articles delivered to your feed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