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愛麗娜 – 彷彿我不存在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今年初的瑞典英格瑪柏格曼電影獎,最佳導演獎項頒給了「愛麗娜-彷彿我不存在」的芬蘭導演克勞斯海洛(Klaus Haro)。


這部芬蘭與瑞典共同合作的電影,英文名字叫Elina:as if I wasn’t there或As if I didn’t exist。

劇情主要是描寫一個在五○年代左右移民到瑞典的芬蘭小女孩愛麗娜,因為體弱多病而休學一年的她,與人群隔絕,一直活在自己孤單的世界裡,每當寂寞孤 獨又無人了解的時候,她就一個人跑到遍佈沼澤的危險荒野去和已經過世的父親對話,在她心目中,父親從來沒有真正離去,無論母親和妹妹再怎麼勸阻,她堅持地 相信,只要來到這裡就可以聽到父親的聲音,只要能在這裡跟父親說話,沼澤再危險她也不怕。而愛麗娜的媽媽則和所有移民的少數人口一樣,低頭努力的融入瑞典 社會,也規定兩個女兒要說瑞典文。

愛麗娜復學以後,和瑞典語學校的老師洪姆衝突不斷,因為洪姆要求這些移民的芬蘭小孩在學校只能使用瑞典文,不能用芬蘭文交談,僅管愛麗娜會說瑞典 文,但她無法忍受洪姆懲罰一個用芬蘭文向她求助的芬蘭男孩,也無法接受在她眼中洪姆的無理權威,兩個個性倔強程度不相上下、年齡卻差了一倍不止的人,誰也 不肯讓步,於是,愛麗娜用沉默表示反抗,洪姆則用視而不見的態度來對待愛麗娜。影片就這樣在一股北國特有的淡淡筆觸與優美運鏡下進行著,讓人自然地感覺愛 麗娜的內心世界,直到影片最後,愛麗娜發現她一直祟拜的死去父親所擁有的沼澤知識,皆來自她的母親,那一幕更是令人動容。

這是一部故事簡單、畫面清新脫俗的電影,簡單的劇情中也淡淡地刻畫了移民者在新國家生活的不易。除了前兩天在瑞典得到的導演獎外,在2003年柏林影展時也得到過兒童電影的獎項,頗值得一看。

劇中人物芬蘭文與瑞典文並用,依說話對象與情境而轉換,而劇中小女孩說的芬蘭文跟我平常學的用字並不完全相同,她們用的是來自芬蘭東部的方言,因為那個年代移民到瑞典的芬蘭人大多是來自芬蘭東部。

雖說這是部芬蘭和瑞典合作的電影,導演是芬蘭人,演員與資金兩國都有,電影公司也曾將這部片以芬蘭電影的名義送去參展,但芬蘭本地的電影協會則說: 「基於資金的來源及演員的數量上,瑞典的比例仍大於芬蘭,因此這部電影算是瑞典片,無法在芬蘭參加本國的電影獎」,芬蘭人批評協會頑固不通,不過,這部脫 俗的小品早已受到各方肯定,不能在芬蘭本地得獎,倒不是件重要的事了。

照片來自:http://www.kinderfilmfest.net/2003/Deutsch/Filme/spfElina.asp

1. 28. 2004

歐迎加入北歐四季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更多生活思考
北歐四季 on Facebook
Twitter It! Plurk this! Share to Facebook!

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please consider to leave a comment or subscribe to the feed and get future articles delivered to your feed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