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想不想參選市議員?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妳,想不想參選市議員?」在六月底的某個午後,我的老闆這麼對我說。

其實,她是這麼開頭的:「妳知不知道,今年十月底有市議員選舉?」

那是個陽光燦爛的午後,我在辦公大樓的走廊,遇上正要去吃午餐的老闆。

從老闆的語氣,我彷彿有點猜到,她接下去可能要說的話,果然…「妳,想不想參選市議員?」

IMG_4276

「我?!」我仍然很訝異…「怎麼會想到我?」

「妳知道的,目前在我們的城市,移民是很重要的議題,我們希望,市議會裡,最好有兩三個移民,至少也要有一個。」

「可以去問其它人…這裡有好幾個長期深入移民相關事務的移民,她們才是更好的人選…」

「有人希望我問妳。」老闆說。

有人?我狐疑著。

「因為妳受過高等教育,又會說流利的芬蘭語,所以妳是很好的人選。」

我怔住,沒來得及回答什麼,心裡卻在OS:(我的芬蘭文哪有很好,工作中用習慣了是一回事,跟芬蘭人用芬蘭文討論政事?我可不想給自己找這種麻煩…)

「沒關係,還不急,你可以先考慮一下…我過一陣子再問妳。」老闆說。

我帶著一種很奇異的心情回家。

IMG_5681

覺得奇異,因為我從來沒想過,「參選市議員」這種事,會跟我有什麼關係。我一向對政治不感興趣,頂多從「選民」的角度參與投票,從「旁觀者」的角度寫一下心得而已。「參選」?對我而言遙不可及。

然而,這一年來住在這個新的城市裡,因為工作與城市發展有關,因此認識了不少推動者,我覺得自己好像從來沒有像現在一樣,如此接近一個城市的中心,僅管我對所謂的「政治」不感興趣,然而天天與城市議題接觸,倒是讓我對芬蘭城市的運作與發展,有了想更進一步了解並參與的好奇。

好奇歸好奇,我可沒想過參選市議員,突然「有人」問我,無論如何我都覺得很奇異。

「有人」是誰呀?我忍不住揣測著,把幾個從去年到今年可能因為開會、或其它公事見過面的人,在心裡掃了一遍,沒有答案…

回到家,我把這件事告訴老公,他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去去去,去參選!我們來列競選計畫!

「你不要鬧啦,我又不喜歡政治。」我說歸說,好奇心仍然被挑起來…「芬蘭市議員的工作,是做什麼啊?」

由市議員組成的市議會,是芬蘭每個城市鄉鎮,最高的決策單位,所有提案都先由市議會通過,政府才負責執行…」

「我沒記錯的話,芬蘭市議員不是全職,有開會才要去吧?」

對呀,也不見得每個市議員都那麼投入,有時候自己有別的事在忙,搞不好就不去了…對了,是哪個黨的人問妳啊?」

「不知道耶,我沒問,也沒想到要問。」我根本是一頭霧水,什麼都搞不清楚。

我建議妳,可以去xxx 黨,或是ooo 黨。」老公開始提議…

「我又沒有要參選…」

市議員是被敬重的工作哩。」老公繼續遊說,我看他才適合從政。

「我又不喜歡政治…」

政治有什麼問題?」老公對我口口聲聲的「我不喜歡政治」,覺得既好笑又莫名其妙。

「我也不知道…我想我還是不要去選。」然而我沒有什麼有力的理由,來解釋我「為什麼不喜歡」。

可能只是小時候曾聽長輩們說,「政治很亂,不要碰哦。」
也可能是長大後開始感受到,嗯,的確頗亂,那我就繼續冷感下去吧。
來到芬蘭定居後,我對芬蘭的一切都有興趣去了解深究,只有政治,還是像別人家的事。

僅管如此,我仍然記得芬蘭「市議員」這個地方議會的選舉,多年前就曾帶給我一些,十分特別的體驗。

IMG_6125

我重新翻看,自己在四年前的市議員選舉時,寫下的「無貪污國的一場選舉」這篇文章,當時我寫著:

候選人背景多元化令人咋舌 …五百萬人口的小國,首都赫爾辛基市區不過五十多萬人,候選人竟然就多達九百多個!而且候選人的年齡從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到七十歲的退休老人都有,來自各行各業:老師、作家、全職媽媽、做小生意的移民老闆、護士、建築師、公務員、裝配工人、清潔工、大學在學生、還有目前失業者…

用投票機器找速配候選人…幾家大媒體都在各自的網站上架了「投票機器」,幫助人民做選擇。

沒有搖旗吶喊,只有政見 …難怪曾有人開玩笑地說,看北歐的選舉過程會讓人忍不住打瞌睡

我們不喜歡不誠實的人 …不誠實不見得是說謊,不夠公開透明也是政治人物的不誠實之一

文章中記下的是當年的自己,「第一次」在芬蘭投票的驚奇與新鮮,「無貪污國的一場選舉」這篇文章,先是發表在中國時報浮時繪,後來收錄在《北歐四季透明筆記》一書裡。

如今,四年已經過去,當初的自己,以選民的角色寫下第一次新鮮的觀察,現在的自己,有機會可以用候選人的角度來體會,然而參與與否,好像也不是重點了,而是在時空轉換、重新回顧的當下,我突然清晰的感受到,此時的自己與四年前的自己,又已然站在芬蘭生活的不同點上…

我想,這才是我被「詢問」,是否願意參選時,心中感到奇異的理由。

像是從另一個角度,走進這個社會,哪怕還沒有真正去「參選」,心裡的感受已經不同,像是有一扇門對著我打開,告訴我:妳,是有權利可以進來的,哪怕妳是芬蘭的新移民。

參不參選,並不是那個初夏的夜晚,我需要做出的決定。
倒是我,因此而重新回溯了,自己對「政治」的想法。

也許,「政治」並不都那麼「亂」?
沒有「政治」,我們的城市,如何能一點一滴的被建設起來?
也許,生活一直都是,無處不「政治」?無論你想不想看見與理解…

那是那個夏夜,我心裡廻盪的事。

延伸閱讀:

芬蘭精神:無貪污國的一場選舉

後記:

在寫這篇文章的此時,我同時回顧了四年前寫的這些段落,發現自己的心情又不同了,有了些不一樣的心得,和不一樣的想法與體會…再慢慢,與大家分享。

圖1:今天傍晚窗外枝頭上的鳥兒們,眾聲喧嘩,如果鳥兒們也有議會的話,大概就是這份光景吧

圖2:夏夜的熱氣球

圖3:前兩天,早晨八點的月亮

* 想收到最新文章通知,歡迎訂閱北歐四季透明筆記

歐迎加入北歐四季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更多生活思考
北歐四季 on Facebook
Twitter It! Plurk this! Share to Facebook!

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please consider to leave a comment or subscribe to the feed and get future articles delivered to your feed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