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創意與設計

圖書館,在芬蘭小城市發著光

位於芬蘭西部的塞納約基(Seinäjoki)小鎮市中心,有一座具代表性的圖書館,這圖書館與周圍六座建築,包括教堂、教區中心、市政廳、辦公樓、圖書館、劇院,全是芬蘭建築設計大師 Alvar Aalto 在60年代設計的傑作,整個建築群也因此稱為Alvar Aalto Centre。獨一無二的建築群與設計概念,常吸引國外建築相關學生與研究者前來探訪。 久仰這個建築群的盛名,我搬到小鎮的頭一件事,就是先造訪建築群之一的圖書館。1968年建造完成的圖書館,讓人一進門就聞到一種屬於舊建築獨有的氣味,一種很像家的味道。


與孩子的一日小「探險」

一早,看天色明亮,氣溫很夏天,心想這樣的天氣在芬蘭不是天天有,於是臨時就起意,決定帶兒子,前往位於赫爾辛基鄰城Espoo的Gallen-Kallelan Museo博物館一遊。 雖是臨時起意,但這股想去那博物館晃盪的衝動,其來有自。


一歲八-九個月記事

小孩滿一歲九個月了,再三個月就兩歲,想想真是會被時光的飛逝嚇到,看著眼前的他,雖然還是個小人兒,但已經不太想得起來他更小的時候,是什麼樣子,有時看到別人的新生兒,還會覺得好神奇,我家這孩子以前也曾經那麼小嗎? 真的,不寫點什麼下來,以後就真的什麼也不記得了。 就記錄點這個月的生活與記事流水帳,給自己:


芬蘭繪本(三): 設計童書 hurraa Helsinki!

今天,跟兒子一起看了一本很可愛的芬蘭設計童書,叫做Hurraa Helsinki! (Publisher-Tammi) 這本書,是赫爾辛基設計之都2012的出版計畫之一,其實它也不止是童書,該說是一本不分年紀皆可閱讀的可愛小書,裡頭從一個家庭的早餐桌開始,因為不小心打碎了一個水壺,於是全家人出發到赫爾辛基城市各處,尋找一個新水壺,同時也到處閒逛,一點一滴地帶出赫爾辛基的設計、自然、人文、歷史、和一些有代表性的芬蘭日常生活設計品。


從懷孕開始,一種不一樣的芬蘭經驗

在小兒記事之餘,最近正好想寫幾篇關於在芬蘭育兒的文章,就從兩年前正懷孕時,在芬蘭產檢與待產的經驗寫起吧,用懷孕時幫雜誌寫過的稿子,拿來增添一下成文。最近益發覺得,很多感受,不趕快趁還記得、還有感覺時寫下來,慢慢地,就會逐漸模糊,或是在忙著迎接創造新生活時,不再有力氣與時間去記錄它,所以要把握此時還有想記錄的心情,趕緊寫。


記小兒人生中的第一張「結業證書」,與芬蘭幼兒唱遊課

今天,小孩領到他人生中的第一張「結業証書」,上面寫著,xxx在6月5-21日之間,參加了給這個城市1-2歲間的小朋友開的夏日唱遊課,他在課程中得到了適合他年紀的嬰幼兒音樂教育,上課期間是個開心又有活力的孩子。(老師簽名) 昨天就跟老公「預告」,老師今天會發給所有小孩子「結業証書」喔,結果老公的反應是「Oh no! Here it started… 」我忍不住笑出來。 的確,在芬蘭,無論上什麼課程,做什麼工作,結束時通常都會發一張証書,証明你曾經參加過這樣的活動/課程/工作/實習/訓練…等等等,不過這回連小小孩也有,對我而言也很新奇。 各式各樣的結業証書,到底是不是真的有用呢? 見人見智,也看情況而定,不過這幼兒唱遊課的結業証書,當然是好玩的成分居多,在我看來,一方面像是個可做為紀念的成長記錄,另一方面,也像是個小小的「結束儀式」。 (下圖左方是結業証書,右方是結業禮物,貼紙破一個角,因為還沒來得及照就已經被小人給撕開了,呵)


芬蘭創意餐廳日

這一年來,芬蘭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創意活動,就是「餐廳日」。 在餐廳日裡,任何人都可以在任何地點創造一日餐廳: 有人在自家廚房供應日本料理,有人在路邊賣燒烤,而料理更是從非洲迦那廚房到芬蘭老祖母的麥片粥,從輕食點心到全套大餐都有,其中一回還有台灣料理加入,賣珍珠奶茶和魯肉飯 (我們那天帶小孩游完泳,也特地去捧場了,當然是個讚! 呵!)。 Photo: Jonna Tammisto/Restaurant Day


我的一歲兒

好久沒有寫文記錄家裡這隻寶貝的成長了,一歲過後的時光似乎過得更是飛快,文字與語言相片記錄,總追不上孩子成長的速度。 先撇開他各方面的成長不提,對媽媽來說,他似乎更有意見、更堅持、脾氣更強,要什麼就一定「馬上」要,一秒鐘都不可以等。我常覺得他沒耐心,直到幾週前看了一本書,叫「你的一歲兒」,我才發現,原來這是一歲多的小孩常有的共同特質,我的孩子只是很正常地在發展罷了。 *第一次在雪地上走路留下的腳印


雪國的孩子

昨天,下了一場紛飛的大雪,今日,帶孩子出門買菜,也帶他出門看雪。他在娃娃車上,對著路邊的白雪指指點點,充滿好奇。 陽光照在路邊的白雪堆上,這樣的陽光,對生活在冬日雪國的人來說,彌足珍貴,零下僅三度的氣溫,是芬蘭晚冬/初春好到不能再好的好天氣,哪怕孩子還有些流鼻水,媽媽還有些喉嚨痛,也還是要把握這樣的陽光,出去走走。 我看著坐在推車上,東張西望,時而好奇,時而因為陽光刺眼而瞇起眼睛的孩子,心裡想著,你,是雪國的孩子啊,媽媽知道,你的皮膚乾燥敏感,僅管雪國此刻乾冷,但媽媽還是要常常出來散步,因為你一定要學著適應它; 媽媽也知道,你的鼻子可能比較敏感,北國的室內室外溫差如此大,但也因此你更要常常出門,將來你才會習慣它。 生活在哪裡,就要去適應那個地方,因為這個世界,沒有哪一處是完美的,然而,我相信老天爺也給了每一個不同地方的人們,能生存下去的方式,與那個地方獨有的挑戰和祝福。 我看著在推車上天真無邪的孩子,心裡這麼想著。 不久之前,我們母子兩人還在台灣溫暖潮溼的街道上散步,在那裡,孩子的皮膚不會乾,在那裡,他可以輕裝出門,在巷口跑跳,他不用被媽媽包成北極熊,綁在推車上; 然而,同樣是在那裡,媽媽陪他散步時,要不時注意前後方的來車,想推車帶他出門去較遠的地方,也沒有平坦的行人專屬道路四通八達。 芬蘭與台灣,哪裡好,隨便從哪個觀點看來,都難以比較,就連哪個地方,更適合我的孩子生長,我都難以知曉。我只知道,無論人在哪裡,就要努力適應那裡的環境,無論人在哪裡,都該盡量在當下,體驗、或試著去看見,那個地方的好。 如今回到芬蘭,再一次開始了在雪國的生活,再一次,必須對長冬氣候的不便有所調適,然而,我在大雪過後的一日跟孩子一起走出門,在路上完全看不見風雪的痕跡,只是一片井然有序,一條又一條鏟好雪的筆直小徑上,每一條路都乾淨美好,無論前一天如何的漫天大雪,在新的一天開始之前,總會有人負責盡可能地把主要車道與人行道全部清理乾淨,讓人們可以順利行走,如果來不及清理完成,也一定會到處看到在地上灑著乾砂的車,努力地協助交通保持順暢。 我忍不住覺得,人在雪國,就有在雪國的生活方式,僅管比起台灣,芬蘭相當「簡樸」 (這個詞真的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也在一些生活面向上,不是那麼便利,但一次又一次,在暴風雪過後,出了門仍有直直的小徑可以散步,仍然可以方便的推著推車四處行走時,我心裡就會有著一絲感動,與感謝。 回家的路上,我看到附近小學的一群孩子,正在舖滿白雪的操場上,玩著雪中踢足球的遊戲,他們大聲喝采,盡情奔跑(對,在雪中奔跑),滿地都是雪,一定不好走,但這對他們來說,是多麼好的遊樂場; 我也看到好幾個跟我一樣,推著嬰兒推車,四處散步的母親與孩子,在推車上看著雪,大概是所以雪國孩子的兒時體驗之一,哪怕將來他們不會記得,但我相信這一切都會無形的,寫進他們的感官記憶中; 經過森林小徑的時候,我看到好幾條長長的滑雪道,是有人,滑雪走過的痕跡,下了大雪,看似不便,但也只有在雪過之後,四處滑雪才能成為可能,雪國的孩子,將來,都要學會滑雪的吧?! 那可是媽媽我,一直學不好的一件事呢。 回家之前,又看到一個母親,將孩子放在雪撬上拉著走,坐在雪橇上的孩子經過時看著我,兩個臉蛋紅通通的,我對著他笑了,他也回我一個燦然的微笑,繼續享受坐在雪橇上被媽媽拉著走。下雪,對成人而言也許不便,對孩子而言,也許真的很好玩,而且,好多不同的玩法呢。 推車上的我的孩子,從一開始看雪看得興高彩烈,被推到快要瞇眼睡著了,看看時間,決定回家吧,餵他午飯再睡午覺,結束母子兩人雪地陽光下的小散步,輕輕告訴他,孩子,喜歡雪嗎? 天氣好時,媽媽會不怕麻煩,再一次把我們兩個都包成狗熊,然後帶你出來看雪,下次,我們讓你穿雪靴,來去玩雪吧! (回到家後仍趴在窗邊看雪的孩子)


十月十三日,讓我們一起嘗試失敗吧!

2011年10月13日,是芬蘭人的「嘗試失敗日」- Finnish fail day,活動的主辦者希望在這一天,鼓勵芬蘭人們,勇敢嘗試失敗! 活動宣言是這麼寫的 (簡譯): 「1994-2008年是芬蘭經濟快速成長的階段(與Nokia的起飛同時)…然而這童話般的美好階段已經過去,如今正高齡化中的社會,正面對著戰後史上最嚴峻的挑戰。 我們的國家,在接下來的十年內,需要超過200 000個新工作機會,國家的負債才有機會降低,社會福利制度才不至於往下崩解,我們需要勇於冒險、夢想改變世界的熱情創造者,他們會勇敢嘗試、失敗、再嘗試,並創造明天成功的故事 – 未來的工作機會也會隨之而來。 在這一切成為可能之前,我們需要態度與社會氛團的改變,支持勇於冒險的人。」 (Source: http://epaonnistumisenpaiva.fi/) 於是,他們邀請名人/成功人士,在網上以影音分享失敗的經驗; 邀請所有芬蘭人參與,在網上分享自己失敗的故事,和自己對於失敗與成功的宣言; 芬蘭數個城市也分別舉辦活動與講座,讓這個理念,在九月與十月這段期間,更廣為傳播,而明天(對大部分看到文章的讀者來說,應該就是今天),十月十三日,則定為活動的高潮日: 失敗日,大家就來一起,勇敢嘗試冒險,嘗試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