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人的升旗日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打開芬蘭人的日曆,會發現一年裡頭有十幾個「升旗日」,「升旗日」不一定是假日,所以我常在發現國旗高掛時才恍然大悟:今天又是個有特殊意義的「升旗日」。

人們總在升旗日的當天早晨八點,默默把國旗掛上,然後在太陽下山的時刻,默默把國旗降下,像是一個生活儀式,靜悄中自有隆重。思考他們為何升旗,似乎也讓人發掘到一些興味。

163_6306

 

不說別的,光是紀念戰場英雄的升旗日,竟然就多達三個:軍事日、退役軍人日、喪生戰場的英雄日,芬蘭人曾在戰場中建立家園,難怪年年要為捍衛國家的將士們,不斷升旗。

曾為瑞典統治數百年、如今境內仍有百分之六瑞典人後裔的芬蘭,也有個瑞典文化日,而今年芬蘭則和瑞典一起紀念兩國「分手」兩百年。歷史在芬蘭人的生活裡,好像從沒真正褪色過。

另外,紀念「芬蘭文化」的升旗日則有五六個,因為芬蘭人當年,正是從獨樹一格的文化中建立民族認同,所以芬蘭的文字、文學、語言、文明等,每一樣都有個升旗日。在中世紀創造芬蘭書寫文字的Mikael Agricola祭日,是芬蘭語言日;寫出第一本芬蘭小說的Aleksis Kivi生日,成了芬蘭文學日;聞名世界的卡雷瓦拉(Kalevala)史詩作者,為初版書署名的那一天,是芬蘭文化日;而著名詩人Eino Leino生日正好在夏日,這一天就成了「詩與夏天」之日。

還有些特別生活化的升旗日,像是母親節與父親節,要升旗向養育國家未來的父母們致意;盛夏的仲夏節,則要升旗為美好夏日歡慶;芬蘭人還會在生日的那一天,為自己升旗慶祝。國旗在這裡,不是隨時拿來招搖的裝飾,也不僅是民族象徵的符號,而是人們心中的慶典。

升旗日,也常跨出日曆走進生活,成為靈感泉源。

我曾在「詩與夏天日」來到赫爾辛基市的教學花園,看到兒童與青少年們的詩作、繪畫、與裝置藝術,佈置在花草樹叢之間,在時節與文化的結合下,充滿生活滋味與創造力。今年正逢卡雷瓦拉史詩出版160週年,國家藝廊則展出200多件不同時代的藝術家作品,呈現史詩如何在不同年代裡,啟發藝術家的創作靈感。現代作曲家與視覺藝術家也被邀請,重新用視覺與聲音詮釋文學經典,古經典不僅有新意,也反映出一股反芻傳統、讓文化再生的力量。

在升旗日之餘,我還常被周遭的人事物提醒,某年某日「要慶祝」。

小鎮的探戈節慶二十五週年要慶祝,兒童手工藝課辦了二十年要慶祝,某大學分部在小城設立滿十年也要慶祝。打開日報,人們常在上面刊登嬰兒照,慶祝孩子的出生,刊登訃聞,紀念親人的離去。人們也總是登報,慶祝畢業、慶祝結婚、慶祝人生。看他們大到國家民族,小到常民生活,都可以細數年歲不斷紀念慶祝,就讓人覺得,原來看似平凡的日子都蘊含意義,也讓人更有珍惜之心了。

* 本文原刊登於數位時代六月號,部落格地球村專欄。

後記:

1. 最近回台探親兩週,暫時沒有時間寫文及回覆留言,接下來又要去上海玩一週,就先用這篇文章,問候大家。:)

2. 刊頭照片: 與本文完。全。無。關。因為人在台灣,手邊沒有適合的圖檔,就暫且放一張挪威五月天的山光水色舊照,做為陪襯,炎炎夏日,至少看了讓人覺得清涼。等我回芬蘭後,再補放適合照片上來。

3. 這篇文章我大約是兩個月前寫成,發表在數位時代七月份的雜誌上,有趣的是,七月中我在芬蘭航空的飛機上,閱讀七月份雜誌上,芬蘭外交部長的專欄,他竟然寫跟我一模一樣的主題 – 芬蘭人的升旗日! 我們都同樣舉了不少例子,卻各有不同的延伸與思考角度,這還真是妙啊!

4. 最近幾週雖然因為假期沒有寫文,但我一直有在自己的噗浪上,與大家閒話家常,歡迎加入北歐四季的噗浪。:)

* 訂閱北歐四季透明筆記,可收到最新文章通知。

歐迎加入北歐四季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更多生活思考
北歐四季 on Facebook
Twitter It! Plurk this! Share to Facebook!

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please consider to leave a comment or subscribe to the feed and get future articles delivered to your feed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