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讀舒國治流浪集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仲夏夜,在開車五百里回鄉下的路程上,我讀舒國治的流浪集。

應該沒有什麼,比在行旅的車上讀流浪集更適合的了吧。

讀這本書,感覺像喝水,初嚐平淡順暢,在喉中多潤兩下,便嘗到一份餘味,再仔細從字裡行間讀去,盡是人生行旅中醞釀出來的真味,僅管我從未如舒氏這般瀟灑,無此精準文筆,更無那洞察世情的精彩,然而哪怕只是初讀,卻有彷若相識之感,和與心呼應之快。

於是我從書中抬起頭來,將其中一兩篇文章,用非常不準確完全無法傳遞作者文字文意精華的方式,盡可能的翻譯給正在開車的老公聽,如「人海」、「淋雨」、及「癮」等數篇。

這才發現,為了翻譯文句的第二次閱讀,更讓人體會出新的妙處,譯畢,我將自己對舒氏散文字裡行間那既讓人深覺佩服卻又不覺驚訝之感告訴老公,他則說:「我想能讀舒氏文章者,幾本上對這樣的人生思考,應該也不陌生,我就有很多想法,都跟他很像。」

「是了,這就是為什麼我選擇這幾篇,念給你聽的原因,因為我知道,這些篇會是你容易感受到的體驗,閱讀他的文字,也讓我想到你。」

仲夏夜的返鄉之旅,我們極晚才從城市出發,沿途商店早已關閉,要水無水,要食無食,途中僅得兩個熱狗麵包充飢,倒仍留出時間上高塔看芬蘭湖景;

哪怕在迢迢長路之後將抵家門,馬上可以喝水飽餐慾,我倆仍決定趁仲夏夜陽掛於天際時,先上高塔望天看森林;

* June 22, 23:02

此時正好翻到舒氏一句關於美食與旅行的見解:

「吃飯,最有機會傷壞旅行的灑脫韻律。」

「吃飯,原是好事:只不應在寬遠行程中求之。美食與旅行,兩者惟能選一。」(摘自<流浪的藝術>一文)

忽然覺得心中安慰,實非我們存心選行旅棄美食,只是在這趟返家行程中,自然而然發生的,正好如此。

不過,回想自己曾有過的旅行體驗,鎮日吃喝美食的那幾回雖然爽快無比,算得上是觀光旅遊度假,卻不是真旅行,真正行時,總是不斷前行,吃了什麼沒吃什麼都不要緊,因為吃永遠比不上行重要,當然平凡中有真味,行旅也不用餓肚子,三不五時也許還驚遇美食,行得了也吃到了,然而,為了食,與為了行,對我來說,確是不同之旅。

我喜歡讀他寫走路。

「人能生得兩腿,不只為了從甲地趕往乙地,更是為了途中。」

更喜歡讀他寫站立。

「我人今日甚少兀兀的站立街頭…乃我們深受人群車陣之慣性籠罩、密不透風,致不敢孤身一人如此若無其事的站立。……此何世也,人不能站。」

還喜歡讀他寫坐下。

「要以平常心的對待身體各部位。譬如屁股,哪兒都能安置;」

「要在需要的時機(如累了時)去放下屁股,而不是在好的材質或乾淨的地區去放。」

(以上皆摘自<流浪的藝術>一文)

生活的每一時刻動靜之中,都是行旅,走路,站立,坐下皆然,卻常因太過自然或太過頻繁而被忽略,甚或因此而變得,非常不自然。

從走路,站立,坐下開始,做一個自然的人,流浪也許不是難事,甚至,也不一定要流浪。

這是我的想法。

還喜歡讀他寫癮。

* June 22, 23:07

癮不止是所謂的煙酒毒咖啡,每個人從小到大各自習而不知或知而不願放手的生活癮頭,不知有多少,因為癮,所以不自由。

這癮字莫名地留在仲夏夜睡前的腦海中,仲夏日醒來,已近日中,竄入腦中的第一句話竟就是書裡那句,「主要在於甘心放棄。放棄那一種生活。」(摘自<癮>一文)

呵,可不是嗎,抓住最容易,放棄最難,什麼東西放不下,就是生活中的癮了。

喜歡讀他寫睡覺。

* June 22, 23:20

28篇寫生活的文章,有三篇都在寫睡覺,卻絕不嫌多,試想人一天24小時中,三分之一的時間可不都在睡覺,所以睡覺真該多寫,覺也該多睡。

「便就是要將之睡過頭。」

是呀,仲夏夜洗完桑拿我全身放鬆大睡特睡的結果,睡到日中方起也覺得應該不過。

「須知正因為睡,恰恰可以道出世上原本無一事恁的重要。」

「所以要睡,以與前日分開。暫別也。而醒後又各事萬物得有新意。」

「所以要老,以與歲月隔絕,以顯示少年時與今之不同,而見出距離遙遠後之美。」(以上皆摘自<睡覺>一文)

「且看那些睡不得好覺的人,多半是不樂意勞累之人。」

「睡覺,使眾生終究平等。」「便因睡,沒什麼你高我低的;便因睡,沒什麼你貴我賤的;便因睡,沒什麼你優我劣你富我貧你好我不好等等諸多狗屁。」(以上皆摘自<又說睡覺>一文)

寫得真爽快,真精彩!睡覺之文,真該讀,而且還要常常讀,常常睡。

不知道現代人是否都用太多的腦,太多事想做想發揮,太多慾望要追求,於是都沒有時間好好睡覺,難怪文明過度發展的現代社會,人們開始嚮往簡樸生活之風,用勞力在自然中生活之人,也確是睡得特別好特別香。

喜歡讀他寫淋雨。

「一個不願淋雨的城市或國家,想必就是一個心靈上不甚暢快身體上不甚透達的地域。」(摘自<淋雨>一文)

於是想起自己生平最暢快的一次淋雨,那是高中。放學時,突然下起傾盆大雨,我問好友,妳帶傘了嗎?「沒耶,妳呢?」「也沒。」話畢兩人相視而笑,慶幸終於我們都忘了帶傘,終於逮到這盡興淋雨的好機會。

如今歲月已逝,人各東西,我卻從沒忘記那一場雨。

就寫到這吧。這本<流浪集-副標也及走路、喝茶與睡覺>,我還沒讀完,還會繼續讀,慢慢讀,閒閒讀,文中隨意引用之文篇斷句,當然無法呈現散文本身之文采,延伸之思考,也純屬個人閱讀時隨手記錄下之雜感罷了。

本書資訊:流浪集—也及走路、喝茶與睡覺,舒國治著,大塊文化出版

書籍圖片來自博客來網站

文中所有照片皆為北歐四季所攝

歐迎加入北歐四季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更多生活思考
北歐四季 on Facebook
Twitter It! Plurk this! Share to Facebook!

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please consider to leave a comment or subscribe to the feed and get future articles delivered to your feed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