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風景的隨想

我的50%工作人生

這個禮拜起,我開始了50%的工作人生。 50%的意思,就是每天早上去上班,中午吃飽飯後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回家,一天平均上班時數是: 3.6小時; 50%的意思,也是合約上的薪水總額,實際上會減一半,當然也可以安慰自己: 這樣稅也會少繳一點。 50%的工作時數,是出於我自己的安排。 這幾天,每天中午離開辦公室,高高興興地跟同事們說再見時,同事總會用欽羨的眼光望著我說:  「你的工作時數,實在是太理想了…」「我都開始嫉妒妳了,要是我也能現在下班多好?!」「我們常把上全天班視做理所當然,但是上全天班的結果是,每天下了班後、買菜、處理一些待辦事項、回到家,沒兩下就到了睡覺時間,一天,就這樣過去了! 半天班,看來還真不錯?!」


隨記 – 生日,時間,兩本書

人到了一定的年紀,過生日的心態似乎會與年輕時完全不同。 猶記自己十七、十八歲時,每一年都是青春,每一年都代表全新的可能,當時的自己會一年一年的數著,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好像在心裡有一股擋不住的期待,期待長大的自己向世界展開翅膀飛翔。 等到長大了,成年了,某種怕老的時間感就開始在心裡作祟,開始年年想,拜託,時間再走得慢一點吧…雖然還不算「老」,以前「年輕」時卻從不覺得時間過得這麼快?! 前兩天收到婆婆的生日祝賀卡,十分有趣: 卡片的正面寫著: 「你今天幾歲? 其實幾歲都沒差,反正今天的你,比過去所有日子的你,都老」。 翻開卡片,裡面則寫著: 「不過,比明年今天的你要年輕! Have fun on your birthday!」 看著卡片,我也笑出來,這跟我最近的體悟,很相近啊。


一個奇妙的冬日,與三堂人生的功課

昨天,我看見了在芬蘭居住將近七年來,看過最美的冬景之一。 其實這一天,我並不是特別去旅行尋景,而是受邀去參加一場桑拿研討會,聽芬蘭人討論桑拿如何可以發展成更好的「芬蘭旅遊業產品」,同時也分享做為「外國人」對桑拿的想法。 然而,這一天真正最大的收穫,是一路上被大自然震懾的感動與生命啟發。回到家後,我把照片透過Flickr、Plurk、Twitter、Facebook等社群媒體即時分享,同時一次又一次地翻看這些照片,整個人好像又凍結在那些時刻,可以目不轉睛的繼續凝視這些自然中的神奇。 在這個奇異的一天裡,許多事都不在預期中發生,卻都極為美好,彷彿生命在這極端美麗的一天中,再次教給我三堂人生的功課。 我不知道我體悟到人生功課,能否帶給別人什麼啟發,然而,我還是決定在這裡,為自己記錄下眼中與心靈中的風景。


網路社群媒體,重新定義工作與生活?

前一陣子在赫爾辛基日報上,看到一則關於Facebook的報導: 討論學校老師,是否會將班上的學生們,加入Facebook為好友? 報社記者訪問了兩個在高中任教的老師,兩位老師的Facebook上,都有一百多位學生好友。討論的重點在於: 這樣做適不適當? 老師的負擔會不會因此加重,離開了學校的課堂,還要繼續在網路上授業解惑? 兩位老師都回答,只要自己把公私分隔清楚,在Facebook上不談論公事,就不會有這樣的困擾,兩位老師也都在 Facebook的隱私權設定上,設定學生看不見自己的家庭私人相片,而學生似乎也都理解,在Facebook上的老師是在個人休閒時間,因此多數學生都不會在這裡詢問課堂或作業相關的問題,少數有時間急迫性,不得不在Facebook上打擾老師的學生,也一定會因為情況特殊而特別致歉。因此,在這兩位老師的經驗中,Facebook提供的,是另一個讓學生跟老師溝通的管道,並不會混淆工作與休閒時間。 看到這則新聞,讓我腦裡浮出一些想法:


今天,我對一份工作,勇敢說「不」

今天,我對一份工作,勇敢說「不」。說得堅定,也說得自在。 那是一份專案性質的工作,之前由我負責企畫並申請經費,今天經費下來了,一大筆預算順利通過,也需要雇用一個全職員工來執行。僅管是我申請的專案,不過我很早之前就已經先通知老闆,案子過了我也不會接,這個機會,我很樂意讓給別人。 如今塵埃落定,老闆過來再一次問我: 「恭喜妳! 妳企畫的好案子通過了! 但是,妳真的確定不做嗎?」 我點點頭: 「再確定也不過,百分之百。」 老闆這麼問,不是沒有理由的。因為,不接下這份工作,我可能就會「沒工作」。我目前的工作合約,即將在十月底結束。所以,我等於是對點頭就有的合約與工作,說「不」,對接下來的不確定性,說「YES」。 害怕嗎? 一點也不。擔心嗎? 其實我期待的很。


想了解生命,從養一株植物開始吧!

最近,家中親手播種、等待許久的蕃茄,總算開始一粒粒「修成正果」了,從來就不是個綠手指的我,今年春天在自家裡的陽台與室內,播下了一些種子。到目前為止,坦白說,養死的比養活的多(羞)!這一整個過程下來,我開始覺得,想了解生命,真的可以先從養一株植物開始。 以前,我一直以為「植物最好養」,現在才知道,這完全是一種「自以為是的謬誤」,正因為植物「不語」,所要求的東西乍看也「不多」,反而更需要養它的人,細心的觀察照顧,才能「看」懂植物從無語的各種姿態中,表達的細微需要,哪怕是看似簡單的陽光、空氣、水,都會因為時節、氣候、和植物的特性,也不斷的需要調節改變。 就這樣,我從不斷養著/養死家中的植物之中,也感受到植物與生命道理之間的連結。


在一條河流的四季裡,讀蔣勳《美的曙光》

離開台灣前,收到有鹿文化寄來的蔣勳老師新作《美的曙光》,邀請我在部落格中做介紹與推薦。 我?推薦蔣勳老師的書?把時光倒推回二十年,孩提少年時代的自己,若是知道會有這樣的機緣,必然會因此而驚呼吧?因為最早在「藝術與美學」的思考上啟蒙我的人,就是蔣勳老師。 猶記年輕時初讀蔣勳老師寫的《美的沉思》,便深感於心,書看完了,弄丟了,又跑去再買了一本。而後,去藝術有聲大學聽蔣勳老師的演講,再到近兩三年讀過的《天地有大美》與《孤獨六講》,從美的啟發,讀到生命的沉思。一年半前幸運得到時報開卷好書獎時,同屆的得獎者中,蔣勳老師《孤獨六講》的影像,讓我看著看著就莫名的眼眶溼潤,彷彿在其中體會到人生不得不的孤獨,與其中蘊藏的深刻美感。 原本以為,已經看過好幾本蔣老師的書的我,只會帶著「欣賞」的心情看這本《美的曙光》, 沒想到一開始翻閱,這本書就不斷帶給我新的感動,不斷讓我停下來思考,因為這本「談美」的書,對我個人而言,其實更像是一本「生命之書」,帶人回到生命的最初、文明的最初,重新感受所有「視為理所當然」的事物,包括人的自身。


城市隨記(二): 上海

如果說,我總是難免用歸鄉的心感受著台北,那麼對於上海,我就只是個置身事外、不帶感情的旅人。其實,連「旅人」都談不上,只是個匆匆的過客。 跟台北說再見後,我走進上海一周,其中只有兩個整天,人在上海,其它時間,總是忙著啟程,到另一個城市去;或是窩在家裡,洗去旅途中人擠人的氣味。 在上海「窩在家裡」,因為我確實是窩在「友人的家裡」。大學好友,慷慨的將公寓「讓出來」給我們睡,自己跑去借睡鄰居的公寓,也因此讓我們在上海一個美好的地段-靜安區,有了一個禮拜的「家」。 不知是否因為,我總是更喜歡當個「住下來的人」,勝過做個「旅人」,於是,在上海如此短暫的時間裡,我也沒有很努力的逛她的十里繁華、嘗她的萬國滋味、走她的洋街老巷、或是攝她的所有風采。大部分的時候,我更享受走出門,到「家」的對面買豆漿當早餐,感覺台灣和上海的豆漿店有什麼不同;每每結束外城行旅回到「家」時,也「懶得」拖著疲累的身子前往搜尋琳瑯滿目的美食餐廳,甘願在「自家」附近繞啊繞,看看一般上海人的日常生活就好,吃一回早就吃過的上海台式餐廳「鹿港小鎮」也覺得滿意。 結果就是:名為旅了一周的上海,其實只去石庫門走一會、新天地坐一會、浦東與外灘逛一會,如此而已,還沒來得及看清她,就到了該離開她的時候,卻也不覺得有什麼可惜,反正有從城市的生活中,感受到一些樂趣,這樣,我就覺得可以心滿意足的離開了。 所以,先寫在前面,這篇文不是什麼上海風情的全記錄,相反的,一般該記的我大概都沒記,至多又只是我個人的心情隨記與淺上海印象罷了。


城市隨記(一): 台北

我想,得以在城市與城市之間不斷移動,應該算是一種幸運,然而,當我開始定居他鄉時,不斷的來回移動,大概也成了一種宿命… 過去的幾週來,我在不同的城市間遊移,從芬蘭到台北到上海蘇杭,再回到赫爾辛基及我居住的城市。 每一次在這樣的移動中,我都覺得心的速度,追不上身體移動的速度。飛行,讓我得以在十個小時之間,從上海的清晨來到芬蘭的午後,人在寂靜無人的芬蘭公路上隨車飛馳時,心卻感覺還停留在前一天的亞洲鬧市。 剛回台北時,會為著街上一堆摩托車而吃驚並且不敢過大馬路,剛回芬蘭時,則對四下無人的街道感覺疑惑,原本熟悉平凡的小鎮,在方才歸來的台灣女子眼中,瞬間有如被遺棄的空城。 人總是先抵達,心總是追不上。心思於是就停留在某種時空轉換的恍惚中,只想很快先留下幾筆經過城市的浮光掠影,然而又心知肚明:城市只是旅途畫布的背景,我真正記得的,只是當時心中的風景。


【瑣碎人生】心想事成的祕密?

最近,自己經常心想事成。 前幾天在噗浪上發了這個噗,噗友就告訴我,這是「祕密」這本書的精要。 晚餐時跟老公提到,「聽說」有本書正好寫這個,他馬上就說: 「The Secret?」 好了,顯然是我後知後覺,除了我以外全世界都知道。而我,既沒讀過,也沒注意它有多紅,不過如果這本書講的是「心想事成」這回事,我想我大概也不需要讀了,因為我已經從生活中,一而再、再而三的體驗並映証到:心想,真的就會事成,而世界,一直都是心的反射。當心念專注到某個議題上的時候,周圍的世界也會像是神奇轉輪一樣,把你關心的議題相關資訊、機會、人、事、物,都轉啊轉的轉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