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耶誕系列

Tori Amos的白色冬天

我是個非常感性,又非常理性的人。 很多時候,我憑直覺過活,做出一堆旁人急跳腳、自己冒冷汗、還洋洋得意的決定。 也有很多時候,理性支配我的抉擇,很清楚的做出自己不一定喜歡,卻相當同意的決定。 生活也許就是一連串的妥協,跟耶誕一樣,從妥協中,走出一條自己的路, 總是看著事物美好的一面,並因此覺得快樂。 幾天前,正忙得心煩意亂時,聽到深夜的電視裡,傳來Tori Amos的歌聲。 久違了,這音樂。 剎那間,我的心整個靜下來,所有的暄亂都被掩埋, 跟冬天的白雪一樣,悄悄掉下來,落地無聲。 我安靜的聽完這首歌,睡著了。 進行中的耶誕特輯,其實還有很多有趣的新聞可以分享, 但今天,就讓我任性一下吧 只想聽歌,不想說故事道新聞, 有些隱藏在白色冬天裡的什麼,在歌聲中,娓娓流出來了, 昨天理性了一整天的我,今天讓感性出籠,按下play鍵,盡情跟著哼唱, 這才發現,這首安靜的旋律,原來就叫做Winter。 Winter / Tori Amos Snow can wait I forgot my mittens wipe my nose get my new boots on I get a little warm in my heart when I think of winter I put my hand in my [...]


芬蘭記者的耶誕備忘錄

昨天才寫了自己對耶誕忙碌面的觀察,今天就在赫爾辛基日報上讀到芬蘭記者的耶誕備忘錄、一篇描述耶誕不平靜的有趣文章、和一些統計數字。 先看看芬蘭記者們親身需要的耶誕備忘錄: – 寄最後一批耶誕卡 – 洗桌巾跟桌布 – god childern的禮物準備,確認尺寸、包裝方式 – 提早幾天去酒局買酒 – 每天晚上都打掃一點點 – 至少把地毯拿到戶外一次 – 跟大樓住戶一起喝耶誕glögi – 擦銀器的工具 – 從儲藏室裡找出耶誕樹的支腳 – 做火雞蘋果醬 – 買夠用的cream – 跟魚眅事先訂魚 – 預約火車票 – 緊急電話號碼放在電話旁邊 – 保養車 – 跟朋友約時間一起喝glögi – 包禮物 – 準備耶誕樹的裝飾 – 買好吃的耶誕食品給小狗 – 買室外蠟燭 – 買米粥要用的杏仁 – 拿花籃給親友 – 寄100歐元給在印度的god child – 買耶誕火腿 – 買給另一半的禮物 – [...]


Christmas=Peaceful?

在北歐居住多年,耶誕假期一直是我很喜愛的節日之一。 喜愛那股等待與盼望的心情,喜歡有藉口可以小小雪拼一下、喜歡感覺空氣中那份奇妙因子,僅管世界並沒有什麼不同,該進行的仍然持續進行著,然而,只因為耶誕、因為白雪,一切就魔幻了起來。 在北歐生活,年復一年,對耶誕的嚮往心情始終存在,卻也開始多了幾份實際。 耶誕不只是想像中的溫馨快樂,其實更是人們的忙碌時節。 芬蘭語中有個詞,就叫做「耶誕的忙碌」,越到耶誕,人們就越忙,雖說忙中也多少是帶著歡欣期待的心情,但,相信我,事實也沒有那麼浪漫。 耶誕節前,人們忙著把工作趕完、忙著在大家沒放假前逮人做事、忙著參加所以想參加又參加不完的,還有不想參加又不得不參加的partIES、忙著週末假日 出門人擠人挑禮物、忙著佈置家裡等待團聚、忙著跟說好要見面又一直找不到時間見面的朋友見面、忙著準備耶誕菜單,忙啊忙啊忙,滿街的人都在忙,實在是一點 都不peaceful。依稀記得以前某個芬蘭文教材裡的錄影帶,兩個久沒見面的朋友耶誕節前在購物中心碰到,彼此問候話不到兩句,就以「我現在得趕著去買 禮物」「我也得忙著去買菜」「耶誕節前真是忙碌啊!」做結。當時覺得有點好笑,現在卻覺得很真實,一切的忙碌,就是為了那耶誕夜的美好。 以前聽到有人說「祝你有個平靜的耶誕節」,總覺得很美,腦海中浮起的就是白雪皚皚的濃蔭森林中,小木屋升起燭光一家人團聚的溫暖平靜畫面。現在聽到這句 話,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人擠人到購物中心趕買禮物,再人擠人從大排長龍的超市裡擠出來,好不容易在耶誕節前把該買的該準備的該做的全部搞定,於是大家「終 於」可以有一份耶誕的平靜。 在忙碌中,我覺得,最能盡情享受耶誕的,應該是小孩,是學生,是不用天天準時去上班的人。 小孩,期待著耶誕老公公和耶誕禮物;學生,有耶誕假期和用不完的時間;不用天天準時去上班的人,不管是什麼理由,至少可以避開人潮,採買起東西也就舒服多了。 全職上班的人、或是有整個家庭要照顧的人,耶誕可就不見得輕鬆,曾聽過一些例子,是夫妻兩個乾脆約好,彼此的耶誕禮物都免了,省點錢也省點麻煩,唯一要準備的禮物,是孩子的。 我沒有孩子,但是我要全職上班,於是就只好週末跟著所有人,人擠人以完成任務,到處都是人,我想看的東西前面也全部擠滿人,於是我效率極差,逛沒幾步就覺得累,耶誕禮物東逛西逛,到現在還沒買好。 雖說深深體會到平靜耶誕前的「另一面」,耶誕節的魔力,對我而言年年不減,不然也不會突然蹦出來嚷嚷說要寫什麼耶誕特輯了。我想,我的心裡還只是個小孩,所以,在所有的忙碌與不耐煩中,我還是想像個孩子一樣,不厭其煩地,感受空氣裡一點一滴的美麗,期待耶誕節的來臨。 能在這樣的時節裡,做個孩子,不論真是個孩子,還是心裡像個孩子,都是好的,我想。


露西亞與光

聖女露西亞,原本來自義大利,現在是北歐的耶誕傳統之一。 人們半開玩笑的說,原本該是褐黑髮色的露西亞,到了北歐就變成金髮。 的確,芬蘭各地的露西亞,一向由民眾票選而出,大部分的時候,被選出的露西亞少女總是金髮。 為什麼露西亞一定要是金髮呢?其實沒有人規定,大概那符合北國人們心中對光明的一種想望吧。 聖女露西亞,在黑暗的冬天,帶給人們光明與溫暖,也是我每年,盡量會去看的耶誕活動之一。 上圖是今年赫爾辛基市選出的露西亞Marianne Ekqvist。(此為媒體照) 活潑的少女,一擔任起露西亞,突然就多了一份莊重成熟。 露西亞節是上禮拜二,那天也正好也是公司的小耶誕party,瑞典母語的同事party還沒結束就等不及地要去看露西亞:「哦這是我從小到大一年一度最盼 望的節慶之一呢,對不起各位,我要先告辭了,看露西亞去。對了,今年還有光秀哦!」同事自己正是個身高一八○的高朓金髮美女,我猜她小時候一定也當過露西 亞。 原本有點發懶想回家的我,禁不起她一臉興奮的慫恿,後腳也跟了去湊熱鬧,果然,露西亞聖歌之後的聲光音樂秀,也很不錯! 看露西亞之外,我最喜歡看的,大概就是小朋友了。這些小朋友,由媽媽牽著爸爸抱著,頭戴蠟燭騎在老爸背上的也不在少數,一個個熱情喊著露西亞,看來,露西亞的魅力,可不下於耶誕老公公哦。


夢想中的耶誕小徑

今天,我去了一個夢想中的耶誕小徑,暫時離開耶誕節前的繁忙雜務,沉浸入一個夢想的世界。 這是赫爾辛基西邊的戶外博物館(open-air museum),位於一個島嶼上,今天下午短短四個小時的特別活動「耶誕小徑」,讓這裡成了耶誕夢想實現的國度。 入口處的樹上停滿了烏鴉,數量多得驚人,活像是童話中女巫的使者,前來窺探一擁而入的小朋友。聽說在德國,烏鴉其實是吉祥的象徵,這裡入口處滿樹的烏鴉,真是為這尋夢之旅增添了不少童話氣息。 今天的天氣糟透了,從照片的天色也可以看得出來,不但沒出太陽,雨和雪還混在一起不停地下,進入不久右手邊就有輛紅十字會的救護車停著,兩個工作人員站在車邊準備待命,以便因應小朋友在寒冷的野地發生意外,真是人性化的考慮。 左手邊的老木屋前有人正唱著聖歌,扮成森林裡動物的精靈們則手提竹籃,散發薑餅給小朋友們。我忙著拿薑餅吃,沒照到動物精靈,倒是把唱了一下午聖歌的人們照起來了。 薑餅不僅有得吃,也有得看。老木屋有薑餅們掛在屋前,也就成了某種程度的薑餅屋吧。 僅管今天天氣糟,地上泥濘一片,卻莫名其妙地讓這個地方感覺更有一種朦朧的氣息,感覺像是前一陣子讀的芬蘭古老傳說裡,那沓無人跡的湖泊森林深處,天寒地凍難以生存,一篇篇動人的口傳詩歌卻由此而生。 寒冬裡最需要的,就是光了,這也是我最愛北國耶誕的地方,處處都是人們,親手點上的燭光,樹邊、森林中、和每一個需要溫暖的地方。 島的中間有個地方,小朋友們可以拿免費的熱粥喝、看耶誕戲劇表演,再往前走,也有地方讓小朋友們在木頭造成的天然烤肉架裡自己烘調熱食。 這是今天把我吸引去耶誕小徑的最大原因:裝置藝術家們花了一個晚上做出來的作品,整片小徑山坡上佈滿了這樣的小「衣櫥」,衣櫥裡有怪物、傳說、和想像的世界。 裝著怪物和仙女的小衣櫥,在地上,在樹上,在每一個人們經過的轉角。 打扮成森林仙子的工作人員,在森林邊穿梭來去,在希望之樹掛上燭光與卡片,小朋友們也在林中到處爬跑,壞天氣一點也不減孩子的遊興,只是辛苦了一大群推著嬰兒車在泥地上行走的爸媽。一回頭,森林中池畔邊有燭光、鮮花、和女神的雕像。 回到終點處,碩大的樹枝上掛滿了燭燈、與希望。 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的清冷湖畔,和地上淡淡的白雪,讓我想起黑澤明的「夢」。 對我來說,這是一場夢境之旅,還想說點什麼的話,就是一盞光明、一個心願、一份祝福、一種幸福,送給大家。 後記: 這一趟耶誕小徑真是奇異的組合,爛到不行的天氣和泥濘,和美到不行的夢幻感受,所有的裝飾佈置與工作人員,都是自願來參與活動的,沒有錢拿,有的,是一顆分享的心。


我在芬蘭過耶誕

耶誕節就要到了,北歐耶誕味正濃。在北歐,耶誕就像台灣的過年,耶誕禮物就像紅包,耶誕老人則像小朋友的爸媽。跟等過年的心情一樣,人們在每一個星期天點一根蠟燭,點到第四根,耶誕就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