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平權、環保、與移民的芬蘭獨立日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今年的芬蘭獨立紀念日裡,我看見幾個,值得記錄的東西:環保、女性平權、與移民。


(攝影:MIKA RANTA / 赫爾辛基日報,正在等待受邀來賓的總統夫婦)

<環保>

每年芬蘭獨立紀念日的最大活動焦點,是芬蘭總統府的正式慶祝餐會。總統會邀請這一年來對芬蘭國家社會有貢獻的人士前來參加,在電視上可以看到來賓們一個個 排隊入場,與總統夫婦兩人握手,今年總統邀請了約1800名來賓與會,可以想見光是握手就會握到手酸,所以還有中場休息時間,休息完了再繼續握。。

這樣的盛大餐會,受邀參加的人們皆會盛裝打扮,尤其是女仕,「餐會的女仕們穿了什麼禮服」、「誰設計的禮服」、「誰的禮服最好看」則是市井百姓們守在電視機前面關心的焦點之一。

今年,芬蘭女總統Tarja Halonen所選的禮服,吸引了我的注意,不是因為它最好看,而是當眾女仕來賓各自在禮服上花心思動腦筋時,總統Tarja Halonen選擇穿一件兩年前同樣的國宴上穿過的舊禮服,只略在當年領口設計不恰當之處作一點修改,因為她想以身作則,強調「環保」的重要性。

這一點我真是贊同不已,誰說禮服一定要買新的,穿一次就不穿的禮服實在浪費也可惜,總統自己示範舊禮服回收再利用,很有意義。我想,一國的總統在行為與精神操守上,是該以身作則,作為典範,因為這對國家與人民有長遠的影響,對於她這個強調「環保」的舉動,我要拍拍手!


(攝影:MARJA AIRIO / LEHTIKUVA,拿著火炬遊行慶祝國慶的大學生們)

<女性平權>

1906年,芬蘭女性得到投票權,為世界上第一個女性得到候選權的國家,今年是芬蘭女性獲得投票權的一百年紀念,所以總統餐會也為了女性平權這個主題,邀 請了許多女性組織的代表參加。其中一個女性組織的代表說:「光是有個女性總統,就改善了女性平權。」在芬蘭,確實有不少女性為了自己的國家有個女性總統而 驕傲,僅管即使在最平等的北歐國度裡,男女實質上也不是在各方面全部平等,身為女性,我仍然樂於見到在這個議題上的提出與努力。


( 攝影:MARJA AIRIO / LEHTIKUVA,學生的遊行)

<移民>

這算是今年最特殊的活動之一。赫爾辛基的多元文化中心Caisa,第一次舉辦這麼個「多元文化的芬蘭國慶」,齊聚來自世界各地不同文化的芬蘭移民,一起慶 祝芬蘭獨立紀念日。我聽到這麼一句話:移民在一起,慶祝的不只是芬蘭獨立紀念日,也是移民在新的國度裡,身為完整獨立個體的意義。

這句話說到我心坎裡,因為移民不該只是個被貼上標籤的群體,移民在新的社會裡,很容易受到限制,除了外在的限制外,有時候限制也來自自我的認知。其實每個 人都是獨立的個體,也都該享有平等的權利,不論身在哪裡。於是,在芬蘭獨立紀念日裡,重新思考個人生命及社會角色裡的獨立意義,雖不是慶祝活動的焦點,卻 真正讓人動容。

歐迎加入北歐四季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更多生活思考
北歐四季 on Facebook
Twitter It! Plurk this! Share to Facebook!

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please consider to leave a comment or subscribe to the feed and get future articles delivered to your feed reader.

Comments

北歐四季從三個角度來分析芬蘭獨立紀念日活動,所帶給你的三個向度的思考,我從您的描述中,真的很敬佩芬蘭總統,她以身作則,樹立典範,有這麼好的”頭”,國家一定可以航向更好的方向的!
另外,第三個主題也很令我感動,充份的表達對移民者的接納與尊重,真正以行動與精神做到”族群融合”,一個祥和的社會,人民才有安定的生活…….我想,這是在台灣的大家,一直夢想的安樂土吧~

星星小飛俠,

謝謝你的觀察與分享! 芬蘭雖然不是完美的國家(也沒有地方是),有她自己的問題,不過我曾想過,會讓我在這裡住得愉快的原因是,她有著我所欣賞和重視的特質,並且帶頭的人至少有理想,能作典範,且不論是不是都方向正確(這一點芬蘭人自己當然也會有不同看法),但至少知道大家是在往前看、在努力的,就讓人覺得安心。

第三個主題我也很重視,雖然芬蘭的移民歷史不長,這一點也才剛起步不久,但是總要有個開始,學著如何建立一個多元文化的社會,這是一條長路,也許該說,是個它們也在努力的方向吧。

[...] 芬蘭人曾在環境永續發展指數上,被評為世界第一,如今更是努力推廣舊物新用。總統和國會議員帶頭示範,在國慶晚會中穿舊禮服,家居佈置也吹起一陣從舊中創新的風氣,這兩年來,打開報紙與電視,經常看到教人從舊材料中創造新用途的節目與新鮮點子,從設計師、新聞媒體、到民間組織,都提倡從舊中創新,既降低不必要的購買,也減少垃圾的製造,還可以訓練個人想像力,一舉數得。 [...]

[...] 看那電影中,一個個流血倒下的戰士們,在痛苦的片刻裡呼喊求救著,我開始感受到一些當年的酸苦,開始有一些理解,為什麼今日芬蘭人最敬重的工作,常是能救人一命的人。而今天的晚報則訪問了好多位平民英雄,他們不為人所知,也許永遠不會被請去芬蘭總統府參加國慶正式餐會,然而他們都默默的貢獻社會,一半以上都做著「能幫助別人」的工作。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