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風景的隨想

十一年後,我們重返搖滾音樂節

昨天,我和家裡這位先生一起參加了芬蘭最盛大的搖滾音樂節-ProvinssiRock。上一次去參加這個節慶,已是十一年前。 十一年前的我們,是知己好友;十一年後的我們,成為情人夫妻;十一年前的我們,臨時起意要參加,到了入場處才發現連門票錢都沒帶夠,狼狽的把口袋裡所有硬幣全掏出來才勉強湊齊,一分錢不剩;十一年後的我們,因為我的工作,而被市政府邀請,在美麗的老別館中招待午餐,然後免費參加節慶。 同樣的節慶年復一年的舉行,時間卻已經默默走過十一年,我們或許已經與十一年前不同,然而心底卻有些什麼似乎仍然沒變,我從拿到市府邀請函的兩週前就開始興奮期待,期待重回現場,重新感受那股搖滾青春熱血,好像只要透過搖滾節穿越時光隧道,十一年前的我們就會重現。


北歐四季受訪,談移居芬蘭生活-芬蘭文訪談,中文字幕

一兩個月前曾經在噗浪中跟大家分享,芬蘭地區的網路電視頻道要來家裡訪問我 (這一噗和這一噗),幾週前,這段約八分鐘的訪談,已經正式上線,這兩天晚上,我花了不少時間研究如何將影片上中文字幕,好分享給聽不懂芬蘭文的大部分讀者,終於,我成功把字幕弄好了,以後,又多了新的方式跟大家分享內容!就在這裡,分享給大家。看完的朋友,也很歡迎分享一下你們的感受哦! 文章的最後,我也附上這兩天製作字幕的方式與嘗試,給有興趣的朋友做為參考指教。 ***請注意: 如果中文字幕沒有自動顯示,要請大家自己確認一下: 1) 在Youtube影片框的右下角,點那個三角形的箭頭 2) 然後點選CC: “turn on captions” (當CC是紅色時,才表示會秀字幕檔),圖例如下: 影片內容: 北歐四季談自己做為芬蘭移民的經驗與感受 影片總長: 約8分鐘 影片語言: 芬蘭文 (北歐四季已經附上中文字幕) 影片大要: – 自我介紹,談移居芬蘭的原因,及初次來芬蘭的機緣與感受 – 目前的工作性質,與辦公大樓的場景 (這裡Acer電腦也進畫面了) – 做為學生、實習生,與做為移民的一些差異 – 學習芬蘭語的過程,以及初次在芬蘭語的環境中工作的經驗 – 如何維持自己的文化傳統 (僑委會送的春聯和月曆都進了畫面) – 對於未來的想法 – 社交圈、與生活嗜好 (這裡則是Macbook Pro進畫面,呵)


筆直大道與蜿蜒小徑之間的人生脈絡

前兩天,我到芬蘭南邊一個城市開會。會議結束後,我從旅館出發,沿著湖岸走,打算前往市中心晃盪,找個地方晚餐。然而我走著走著,卻被路邊的風景吸引,沒一會兒就走叉了開去。 半個小時以後,我沒去成市中心,倒是坐在旅館附近的文化中心裡,明淨可人的咖啡館一角,享用一個人的晚餐。 因為在我前往市中心的路上,突然發現後方有一棟建築外觀獨特,於是決定往原本行進的「反方向」走,只為了想就近看一下; 回頭走回市中心的路上,又不小心發現自己正好經過這個一直想拜訪的文化中心,於是決定再拐個彎,進去感受它的氛團; 最後,因為肚子餓了,看到角落的咖啡館安靜美好,決定乾脆就地用餐,市中心也不用去了,意外的拐彎與反方向的行走,讓我有了更悠靜舒服的晚餐時光。


婦女節的演講、黃玫瑰、和橘子蛋糕

今年婦女節巧遇週末,而這個週末我也過得特別不同。我遠足訪友、上台演講、不小心上報、然後在家裡,吃了老公做的橘子蛋糕。 其實都是些瑣碎的事,卻讓這個婦女節週末,多我而言有一些不同,就用隨筆的方式做個紀錄。


從台北歸來,短記數則

很久沒有發文、回留言了,先向久候的朋友們說聲抱歉。 耶誕節前,我們暫別了一整個秋季的忙碌,回台灣放了三個禮拜的假。這次,很難得家裡這位先生跟我一起回家,也難得家中各自婚嫁的兄弟姐妹們都能抽空趕回來相會,於是,我們把時間都拿來家人團聚旅行去了,一半的時間不在台北,也來不及通知大部分的朋友,因為知道,即使通知了,也來不及見著啊。每一次回台,時間永遠不夠,只能帶著滿滿的想念離開,來不及見到面的朋友,就期待下次了。


【瑣碎】人生也像是一場Shopping…

阿甘正傳裡有那麼一句:「人生有如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你將會得到什麼。」(Lif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nna get) 最近這幾週,我則常覺得,人生也像是一場Shopping,因為Shopping的過程,似乎也反映出人生的道理:我們總是得不斷的做選擇與妥協。 我把這個想法告訴芬蘭先生,他大笑,同意。


【瑣碎】不用上班的星期一

不用上班的星期一,真是一種奢侈。 奢侈之一,是星期天晚上就可以開始興奮,對著芬蘭先生嚷嚷:「你是明天要上班的人,該早點去睡吧?」,好像嚷兩句就可以增加那種:「別人去上班時,我可以睡大覺」的愉悅。 奢侈之二,是早上起床,不用再匆匆忙忙的裏上一堆冬衣趕著出門,可以悠悠哉哉的坐在窗前喝杯熱茶,等太陽升起。 奢侈之三,是明明已經打混了一天,還覺得時間過得很慢,看看鐘才不過下午兩點,於是繼續爬到溫暖的沙發上,打個小盹。 最大的奢侈感,恐怕都來自心理作用:「星期一這個工作天,變成放假天,我真是賺到了。」


說芬蘭移民的故事,我的故事

上週四的早晨,我受邀去一場講座,主題是:「我,一個芬蘭移民的故事」。 這不是我第一次,被邀去對芬蘭人,分享身為芬蘭移民的生活經驗,然而,這次卻特別讓我難以忘懷:原本預定的十分鐘,被我講成三十分鐘;原本講完要退場了,聽眾卻意猶未盡要求再多講一些;最讓我意外的是,整個過程中聽眾們的笑聲不斷,反而是我這個講的人,根本不知道笑點在哪裡。 這個講座之所以會誕生,來自這個地區,這兩年來外來勞工與難民增多的結果。這個一向對外有些「閉鎖」的區域,體認到他們需要加強人們對於不同文化與認同的理解,於是城市教育局舉辦講座,希望讓即將接觸、或正在接觸新移民小孩的教師們,更了解移民與認同相關的議題。 我的部分,自然是以身為芬蘭移民的體驗與故事,帶給現場二十幾位芬蘭教師們,一些新的視角。


從我的書,入圍金鼎獎說起

有些事情很巧,昨天早上才說要為自己,先出清還未發表的存貨記憶,結果「存貨」還沒出,「新聞」先來了。昨天下午,合作《設計 讓世界看見芬蘭》這本書的編輯席芬,以及田園城市出版社的編輯宜佩,一前一後的通知我,這本書,入圍行政院新聞局第97年度金鼎獎的: 一般圖書出版類 最佳藝術生活類圖書獎。 跟去年這本書被選為「開卷年度美好生活書」一樣:消息來的時候,我早就忘了有這回事,那感覺就像是走在街上,天上突然掉下來一個禮物。 入圍,對我來說就已經像是得獎了。我也忍不住趕緊瞧了瞧,還有哪些作品同時入圍,一看就覺得,自己太榮幸了。


自由撰稿人,被低估的工作?

先說在前:我不是個全職的「文字工作者」,也不是全職的「自由撰稿人」,只是因為喜歡寫作,於是寫了兩本書,參與了兩本設計雜誌的訪談寫作,外加這兩三年來在工作之餘寫過的幾個報章、雜誌、部落格的專欄,和偶爾的外稿邀約,而已。 僅管只是「兼職」,我仍有一點小感慨。 感慨在於,做為一個喜歡產出文字與內容的自由撰稿人,所付出的時間與心力,並不比其它行業少,然而,常不見得會得到相對的尊重、理解、與肯定。 其實到目前為止我都算幸運,絕大部分的接外稿合作經驗都很愉快,發稿單位大都邀約誠懇,大部分不拖欠稿費,並會在刊出後寄來刊物,不過稿子寫多了也可以感覺到邀稿編輯之間的差異,尊重作者的專業好編輯絕對讓人印象深刻,當然少數特例也會讓作者感受不佳(比方某個一年前就積欠至今的稿費,雖然稿費很少,但不表示不存在,聯絡人卻無聲無息的不見了…)總之,無論是我自己的經歷還是別人的,一路寫來就是累積了一些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