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撰稿人,被低估的工作?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先說在前:我不是個全職的「文字工作者」,也不是全職的「自由撰稿人」,只是因為喜歡寫作,於是寫了兩本書,參與了兩本設計雜誌的訪談寫作,外加這兩三年來在工作之餘寫過的幾個報章、雜誌、部落格的專欄,和偶爾的外稿邀約,而已。

僅管只是「兼職」,我仍有一點小感慨。

感慨在於,做為一個喜歡產出文字與內容的自由撰稿人,所付出的時間與心力,並不比其它行業少,然而,常不見得會得到相對的尊重、理解、與肯定。

其實到目前為止我都算幸運,絕大部分的接外稿合作經驗都很愉快,發稿單位大都邀約誠懇,大部分不拖欠稿費,並會在刊出後寄來刊物,不過稿子寫多了也可以感覺到邀稿編輯之間的差異,尊重作者的專業好編輯絕對讓人印象深刻,當然少數特例也會讓作者感受不佳(比方某個一年前就積欠至今的稿費,雖然稿費很少,但不表示不存在,聯絡人卻無聲無息的不見了…)總之,無論是我自己的經歷還是別人的,一路寫來就是累積了一些感受。

others' room

其實這篇要寫的,倒不是以接稿人的身份來說經驗談,而是自己既長期自由撰稿,也乖乖的白天去上班,很多小事的對比都讓我感覺到,自由撰稿人並不是只在家裡隨意自由的寫字而已,從中涵括的的,也是多面向的能力。

前兩天報上採訪了幾個芬蘭的「自由文字工作者」(Freelancer, freelance journalist),有別於一般人對於文字工作者自由悠閒的想像,全職以文字工作謀生的人,可忙了,有人一天當中要跑五個地點,早上去大學鐘點教授劇本寫作、傍晚在社區大學教創意寫作、中間要完成一些外稿的邀約與採訪會議、晚上夜深人靜時才繼續寫著自己鍾愛的小說。這樣的景況,之前在寫「芬蘭作家收入知多少」一文時也提過,搖筆桿(現在是打鍵盤)當興趣可以很瀟灑,要維生,兩把刷子應該不夠用吧?!

我一直覺得,自由創作者內容產出所需要擁有的組織力與企畫力,多方搜集資訊與消化產出的能力,並不少於辦公室裡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因為自己寫過,知道,自己也在上班,看到,當自由創作者的每一分收入都是用(有時不見得成比例的)時間與內容紮實換來的時候,坐在辦公室裡喝杯咖啡、聊聊天、偶爾偷個閒,收入進帳卻不會比較少(其實通常都多很多),相較之下對大多數人來說,想以自由撰稿養活自己,還是辛苦多了,會願意這麼做的,應該都是對文字與內容產出有熱情,又有足夠的能力和人際網路讓它成為「能支持生計的收入來源」,「忙也甘願」的為創作而奉獻者吧。

一位目前正在朝九晚五、曾經以自由撰稿人為業的芬蘭好友對我說:「做為自由撰稿人,我們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可不是嗎?因著自己對於寫作與搜集資訊觀察現象消化產出這整個過程無可救藥的喜愛,我與我的朋友,都三不五時會「不計較自己成本」的,去完成自己喜歡、「在想像中讀者也能得到最多利益」的稿件。

而我呢,雖然目前只敢兼職,不敢妄想以微薄零星的稿酬來養芬蘭的物價,卻一直覺得,真正以「自由撰稿人」為生,應該不是那麼自由隨意。而這樣的工作經歷,一旦走到以文字性質為主的工作之外,可能會不受肯定。

others' room

有一回,我書寫著自己的履歷表,並不是為了應徵特定工作,只是在整理自己的經驗值。我發現,當我寫到其它的工作經歷時,公司、職稱、外加幾句說明重點帶過,似乎就清楚了,然而當我寫起「自由撰稿人與寫作者」的身份時,我下意識的巨細靡遺詳細列出自己曾經寫過的各種專欄與稿件與書籍雜誌,並說明他們的性質與內容,洋洋灑灑的寫了好多行。

我訝異的發現這樣的差異,停下手,問自己為什麼?

我想,原因有兩個。

之一是自己。創作文字與內容目前不是我的全職工作,卻是我最喜歡做的事,哪怕只是自己做給自己的整理,那字字心血的過程也讓我忍不住要細數收穫,反正自己看了高興也好。

之二是別人。那是與芬蘭老闆談論朝八晚四工作薪資的經驗。

我們的薪資計算有既定的公式,之前的工作經歷與目前這個工作「相關性」高的,就可用累積年資來百分比加薪,相關性低的,非關工作好壞職稱高低薪水多少時間長短,全部不計。

很多工作,「相關性」的標準只在一念之間,大多數專案企畫管理人際溝通這些工作,或多或少都有相關性,同樣要搜集資料、要企畫要執行,要面對客戶要維持關係要建立網路要完成任務(採訪撰稿也常是呀),看似行業不同、職稱不同,contexts不同,需要運用的思考邏輯與做事能力,都有相通。

對於我其它的工作經歷,老闆通常會多少考量一下「相關性」的「彈性」,單獨對於自由撰稿這一部分,總是沒有轉圜空間的清楚俐落:「自由撰稿當然不算相關經歷。」

others' room

僅管這樣的邏輯出發點並不讓人意外,我卻不贊同,因為我清楚的知道,自由撰稿所需要的能力、甚或所培養出的能力,並沒有比較少,也許只因為字人人都會寫,加上許多人對於文字創作者的「自由想像與誤解」,就因此不被人看重。當然,我寫的中文字對芬蘭人的工作圈而言,也許並不具特殊意義,然而所有工作中需要撰寫的企畫書、要發的新聞稿、用來與人溝通的各種文件,哪怕語言從中文換到芬蘭文或是英文,思考邏輯仍有相通,只是當經歷在薪資條件上稱斤論兩判時,自由撰稿就會被丟到角落。

有一回專案討論時,老闆對我隨手拈來舉出的一些可能性與發展方向感到驚奇而有興趣,好奇的問我:「妳怎麼會知道那麼多這個領域的點子和案例?」我說:「這些都是我之前在寫固定專欄時,長期大量閱讀觀察消化產出的結果啊。」好像只有那麼一秒,自由撰稿終於可以跳出來,吐一口小氣。

我開始感受到,公司與職稱,哪怕不足以說明一個人「到底做了什麼」,至少足以給人某種「大致的了解與想像」。然而「自由撰稿人」與「寫作者」,似乎常讓人在腦中浮起一幅「悠悠閒閒家中坐,文稿靈感自動來」的形象=那不算工作,於是,「自由撰稿」就像是空氣中看不見摸不著的模糊灰色,自己不說明清楚,也許真的有人以為,在家裡睡了一天大覺後靈感就會入夢來,起床振筆疾書後完美的稿子就會出現。以創作的角度來說,這種現象不能說不會存在,但…應該不是常態吧…還是誰有這本事,請傳授我幾招… :-)

如今到了這個網路部落格的新時代,越來越多撰稿相關的討論議題不斷冒出來,觀看他人的精采論述與經驗談之餘,我只希望,有更多人可以從不同角度尊重、體諒,或理解一下自由創作者的努力與付出吧,無論那創作者的角色是什麼,平台是網路還是其它,是隔行,還是同行。

others' room

p.s. 前幾天看見小奧的Wii Klik,一按有糖被網路媒體直接拷貝未註明出處,這是另一個議題了,但著實讓人嘆氣。

註:
1. 文章中那些書房照片皆為北歐四季所攝,但房間都是別人的(而且都是用來展覽的新房,沒人住過,才如此窗明几淨),只是拿來襯托一下本文。

2. 這篇自己寫了高興的文章,小計約2650字,所花的時間……不想算,只能說,真是不計時間成本啊,而這不是撰稿,是免費自願分享。

3. 以上段落是我碎碎念的磚,之前搜集到的玉都放在下面,不見得與文章直接相關,卻是很棒的延伸閱讀:

是合作,不是壓榨
拜託,上道點!
為何部落客被要求重寫一篇
讀〈為何部落客被要求「重寫一篇」〉後想到的事
「到網路上挖內容吧!」

歐迎加入北歐四季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更多生活思考
北歐四季 on Facebook
Twitter It! Plurk this! Share to Facebook!

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please consider to leave a comment or subscribe to the feed and get future articles delivered to your feed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