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北歸來,短記數則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很久沒有發文、回留言了,先向久候的朋友們說聲抱歉。

耶誕節前,我們暫別了一整個秋季的忙碌,回台灣放了三個禮拜的假。這次,很難得家裡這位先生跟我一起回家,也難得家中各自婚嫁的兄弟姐妹們都能抽空趕回來相會,於是,我們把時間都拿來家人團聚旅行去了,一半的時間不在台北,也來不及通知大部分的朋友,因為知道,即使通知了,也來不及見著啊。每一次回台,時間永遠不夠,只能帶著滿滿的想念離開,來不及見到面的朋友,就期待下次了。

IMG_4355

台北的改變

每一次回家,我都會感覺到,自己的城市有那麼一絲絲的不同。

路旁的公車站牌,全都換新了。

回我家的公車上,開始用中文與英文報站名。

捷運的出入口,改成了閘門式的,更方便提行李的人進出。

捷運的車廂裡,多出了有點搞笑的可愛宣導漫畫。

捷運站的文宣處,多了介紹台北咖啡館的雙語小冊,也多出了介紹台北中藥舖的中文小冊。

警察局,多出了一致的「Police」標誌,不只是台北,其它城市也一樣。

台大旁邊,多出了一整排雙層疉立的腳踏車架,感覺更整齊了。

還有很多很多…我一時不再想得起來,只記得難得的幾天,有機會走在台北街頭時,常會為這些那些,一點一滴的小小改變、或是進步而覺得喜悅,並且,怎麼走都覺得不夠。

當然,有新的東西出現,也有舊的東西不見。

家裡這位先生這次回台,興高采烈的要去探訪他的「祕密花園」,那是位於世貿附近一個街角的Starbucks,「我以前每天上班時,常要先到對面街角的麵包店裡,買一個麵包。然後下班時,要到街角的Starbucks,喝一杯咖啡,看人,那裡很安靜,每次都只有我一個人。

特別前往探訪的結果,「每次都只有他一個人」的安靜街角Starbucks,想當然耳已經不復存在,還好,麵包店還在,好吃的芋頭麵包也還在,於是,我們總算得以買一個記憶回家。

Taipei

台北的吃

我不擅寫吃,台北有什麼好吃,自然不是我來寫,然而,對於長年離台的自己而言,台北有什麼好吃,根本也不是個需要問的問題,基本上就是,「什麼都好吃」。

回台前,我們已經興沖沖的列好「必吃、必訪、必買」的清單,其中,「必訪和必買」的部分,其實沒幾樣,倒是「必吃」的那一塊,列了不少。當我告訴家人我們的「必吃」清單有珍珠奶茶、夜市、台菜、茶樓、日本料理…時,他們笑,「怎麼都只是大方向而已」,這也讓我想起,其實很多喜歡吃的東西,一旦多年未嘗後,還真的忘了,腦中留下的只是「台北什麼都好吃」的回憶,卻忘了那些「吃的東西」到底是什麼。不過,光是「大方向」,芬蘭這裡就已經吃不到了,哪怕是吃得到的如日本料理,在台灣吃還是比在芬蘭吃,選擇多樣又價格實惠。

於是這一次,在跟家人們一起趴趴走之餘,我盡可能的就是「吃」。到處走著,「吃」的選項一樣樣映入眼中,牛肉麵、蕃茄麵、牛肉捲餅、牛肉餡餅、小米粥、豬肚豬腸四神湯、割包、潤餅、燒賣、煎餃、醉雞、布丁豆花、粉粿、黑糖珍珠奶茶、甘蔗汁、燒仙草、燒酒雞、炒冬筍、竹筍包、肉圓、各式海鮮、滷雞爪、紅油炒手、貢丸湯、炒米粉、蚵仔煎、發糕、客家小吃、擂茶、枝仔冰、臭豆腐、滷豆腐、鐵板燒、茶膳、豆酥鱈魚、烤玉米…我們走到哪吃到哪,在街頭好幾個小店吃、在百貨公司地下樓吃、到高雄吃、到三義南庒溪頭吃、到宜蘭羅東吃,途經高速公路服務站繼續吃,回芬蘭前還嚐鮮似的去東區一家特色餐飲店裡「吃草」,三個禮拜吃下來,僅管天天都到處走,還是胖了三、四公斤,就順著記憶寫下一些,讓下次回台灣的自己不會忘記。

IMG_5251

我的改變

其實,多年離鄉在外,映照最強烈的,常常是自己的改變。

不說別的,光是小吃,我記得很清楚,更年輕時的自己,是很少想念的。

我一向算是個容易適應新環境、新文化的人,因此少時獨自到北國生活,也從未有吃不習慣的問題(猶記我第一次踏上芬蘭土地,天天吃馬鈴薯也不厭倦,六個禮拜胖了五公斤),偶爾回到台灣放假,每每行李裡裝的總是書,一點吃的都沒有,因為其實不特別想念。

奇怪的是,這許多年過去,對於芬蘭的生活看似益發融入,我的胃口卻益發家鄉了起來,越來越想念那些熟悉的、或是早就忘記的滋味,年輕時的自己不常想家,現在的我卻想常常回家,原來口味與想念是連在一起的,現在的我,離鄉的行李裡最想帶的,不再是許多書,而是那些永遠也難以全部帶走的家鄉滋味。

芬蘭的靜

幾天前,我們回到了芬蘭邊上這個安靜的小城。

IMG_5368

回來的路上,著實不習慣,冰雪,把我們的老爺車凍的開不動,路上一片昏暗,突來的大雪朝著車窗撲來,數百公里的路途,能吃的東西,只有沿路的加油服務站。與台灣高速公路上各有特色的服務站不同,這裡每一個加油站,賣的東西都一樣,剛從台北回來,每逢吃飯時間,一時之間真有「天壤之別」的感受,那晚為了趕路回家,我們的晚餐是服務站裡賣的芬蘭漢堡與薯條,以往早已習慣這種「尚可接受」的趕路漢堡,此時入口卻完全失了滋味。

這其實也是更年輕時的自己,很少體會到的情緒。

因此也可以體會,為什麼有些定居北國的朋友,會覺得生活難以適應,一旦習慣了台灣的便利、與優遊在母語環境中的自在,對照到芬蘭的冷清安靜,與滿耳的芬蘭文,很難完全沒有思鄉的情緒。就連我自己,哪怕在芬蘭大多數時算是適應良好,回來後也忍不住會跟家裡這位先生說:「你看,前兩天我們有那麼多好吃的,現在通通沒有了。」其實我自己心知肚明,台灣與芬蘭兩個完全不同的國度與生活型態,其實各有優點,與其說存心比較,不如說我在無謂嘀咕,而旁邊的先生則笑了笑說:「對對對,台灣什麼都最好。」因為他知道,我只是想家了。

回到芬蘭的第二天,我們的身體過的還是台灣時間,清晨三、四點就醒了,在餐桌前坐到早上九點多,天色才微微亮起。白日的時間,從一個月前的四小時,變成現在的六小時。難得的好天氣,芬蘭很賞臉的讓我們一回來,就看到久違的北國太陽,我望著清朗的天空,和遠方乾淨的雲層,一股靜意上心頭,也安撫了一些思鄉的心情。

IMG_6155

這兩天,還在調時差,也還常想念著台北的吃,台北的人,和身邊都是中文的自在環境。也許還要好幾天呢,才會真的重新適應並習慣,已經在芬蘭建立了的生活。

就在寫著這篇文章的此時,人在台北的老同學S捎來即時訊息。她正看著去年秋天遊北歐的照片,而我正好相反,正看著台灣拍的相片。不知道人是不是都會特別懷念,那此時此刻距離自己最遙遠的他方呢?

就在這裡,先跟大家問個平安,也寫下幾筆台北來去的心情。

* 想收到最新文章通知,歡迎訂閱北歐四季透明筆記

歐迎加入北歐四季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更多生活思考
北歐四季 on Facebook
Twitter It! Plurk this! Share to Facebook!

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please consider to leave a comment or subscribe to the feed and get future articles delivered to your feed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