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可以改變這個世界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音樂,可以改變這個世界」,這不是一句空想,而是一個過去三十年來,在南美洲的委內瑞拉,一點一滴實踐中的理想。

發起這個理想,並在過去三十三年來,不斷落實這個理想的人,是曾任委內瑞拉文化部長、國會議員、既是經濟學家、也是業餘音樂家的José Antonio Abreu。

今春三月,赫爾辛基日報記者在報上寫著,「委內瑞拉是當今古典音樂新的奇蹟之國」,而今秋的赫爾辛基節慶中最受矚目的節目焦點,也正是Simón Bolívar Youth Orchestra of Venezuela(委內瑞拉西蒙‧波利瓦青年交響樂團)。一向以音樂教育聞名的芬蘭人,此時也好奇著:我們可以從委內瑞拉的音樂教育中學什麼。

簡單的說,委內瑞拉音樂教育的「奇蹟」,不在於這個國度出產了多少傑出音樂家(雖然也不少),而是音樂在過去三十三年來,拯救了好幾十萬個生活在貧窮社會邊緣的孩子。他們之中許多人都曾經流落街頭,或是在貧困與毒品偷竊等行為中生活,是音樂,改變了他們的人生

就讓時光,倒回1975年。


José Antonio Abreu, Photo by Jenniina Nummela/HS (Source:www.hs.fi)

音樂,是生活中最美好的事

José Antonio Abreu,在1975年成立一個名為「Social Action for Music」的組織(西班牙文全名:The Fundación del Estado para el Sistema de Orquesta Juvenil e Infantil de Venezuela),目的在於:讓貧窮家庭的孩子也能夠擁有音樂,並保護青少年遠離可能的犯罪之路。

然後,他們走到各個貧窮的角落,走到少年犯的監獄,將樂器,免費交到窮孩子們的手上。對於有身心障礙的孩子,他們則提供音樂治療。初習樂的孩子也可以馬上進入樂團,在合奏中學習,互相教導,會的教不會的,教師的激勵與同儕的鼓勵與合奏,就是最快樂最棒的學習環境,也是這個教學方式的重心。沒有孩子會被批評演奏的不夠好,也沒有人會質疑學琴的時間太短或曲子太難怎麼合奏。他們相信,每個孩子都有無限的潛能,音樂的目的,是要讓孩子從中感受美好。據說,有的孩子原本一整天餓著肚子臉上都無光,然而當他拿起樂器開始合奏時,每一雙眼睛閃出的,都是創造的光茫。

音樂,對許多孩子來說,是生活中最美好的事。

過去三十三年來,從一開始只有11個孩子,到現在全國已經成立了172個音樂中心,超過三十萬個孩子因此得以習樂,他們之中後來成為音樂家的人,不少人在出國深造後又回到委內瑞拉,成為新孩童們的老師,樂團的年輕指揮Gustavo Dudamel當年也是在這樣的方式下學習,如今的他是當今國際樂壇上最閃亮的明星之一,隨著他帶顉委內瑞拉西蒙‧波利瓦青年管弦樂團各地巡迴演出,伴隨而來的是一個又一個的驚艷。而對於音樂的熱愛,總是從他們的演奏中,傳遞給所有的人。

國際指揮界的閃亮明星:Gustavo Dudamel,Photo by Jenniina Nummela/HS (Source:www.hs.fi)

音樂,是一種社會運動

在這裡,音樂不是有錢人或上層階級才擁有的娛樂或享受,它是一場社會運動,目的,是讓生命有出路,讓社會更美好。

一如José Antonio Abreu在今天報上的訪談中所言:「從委內瑞拉開始,我們要讓每個人,都能唱歌跳舞,傳播到世界,讓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愛唱歌跳舞,這個世界,會因此而改變。」

根據研究,曾在這個組織的音樂網路下習樂的孩子,他們的輟學率與犯罪率都比同年紀的其它孩子低很多,1歐元的投資,換得的是1.5歐元的回收,而社會成本的回收,又何止是金錢可以衡量,那是無數孩童的人生。

因著工作與居住地點的不便,我很可惜的無緣前往聆聽演奏,然而光是看著這幾乎將傳播音樂當傳教的José Antonio Abreu,我真的覺得,很多美好的創舉,最初都是因著一個理想,和願意排除萬難堅持理想的人,為它無怨無悔的實踐付出,哪怕只能看著他在報上的照片與訪談,也已從中感受到一股懾人的力量:

「當孩子開始演奏,音樂就是一道光茫,首先映照在貧窮的家庭裡,然後是他們的鄰居,然後是整個群體!」

「國家提供的不僅是金錢支援,還有立法的義務,免費提供音樂教育給貧窮的孩子。從國際組織例如UNESCO和南美發展基金等再得到補助,這樣的方式就行得通。」

「然後整個委內瑞拉會一起唱歌、跳舞,然後是整個南美,然後是全世界。」

事實上,這個國家的音樂教育奇蹟也的確在西方國家間傳開,不僅國際級的音樂家們推崇,蘇格蘭、英國、德國等,也都開始嘗試實驗將委瑞內拉這用音樂教育做為社會運動的經驗,移植到本國一些較邊緣化的地區使用。據說委內瑞拉無論哪個政府上台,給予計畫的支助與經費,都有增無減,根據José Antonio Abreu本人的說法,因為政府完全了解,這是個用音樂來進行的社會運動,強調的是人的成長與發展。委內瑞拉總統Hugo Chávezin兩三年前也開始準備以新計畫「Misio musica」支助,目標是要讓五十萬個孩子,在2015年之前都得以加入這個學習的系統。

「每天都有新的國家向我們詢問聯絡。音樂自古以來就存在,然而並不是都被視為社會性、道德性的力量。」

「孩童是先以美感,來感受這個世界,然後才是知識…如果他無法得到機會創造並體驗美感,那是剥奪他成長與發展的權利。」

對他而言,所有的藝術都為人生帶來光亮,而音樂的好處在於,合唱與管弦樂團讓許多人可以共同的創造。而這共同創造本身,也正是委內瑞拉以音樂育人的精華重心

芬蘭與委內瑞拉,兩個國家都在音樂上受到國際注目,然而這一個北歐一個南美的兩國,無論是民生水平、民情文化或是教學方式,都完全不同。當芬蘭享有高生活品質,沒有孩子流落街頭時,委內瑞拉許多孩子生活在貧困之中;當芬蘭的音樂教育更強調獨奏與個人的訓練時,委內瑞拉更強調群體中的合奏與學習。強調什麼,無所謂孰優孰劣,都被需要,更可以互相觀摩。

此時兩國交流者正在討論著未來的學生交換計畫以及「芬蘭-委內瑞拉千人管弦樂團」的點子(不用說,這當然是José Antonio Abreu大膽又讓人不敢忽視的理想),我彷彿也從這粗淺的概況了解中感受到:當芬蘭「不放棄任何一個孩子」時,委內瑞拉則是「用音樂拯救每一個孩子、尤其是那些最貧困的、生活在社會邊緣的、最需要幫助孩子」。僅管國情制度與文化民情不一,然而背後所彰顯的精神在我看來竟然如此呼應,那是一份以人為本的用心,哪怕我坦承,這只是我個人很初淺的感受與認識,卻也足以讓我覺得,無論如何都要在此時難得少睡兩小時趕緊速記下,好在以後慢慢思量…

後記:

1. 我今天居然貼了兩篇文章,真是破記錄了,是白天工作開會煩悶的反彈嗎,貼文寫文竟然一發不可收拾…現在我真的要去睡了。

2. 本文一些用紫紅色標示的語句,翻譯自日報記者對José Antonio Abreu的訪談,我覺得他說得太棒了,一定要粗譯一下跟大家分享。本文資訊除了赫爾辛基日報文化版2008.8.19外,也來自一些之前讀過的英美媒體報導

3. 有興趣深入研究的朋友,繼續發掘撰寫,讓這樣美好的理念,也透過網路繼續散播…

4. 如果你寫在自己的部落格上,也別忘了告訴我,我很樂意把聯結搜集起來,一起放在這裡…:)

@發現好文章@: 請大家前往參考這一篇- 音樂改變命運

5. 相關聯結:

Fesnojiv: 這個組織的西班牙文網站 (我看不懂…)

更詳細的、關於El Sistema的故事

Wiki-El_Sistema:

延伸閱讀:芬蘭民謠新唱,古琴也有新意

* 想收到最新文章通知,歡迎訂閱北歐四季透明筆記

歐迎加入北歐四季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更多生活思考
北歐四季 on Facebook
Twitter It! Plurk this! Share to Facebook!

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please consider to leave a comment or subscribe to the feed and get future articles delivered to your feed reader.

Comments

幾年前某次威尼斯雙年展,在委內瑞拉國家館和國家館代表聊了不少有關當地的此類社會運動,就有提到這個樂團,覺得非常感動,今天看到文章,勾起了那天下午的美好回憶,感謝珊姐的分享~

Thelma,
今天好多人叫我「姐」啊,莫名其妙有一種恐慌…;-)
你的工作聽起來真是太有趣了,在我的想像中,是那種就算忙也忙得很愉快的領域…:)

實在是太令人感動了
令人欽佩的意志力與毅力
這篇肯定讓我睡不著,所謂的社會運動
有人用設計切入(包浩司) 有人用軍事力量去切入(切格拉瓦)
這是用音樂切入,改造整個社會環境

30年!
這才是教育的百年大計
這也提醒自己,教育下一代很重要
要加油

(一時衝動,忘記打聲招呼,您好,常常
上您網站瀏覽,這算是第一次留言,謝謝你,你
的文章陪我度過一段在外求學的美好時光)

you can find José Antonio Abreu’s interview in 60′ minutes plus. It’s great !

好動人的人們,好動人的努力啊!
我能體會你想立即分享這份感動的衝動!

Roy
謝謝你的分享!知道有讀者可以接收到這樣的感動並有共鳴,就是熬夜寫文章最大的收穫了!:)

Anonymous
謝謝你的資訊! 不知是否有網路連結呢?

蘋果樹
好高興看見妳!我知道妳一定能體會!前一陣子也去妳家院子遛躂,但沒有留下足跡…:)

親愛的中國朋友,

請對不起, 我的國語說的不太好… 台灣的朋友給我的中國名字 : 樂小龍。 我不是中國人。 是法國人。我的法國名字是 : Patrick LE CHEVOIR.

一九九六年到宜蘭市去過學佛家和道家彫刻的產能。六個月宜蘭的朋友教我他們的工作。這就是為什麼對彫刻和畫畫很有興趣 !

我現在住法國 可是很想宜蘭的朋友,所以從他們奉獻這個博客。

希望你們喜歡我的油畫,水墨畫 也喜歡我的雕塑 !

也有一個官方網站 : lexiaolong.com

我不太高,我生的 1964 也我很喜歡說笑 所以想 中國朋友叫我 樂小龍 :﹞

個部落個也介紹過Abreu先生的組織, 看到你也寫到他, 很是驚喜.
http://chuiyung.blogspirit.com/archive/2008/06/28/音樂改變命運.html

好動人的故事!
這個想法超棒,能把它執行數十年,更不簡單。

我家的小樹即將滿週歲,為了幫他慶生,
我辦了個名為「賞樹趣」的徵圖活動,
希望你可以一起來參加唷!

樂小龍
歡迎來訪。這些中文字都是你打的呀?! 你的中文很棒啊!

Safran
謝謝你的分享! 我待會去把你的好文連結一起放在文末,希望更多人可以從你的親身採訪中得到感動!:)

小威
呵,我昨天就跑去你家看到了,想說要寫個email來回你的說…我這幾年也是,最愛拍樹,拍了不知幾百幾千張,嚮應一定沒問題,我再寫信給你哦!

真是不好意思北歐四季
之前的留言連結並不是我自己個人的部落格
只是我在網路瀏覽時剛好發現的文章
打字的失誤造成了一點誤會
抱歉啊抱歉

哦哦,原來如此,沒關係,已經改正囉~

同學,這篇文章很令我感動…
立刻分享給許多從事音樂演奏/教學/藝術工作的朋友們,
希望哪一天我們大家可以彼此串連,發揮影響力,
為角落裡貧困的孩子帶來一些彩色繽紛的未來呢

同學
我知道你會喜歡:) 素上週才來過,短短兩天就離開了,很想念你們呢,怎麼也聊不夠。

辛苦您熬夜了,有時候興致一來,就會欲罷不能。

這個世界若沒了音樂,真不敢想像會是什麼情形!@@

恩現場聽到演奏會更感動哦
在芬蘭演奏時我們那時没買到票 但我婆婆他們買到了 有去聽
我喜歡Gustavo Dudamel 的指揮風格 聽說他本來是打鼓的啦 難怪指揮的風格有像 喀喀

mayer
沒錯,音樂是這世界上,最美好的事之一了!

Juan
哈,對呀,我光是看照片就很喜歡這種風格了~ :-) 這種票我看都得半年前就去買了…

謝謝您從遠方帶來的啟示,希望能引用你的文章,讓更多愛好音樂的朋友分享!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sharing the information. I have been to Venezuela a few years ago. The society was full of disturbance and the right of education was limited by money. Glad to know there have been people working hard to save the children in poverty with music. Hope to get more information about it so we may learn some lessons to apply to our society.

你好,偶然看到你的文章想借分享到FB上

分享連結本身並標明出處,當然是可以的,請勿全文轉貼囉,謝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