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Marimekko與Dolce&Gabbana之爭說起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Marimekko與Dolce&Gabbana,一個是芬蘭最知名的設計品牌,一個是義大利的國際名牌,爭什麼?答案是:芬蘭設計品牌Marimekko的經典罌粟花圖樣(Poppy, 芬蘭文:Unikko)。

因為,Marimekko的經典罌粟花,「未經授權」的,出現在今春Dolce&Gabbana的服裝上,如下圖。

左圖來自Marimekko 2005年的時尚秀,右圖則是今春Dolce&Gabbana的新裙裝(圖片來源:赫爾辛基日報, left photo by photographer Jussi Nukari/Lehtikuva, right photo from Dolce&Gabbana)。

原本,著名的設計品與圖樣,被模仿拷貝低價銷售並非新鮮事,然而頭一次,「擅自使用」Marimekko最具代表性圖樣的,竟是比Marimekko要大牌許多、知名許多、整體資源也比Marimekko要雄厚許多的國際名牌,正因此,Marimekko表示既受辱又吃驚。

而且這回,好像「搶人的先告狀」,Dolce&Gabbana已向管理登錄歐盟境內商標與設計智慧財產權的歐盟組織Office of Harmonization for the Internal Market (OHIM) 提出申請,要求取消Marimekko對紅色罌粟花圖樣的擁有權,範圍包括服飾、帽子、以及家居設計織布。

對芬蘭人而言,這實在很詭異,因為Marimekko罌粟花圖案,是芬蘭設計在國際上的「代表」之一,而Marimekko過去十年來從一個近乎「沒落」的老牌重新翻身,罌粟花圖案的多方位重新應用,與Marimekko的圖樣授權,都功不可沒,授權產品也為Marimekko打開不少國際知名度,例如---

日本Kokuyo生產的滑鼠(Source: gadget.blogdig.net)

Manolo Blahnik的女鞋 (Source: www.manoloblahnik.com)

瑞典H&M在今春推出的Tribute to Marimekko系列,此系列運用的是Marimekko1960年代的一些織布圖樣,但不包括罌粟花圖樣(Source: nymag.com)

2008年夏最新的授權對象:美國雅芳(Avon)化粧品,即將在今秋上市(Source: www.marimekko.fi)

人在芬蘭,看到與聽到的,當然是從芬蘭人的角度出發,我很好奇Dolce&Gabbana對這個爭議如何回應,然而,Dolce&Gabbana拒絕對芬蘭採訪記者表示意見,我這個小市民也就不得而知。而Marimekko呢,則已在它最重要的歐洲市場-德國,採取法律行動,漢堡的法院已禁止部分Dolce&Gabbana「罌粟花產品」的行銷與銷售,進一步的法律行動也仍在衡量中,然而面對未知的歐盟判決,Marimekko對紅色「罌粟花圖樣」的擁有權,仍然是未定之數。

芬蘭人形容,這是Dolce&Gabbana這個國際大名牌,對Marimekko的一大攻擊,且不論Marimekko在北歐多具代表性,對芬蘭人有多大的象徵意義,跟Dolce&Gabbana比起來,Marimekko只是間小公司,真要打官司,雙方的知名度與資源都相距甚遠。若是Dolce&Gabbana申請成功,不僅使用罌粟花圖樣完全有理,Marimekko喪失的不止是授權收益,也是品牌本身的一大打擊。

抄襲拷貝,自然影響,還是巧合?

而這個事件,其實也讓我聯想到,創作與設計的靈感來源,與著作權相關議題。

真要細細追究,這個世界上,也許已難找到百分之百初始的創作,每一個創作或多或少都有著前人的薰陶、不知不覺的吸收身邊環境的質素,無形中被其它創作所影響,也許新創作都是在既有的元素上,重新融合出發,重點在於如何運用、結合、並創作出自己。

芬蘭的設計評論家就指出,在Marimekko罌粟花織布誕生的1964年,Andy Warhol也有相似的花朵創作,也許,罌粟花的設計者Maija Isola,也曾從中吸收了靈感?

僅管罌粟花並不稀有,要「正巧」有類似的靈感,創作出類似的花形也不困難,然而以Dolce&Gabbana的例子看來,要說是「巧合」的靈感恐怕太牽強。爭議曝光後,不少芬蘭人也表示,已在亞洲及其它國家各商店裡看到Dolce&Gabbana的罌粟花產品,只不過,當時都以為是Marimekko的另一個授權合作對象哩。

面對,創作領域上的灰色巧合

且不論知名設計公司的標準與規範,哪怕是個人創作者,也同樣會不斷面對相似的議題。因為,在創作的領域上,有很多灰色地帶,不同的人可以在差不多的時間點上,想出類似的點子,某些「近乎一模一樣的東西」,的確也「可能是巧合」。

我常好奇,身為一個創作者或是設計師,該如何面對這種「會不斷出現的巧合」、「自然而然的創作影響」、或是「刻意的拷貝或非刻意的相似」?曾在訪談中,問過一些設計師的想法,他們說:

「既要快、又要小心,想到點子就要趕快做,一邊做也要一邊注意,別人是不是已經做出類似的東西,如果是,就只好放棄,重新再想。」

「我曾經看過我的學生,做出跟我一模一樣的成品,卻表現的渾然不覺,我相信她不是刻意模仿,只是潛意識中自然受到影響,然而,多吸收多欣賞別人的作品雖好,自己在創作時,還是千萬要小心…」

「我的朋友就在發表作品的幾個月後,發現亞洲也有設計師做出一模一樣的東西,而且比他早幾個月!我們都相信這只是巧合,但的確是件讓人沮喪的事。」

「這張椅子一直還沒找到廠商生產,如果有一天,Ikea先做出類似的椅子,that would be really sad!」

而這種讓人難過的可能性,則發生在另一個設計師身上:

「芬蘭的廠商動作太慢了,這張椅子我早兩年就設計好了,他們卻拖了一年還沒開始做,現在不能做了,Ikea已經生產了類似的東西。」

最終,面對這無止境的、創作無法「實現」在市場中、或是輕易被「奪走」或「拷貝」的遺憾,該如何解決?

「沒有別的辦法,只有不斷的創作、再創作,相信自己的創作力,永遠可以再創作出新的東西。」

可不是嗎?作品可以拷貝,巧合可以發生,實力與創意卻不會終止。觀察這些我在兩年多前訪問過的芬蘭年輕設計師們,僅管都有「好作品只能放在自己家裡」的經驗,然而他們卻也持續設計出更多新意。

Marimekko與Dolce&Gabbana之爭,將會如何結果還未可知;然而創作的相似與不同,靈感的吸收與再生,我想,會是個永不落幕的思考議題吧。

後註:

本文中Marimekko與Dolce&Gabbana之爭的相關新聞,來自芬蘭赫爾辛基日報及YLE廣播公司媒體報導,芬蘭年輕設計師對此議題的看法,則來自北歐四季本人在創作《設計 讓世界看見芬蘭》、以及《dA夯 07:DESIGN 21- 21 PRODUCT DESIGNERS》採訪撰稿時的訪談,書中不見得都有適當篇幅收入,就配合這篇文章,呈現部分思考在這裡。

延伸閱讀:

芬蘭設計:Marimekko服裝秀現場報導
《設計 讓世界看見芬蘭》一書中的第二章「與眾不同的原創芬蘭」之「Marimekko-經典中的創新」。

* 想收到最新文章通知,歡迎訂閱北歐四季透明筆記

歐迎加入北歐四季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更多生活思考
北歐四季 on Facebook
Twitter It! Plurk this! Share to Facebook!

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please consider to leave a comment or subscribe to the feed and get future articles delivered to your feed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