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大不易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昨天在報紙上讀到一篇研究報導,顯示在公家機關服務的芬蘭人,對於移民的接受度與正面的印象皆增加。

從統計數據上看來,不同公家機關、從事不同職業的芬蘭人,對移民的印象各有出入,不過整體來說,仍然反映出芬蘭人,對於鄰近國家的白種人移民,接受度特別高,例如北歐鄰國、英國、德國等等,正面的接受度幾乎都高達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對於中國的移民, 略低,但是平均來說不算差,沒記錯的話,大約有百分之七十幾、八十幾的正面印象。

對於來自非洲,尤其是索馬利亞的移民,接受度明顯很低,大概只有百分之二三十的正面印象。

我想起一個年輕漂亮又聰明努力的索馬利亞姑娘,曾這麼說:「我每天走在路上,都一定會碰到歧視我的人,又不同的方式表示他們不歡迎我。」

我也想起在丹麥讀書時,我有不少非洲同學告訴我,當他們住在小鎮上時,每天都有許多人對他們比中指。「這個國家不歡迎我們。」他們說。

最近正好常有人問我,「北歐人歧不歧視外國人?」

我只能說,對於短期居留或是學生,以亞洲人普遍的經驗來說,北歐人大都很友善,也不大會擺架子。

不過,長居的移民就不見得了,不論是語言能力的差異,還是長相膚色的不同,想要與本地的居民平起平坐,僅管法律上沒問題,現實生活裡,可就看個人際遇,冷暖自知。

僅管人們對移民的態度,普遍來說似乎往正面的方向發展,然而,當受訪人被問及移民適合在社會中從事的職業時,大部分人的第一反應都是:清潔工、看護工、工地工人。。等等,簡言之就是:移民可以做許多芬蘭本地人不願意做的工作。

芬蘭需要大量的移民,以補不久之後跟著退休潮而來的大量勞動力空缺,於是大部分的人想到移民,想到的就是這些「可以來補洞的人」,然而,移民也是人,當社 會上不斷在討論移民的「問題」時,一個我一直非常欣賞的女孩在某次討論中就呼籲:「我一定要提醒芬蘭社會,移民的背景多元,芬蘭也有很多高教育水準、高工 作能力的移民,這個社會需要他們的貢獻,移民在媒體的討論中不應只是問題。」

此外,在生活與工作的經驗中,我也遇見過一些對移民表現善意的芬蘭人,立意雖佳,但有些人的善意是「從上而下」,並非平行的,僅管是纖細的差別,卻影響深遠,要覺察,不容易。

這不是我第一次思考這個問題,但是最近感觸特別深,一來是因為這個報導,二來是因為工作。

記得我曾經說過,學一個國家的語文是好事,但最好是在工作中不需要完全倚靠它,這樣自己的能力、身為一個人的價值,比較不會因語文的弱勢而被評量。

因為我看到許多,語文學得很好的人,找不到工作,反倒是有特定專業的人,即使語言半句不通,反正專業能力不需要用當地語言來表現,因此有好工作、好收入、與較容易的生活、也較能得到所謂的平等待遇。

我曾經是前者,很努力地學習語言,比大多數人都學得多學得快,很幸運地有門因此為我打開,僅管我始終站在草根上,跟許多跟我相似的人,奮鬥著我們該有的權利。

我現在是後者,工作中芬蘭文不再是必須,融入這個社會好像也不再是必須,語言差一點也沒有關係,我觀察身邊人的生活,跟站在草根上的人,完全不同,無所謂好壞,但是,真的不同。

不知為何,我竟有點難過,僅管我其實是個受益者,既有幸深入這個國家的社會文化,又有運走進一個較容易被尊重的社會空間,我沒有什麼好抱怨的。

我的難過,也許是因為我看到、也親身經歷到,身為一個移民不得不經歷的困境,和天底下從來就不存在的公平。我看到有人語言不見得說得好、也不一定需要試著 打入社會以求生存、同樣可以得到較好的待遇與尊重的對待,也看到另一頭,有人努力地為了自我認同、為了語言、為了融進社會而年復一年的打拼,在挫折與挫折 中打滾,卻永遠難以真正被平等看待。

我想,只要是曾經為生存而奮鬥著的人,都會因為辛苦過,而思想深刻,曾經因為語言而挫折、為認同而迷惑、為自我追尋而努力的人,不論是不是站在一個特別辛苦的位子上,生命的收穫自在心中。

僅管此刻的我,不再站在同一個位子上,我想我的心,未曾遠離。

圖:Finlandia Talo 芬蘭樓

歐迎加入北歐四季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更多生活思考
北歐四季 on Facebook
Twitter It! Plurk this! Share to Facebook!

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please consider to leave a comment or subscribe to the feed and get future articles delivered to your feed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