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芬蘭遇上日本:自然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芬蘭人有如存在於自然之中;對中西歐的人來說,自然主要是景觀;而日本人觀念中的自然,則同時包括這兩個層面。」

這是在芬蘭設計品牌Marimekko工作了三十年、也在芬蘭住了三十年的日本設計師Fujiwo Ishimoto,在被問及芬蘭人與日本人心目中的自然有何異同時,所提出來的比較。

上圖:Fujiwo Ishimoto為Marimekko所設計的織布,名為lepo的系列,同一系列不同顏色。來源:Marimekko

我完全可以理解這句話的前半部:

的確,芬蘭人不只是愛好自然,芬蘭人是根本就離不開自然,自古至今從物質、心理、到精神上,芬蘭人皆仰賴自然而活,哪怕今日芬蘭在科技發展上是現代化的國家,深入去了解芬蘭人就可以感覺得到,這裡的人骨子裡完全是自然的一部分,甚至常帶著些原始味。

而這句話的後半部,讓我莫名地聯想到禪花園與盆栽,通日本文化的朋友相信可以有更多的解讀,對於日本,我了解不多,只是越來越喜歡日本文化中呈現出的美感,也經常在其中看到一些與芬蘭相近的質素,卻又不完全相同。

好幾次,我在Marimekko眾設計師的織布中,不自覺地認出Fujiwo Ishimoto的作品,也許是他的用色,他使用的花色與形狀,還有織布呈現出的味道與質感。

與不少芬蘭的設計師類似,他的靈感取自自然,並深受四季變換的影響,然而他的作品,彷彿又多了一份特有的纖細。我常在想,那份纖細,也許正來自日本?

他在Marimekko對旗下設計師的訪談與介紹中說,他相信某種看的方式,在小的時候就已經養成。他記得自己小時候躺在草地上,觀看景觀與天空的經驗,許多影像在當時,就已經潛移默化地留在心底,日後轉變為織布上圖案的靈感泉源,比方上圖的Lepo系列,就是個例子。他也說,他對美的感知及心目中的自然印象,皆來自日本。

(上圖:由左至右分別為ostjakki系列、paratiisi系列、puutarhakutsut系列。來源:Marimekko

一個民族的自然與美學觀,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完的事,還是就先在這裡欣賞這麼個,設計美感很日本的設計師,在很芬蘭的Marimekko品牌裡的設計吧,也許也算是窺到了,兩個不同文化在美感精神上呼應的一個小角?

註:圖片與訪談資料來源自Marimekko

歐迎加入北歐四季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更多生活思考
北歐四季 on Facebook
Twitter It! Plurk this! Share to Facebook!

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please consider to leave a comment or subscribe to the feed and get future articles delivered to your feed reader.

Comments

[…] 來自日本、已在芬蘭居住數十載的Marimekko名設計師Fujiwo Ishimoto,也曾在訪談中提到,不同於西歐的人們視自然為外在景觀,芬蘭人是完全生活在自然之中,我想,也正是這種與自然深刻的連結,讓人們在居家生活中不斷與樹相遇,木頭材質仍常被使用,樹的形象常躍到織布、餐具、與各種家居用品上。 […]

[…] 我看見Marimekko日本設計師Fujiwo Ishimoto談論著芬蘭與日本對自然的不同詮釋; […]

[…] 之前,我曾經在部落格裡,多次寫到Marimekko(參考這篇、這篇、這篇、這篇與這篇),也曾經在《設計 讓世界看見芬蘭》一書中,單篇專門介紹Marimekko,不過我自己真正最喜歡的、也不斷買下的產品,就只有Marimekko年輕設計師設計的印花窗帘,和部分家居系列用品。對於Marimekko的背包,雖然有些色彩與圖案看起來還不錯,也許因為在芬蘭實在太多人使用,走到哪裡都是芬蘭人的書包,到處都是罌粟花背袋,看久了人就真的麻木了,完全沒有想要買它的慾望,反正光在路上看,也就看飽了吧。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