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斯基摩犬雪上行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循著當地旅遊報刊的指引,我們來到這個Husky園。


這裡的愛斯基摩犬數量多得驚人,園裡除了愛斯基摩犬之外,還有一匹狼,及一些狼與愛斯基摩犬的混種。

其中有幾隻混種的Husky,甚至是電影明星,芬蘭很多電影裡的Husky或狼都由牠們主演,因為這個Husky園的主人,是芬蘭有名的訓練師。

上圖是工作人員寶琳娜,正與出生三個月左右的愛斯基摩幼犬玩耍。

這些愛斯基摩犬很有趣,牠們聽得懂一些重要的「人話」。

當園內好幾十隻愛斯基摩犬因為要準備去拉雪橇而興奮得不停狂吠時,突然聽得教練大喊一聲「SHUT UP!!!」一秒鐘內全部的狗都安靜下來,當場讓我瞠目結舌:「牠們怎麼這麼聽話?」

後來寶琳娜告訴我,比較年長的愛斯基摩犬都已經受了良好的訓練,通常牠們會帶頭先服從命令,其它小的愛斯基摩犬都會跟年長的犬看齊,當老大們都安靜下來了,下面的就不會再吵。

「公的愛斯基摩成犬是最好的導師,所以我們都會把幼犬跟公成犬放在一起。」寶琳娜這麼告訴我。

話才說到此,就看見一隻公成犬,正迫不及待地教導一隻母幼犬「成人之道」,公成犬一直想爬到母幼犬的後背上進行延續宇宙繼起生命的任務,母幼犬則一直閃躲,

「公成犬果然是個好導師。」我開玩笑地說,
「可惜小母犬完全不明白,牠到底想幹嘛。」寶琳娜也接著說。

除了參觀馴養愛斯基摩犬的地方外,我也嘗試了生平第一次的:愛斯基摩犬拉雪橇。

拉雪橇的時候,手上忙著抓穩都來不及,不可能照相,只好從網路上借一張來給大家瞧瞧,感覺一下愛斯基摩犬拉雪橇的大致模樣:


圖片來源:www.husky-vakantie.nl/

我們一共三台雪橇,教練在最前面,我在中間,老公在後面。

原本安安靜靜的狗兒們,一輪到自己要拉雪橇,馬上就興奮地又蹦又跳又叫,雪橇也跟著活蹦亂跳的狗兒一起左搖右擺,在一片混亂與吠叫聲中站上雪橇的我,真的不是普通的緊張。

一開始,我也不敢相信,自己可以成功駕馭雪橇,應該說,駕馭這些拉雪橇的狗。

「萬一我到一半不行怎麼辦?」
「不怎麼辦,妳只得繼續往前,抓緊就對了。」

第一步,是要先踩煞車,要踩緊,因為腳一鬆,狗兒就會開始往前狂奔。

出發前,教練一直告訴我們,踩煞車很重要,一開始甚至不能完全放開,至少要踩一半,以克制狗兒們奔跑過快。

我在園子裡沒起步多久就已經先跌了一跤,因為不太會控制煞車,而且雪地很滑,地面也不平坦,雪橇一跟著狗兒跑的角度和方向傾斜,我就很順其自然的跌倒。

一路上,我緊抓著雪橇,不敢放手,跑了三百公尺後,教練舉起手勢,表示可以放掉煞車,此時狗兒已經不像一開始一樣過度興奮,加上跑了一段路後速度也較穩定了,便可鬆開煞車,讓狗兒自由奔跑。

逐漸地,我開始覺得駕輕就熟,開始享受起我們在雪上奔馳的快感。

放眼望去,我們被森林環繞,整片雪地上只有我們三個人、三台雪橇、十隻愛斯基摩犬,踏雪向前不斷奔行,陽光灑在身上,四周只有自然的聲音、狗兒吠叫的聲音、奔跑的聲音,頓時心神開闊,覺得不管跌幾跤都值得,那是我從來沒有過的體驗。

狗兒們在我前面狂奔,我雖然享受這生平第一次的Husky雪上行,全身肌肉可一點也不敢放鬆,我盯著狗兒們奔跑的角度,轉彎時試著壓低重心,我的狗兒們非 常興奮,老是想超前,像是想跟拉教練雪橇狗兒們競跑似的,惹得教練不得不一直轉頭對我比手勢:「煞車煞車」,因為他也快擋不住一直想要往前狂奔超越他的, 我的狗兒。

在一些轉角,及凹凸不平處,我又摔了一兩跤,狗兒們一旦沒有人拉,往前衝得更快,結果因為我在後面一直跌跤,害我前面的教練也不得不「自己跌倒」,躺在雪地上,好把狗兒們成功攔下來,看來,教練還真不好當。

我們穿過平原、穿過森林小徑、穿過馬路,就這樣一路奔馳五公里左右,真的過癮!

僅管我大概總共摔了至少四次,然而,這被狗拉雪橇的體驗,真的很特別,感覺自己是在天地間奔馳,與愛斯基摩犬一起,用原始的方式,與自然共存,跌跤也跌得甘願。

旅行回來後的兩天,我的雙手都還是酸得抬不起來,可見我當時出了多少力(僅管可能是完全不必要的、因為自己緊張才花的力氣),我已經開始計劃,下次要參加十公里的、二十公里的、五十公里的長途旅行,再一次體驗,與愛斯基摩犬雪上馳騁的樂趣!

歐迎加入北歐四季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更多生活思考
北歐四季 on Facebook
Twitter It! Plurk this! Share to Facebook!

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please consider to leave a comment or subscribe to the feed and get future articles delivered to your feed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