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05

【阿姆斯特丹】再見,再見

這是我今年第二次來阿姆斯特丹。 兩次都是因公出差。第一次是來找國際合作夥伴,第二次是來開會、做presentation、並說再見。第一次匆匆地來、匆匆離開;這一次總算待了整個長週末,僅管會議行程連續幾天從早排到晚,我還是偷得了三個小時的閒步時間。 從機場進城的路上,司機回頭友善的說:「今天天氣不錯,就是冷了點,希望你們還習慣。」 後座的我們大笑:「哦別擔心,我們是從芬蘭來的!」 司機也笑了,的確,赫爾辛基的樹葉已經掉光了,阿姆斯特丹樹梢還有綠葉,讓人簡直有春天來了的錯覺。 「這簡直是芬蘭的夏天!」身邊的老闆這麼說。 是的,十二月初的週四下午,阿姆斯特丹滿是陽光。 真不像冬天。 我四處走著,不得不讚嘆,這真是個美麗的城市。 每一個轉角,都有座橋,整個城市彷彿被運河串流,走著走著,竟也搞不清楚,哪座橋是哪座橋,每一座橋邊都有動人的建築風景,和一排排的腳踏車。說這個城市是一步一風景,真不為過。 邊走邊看著風格各異的建築群,啊難怪這裡是世界旅客的最愛之一,果然是個溫馨怡人又漂亮的城市。 氣溫雖不低,在冷風裡走上兩個小時還是冷的。我走進一家街邊的咖啡,點了份三明治。 三塊多歐元的現做三明治,料多新鮮又好吃,可惜我已經想不起來店名,不然真想網上推薦一下,好像叫做go fresh food之類的,住在阿姆斯特丹的朋友不妨指點一下,真是間不錯的午餐小店。 走著走著,發現自己竟迷了路。拿起旅館給的地圖,發現這地圖其實只是簡略的電車路線圖,完全搞不清楚我自己到底在哪條街。(註一) 於是我開始到處問路,荷蘭人對觀光客的友善果然名不虛傳(註二),指點迷津後還不忘祝我有美好的一天,順便提示哪裡買得到便宜的車票,怕我做錯車還不忘打 破砂鍋問到底,問出我想去的地方,以便告訴我正確的站名,當我不小心闖進紅燈區,又迷路的時候,問路正好問到一個觀光客,他拿出一份詳盡的地圖來,跟我一 起找路,看著他那份巨細靡遺的大地圖,突然發覺自己膽子不小,手上連張地圖也沒有也敢在開會前到處亂跑。 三個小時的徒步亂走之旅,我出乎意料地愛上了阿姆斯特丹。 這回再見阿姆斯特丹,它又多了幾份我上回沒注意到的風采,這也是我跟它說再見的時候,下一次會再來,不知道是哪一天了。 註一:我非常沒有方向感,會迷路一點不奇怪。有地圖在手就沒問題,但一沒地圖東南西北對我來說完全一樣。 註二:據我聽說,荷蘭人對旅客非常之好,對移民卻不見得是這麼回事,尤其自從電影導演Theo van Gogh被殺後,人們對移民的態度更加保留。這讓我想到芬蘭的一些難民,大部分的人也是奉公守法的,但只要有那麼一兩次有人犯法,從此後所有同一族群的人 都會被戴上大帽子,這是一種很多人都不自覺的歧視,仔細觀察一些媒體的報導角度都可以看得出來,這其實是會惡性循環造成很多問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