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怪獸,讓人學習跨越「想像的害怕」

我一直喜歡賴馬的書。第一次讀到他的兒童繪本,是2003年。

當時的我剛移居芬蘭,對芬蘭兒童文學起了莫大興趣,自己跑去芬蘭出版社毛遂自薦想幫忙推廣介紹兼翻譯之餘,還不忘「順手」把台灣的好繪本帶上桌文化交流一下,也想讓芬蘭人見識一下,我們台灣繪本也是很棒的喔! 當時被我帶上桌的,就是賴馬的「帕拉帕拉山的妖怪」、和「早起的一天」。

許多年後,我真的因緣俱足了翻譯了一本芬蘭繪本,同時也成為一個小男孩的媽媽。這兩本賴馬的繪本,自然成為我們母子床邊故事的讀本。

「早起的一天」,讀來總讓人彷彿進入一個和樂又充滿朝氣的世界,我喜歡帶著阿雷一起,欣賞書中的各個角色,感受三代同堂的親情與歡樂。

「帕拉帕拉山的妖怪」,則讓人看見我們心中的妖怪,原來可能都只是「小小的影子」而已。書中的白豬魯魯,被夜裡的妖怪影子嚇跑,全村也因此不得安寧,最後才發現原來「妖怪」,只是兩隻小豪豬的影子嘛!
IMG_9292

讀完書後,我們母子就三不五時會玩起「影子實驗遊戲」: 打開客廳的光源,伸手在牆上映出手的影子,有時靠近一點,有時站遠一點,觀察影子的大小有什麼不一樣,就是好玩的生活遊戲!

走在戶外陽光下散步時,我們也看著影子,有時影子好長,有時影子好短,阿雷會追著媽媽的影子跑,或是讓媽媽追著他的影子。

影子的存在如此真實,然而影子又不代表真實,這樣的體驗,讓影子成為「真實」與「虛幻」的界線,即使從此遇見如書中一般嚇人的「影子」,也不用覺得「可怕」,因為「影子」可以變大,當然也可以縮小,一如很多我們自以為「可怕」的事物一樣,也許我們怕的,一直都只是個「影子」。

IMG_9294

從此,阿雷如果害怕的時候,我總是告訴他,「你記不記得帕拉帕拉山的妖怪裡那個好可怕的妖怪影子,其實只是兩隻小豪豬,一點都不可怕對不對,這件事也是一樣喔!」

依此類推,如果他遇見不喜歡吃的菜餚,我也會告訴他: 「你記不記得上次你也很不想吃新的菜,結果嘗一口後好好吃喔,要不要試試看啊?」

我試著從「影子」經驗出發,讓阿雷體驗所有想像與實際的不同,雖然不見得每次都會成功(因為小孩不見得每次都捧場啊!),然而共同閱讀「影子妖怪」的體驗,卻讓我們母子都有機會,試著一次又一次地,跨越想像中的「害怕」與「不喜歡」,發現讓人驚喜的「真實」。

我想,育兒也是如此的吧! 無論是爸媽還是孩子,我們都在日復一日的生活細節裡,既體驗著真實,又挑戰著自己的想像,每一日的生活,也因此呈現各種趣味。
* 20年經典重現三繪本,首刷加贈【手工書達人王淑芬-一張紙變立體卡DIY材料包】λ>> http://bit.ly/賴馬20年經典重現

*《帕拉帕拉山的妖怪》http://bit.ly/1KMJf6nλ

*《早起的一天》http://bit.ly/1VG5xamλ

新年新希望如何實現? 芬蘭人這麼建議…

今年二月時,我在Shopping Design雜誌的設計快訊(Design Vision)中,分享了一個有趣的芬蘭新年新希望網站。網站邀請大家許下新年新希望,接下來就會寄email提醒你,有沒有做到呢? 也可以在網上幫別人的新年新希望打氣按讚。

寫這一篇快訊的同時,我發現芬蘭好多媒體,每年都在新舊年相交時,訪問專家,並發表一篇類似「新年新希望,該如何實現?」的文章,而且都還挺實用的。

WP_20150411_16_50_52_Pro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當編織遇上部落客Part 2 – Vlogging

昨天去參加了第二次的編織與部落客聚會,地點在我們小城市Järvenpää的編織咖啡館 – Lentävä Lapanen (飛翔的手套)。去年的聚會中,我們邊織毛線,邊聊了很多關於部落格的種種,昨天我們的主要題目,則是Vlogging,也就是用影音Video,來與讀者&閱聽著交流的方式。

去年的聚會記錄文章中我曾經寫過: 「這個聚會的芬蘭文名稱是taskuneuloosi(連結為芬蘭文),tasku在芬蘭文的意思是「口袋」,意指「隨時可帶著一起走」,neuloosi指的是處於非常享受的編織狀態,意思就是邀請熱愛、享受編織的人帶著自已進行中的編織作品,面對面的交流、互相認識、支持,同時,也在聚會中學習社群媒體相關的知識。」

與去年相同,這次聚會仍然由「口袋編織」(#taskuneuloosi) 的發起人寶琳娜(Pauliina Mäkelä -Kinda Oy)和瑪莉亞(Marja Nousiainen – Viestintä Oy Tulevaisuus)共同引導。昨天現場坐了大約25 位編織部落客,同時還有大約5位無法親臨現場,則透過我們的主題(線上串流影音-livestream video)來參與互動。

IMG_8462

昨天整場活動中,我們主要嘗試使用Periscope和Snapchat兩種軟體。這兩種軟體,都提供想即時用影音傳播內容的人很方便的選擇,而且兩者都在芬蘭引起一陣流行潮流。

Periscope, Snapchat, Youtube,還是其它?

我們在聚會中討論著: 自己習慣使用哪一種影音傳播平台 ? 我自己最常用的,是Youtube。

過去十年來,斷斷續續的,有一陣沒一陣的用著。

一開始,是在赫爾辛基的一些設計活動中,拍下一些音樂現場表演節目上傳。去年起,則開始成立一個「芬蘭創意、人文、自然生活」頻道,開始更常放一些當地活動的影片,或是我們全家森林之旅的記錄,來與大家分享。每個月與王文華大哥的廣播連線,我也從今年起開始將錄音檔搭配相片上傳,算是個免費、方便、儲存空間又大的平台。

然而,Youtube要即時串流影音,畢竟沒有那麼方便,所以我幾個月前也開始試起了芬蘭正流行的Periscope,將我們全家的森林自然之旅用即時影音的方式跟大家分享。

我很喜歡這個軟體,因為它讓我可以現場看到大家的即時傳訊、增加互動的可能性,而且每次收到觀眾即時送來的「愛心」,都給我很多鼓勵!

至於芬蘭年輕人著迷的Snapchat,我還沒有用過,因為受限於自己目前的手機是Nokia Lumia,無法使用,這大概要等我將來某一天換回iPhone時才能玩玩看。不過呢,反正應用軟體實在多如過江之鯽,也不是每一種都要試試看,找到自己適合的、又方便讀者&觀眾收看的,就好了,不是嗎?!

選擇這麼多,到底要選哪個? 

我們也在活動中討論到,社群媒體提供這麼多的影音選擇,到底該選哪個好?

帶領活動的寶琳娜說,對她而言,一直是個不斷改變中的選擇。我很同意,對我來說,也是一樣。 從十多年前開始玩社群媒體開始,自己面對的就是個「不斷更新中的選擇」。從電子報、明日報新聞台、部落格,到臉書,各有各的興旺時期,後來我玩了一小陣子的Podcast,從Bambuser,到現在的Youtube或Periscope影音,又是不斷有新的嘗試。 就像我們不斷變化中的生活一樣,沒有什麼是固定不變的。

不說平台,單以內容創造的方向來說,也是一樣的。

剛來芬蘭的我,多書寫著生活體驗與設計觀察。

過去幾年的我,因為有了孩子,開始有了許多教養相關的文字。

然而,作為一個居住芬蘭快滿十三年的移民,在不斷地努力深入融入這個社會的過程中,我不同的階段都有不同的體會,我也書寫著自己的自我成長、心靈啟發、人生思索、和我的夢想。

而所有的社群媒體,都是一個管道,讓我用不同的方式,向這個世界發聲: 我是誰? 我在這裡做什麼? 我看見什麼,聽見什麼,感受什麼,又思考了什麼?

我想,選擇社群媒體就像選擇人生一樣,真的是個不斷改變、浮動的過程。在人生中,我們不斷地在作選擇。所使用的社群媒體,就如同所有的選擇一樣,也反映了當下的自己,每一個選擇,都是嘗試、都很新鮮、都在學習。

不斷學習中的人生,我覺得很迷人。

就在溫馨的氣氛與討論中,結束了這場「社媒影音串流實驗+編織討論會」。

IMG_8463

從實體往網路延伸,我們也成立了臉書社群,打算以後繼續將芬蘭編織部落客集合起來,互相常常交流打氣。

我喜歡這樣的聚會。一部分的自己不能免俗地會客觀觀察記錄,另一部分的自己卻也自然會想融入,或是努力融入,因為,這就是我的生活。

在此,也分享我自己的影音分享平台和其它社群媒體平台,

即時影音串流 Periscope: https://www.periscope.tv/shaninordic (所有影片在串流後24小時內可觀看)

Youtube影音分享: Youtube: http://bit.ly/1TcNfxU (我的芬蘭創意人文、自然生活頻道)

Facebook profile: 可尋找 Tsui-Shan Tu (部分更新我會設成Public,歡迎Follow我)

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shaninordic (我的作者專頁)

Facebook page Pure Finland:  https://www.facebook.com/purefinland/ (芬蘭飲食、莓果、藥草、或產品專頁)

Instagram: instagram.com/shaninordic/

Twitter: shaninordic (跟臉書粉絲頁更新幾乎同步)

本文也同時用英文發表於我的Pure Finland英文部落格,以便與芬蘭朋友交流: my English blog.

* 歡迎有興趣的朋友加我 (如果你跟我分享你常使用的平台喔 !)

 

一頓「回到源頭」的生日餐

一週前,我們藉由慶生之名,去吃了一頓我的生日餐。

餐廳的名字,叫做「回到源頭」(Juurella),在自己的生日即將到來前,「回到源頭」慶祝,再適切不過了吧!

坦白說,我會想來這家餐廳,確實是帶著一點「尋找源頭、想念家鄉」的情緒。

IMG_8196

為了「回到源頭」,我們去這間餐廳

這家餐廳,位在我幾年前居住的芬蘭西部小鎮塞納約基(Seinäjoki)上。

說來有趣,在芬蘭住過六個城市,這個人口只有約五萬人的小城市,既不是最大,也不是最小,卻最讓我有家的感覺。

也許是因為,我們夫妻第一次合力貸款買下的家,是在這裡。

還有,住在這裡的三年間,我找到了在芬蘭的「立足點」,在教育組織裡,有一份適才適性的工作,工作環境和合作網絡我都很喜歡。

當時我們住在市中心的小河邊,天天走路穿過森林小橋河流,十五分鐘內就到辦公室,工作之餘,我們就在河邊散步、到河裡划獨木舟、很簡單樸實,平凡也快樂。

僅管我也喜歡現在住的城市亞爾文帕市(Järvenpää),然而我想當年這個小城,在各方面條件俱足的情況下,讓我的移居芬蘭生活,有了一個在心情感受與在異鄉自我實現上,都最完整的「家」,因此,它 在我心中始終有著無可取代的非凡意義。

Untitled

再說回這間名為「回到源頭」(Juurella)的餐廳,其實是在我們搬離小城後才開張的。

我三不五時看到前同事們,一個個在那裡吃飯、開會,「終於我們小城也有間精緻餐廳了!」的評語,如雪片般三不五時就飛在我的臉書朋友動態上,看得我心動不已,於是這次藉由慶生之名,我無論如何也想去吃一次,哪怕在我們目前住的小城附近,其實有更「經濟實惠」的選擇,我還是想在「生日」前,回到「家鄉=源頭」一趟。好像藉由去這裡吃飯,就能找到一些已然「遠去」的過去。

周五的晚上,不是太大的餐廳,幾乎完全客滿。我坐在那裡,體驗著期待已久的饗宴,同時也觀察著這間餐廳。

氣氛,很不一樣。 精緻飲食,並由老闆親自招待,這在芬蘭似乎不是太常見。餐廳的創辦人,自己也端著餐盤遊走在桌間跟客人寒暄。鄰座,一家三代從祖父母到小朋友,開心地談笑著,絲毫沒有任何拘束感,既是精緻餐點,卻仍保有某種人與人之間特別接近的小鎮風情。

「由源頭出發」的菜餚與佈置

菜,自然是好吃的。 前菜,湯,甜點,都反映出芬蘭食材的自然絕配,並強調食材的源頭: 都來自在地的各式農場。坐定不久,廚房就送來招待小菜,用白樺樹的木墊當盛盤,老公那口是大麥, 小紅莓醬,白梭鱸魚,我這口則是當地農家乳酪、蔓越莓、芬蘭裸麥麵包乾。

廚房招待

接下來的前菜,主廚上了「歐洲防風草濃湯」(Parsnip soup)(右上角)。老公的主菜則是當天新鮮的白梭臚魚、配上大麥、烤紅蘿蔔脆片、最傑出的是粉紅色的小紅莓荷蘭醬! 我的主菜則是大麥、根莖蔬菜、茴香、牛肝菌菇。那個牛肝菌菇一咬下去,真是驚人的美味! 明明是菇,第一印象卻像是燉五花肉一般的鮮美還多了一份清甜!

主菜前菜

最後,老公的甜點是當地農家起司拼盤,我的甜點是「藍莓與白樺」,也就是 「藍莓雪酪配上焦糖烤布蕾」

白樺樹在哪裡?

侍者笑著說: 「我們的烤布蕾裡,有加白樺樹水喔!」

哇哇哇,原來如此! 所謂的白樺樹水,就取自於芬蘭到處都有的白樺樹,每年春天在發芽時,有兩週的期間,如果在樹枝上鑽一小洞,可以取到的清甜樹水。

IMG_8209IMG_8214

水足飯飽之餘,我們也欣賞著餐廳的佈置,許多角落都使用當地著名陶藝家Päivi Rintaniemi的作品,包括角落的花盆、食器、會議室的餐具。我之前曾因為工作關係,與這位陶藝家有些接觸,如今看到她的作品在小鎮上有個好的展示與使用空間,心裡也同樣為她高興。

IMG_8183

餐巾,用的則是鄰近城鎮有名的亞麻布織品品牌Jokipiin,有一次前老闆送我聖誕節禮物,就買了他們家的桌巾呢,此時在餐廳看見,既有親切感,又勾起當年的回憶。

一切,都要「回到源頭」,從食材、到設計、用品,都要使用在地的,最好!

IMG_8206

餐廳的理念和幾道食譜,也化為一本書,就叫做「真正的回到源頭」(Aidosti Juurella)。裡頭包括許多與餐廳合作的在地食材與農場介紹,從牧場到起司工廠,在在讓身為顧客的我們感受到: 來這間餐廳,也同時在支持著在地的創業家、和在地的農家,這頓餐,越吃越有意義了。

IMG_8178

大餐付錢,老公要求不找零!?

我看著一群又一群的客人,跟老公說: 「看來大家都很支持這家在地的精緻餐廳啊!」雖然餐費不便宜,但回想一下,上一回我們特別為了慶生來吃這種餐廳,也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呢。

結帳時,老公掏出紙鈔給侍者,並說: 「不用找了! 零錢就當作是小費吧! 」

當下我大驚! 因為芬蘭餐廳,大部分的時候是不需要給小費的,這裡的侍者有固定薪資,就算想給小費,10%的小費也夠了,老公留下的小費零頭,可是我們今天大餐的20%價格啊!

我其實很想當場攔阻下來,但當時又想,我該尊重他的決定,所以我就硬是努力閉嘴了! (心理暗暗想的是,早知道你沒打算拿回找零,不如讓我再多點東西,呵)

離開後我問他,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他回答: 「我想表達我的支持,支持他們好好努力經營下去,反正我們十年上一次精緻餐廳,十年後我們再來,他們還可以在這裡。」

我不語了。

IMG_8198

因為「認同家」,所以「甘願付」

芬蘭人總是以自己的家鄉和根為傲,無論家鄉多小,五萬人、一千人,居民都會努力支持自己家鄉的一切。這種「愛國愛鄉」的情操,常常會不著痕跡地,流露在生活中的每個選擇裡。

我們這次不也是如此嗎? 上芬蘭餐廳從來沒給過小費的老公,這回居然這麼慷慨…他本來想去的是另外一間,是因為我堅持他才來陪我來這間,結果吃完後,比我還大方…

而我,明明有更經濟的選擇,還是堅持自己的生日,就要回到這裡吃…

也許,這十多年的芬蘭生活,我也內化了這樣的情感,很偏執地願意多花一點錢,支持家鄉的好。支持一個「城市驕傲」之一的餐廳、支持餐廳背後所有努力堅持的小農、支持在地方上一點一滴耕耘的藝術家。

而家鄉,對不斷搬遷的我來說,也不只一個,台灣是我的原鄉,芬蘭是第二個家鄉,其中,還有這麼一個小鎮,曾讓我如此有「家的存在感」,哪怕已經搬離數年,在我心底深處的某個角落,仍然暗暗地「以她為家」、「為她驕傲」、並真心感謝她曾經如此張開雙臂接納一個「異鄉人」,並且從身心都豐富了我的生活。我的孩子,當年也在這裡出生,在林邊,在水邊,在我們那以愛築起的巢裡。

這個晚上,我們以生日為名,「回到源頭」,回到「家」了。

人不斷走到哪裡,總是要「回家」的吧?! 除了每日安頓我們身心睡眠的家,還有心靈的家,有遙遠的故鄉,第一故鄉…第二故鄉… 每一次回到這個城市,我都覺得自己像是「回家了」。

上個月回到台灣,也覺得在故鄉母語環繞的風景中,自己的根紮得更深,回家,總是給人更多往前走的力量,無論那個家,是「哪個家」。

我想我很幸運,在異鄉,也曾有那麼一個讓我覺得像是「家鄉」的地方,三不五時可以回去看看,連結一份根的力量。

Juurella餐廳

* * * * * * * * * * IMG_8200

這是餐廳女廁前,貼著的幽默標語: 「首先上帝創造了男人,然後他有了個更好的點子…」

席間我問老公: 「新年新希望,你覺得我這個做老婆的,有什麼需要改進的地方嗎?」

他想都不想地回答: 「我應該送你一束花。」
我以為他沒聽清楚,又問了一次。
他還是看著我說: 「我應該送你一束花。」
「這是什麼意思啊,是說我做得太好了嗎?」
「嗯! 對呀!」
我忍不住笑了。
完全超乎我預料的答案。

所以,女人是比較完美,哦?

雖然自知不是什麼完美老婆,也知道可以改進的地方是什麼,但是聽到這樣的答案,心裡還是甜甜的,這算是個「回鄉之旅」中的,附帶「生日禮物」吧…

【在芬蘭養小孩】漫畫,也可以是好教材 (親子天下嚴選文)

在芬蘭居住了快十三年,生活中的「文化震撼」,好像不見得會因為時間變長就逐漸減少。相反的,有些事物總在「震撼」過後,繼續以某種方式發酵沉澱、到了人生的不同階段,繼續以新的面貌浮上檯面。 其中之一,就是我對「漫畫」作為一種閱讀教材的想法。

149_4915

*芬蘭小學課本其中一頁(2003年攝)

芬蘭小學課本裡,很多漫畫文本

猶記得小時候,我也有過一段愛看漫畫的時期,父母雖然沒有特別禁止,但也沒有特別鼓勵。那個年代的整體氛圍似乎是「小孩不要看太多漫畫」,因此漫畫似乎只是一種「娛樂」,很少被特別賦予「教育」意義。

第一個文化震撼,是2003年的冬天,當時我的芬蘭語課實習,正好就在芬蘭小學。我清楚的看見,小學課本上介紹著各式各樣知名的「芬蘭漫畫」。當時我的第一個反應是: 「如果當年我的國語課本有這麼好玩多好啊?!」 這是我第一次有如井底之蛙般地發現,漫畫原來可以是正式教學中的好讀物!

149_4916

*芬蘭小學課本其中一頁(攝於2003)

接下來,我發現漫畫不只存在於小學課本之中,在一般芬蘭人的家裡也無所不在!

我從老公家,找出一大堆芬蘭文版的「唐老鴨漫畫」,都是他從小到大的收藏,我才知道,原來芬蘭父母們,從1951年開始就喜歡固定訂閱「唐老鴨漫畫」給家裡的小朋友看,因為唐老鴨漫畫的芬蘭文版本用詞十分精準,家長與老師們都認為,這本漫畫是很好的芬蘭文讀物! 沒想到,迷漫畫也可以迷得很有道理,還會被鼓勵,當時真有大開眼界的感覺!

IMG_8218

從此以後,我對芬蘭文版的「唐老鴨漫畫」刮目相看,對我們而言只是迪士尼卡通之一的唐老鴨漫畫,到了芬蘭竟然變成師長都推薦的兒童優良讀物了!

有一回我拿起一本看,才發現其中還有玄機!

那是一本唐老鴨漫畫的特刊,特別以芬蘭的「卡雷瓦拉」史詩(Kalevala)為主題,史詩原本可能是有點難懂的,漫畫的一開頭,就先用淺顯卻完全正確的芬蘭文介紹史詩,漫畫的最後,則介紹美國印地安人,受芬蘭史詩啟發所重新創造的史詩傳奇,中間的主要情節,則自然運用芬蘭史詩的文學風格,和美國印地安的傳奇人物創造出全新的唐老鴨故事! 如此一來,情節充滿想像力和趣味,同時也讓小朋友們在樂讀中,不知不覺就親近了芬蘭史詩的文學風格、並同時吸收美國印地安人的史詩相關知識,一小本漫畫,學問真不小啊! 

現在我自己有了小孩,雖然沒有特意買唐老鴨漫畫給他看(反正婆家已經有很多老公從小訂到大的漫畫了),然而有一回帶他去逛飲食展,竟然也被展場人員發送了一本唐老鴨漫畫。

好奇地翻開來看,才發現這本漫畫的主題是「飲食知識」,裡頭有好幾個唐老鴨的短篇漫畫, 每一篇主題都與「飲食教育」有關。

IMG_8239

 

好漫畫,政府也補助

比方,第一篇漫畫講的是,唐老鴨叔叔眼睛被矇起來,試喝各種可樂,最後喝到一個他覺得最好喝的,問這是什麼,旁邊惡作劇的唐小鴨們才哈哈大笑說: 「這是水啦,花瓶裡的水!」

所以,漫畫試著潛移默化小朋友:白開水最好喝,裡頭還有好幾種小朋友也可以做的食譜、用遊戲讓小朋友學飲食相關的生活常規、並結合漫畫。 這本有特別主題教育意義的唐老鴨漫畫是誰出版的呢? 我好奇的翻了一下,才發現唐老鴨漫畫的飲食教育小冊,由芬蘭的唐老鴨漫畫出版公司與推動飲食知識與教育的非政府組織合作,背後居然還有芬蘭政府的農林部提供補助經費哩!

連政府都贊助唐老鴨漫畫作為「好教材」,漫畫在芬蘭,果然「很重要」!

芬蘭總統建議移民讀唐老鴨漫畫

去年底赫爾辛基書展舉辦時,芬蘭總統也公開建議,移民們至少要看兩本書,一是芬蘭經典文學名著「七兄弟」,二是唐老鴨漫畫。 我笑了,看來唐老鴨漫畫,在芬蘭的地位可不低於文學名著喔,不只小孩被鼓勵閱讀,我這個身為移民的成人也被總統先生建議閱讀。而「七兄弟」這本芬蘭文學名著,我當年也在小學課本中看到用漫畫表現給孩子們閱讀的篇章呢!

149_4910

*芬蘭文學名著七兄弟,在小學課本中以漫畫呈現 (攝於2003)

此外,芬蘭還曾有教育研究指出: 愛看漫畫的小孩,閱讀一般文學的比例也比較高呢!

看到漫畫在芬蘭可以這麼有影響力、又如此被欣賞,也讓我思考: 也許,無論是文學、音樂、或其它藝術,都可以有很多種類,不同的類型與文本,有不同的教育力與美感,一切只在於,身為成人的我們,如何將內容和品質做到最好,好到可以成為既有娛樂性(小朋友容易喜歡)、又有教育性和啟發性的教材,就像芬蘭的唐老鴨漫畫這樣,如此一來,漫畫就不只是漫畫,還是讓孩子們學習生活常規、認識民族文化的同時,還能哈哈大笑、讀得津津有味的好材料了!

149_4917

*芬蘭小學語文與文學課本封面 (攝於2003年)

*我的書: 教養可以這麼自然: 台灣媽媽的芬蘭育兒手記

* 親子天下嚴選部落客原發表處連結

不用當完美媽,但要學會說抱歉

我曾聽說,如果常說「對不起、請原諒我、謝謝你、我愛你」,這幾句話的神奇力量,會讓人生更加美好並充滿愛。

我很少刻意這麼做,然而最近我卻發現,這些其實正是我和孩子生活中,最常說到的幾句話。

我常對孩子說「媽媽好愛好愛你!」

也常對他說:「謝謝你來這個世界陪伴媽媽,謝謝你來做我的寶貝。」

然而當他長成衝撞力強的五歲小男孩後,我也開始常需要對他說: 「對不起,是媽媽的不對,請原諒媽媽好嗎?」

光是昨天一天,我就跟阿雷說了好幾次「對不起」。

這兩天我正在讀一本書,拿了些彩色便條貼把頁面貼上標記,書和便條貼一直放在桌上沒收,要讀時卻發現彩色便條貼不見了,第一個反應就是: 阿雷拿去玩了! 因為阿雷以前很愛拿去把它玩到不見,所以我馬上問他: 「你有沒有拿媽媽的便條貼?」

「沒有啊!」

「那怎麼會不見呢,我明明放桌上啊,所有東西都在只有它不見,你是不是拿去哪裡玩忘記了?」

「沒有啊!」

「真的沒有嗎?」我左翻右找「可是沒有人會拿啊,只可能是你拿的啊!」

「我沒有拿啊,媽媽。」

說時遲那時快,我突然發現,是我自己把便條貼塞在書頁裡忘了!

當下我馬上跟阿雷道歉: 「哎呀媽媽找到了,原來是我自己忘記塞在裡面,阿雷對不起喔,媽媽誤會你了,對不起對不起!」

「為什麼你會以為是我拿的呢?」

「因為…你以前拿過好多次嘛!」我蹲下身來抱住他,「所以媽媽一開始就認定是你,是媽媽錯了,不該誤會你,對不起,請原諒媽媽好嗎?」

阿雷拍拍我的背,很阿沙力地說:「沒關係,我原諒你了!」

雖然過程中,我沒有兇,也沒有罵他,但是沒有人喜歡被誤會,我相信小孩也是一樣,我希望我的孩子從這樣的互動中,學會錯了就要認錯,當他從生活中學到自己被尊重,他也會去尊重別人。

昨晚,又發生一件事。

剛從台灣回芬蘭,還有著時差的我,每晚六點過後就呈現愛睏狀態。

當我坐在沙發上整理東西,阿雷蹦蹦跳跳的衝上來翻跟斗還不小心踢到我的頭時,雖然沒有怪他,已經很累又被踢了一腳的我奇檬子就是不太好,當下直接閃人離場。

小孩是很敏感的,他馬上問: 「媽媽,你不高興嗎?」

「有一點。」

「為什麼?」

「因為你踢到我的頭好痛!」

「對不起媽媽。」 幾秒鐘後,阿雷跑過來盯著我看,我輕聲跟他說話時,他馬上說,「媽媽你現在覺得好多了嗎?」

「早就好了啦。」我笑了,同時暗驚,我們的情緒反映在聲音和表情裡,越親密,越藏不住,孩子無論說不說,都看在眼裡,感受在心裡。

後來我去燙被單,熨斗很燙,家裡正在大掃除,滿地雜物空間很小,我叫阿雷不要擠過來,免得不小心跘倒或撞到,他硬要湊過來,被我大聲趕了一下才走。

後來我想想,孩子不過就是想來看看熨斗怎麼用、燙衣服是怎麼回事嘛,於是我又再輕聲把他喚回來: 「你想看這個過程對嗎?來,站旁邊一點,你看,這樣燙過去,被單就平了… 還有,媽媽剛才是不是有一點兇?」

他點點頭。

「媽媽跟你道歉,對不起,因為有時差,還好多家事要做,媽媽已經累了,對不起啊!」

「沒關係!」 我們母子邊燙衣服邊講話,三不五時如果我又因為不耐煩或是怕他碰到熨斗而提高音量,阿雷馬上就會說: 「媽媽你又兇了喔!」 「沒有兇啊,我只是語調嚴厲了一點,講話還是很平和啊!」

然而,有個小子在我旁邊一直給我提醒,「媽媽你又兇了喔」,突然讓我覺得,他才是我的小老師,正因為是最親近的人,更容易在情緒上節制不足,甚至容易傷害對方。對我這個不是很有耐性,脾氣也不特別好的媽媽而言,有個「小老師」提醒我,是我的福氣,也是我的功課。

我們常說,自己養大的孩子,只要用心,他的情緒反應、表情意義,在爸媽眼中都無所遁形,然而對孩子而言,又何嘗不是如此?

從小看爸媽看到大,爸媽的聲調動作、臉部線條,都有意義。 有時孩子會說,有時不會,但他們都不知不覺地學起來。

我知道我不是完美的媽媽,我也有很多缺點,然而孩子直觀的反應和「回饋」,總讓我想要一點一滴的,學著做個更好的人、更好的母親。 因為我知道,我好,他就會好,我開心,他就會開心,如果我做錯事,我就要道歉,蹲下來看著孩子的眼睛說抱歉,就像孩子做錯事,也會跟我說對不起一樣。

 

我突然發現,在這樣的循環中,哪怕做錯事、不小心發了脾氣、無意間誤會了孩子,仍然成為一種正向的循環,因為大人會認錯,孩子也學會認錯,我們之間,就有了真正的學習與尊重,和一種接受彼此都不是完人的親密與自在。

我想,我還是會繼續,常跟孩子說「謝謝你、我愛你、對不起、請原諒我」,不是因為這幾句話有絕對神奇的力量,而是這些話語,原本就該如此自然地存在相愛的人之間,日復一日,讓我們學會愛著不完美的自己與彼此,並永遠心存感謝。

更多北歐四季的台灣媽媽芬蘭育兒分享,請參考我的書:

教養可以這麼自然: 台灣媽媽的芬蘭育兒手記

 

飛越千萬哩,和孩子一起學習隨遇而安

從阿雷半歲多起,我就每年帶他回台灣一次。

有一回,我和一個芬蘭朋友提到: 每次要獨自帶幼兒坐長途飛機前,心理上都會覺得有點疲累。

她說: 「每一趟旅程,都會成為你們母子獨一無二的回憶,放心去擁抱這樣的體驗吧! 」

這段溫暖的話語,從此成為我帶孩子飛越千萬哩的心理助力。 現在阿雷五歲了,搭飛機已比學步兒時期要輕鬆,只是我沒想到,今年聖誕前的回台之行,竟成為有史來「最辛苦」的一次,同時,也讓我們母子意外地培養了一段「共患難」的記憶。

特別辛苦的難忘旅程

是這樣的,從芬蘭赫爾辛基飛往台北,我們的行程原本是「赫爾辛基-香港」夜機九個半小時,加上「香港-台北」一個半小時,轉機時間只要一個多小時。依照過往經驗,阿雷上了夜機,吃餐看影片後,一覺到天亮就到了香港。

那天到了機場候機門時,卻發現原訂23:40的班機延誤起飛,櫃台人員馬上給我兩張面值各17歐的餐卷: 「我建議你們先去好好吃一頓!」這一聽就知道,大概會延誤很久。

過了午夜,我們才得到最新通知: 「本班機延後到明天早上08:00起飛」,現場頓時一片嘆氣。

幸運的是,芬蘭航空很負責的為我們一行人安排了旅館,讓人疲累的,則是接下來一連串的午夜排隊與等待。

出關後,領旅館單要排隊、接駁車也等了很久,到了旅館櫃台前,要繼續大排長龍等登記入住,午夜時分這麼折騰,阿雷已經累的快在地上打滾了,好不容易進了房間上了床,已是半夜兩點,早上六點接駁車就從旅館離開,所以我們五點半就得起床,總計睡眠時間是三小時。

終於我們在第二天一早上了飛機,經過九個半小時的飛行,到達香港已是當地時間的午夜時分,所有往台北的班機都已飛走,於是我們那「機場出關、找旅館住宿、第二天再進關的流浪記」,又要再來一回合。只是這回更加辛苦,為了怕過夜行李在機場弄丟,還得將行李提出來,第二天再重新托運一次。

午夜的排隊等待,第二回合開始,只是場景換成香港。

光是等出關的人潮就排了上百人,好不容易出關,將兩個二十公斤的大行李搬到推車上,外加手提行李和隨身包,一路推到旅館、進入房間,已是半夜一兩點。

這樣的疲累下,阿雷卻突然興奮地眼睛一亮:「房間好大好漂亮啊!」他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孩子果然最能隨遇而安,因為活在當下,容易為新鮮的事物而驚奇,就這樣,直到兩點整我們才在床上躺平,預計五點半要從旅館出發,跟昨夜一樣,可以睡三小時。

媽媽,原來也會像小孩?

然而,因為時差的關係,這一晚阿雷竟然睡不著!

他從兩點開始,一直跟我講話講到五點!無異是一晚把我吵醒N次! 我累得忍不住對他說: 「你明明在出發前答應爸爸,你也會照顧媽媽,現在你一直吵我讓我不能睡,你都沒有照顧我!」這段「氣話」講完後,他真的神奇地不再吵我,自顧自地唱歌唱了二十分鐘,反倒是我,其實也睡不著了,突然覺得自己的反應好像小孩子啊,竟然會跟兒子說你不照顧我呢。

我索性跟孩子說真心話道歉: 「謝謝你,我知道你也有試著照顧媽媽,對不起媽媽這兩晚性急了點,常常催促你,但媽媽真的好累喔。」

阿雷說: 「對啊你都一直叫我快一點快一點快一點。」 我笑了,「那我現在起會多等待一下,盡量不叫你快一點快一點好嗎? 但媽媽有時也是不得已的,不快一點拿到行李、不快一點到旅館,我們又得排隊等更久哇! 而且阿雷,你有沒有發現我們好幸運喔! 我們總是很快地找到行李、很快地排到房間,跟很多人比起來,大部分的時候我們不需要等太久、也一直遇到貴人相助,我們的運氣真是太棒了!」

阿雷也笑了,「對啊媽媽,我覺得這次的旅行好好玩喔!!」 可不是嗎? 這趟旅程看似辛苦,也很「好玩」啊!我

們第一次在機場免費吃一餐,第一次連續兩晚住免費旅館,第一次,一整個晚上一起一夜未眠! 在這個不眠的夜裡,我們母子也在互相學習著,我向他學習隨遇而安,同時也希望能以身作則,無論任何時刻,我們都要學著正面思考!

就在這樣的對話與反覆中,轉眼時刻已到五點,阿雷反倒突然睡著了!! 這又是個新挑戰! 我不得不把熟睡中的他叫起來,我們有三個行李,我不但不可能抱他,他還得幫我拉一個小行李才行! 熟睡中的孩子就這樣被媽媽硬拉起來,在啼哭中逐漸被媽媽想辦法弄到「全醒」,然後很合作地幫我拉一個行李下樓。

「媽媽,我幫你!」

當我兩手各拉一個大行李往旅館出口走時,幫我拉小行李的阿雷居然伸出另一隻手: 「媽媽,我也幫你拉這個大行李!」 當我去拉推車,叫他在原地等我時,他竟然兩手各拉一個行李朝我走來,「媽媽,我幫你!」

一個剛滿五歲的孩子啊!長途飛行後,一夜未眠,他仍然記得要「幫媽媽的忙」, 我心中感動極了!

終於,我們順利回到台北,見到來接機的阿公阿嬤。 以往,阿雷總是往前撲去找阿公阿嬤,大家留媽媽一個人在後面推行李。這次不同,他很堅持要等媽媽,堅持要跟媽媽一起走,堅持要幫媽媽拿行李。

我突然恍然大悟:我們彷彿在這個看似比較辛苦的旅程中,培養出一種曾經「共患難」的默契。在這趟旅程中,我們只有彼此,無論碰到什麼狀況,都要互相照顧,我照顧他,他也以他的能力所及來照顧我,大手牽小手,我們一起學著隨遇而安,體會正向的部分,再辛苦,都可以因著這樣而溫暖。

我牽著他的手問他: 旅程累嗎? 他笑著說: 這次真的是太好玩了啦! 於是我又想起朋友曾對我說過的: 每一段旅程,都會成為我們母子共同體驗的、無可取代的獨特回憶。

在寫文的此刻,我又告訴他一次,這趟旅程雖然辛苦,跟你在一起真的很好玩! 阿雷卻反問我: 「我只覺得很好玩啊! 辛苦? 哪裡辛苦啊?!」

呵,看來,孩子比我更能正向思考了!

感謝這段旅程,無形中讓我們倆,累積了互相照顧的經驗值,我們一起學習隨遇而安、正向思考,這段回憶將永留我們心中。

相關文章:

【七至八個月記事】帶著孩子單飛千萬哩

跟孩子一起,打開生活,練習「勇氣」

人們總說,孩子是打開生活的一扇窗。

今年秋天當我們母子一起加入人僅四萬人的小城市亞爾文帕童軍團(Järvenpään Scout)專門為學前幼兒和家長舉辦的「家庭童軍團」後,這樣的體驗繼續不斷地打開。

繼上次跟大家分享的、得到許多讀者在臉書留言好評的「在城市中心尋寶」之後,我們又有了一個芬蘭生活新體驗:第一次,母子一起去超市街頭「義賣」,賣芬蘭童軍的耶誕月曆!

所謂的童軍團耶誕月曆,或更正確的說是「將臨月曆」(Advent Calendar),指的是在耶誕節前的四周開始使用的月曆,每天都可以打開一格,藉此等待盼望著耶誕的來臨。每年此時,芬蘭市面上都會有很多式各樣的耶誕月曆,為人們準備一份「期待耶誕」的心情。

芬蘭童軍團總在每年十一月時賣傳統的耶誕月曆,所有收入都歸童軍團運用,換句話說,也就是為童軍孩子營隊募經費。這兩個月從其它童軍團員的無私付出之餘,我們母子受益良多,當然也樂意盡義務幫忙,為孩子們多籌一些資源!

這是我第一次上街對不認識路人賣東西,感覺很刺激好玩,還沒去之前我居然已經開始期待了! 東西通通擺出來: 月曆、傳單、零錢盒、膠帶,小城童軍團的圍巾、小朋友自己用樹葉印的圍巾。

IMG_5669

原來,這是一場「勇氣」的練習

到了超市,佈置好攤位,我往前一站,開始手舉著月曆對路人們說「童軍團耶誕月曆喔」,邊「叫賣」邊觀察路人的表情,同時提醒自己,無論對方的反應是什麼,都要繼續樂觀地面帶微笑。

有的人禮貌性的搖搖頭說不,有的人假裝沒聽見沒看見,有的人一直滑手機,有的人會好奇問一下價錢,有的人說哎呀我很想支持,但我已經買了啊! (因為到處都有童軍團在賣,不是只有我們),有人搖頭說我不是童軍團的,有人則熱情回應「我每年都一定要買童軍團的耶誕月曆,今年也不例外!」還有人直言說: 「我很想買,但我只想跟小朋友買!」 可惜當時阿雷還躲在後面不肯出來配合,我還來不及說這裡也有一個小小朋友啊,客人就快速飄走了。

這樣的場合,對媽媽來說是勇氣的練習,對阿雷來說當然也是。

一開始他一開始躲在一邊,無論怎麼哄都不肯出來幫忙賣,直到我告訴他:「真的有人只想跟小朋友買呢,你可以來幫媽媽嗎?其實你只要站在媽媽旁邊就好了喔!」

原本躲在一邊「害羞」的他,一聽到媽媽需要幫忙,馬上勇敢站出來,站在我身邊陪著我。

這讓我想到一本很棒的繪本「魔奇魔奇樹」,裡頭的主角小孩豆太,原本很膽小,半夜上廁所都需要爺爺陪,卻在爺爺生病的夜晚,為了救爺爺,突然就有勇氣在暗夜自己衝出門去找醫生。 孩子都是這樣的吧,為了他們在乎的人會有勇氣,看到阿雷為了媽媽願意勇敢站出來賣東西,媽媽也覺得很感動呢!

說來很神奇,五歲的小小孩一站到我身邊,手上一舉著月曆,哪怕他一句話也沒說,十分鐘內就來了兩個人光看著他就笑笑的掏錢了!果然大家都想買小朋友賣的東西,因為想給孩子們一份支持和鼓勵! 我也藉著這個機會,讓阿雷有機會學習服務,讓他自己負責給客人月曆,幫忙收錢,媽媽找好錢請他交給客人,同時向對方說謝謝。

IMG_5967

用成功的經驗鼓勵孩子

有了一次成功的經驗後,阿雷興緻大增,開始越來越大膽,會拿著月曆搖來搖去,一會舉高高,一會左搖右擺,當他聽媽媽說「這裡有賣童軍團耶誕月曆」說了至少有一百次之後,竟然主動跟我說: 「媽媽你下一個不要說,我也會說了!換我說!」然後他就如法炮製,下一個路人經過時,他就用細細小小的聲音說: 「童軍團的耶誕月曆喔!」雖然路人沒有買,但小孩可愛的舉動還是把人逗笑了。

我也同時給他機會教育:別人不買沒有關係,我們還是要開心地繼續賣下去喔! 我自己也一直微笑以對,希望能影響阿雷,讓他從生活的小事中學會,別人不見得都會配合我們、或接受我們的提議,但是,我們可以學著越挫越勇,或著至少不用為此而影響自己的心情。

最後,我們母子倆成功地在一小時內賣了八份月曆,真的很開心! 上街「義賣真心覺得有意義的東西」本來就好玩,更重要的是,阿雷也有了「上街義賣」的經驗,我們又一起在芬蘭,經歷了人生中的另一個「第一次」!

IMG_5671

從「不敢賣」變成「很愛賣」,最後竟成為「小童軍英雄」

前兩天,我們正好又有機會在一個多元文化活動裡賣月曆,這會阿雷駕輕就熟,不再害怕了,他開始「勇敢」到足以自己走到老太太或老先生的面前,把月曆拿到人家的臉前面問: 「要買聖誕月曆嗎?」 面對一個勇敢賣月曆的五歲孩子,人們即使不打算買,也會非常和善的跟他對談,我從旁觀察阿雷,對於不買的人,他也沒什麼失望的表情,顯然已經開始習慣這就是一種常態。

這回,我完全不用幫忙,只要當阿雷在玩的時候告訴他:你看那邊有個奶奶對我們的攤位好奇,去問問他吧,他就會勇敢自己向前了,甚至勇敢地讓我驚訝。

IMG_5964

有一回,一位老太太說: 「這個多少錢?」
阿雷: 「七歐元」
老太太: 「有點太貴了啦」
雷: 「只是一個銅板加一張紙鈔而已啊!」
老太太也笑了: 「有這麼會賣東西的小朋友,我只好買了」

聽到他如此高明的「說服術」,我們大人已經在旁邊笑翻了,其實說不定他也只是因為剛才正好看到前一個買月曆的人掏這樣的錢,所以他想描述一下七歐元實際上是什麼而已,然而看到他不屈不撓地半小時內賣掉四份月曆,我打從心裡覺得,這一個月來總共三次帶他上街賣月曆的經驗,沒有白費。

當天,我們童軍團在攤位上,既賣月曆,也同時展覽小朋友用自然材質做的藝術創作,阿雷一直待在攤位旁,時而在地上鑽來鑽去,時而向路人介紹他的作品,時而勇敢地賣月曆,這些畫面都被童軍團的負責人補捉下來,放上網路,說這個小小孩「在介紹自已的作品同時,也賣出幾份月曆」,真是「幼兒童軍的小英雄」啊!

IMG_5982

打開生活,體會傳統

這個活動,不僅讓我們母子都有所學習,也讓我多認識了芬蘭的耶誕月曆傳統。原來當年把「耶誕月曆」這個傳統引起芬蘭的,就是芬蘭的童軍團。因為童軍團在1947年引進耶誕月曆,如今芬蘭市面上才會有琳瑯滿目的樂高耶誕月曆、巧克力耶誕月曆等,但是對很多芬蘭人來說,還是只有「童軍團的耶誕月曆」是真正傳統的耶誕月曆。不花俏,也沒有巧克力,卻忠實地記錄並傳承了一段原汁原味的傳統和歷史。

藉由帶著孩子一起打開生活的窗,一起勇敢體驗新事物,看似是我們在「幫忙童軍團義賣月曆」,其實最大的豐收,都在我們心裡。

我們都更認識一份傳統,也多了更多的勇氣,更是一份會永遠記得的美好體驗。 謝謝阿雷,又陪媽媽一起,有了我們共同的「第一次」。

歡迎參考我的書: 教養可以這麼自然 –台灣媽媽的芬蘭育兒手記  

和我的臉書專頁: 北歐四季

跟孩子一起,在自己的城市裡「尋寶」!

幾週前,我們小鎮的童軍團,為家長與學齡前的孩子,準備了一場「城市定向」活動。

一般所謂的定向活動,指的通常是在野外,藉由地圖、指北針和導航等工具,由某地引導到下一個地點的活動。原本看似跟「親子活動」無關,然而,童軍團卻把它變成「親子一起在城市裡挖寶」的城市定向活動!

首先,我們在火車站邊的公園集合,請孩子們與家長一起,看看四週,尋找一棵自己想要抱抱的大樹。然後大家接力,輪流跑去抱大樹,就在大家跑來跑去抱樹的暖身運動中,活動順利開場!

IMG_3811

接著,小孩們分別得到一張有著七張照片的「定向地圖」(下圖右邊),爸媽們則得到一張「文字指示」(下圖左邊)。目的,是由爸媽根據文字念給孩子們聽,一起尋找正確的方向前進,孩子則根據手上的照片,同時四處找尋照片裡的雕像或地標風景。找到之後,爸媽再根據文字指示,跟孩子一起多了解這個地標的意義,一起認識這個城市。

IMG_5570

我們所住的亞爾文帕市(Järvenpää),正是芬蘭大音樂家西貝流士的故居所在地,所以城市中西貝流士的足跡無所不在。這回,親子定向活動的第一站,就是火車站和圖書館中間的西貝流士雕像。爸媽帶著孩子們一起研究,不是只看看雕像就算囉,給爸媽的活動文字指示,就像是某些童書附贈的「家長指導手冊」一樣,為家長舉例提示,比方可以問孩子: 「這個雕像是誰?」「他的手上拿什麼東西?」「他在看向何方?」「他住在哪裡?」一個雕像,就可以有很多引導式的討論。

IMG_3814

接著,大家依照指示往前走,找到火車站邊的「城市塗鴨」,一起觀察欣賞。

爸媽們帶著孩子一起數,有什麼水果,有什麼字母? 平常經過時不會注意的角落,都因著這個活動而鮮明了起來。

我發現自己雖然常常經過這面塗鴨,但從來沒有這麼認真的好好看著它,也許在日常生活中,我們總是急急地走過,不見得都記得停下來欣賞細微處的風景。我想阿雷應該也是第一次,特別停下來,仔細地看著這片塗鴨吧!

IMG_3817

就這樣,一群爸媽與孩子們,在城市正中心方圓一公里內的大街小巷裡,走來走去,一邊走,一邊欣喜地發現一些以前從來沒發現過的事物。

我一向自認為已經是個喜歡停下腳步、觀察欣賞的人,然而這個活動卻讓我發現: 還不夠,原來我觀察的還不夠仔細! 有些雕像,如果不是在很醒目的位置,哪怕從附近走過,也不見得會發現,更別說這回我們都跟孩子一起,遠看、近看、還上前摸摸看,感覺那是什麼材質。

一個親子的城市定向活動,讓我自以為已經熟悉的城市,又像一本新書一樣,重新在眼前開啟了新的扉頁。

IMG_3832

最後,我們來到小城市的步行街。步行街的名字,叫做Janne。

記得五年前剛搬來的時候,我只知道城市中有條Janne街,卻不知道這名字有任何意義。直到五年後的現在,在全芬蘭慶祝西貝流士誕辰一百五十周年的薰陶下,我才明白,原來Janne是西貝流士的本名,這條街,原來是以大師命名!

果然,一切的背後都有其意義存在,只是我自己有沒有去發現這層意義而已!

IMG_3834

我也在活動中,發現一個天天近在眼前,我卻從來沒發現的事:

這條Janne街,就連燈具、地板的顏色,都為紀念西貝流士這位大師,而有背後的設計意義。比方,對於西貝流士來說,不同的顏色,代表不同的音符,因此而紀念音樂大師的步行街,也刻意在不同的區塊,運用不同的色彩來代表音調,街旁甚至有個小鍵盤呢!!

孩子們在在鍵盤前跑來跑去,在為紀念西貝流士所設計的藍色天鵝那裡爬上爬下,給爸媽的文字指示中則說,藍色,對西貝流士來說,是A大調。 並請家長帶著小朋友們一起觀察: 「路燈是什麼形狀,你覺得它像什麼?」「到處看一看,這附近的地面是什麼顏色?」「這是什麼樂器?」「彈彈你最喜歡的曲子」「這些藍色的鳥在看哪裡?」「這些鳥的心情如何?」

有些提問,是觀察,有些提問,是想像,無止境的討論,可以從城市的一個小角落開始。

IMG_3836

IMG_3840

一個小時的「城市定向」活動,就在這條西貝流士的步行街上,畫下了完美的句點。

當童軍團的主辦人問我們感想時,幾乎每個現場的媽媽們都異口同聲地說:「太有趣了,我自己都學到好多東西!!」

我也跟主辦人切磋了一下,問她如何設計這樣的活動。

她說: 「我上週自己帶著相機在市中心走一趟,拍下一些有趣的事物和地標,再上網找相關資料,活動就這樣準備好囉! 可惜其中一個街道邊的花盆,已經被搬走了,結果今天孩子們沒找到。」

我說: 「沒找到沒關係啊,那又是另一種定向活動的挑戰。我家老公就拿著你的相片,對照花盆的背景,最後找到原先花盆的置放地點,還看到地上一個坑洞的痕跡呢!」

IMG_3822

我們帶著滿滿的收穫回家,這樣的體驗對我而言好新奇,像是跟孩子一起,在自己的城市尋寶一樣,而且活動的背後,其實意義深遠。

比方,我自己小時候,並沒有學會去關心、認識自己四周的環境,長大後,城市裡頭最熟悉的事物,通常也侷限在「自己感興趣又有需要的範圍」,比方商店、餐廳、書店、車站等等。

然而,脫離這些「功能性」的場域,城市就沒有意義了嗎? 當然不是的,如果我們願意從小處去發掘,去找出每一個街頭巷尾的風景,每一棟舊厝背後的故事、每一個設計或雕像背後的理由,其實城市到處都是故事。

IMG_3849

離開前,我回頭看看西貝流士的雕像,心裡滿是感謝,我又更多了解他一分,也更了解這個城市一分。

而這個活動,可以說是「家長們因著孩子的活動而跟著一起學習」,看似只是簡單的趣味小活動,卻無形中在紮根: 為孩子和自己,紮下關心自身環境、了解所居城市的根。

這樣的根,會讓孩子更有機會,長成一個關心城市與環境的人,關心與了解得以自然地從自身所處之地開始,而不只是嚮往盼望著遠方的美好風景。

原來很多東西,都可以從生活四周自己創造的遊戲開始,只要有心,無論在哪裡都可以舉辦。

下回,不用等童軍團辦,我也可以在自家附近走一圈,製作簡單的地圖,跟孩子一起玩。只要我們自己願意,搜集街頭巷尾的資料,發現一些細微處的風景,就可以為自己和孩子創造一個「認識街頭巷尾」、「認識城市」的定向遊戲! 其實,在過程中,學習最多的,我想不只是孩子,也會是我們自己呢!

更多芬蘭育兒與生活的分享,請參考北歐四季臉書專頁

我的新書: 教養可以這麼自然-台灣媽媽的芬蘭育兒手記

芬蘭耶誕月曆哪來的? 從母子上街一起賣月曆說起

2015年11月2日,我們母子又有了芬蘭生活中的一個新鮮體驗: 第一次,一起去超市街頭賣東西,賣芬蘭童軍傳統的耶誕月曆!

我原本一直以為,如果要母子上街賣東西,應該會是賣「餐廳日的小吃」吧,結果沒想到,我們的第一次,是去賣耶誕月曆,然而也更有意義!

事情是這樣的:  這個秋天,我和阿雷一起加入了小城童軍團專門為學前幼兒和家長舉辦的「家庭童軍團」,每年在十一月時賣芬蘭耶誕月曆,是芬蘭童軍團的傳統,於是我和阿雷馬上響應,畢竟秋天短短兩個月內,我們母子兩人都從童軍團的活動中收穫很多啊,感謝他人的無私付出之餘,我們當然樂意盡我們的義務幫忙,而且所有收入都歸芬蘭童軍團和小城童軍團運用,響應付出,也是幫孩子們的活動多籌一些資源呢。

這是我第一次上街對路人賣東西,感覺很刺激好玩,還沒去之前我居然已經開始期待了! 東西通通擺出來: 月曆、傳單、零錢盒、膠帶,小城童軍團的圍巾、小朋友自己用樹葉印的圍巾。

IMG_5669

到了超市,佈置好攤位,我往前一站,手拿著月曆,開始對路人們一一說「童軍團耶誕月曆」喔,邊「叫賣」邊觀察路人的表情,其實很有趣。

有的人禮貌性的搖搖頭說不,有的人假裝沒聽見沒看見,有的人一直滑手機,有的人會好奇問一下價錢,有的人說哎呀我很想支持,但我已經買了啊! (因為到處都有童軍團在賣,不是只有我們),有人搖頭說我不是童軍團的,有人則熱情回應「我每年都一定要買童軍團的耶誕月曆,今年也不例外!」還有人直言說: 「我很想買,但我只想跟小朋友買!」

可惜當時阿雷還躲在後面不肯出來配合,我根本來不及說我這裡也有一個小小朋友啊,客人就快速飄走了。 而阿雷呢,他一開始躲在一邊,無論怎麼哄都不肯出來幫忙賣,後來他坐在旁邊的桌子上看著路人,直到我告訴他: 「真的有人只想跟小朋友買呢,你可以來幫媽媽嗎? 其實你只要站在媽媽旁邊就好了喔!」

IMG_5671

說來真的很神奇,五歲的小小孩一站到我身邊,手上舉著月曆,哪怕他一句話也沒說,十分鐘內就來了兩個人光看著他就笑笑的掏錢了 (果然大家都想買小朋友賣的東西啊,好像是給他們一份支持一樣! ),我也藉著這個機會,讓阿雷有機會學習服務,讓他自己負責給客人月曆,幫忙收錢,媽媽找好錢請他交給客人,同時對對方說謝謝。

有了一次成功的經驗後,阿雷興緻大增,開始越來越大膽,會拿著月曆搖來搖去,一會舉高高,一會左搖右擺,當他聽媽媽說「這裡有賣童軍團耶誕月曆」說了至少有一百次之後,竟然主動跟我說: 「媽媽你下一個不要說,我也會說了!」然後他就如法炮製,下一個路人經過時,他就用細細小小的聲音說: 「童軍團的耶誕月曆喔!」(partiolaisten adventtikalenteri!) 雖然路人沒有買,但小孩可愛的舉動還是把人逗笑了。

我也一直給他機會教育: 別人不買沒有關係,我們還是要開心地繼續賣下去喔! 

最後,我們母子倆成功地在一小時內賣了八份月曆,真的很開心! 上街「叫賣」其實挺好玩的,我很喜歡也還想再找機會去賣,但前提是要賣「我真的喜歡或覺得有意義的東西」才行,更重要的是,阿雷也有了人生第一次「上街賣東西」的經驗,我們又一起在芬蘭,經歷了人生中的另一個「第一次」!

IMG_5675

芬蘭傳統耶誕月曆,原來來自童軍團!

我也是經由這次的體驗才知道,原來當年把「耶誕月曆」這個傳統引起芬蘭的,就是芬蘭的童軍團。

所謂的耶誕月曆,或更正確的說是「將臨月曆」(Advent Calendar),指的是在耶誕節前的四周開始使用的月曆,每天都可以打開一格,藉此等待盼望著耶誕的來臨。

1947年,芬蘭童軍團把將臨月曆引進芬蘭,從此之後將臨月曆或耶誕月曆,就盛行於芬蘭。 雖然現在商店中有樂高耶誕月曆、巧克力耶誕月曆等琳瑯滿目,但是童軍團的耶誕月曆跟一般的耶誕月曆不同喔!

市面上的「耶誕月曆」通常從12月1日開始計算,但童軍團的耶誕月曆維持傳統,固定從慶祝將臨期的那個周日開始(通常是11月底),也就是說,童軍團賣的其實該說是「將臨月曆」,也是芬蘭最傳統、原汁原味的「耶誕月曆」!

寫文的同時,跟朋友聊天才知道,原來各國童軍團在耶誕前會賣的東西不一樣,芬蘭童軍團選擇賣將臨月曆,反映的是一份對歷史傳統的珍視啊! 因為將臨月曆,正是芬蘭童軍團歷史的一部分呢!

除此之外,六十八年來每一份月曆的設計都不同,每一個階段都反映了當年的設計傳統,芬蘭童軍團也在網上詳細列出不同年代的將臨月曆設計師、及其風格與特色。我看了說明之後,就愛上這樣的傳統了!

這顯然是一個有「歷史」的月曆,它記錄了傳統的流變,寫下了不同年代的風格,還記錄了芬蘭童軍團的歷史,又珍視不同年代的設計並認真保存,這樣的月曆我真的很樂意幫忙賣,再說,賣完後的所得,都會全數用在孩子的童軍活動身上,何樂而不為呢?!

就在這裡跟大家分享這既是傳統、也是生活設計品的「芬蘭童軍團將臨月曆」(所有照片都擷取自芬蘭童用團宣傳將臨月曆的網站,我只有取一部分作例子,網站上可以欣賞更多喔: all the pictures below, source: Adventtikalenteri (http://www.adventtikalenteri.fi/galleria/)

每十年,一個傳統的回顧 1940年代的將臨月曆,通常是一個房子上面很多窗戶的概念,每一天都開一個窗格:

screen-capture

1950年代的將臨月曆背後總寫著,「將臨月曆的目的,是讓孩子在等待耶誕之時有更多的樂趣,用充滿色彩的繪團幫助他們一步步期待耶誕的來臨… 如果把月曆掛在窗口,每打開一格,那一格都會有光線透進來,照亮打開的那一格月曆。」所以從50-80年代,月曆的背後都是用某種烘焙紙的材質,好讓光線容易穿透照亮圖片,隨著等待耶誕,光明也一步一步地進屋來,真是很棒的的想法啊!

screen-capture-1

1960年代,有的月曆開始設計成可以折疊然後成為立體式的站在桌上,比方1960年代的房子,和1962年的燭火。

screen-capture-3

1970年代的風格:

screen-capture-4

1980年代,第一次在月曆的反面印上出版者 芬蘭童軍團的字眼,前面是芬蘭文,後面是瑞典文 Suomen Partiolaiset – Finlands Scouter ry

screen-capture-5

1990年代:

screen-capture-6

2000年代,除了將臨月曆之外,也會同時附上六張明信片。而2007年為慶祝童軍團的將臨月曆傳統滿50周年,特別選出前幾年最受歡迎的將臨月曆-2001年的那份月曆,重新印製並請插畫家為每一個窗格都畫一次新圖。看! 2001年和2007年果然是姐妹作喔,而且我也喜歡這張的感覺!

screen-capture-7

最後就是2010年代之後的月曆:

screen-capture-10 今年2015年的是這一張: IMG_5665

這樣一個一個年代的欣賞下來,自已都覺得跟著歷史走了一趟,也對「將臨月曆」這個傳統又多了一些新的認識。同時不禁「第100次以上」的感受到,芬蘭人真的好在乎歷史啊,一個小小的將臨月曆歷史,都有這麼多的記錄和考究,假想一下,當全芬蘭每個組織、每個城鎮都這麼做時,這個國家在短短不到一百年的歷史中,留下來的「傳統」和「記錄」其實根本是出奇的完整與豐富,也因此讓住在這裡的我們,永遠有探究不完的故事了。

就在這裡為自己的新發現作記錄,也分享給大家。:)

* 芬蘭童軍團將臨月曆的照片,皆取自童軍團的將臨月曆網站

* 有人有興趣一起體驗使用芬蘭最傳統的將臨期月曆嗎? 有的話歡迎出聲,我們可以討論是否方便郵寄,月曆是7歐元,但是額外的運費要自己付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