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人的小國情結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前兩天看了雜誌上一個專欄作家,寫了一篇半自嘲式的對話,十分有趣,讓人從中看到芬蘭人的某種「小國情結」。芬蘭是歐盟的一份子,卻也是名符其實的歐盟「小國」之一,加上位於歐盟邊陲,經常歐盟正式發布的地圖裡,芬蘭國土都只露出一半,因為另一半被擠出去了。去年2006的下半年,「小國」芬蘭擔任「大歐盟」的輪值主席,於是就有了這麼個「小芬蘭」與「大歐盟」的對話,摘譯如下:

小芬蘭:「嗨,歐洲!可以聊聊嗎?」

大歐盟:「怎樣?」

小芬蘭:「現在半年的輪值主席已經過去了,嗯,你覺得如何?」

大歐盟:「什麼如何?」

小芬蘭:「就是,像我們這麼小的國家輪值,做得夠好嗎?」

大歐盟:「大小不代表什麼。」

小芬蘭:「大家都這麼說,但是有時候還是覺得,嗯….我的意思是,我們做的是不是符合期望?」

大歐盟:「什麼期望?」

小芬蘭:「就是,是不是都做對了,做好了?」

大歐盟:「是。」

…(略)

小芬蘭:「做得好,是怎麼個好法,有多好,你看起來好像不是真的覺得有那麼好。」

大歐盟:「是真的蠻好。」

小芬蘭:「哦!是真的蠻好,意思好像就是,只是一般標準的好之中的最好,並沒有什麼特別棒的地方,這是你的意思吧?」

………………………………….

整篇對話,繼續延續,「小芬蘭」不斷地用各種方式,從「大歐洲」的話中雞蛋挑骨頭,好像不得到最好的稱讚不罷休,到最後「大歐洲」不得不說:

「對對對,沒有人做得比你更好,你是最好的,最棒的,最有效率的,運作最佳的,成果最讚的,最有活力的,做的好極了,不論是從前的或是將來的所有主辦國,沒有人做得比你好!」

「小芬蘭」這才心滿意足的說:「真是太謝謝你了!你早說嘛,我們就不用拖這麼久了。晚安!」

雖說這是篇半開玩笑的諷刺性對話,我卻覺得,真是對芬蘭人的小國情結,很好的描述!

芬蘭是個很有趣的國家,一方面,她近年來在國際上的各項評比中,從教育、政府清廉度、環境永續、整體競爭力上,都有著讓人注目的亮眼成績;另一方面,她的獨立建國時間還不到一百年,那尋找民族根源和建立民族認同的努力,一直沒有停止過。跟鄰國瑞典或丹麥人比起來,仍然可以三不五時地感覺到,不少芬蘭人的心理狀態,似乎略為缺乏自信,總是希望能夠從別人那裡,聽到對芬蘭的肯定,也很在乎別人怎麼看芬蘭。

老公說,只要是小國這一點都會特別明顯,台灣應該也是吧~

我自己是覺得,台灣有著更豐富多元的歷史文化,卻也因著各種因素而使得民族認同模糊並充滿內在矛盾,芬蘭人對自己的認同方向倒算是清楚,只是自信心需要不斷強化、強化、再強化。

回頭看看芬蘭過去這一兩百年的歷史中,所有曾受到世界注目的人物,無論其領域或成就,是文學、音樂、 繪畫、還是設計,都在芬蘭認同的建構過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而這個過程,也不斷地在持續中。

今年五月即將在芬蘭舉辦的「EuroVision歐洲歌唱大賽」,兩個男女主持人選今天正式公布,他們在接受媒體訪談時也不忘保証:一定會盡其所能,讓芬蘭這個地主國有最好的表現。

當然囉,不論是哪個國家的人民,碰到這樣的場合,都會有代表國家的榮譽使命感,只不過芬蘭人好像在這份使命感之上,又多出一些什麼,除了會在全世界的面前,展現出芬蘭最好的一面之外,我相信他們也一定不會忘記,搜集各種好的稱讚與回饋,因為這一點對這個民族很重要,每一個這樣的時刻,都是証明芬蘭、強化自信的機會,雖然有時看了覺得莞爾,卻也頗為佩服,因為要有這樣的集體意識與向心力,還真不容易呢。

本文為芬蘭-社會文化大小事系列

絕對相關之文章:芬蘭人難以承受之輕

關於Lordi和歐洲歌唱大賽:另類芬蘭贏家:妖怪樂團

照片:離赫爾辛基50公里左右的芬蘭老城Porvoo,居民大都操瑞典母語,芬蘭重要畫家Albert Edelfelt誕生於此,而浪漫主義愛國詩人Johan Ludvig Runeberg則曾居住於此,兩人都是瑞典母語,也都曾在建構芬蘭認同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這個,就留待以後再說。
其它連結:Porvoo相簿 (照片說明的部分,這兩天會再補上:))

歐迎加入北歐四季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更多生活思考
北歐四季 on Facebook
Twitter It! Plurk this! Share to Facebook!

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please consider to leave a comment or subscribe to the feed and get future articles delivered to your feed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