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國小語中的美麗人生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很多年前,在北歐不紅,芬蘭不熱的時候,我自己一個人,因著機緣,來到陌生的北歐國度,先是芬蘭,後是丹麥。

當時的我,對北歐國家一無所知,至多分得清楚北歐有五國,五個國家名字語言各有不同。

也許天生像一隻好奇的鳥,不論人待在哪裡,我總是繞富興緻,想學習當地的語言,了解當地的人說些什麼,想些什麼,就像是一把鑰匙,我總是迫不及待地想拾取它,好推開祕密花園的後門,一探藏在門後的天地。

於是這麼多年來,不論我在忙些什麼,念書也好,工作也好,總是趁著空檔,學習北國的語言。在芬蘭,學芬蘭文,在丹麥,學丹麥文,住在芬蘭西部的雙語小城裡,我則連瑞典文也一起學。

其實,這些語言全部都是小國語種,每個國家的人民都會說流利的英文,不懂他們的語言,一樣可以過得很好,可以上街購物喝咖啡,可以用英文跟他們談生意交朋友。然而我想,不論人在哪裡,處在生命中的哪個階段,都該把握那個時刻,拾取當下難得的美好有趣事物,學習這些語言,也許不能以直接的方式給我什麼報酬,但是我相信,人生不是直線式的,生命中的收穫也難以用現下的價值觀來衡量。

曾有一位大學教授對我們說,你拿著一個袋子,一路撿一路拾,當你的人生袋子越來越豐富,哪一天也許你就用上了。我想,不管有沒有用上,至少都打開了生命的視野,體驗到另一番風景。

這幾年來,隨著自己芬蘭文能力的漸長,我也踏進芬蘭文學的殿堂,可以閱讀芬蘭文學著作,芬蘭語可以說是小國語中的小國語,冷門中的冷門,既不像鄰國幾個維京話國家可以互通,全世界跟它類似的語種也真的一隻手就數得出來,就連最相近的對岸愛沙尼亞語,都只是聽起來很像,但是絕對聽不懂。

而芬蘭文學,雖然有好幾部世界聞名的經典遺產,像口傳文學Kanteletar、民族史詩卡雷瓦拉Kalevala、最受歡迎的芬蘭作家Mika Waltari、和得過諾貝爾文學獎的Frans Emil Sillanpää、最受世人喜愛的姆米作者Tove Jansson,以一個語言歷史其實不長的國家來說,這樣的成果不可謂不精彩,然而在世界文學的地圖上,卻也有如滄海裡的幾粒小珍珠,不是那麼引人注目, 我想大多數人都會去讀其它國家,更有知名度有豐富深厚文學歷史的作家作品。

僅管如此,小不表示不美,且不論上述的文學名家作品,我在生活中所拾取到的樂趣與感動,經常就藏在每一件我看過聽過的作品裡,不論那是書,是設計,是藝術,是音樂,還是一段語句,或是完全不起眼的、卻反映了某種特殊意義的東西。

以文學來說,從現代芬蘭作家Leena Krohn寫給青少年、孩童的小品裡,我讀到人生的哲理,第一次體會原來芬蘭小品也這麼有詩意;

從十九世紀末女性代表作家Minna Canth的作品裡,我看到戲劇作為一個時代的力量,看到她為了社會公平而書寫的勇氣與堅定,從她自身寫作風格的演變中,我甚至看到自己生活的軌跡,僅管我們相隔的時代超過一世紀!

從人們使用的諺語俚語中,我窺到他們的生活環境與思考方式;從受到芬蘭人自己歡迎的插畫家、漫畫家作品裡,我對這個社會正在發生什麼,更了解一分,就像是一個永遠解不完的謎題,一步步地被揭露打開,所能感受到的世界就越來越寬廣,這是我從小小的文學珍珠裡,體會到的感動。

我想,重點不在於芬蘭文學語言或藝術是不是有趣,而是所有真實的美好,從來不在遠方,也不見得要在很有名很宏偉或是很熱門的事物裡,美有千百種,就在你我的眼前,哪怕是不起眼的小國小語,也同樣能讓人看見生活與生命的哲思意義,至少,我看見了。

創意與感動,不分大小,都有它的豐富,生活在北歐也好,台灣也好,美好的話語,動人的生命風景,其實一直就在咫尺細微處。


註:文中所提及的幾個作家作品,所帶給我的啟發與感動,以後再慢慢分享。

照片:突然轉冷的赫爾辛基,瞧那海面上的霧氣,真像一幅北國的畫,讓我已經發凍的手,還是停不住地一直拍、一直拍,因為,真是太美了!
先附上從前發表過的文學相關小品,有興趣的朋友,請泡杯茶,慢慢欣賞:

童話:誰來安慰Toffle?(Tove Jansson的小品)

童詩:春日的幸福童詩(詩作)

一本美麗又詩意的書(插畫/by Julia Vuori)

童話:現代城市夢境 (青少年小品/by Leena Krohn)

歐迎加入北歐四季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更多生活思考
北歐四季 on Facebook
Twitter It! Plurk this! Share to Facebook!

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please consider to leave a comment or subscribe to the feed and get future articles delivered to your feed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