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生命低處的吶喊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1996年,Apocalyptica,一個來自芬蘭的團體,結合古典和搖滾,驚心動魄地奏出了自己的一片天空。


第一次聽到Apocalyptica,是四年前我來芬蘭寫論文的時候,當時我的論文主題是研究芬蘭獨立音樂唱片公司,因此看了不少關於芬蘭音樂風潮 的文章,依稀記得,文章中提到幾個芬蘭新出現的有趣團體,其中之一就是「用大提琴演奏Metallica的Apocalyptica」。

Metallica是知名的搖滾樂團,他們常用強烈的鼓聲與貝斯節拍做為背景,結合極快速的吉它演奏來表現音樂。

當時,來自芬蘭著名西貝流士音樂學院的四個學生,用他們受過嚴格古典音樂訓練的大提琴技巧,代替吉他,重新演奏Metallica的曲子,四把原本古典優美的大提琴樂音,用搖滾的方式激昂揮灑出的結果,一個新的樂團就此誕生,也帶出了一個驚嘆號!

我迫不及待地跑去借他們的專輯來聽,一聽就愛上了,那是一種從心底深處震動人的聲音,四把大提琴的結合更是妙不可言,我一向喜歡弦樂的合奏,大提琴 又是我最愛的弦樂,一把就夠我沉醉不已,別說是四把,聽著這四把將人的情緒從心底碰撞迸發的大提琴,只讓我想關上燈、閉上眼睛,任憑樂聲將我帶到無人的黑 暗荒野,赤裸裸地與自己的靈魂對話。

四把大提琴演奏Metallica,是一次漂亮的實驗,奏完了別人的曲子,他們進一步開始創作出屬於自己的風格,在這個過程中,其中一位大提琴手離開了樂團,現在的Apocalyptica,剩下三把大提琴,繼續在古典和搖滾的交界上,進行他們的音樂創作。

古典樂手跨到流行樂界,以及跨音樂領域的結合,並不是新鮮事,但是,能真正建立自己的風格,就不簡單了。很久以前,我曾經喜歡過幾位古典音樂出身又 跨到流行樂界的演奏者,也許是因為多少受過西洋古典音樂薰陶的關係,他們的演奏風格和氣質比起一般的流行樂手,的確比較脫俗,然而,他們的音樂,對我來說 並不耐聽,優美溫柔的旋律一開始固然順耳,然而,進不了心靈的深處,很快也就忘了。

沒忘的是,那古典的聲音。或許這跟我自己的背景也有一點關係,雖然沒有堅持在音樂的路上走下去,對西洋古典音樂也從來沒有什麼熱頭,但是小時候的薰陶,隱約地讓我對結合古典再重新出發創造的東西饒富興趣。

其實,說是我個人的偏執也行,我就是喜歡他們用大提琴盡情在空間與時間中揮灑、吶喊生命,這樣的結合本身就是一種無法取代的力量,聽得讓人覺得心裡鼓聲隆隆,血液沸騰。

Apocalyptica的曲風受到多種不同音樂的影響,包括重金屬、俄國作曲家Dmitri Shostakovich 、歌劇等等,吸收了不同的養份後,他們用自己鍾愛的大提琴,不斷地進行實驗。

「我們創造了自己的音樂型態,叫做:大提琴-搖滾(cello-rock)。」他們這麼說。

其實所謂的音樂型態和類別名稱,既難有明確的界線,也沒有放諸四海皆讓人同意的準則,音樂型態叫什麼,我覺得倒不重要,重要的是,讓音樂有風格有特色、獨一無二,這一點,他們做到了。

因為打破了音樂的疆界,他們的上一張專輯 – Cult,甚至數度出現在古典音樂雜誌的樂評專欄中,而這張專輯,我個人也覺得比起其它幾張調性略為柔軟一點,也更旋律化一點,他們踩在古典和搖滾的交 界,時而偏左,時而偏右,時而兩邊混一混往上自己彈跳出新姿態,不變的是,一篇篇的動人音符和節拍隨著琴弓不斷流瀉而出,勾動人心。

在他們最新的一張專輯 – Reflection中,同樣又有一些新的實驗,他們說:

「前幾張專輯裡,我們沒有表現那種古典純淨美麗的大提琴樂音,所以在這張專輯中,我們寫了一首美麗的歌 – Conclusion,來演奏出這樣的渴望。」

我不會拉大提琴,也從來沒拿著小提琴像陳美一樣搖滾起來,但是我覺得能夠了解這樣的渴望,對我來說,這種渴望彷彿是一種對母體的懷想,在懷著來自母親的養份走出自己的新路後,總有某些時刻,讓人忍不住回望,想重回兒時的故土,靜靜地躺在那裡,吸取生命最初的汁液。

即使Apocalyptica不斷用大提琴混合樂風進行實驗,最明顯的風格,仍然是搖滾,一種黑暗中的搖滾,那是面對生命的黑暗處,和人性的底層時,你會聽到的聲音。

如果說,古典音樂的訓練是他們音樂根基的母體,那暗夜中的搖滾,應該就來自他們故鄉的美麗泥土 – 芬蘭。

「那懾人的黑暗森林、無邊無際的空間、拉普蘭的美麗、令人摒息的湖景,都是我們靈感的泉源。」

的確,也曾聽人說過:

「重金屬搖滾樂團是芬蘭常見的音樂型態,因為我們這裡的漫長冬季、黑暗、安靜、遼闊、與世隔絕。」

我並不特別喜歡重金屬搖滾樂團,但也不得不承認,芬蘭在這方面的確有不少佳作。

最後,還是來聽聽Apocalyptica的歌吧!

http://www.apocalyptica.com/releases/reflections.php

網站是英文的,點以上連結會到他們的Releases網頁,此頁是他們的最新專輯,也可以選其它專輯看有videoclip的歌。

雖說聽音樂是很個人的事,還是忍不住推薦幾首我特別喜歡的,雖然現在網站上能聽到的只有其中幾首,就當是留個記錄好了,改天要是他們重新把soundclips放回去,我再通知大家:

專輯:Plays Matallica by Four Cellos

Enter Sandman(這首曲子很棒,是我的最愛之一,四把大提琴互相碰撞激盪,精彩。這首現在有video可以整首聽完。)

The Unforgiven(這是一首深深牽動我心的曲子,很多年後再聽,初聽時的悸動又回到心裡。)

Welcome Home(旋律動人,大提琴的撥弦挑動人心,沒有話說,就是美。)

專輯:Inquisition Symphony

Harmageddon (這首曲子讓我愛上的是一開始的鬼魅氣息和衝撞過後的那一瞬間暫停節拍,沒錯,我愛上的是那個怒吼後的休止符。這首歌也有Video可看。)

專輯:Cult

Struggle(懾人的開場,讓人毛骨聳立)

Romance(這首曲子的最開頭及某些段落讓我想到梁朝偉和張曼玉的”the moments of love”,只不過這首的情緒到後來較為外放。)

The memoriam(從哀傷的曲調瞬間迸發為激烈的瘋狂,張力十足。)

Hope(聽他們在中段旋律裡用長弓拉出的那份激情,我突然也很想用小提琴拉出同樣的感覺,有沒有人要寫一首來給我拉啊,還是我自已東施效顰,直接用他們的歌來一個”Play Apocalyptica by One Violin”好了,哈哈哈。)

專輯:Reflections (這張專輯的封面很特別,女人的背成了大提琴,讓我聯想到電影”紅色小提琴”。)

Conclusion (為什麼喜歡,我也不知道。可能,它帶出了一種對母體的渴望和懷想吧。)

照片:來自同一網站 http://www.apocalyptica.com/home/index.php

歐迎加入北歐四季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更多生活思考
北歐四季 on Facebook
Twitter It! Plurk this! Share to Facebook!

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please consider to leave a comment or subscribe to the feed and get future articles delivered to your feed reader.

Comments

[…] 如果說,冬天是聽Apocalyptica的季節,那麼春夏,就一定要聽聽Don Johnson Big Band了。 […]

DEAR 北歐四季:
看了您的介紹,去Apocalyptica的網站參觀過後,我也喜歡上他們的音樂,可惜台灣很難找到CD,目前也只買到Apocalyptica和Amplified – A Decade Of Reinventing The Cello,努力尋找Reflections中…
聽著聽著腦中出現一副景象,而在BLOG寫下敘述:
身處峽谷岩石的高處,身為人而想突破人的籓籬,烏雲密佈的天空,狂風時而吹的身上衣服剌剌作響,時而凝重有如獨自一人的窗前,我們站在離天堂最近的地方嘶喊,但依舊踏在人世的痛苦之上,雙足無法脫離既定的命運,除非我們狂熱的飛躍下去。
可以聽見他們的音樂真好,這份思想中的狂熱我怎麼都聽不厭,謝謝您^^

gyung,
不客氣,很高興你也喜歡,同時謝謝你充滿感情的分享。:)
希望你可以順利找到你要的CD囉,也許可以直接從網路購買?…

這兩片就是從博客來買的,代理的環球音樂只販賣最新的一張,誠品沒有現貨,恐怕必須去門市跟他們訂,其餘網路商店都是只有資料沒有商品,amazon.com要花好多運費喔…我會繼續找的:)

加油! 希望妳順利找到所有想要的音樂~

[…] 這結合不同元素再創新的特質,其實可以在許多芬蘭現代的音樂團體中看見,在民俗音樂裡,也在搖滾音樂中,比方著名芬蘭大提琴搖滾團體Apocalyptica,則將大提琴結合搖滾,創造出屬於他們自己的獨特風格,不同的音樂類型不斷創新,卻都讓人在其中,聽見芬蘭的聲音。 […]

[…] 開幕式的餘興節目裡,除了芬蘭演員化身的「X博士」穿越時光機,和各國音樂代表和體育選手一同回顧過去的比賽外,好幾個芬蘭最著名的樂團也特別在這個機會 向全世界的觀眾「外銷」芬蘭音樂:如在歐洲相當紅的Nightwish、Apocalyptica、和Värttinä。此外,娶了芬蘭老婆的挪威歌手Geir Ronning,幾個月前代表芬蘭挑戰歐洲歌唱大賽雖然失利,昨天卻也得到機會向全世界四千萬的觀眾高歌,其實我覺得他的歌聲真的很不錯,也非常真誠。 […]

搜Apocalyptica时找到这里,你的文章写得很棒. 同样是没有能在音乐上坚持下去的人, 看你的文章有很多共鸣. 木提琴不光只能演奏中规中矩的音乐,它也可以演绎有张力的乐曲. 2007年底Apocalyptica 来巴黎的时候刚巧错过, 下次有机会听到他们的LIVE不知是何年何月……个人比较钟爱Fade To Black, 木提琴的音色极好的被展现, 没有太多的制作痕迹. 前两天看一片文章,说如果把一首激情的歌曲,交给一个嗓音相对低沉的人来演绎,会有感情暗涌的感觉,如同暴风雨前的天色. 大提琴来演奏重金属,于我有同一样的感触.

[…] 對了,之前有幾位朋友都說喜歡芬蘭的大提琴搖滾Apocalyptica,那更要記得看轉播哦,他們也會在中場演奏呢! 下面是三段Video,也讓大家感受一下昨天現場的氣氛(檔案很大,一時下載不完可以先按暫停,等它下載好了,再收看囉~): […]

[…] 芬蘭民謠新唱,古琴也有新意 生命低處的吶喊 從陽光男孩到妖怪樂團 […]

[…] 前一陣子,小鎮上舉辦了年度夏日「探戈節」,在節慶那一週,探戈樂音有如四處滋生的蔓藤無孔不入,街上有起舞的民眾與舞者,電視台也現場轉播「探戈歌王歌后決賽」,原本從來就不聽探戈舞曲的我,受到氣氛感染,一整個禮拜腦中響的口中哼的,竟全部成了芬蘭老探戈,甚至到了一睡醒就會開始哼的程度,連自己都吃一驚。如果說,聞名國際的芬蘭重金屬樂團,是新世代的驕傲與希望,那麼芬蘭老探戈裡,則藏著傳統芬蘭的心。 […]

[…] Eicca Toppinen,是芬蘭大提琴搖滾-Apocalyptica的創始成員(關於Apocalyptica,新來的朋友可以參考:生命低處的吶喊)。他為「黑冰」這部影片創作的音樂語言,與鏡頭下的北國冰雪大地與Alvar Aalto有名的建築場景,配合無間的烘灹出一幅遼闊平靜的白色畫面下,暗藏黑礁的故事。 […]

你好 :)默默的閱讀這個Blog也好常一段時間了,很喜歡你的文字也謝謝你的分享!這個八月我即將為一個自己很喜歡的研究計畫前往瑞典半年,主題也和獨立音樂產業相關。今天在複習相關文章時重新發現了這一篇。想請問我有可能從哪裡借閱或線上閱讀到您寫的關於芬蘭獨立音樂唱片公司的論文嗎?雖然我聽瑞典的獨立音樂比較多,但對大相逕庭的芬蘭音樂也越來越感興趣了!麻煩您為我解答了,感謝。

你好 :)默默的閱讀這個Blog也好長一段時間了,很喜歡你的文字也謝謝你的分享!這個八月我即將為一個自己很喜歡的研究計畫前往瑞典半年,主題也和獨立音樂產業相關。今天在複習相關文章時重新發現了這一篇。想請問我有可能從哪裡借閱或線上閱讀到您寫的關於芬蘭獨立音樂唱片公司的論文嗎?雖然我聽瑞典的獨立音樂比較多,但對大相逕庭的芬蘭音樂也越來越感興趣了!麻煩您為我解答了,感謝。

I-Hsuan
謝謝你的支持與留言。這篇論文當年是在丹麥Aalborg大學寫的,那就要看那所大學有沒有讓論文上線了…不過我想,我的論文應該不是你想要參考的主題,因為我其實不算是研究芬蘭獨立音樂本身,而是研究一些當年芬蘭獨立音樂公司如何運用網路(當時正紅的是www) promote and distribute music,我猜跟你的主題應該很不同吧…

謝謝妳的回應!我的計畫比較相關於瑞典獨立音樂廠牌和樂團的經營模式探討,雖然主題沒有直接相關但還是很謝謝喔,有機會我會去找看看的!從妳的Blog知道了Lordi,其實很讓我感動:) 我想我對芬蘭音樂的興趣是從妳的Blog而被啟發了的,未來也會定期收看的!!!

由於知道Apocalyptica是芬蘭團所以逛到你的網誌
今天才發現你也有寫過他們的介紹文
Apocalyptica真是太棒了
請問北歐四季認為他們有沒有那麼一丁點希望到台灣演出
感覺他們完全沒有踏出歐美耶 (是時候未到,還是不打算?)
而且你推薦的那幾首就是我最常聽的那幾首!!
還因為太著迷 還去試上大提琴的課呢
結果…手好痠喔 呵呵
還是當聽眾就好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