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可以改變這個世界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音樂,可以改變這個世界」,這不是一句空想,而是一個過去三十年來,在南美洲的委內瑞拉,一點一滴實踐中的理想。

發起這個理想,並在過去三十三年來,不斷落實這個理想的人,是曾任委內瑞拉文化部長、國會議員、既是經濟學家、也是業餘音樂家的José Antonio Abreu。

今春三月,赫爾辛基日報記者在報上寫著,「委內瑞拉是當今古典音樂新的奇蹟之國」,而今秋的赫爾辛基節慶中最受矚目的節目焦點,也正是Simón Bolívar Youth Orchestra of Venezuela(委內瑞拉西蒙‧波利瓦青年交響樂團)。一向以音樂教育聞名的芬蘭人,此時也好奇著:我們可以從委內瑞拉的音樂教育中學什麼。

簡單的說,委內瑞拉音樂教育的「奇蹟」,不在於這個國度出產了多少傑出音樂家(雖然也不少),而是音樂在過去三十三年來,拯救了好幾十萬個生活在貧窮社會邊緣的孩子。他們之中許多人都曾經流落街頭,或是在貧困與毒品偷竊等行為中生活,是音樂,改變了他們的人生

就讓時光,倒回1975年。


José Antonio Abreu, Photo by Jenniina Nummela/HS (Source:www.hs.fi)

音樂,是生活中最美好的事

José Antonio Abreu,在1975年成立一個名為「Social Action for Music」的組織(西班牙文全名:The Fundación del Estado para el Sistema de Orquesta Juvenil e Infantil de Venezuela),目的在於:讓貧窮家庭的孩子也能夠擁有音樂,並保護青少年遠離可能的犯罪之路。

然後,他們走到各個貧窮的角落,走到少年犯的監獄,將樂器,免費交到窮孩子們的手上。對於有身心障礙的孩子,他們則提供音樂治療。初習樂的孩子也可以馬上進入樂團,在合奏中學習,互相教導,會的教不會的,教師的激勵與同儕的鼓勵與合奏,就是最快樂最棒的學習環境,也是這個教學方式的重心。沒有孩子會被批評演奏的不夠好,也沒有人會質疑學琴的時間太短或曲子太難怎麼合奏。他們相信,每個孩子都有無限的潛能,音樂的目的,是要讓孩子從中感受美好。據說,有的孩子原本一整天餓著肚子臉上都無光,然而當他拿起樂器開始合奏時,每一雙眼睛閃出的,都是創造的光茫。

音樂,對許多孩子來說,是生活中最美好的事。

過去三十三年來,從一開始只有11個孩子,到現在全國已經成立了172個音樂中心,超過三十萬個孩子因此得以習樂,他們之中後來成為音樂家的人,不少人在出國深造後又回到委內瑞拉,成為新孩童們的老師,樂團的年輕指揮Gustavo Dudamel當年也是在這樣的方式下學習,如今的他是當今國際樂壇上最閃亮的明星之一,隨著他帶顉委內瑞拉西蒙‧波利瓦青年管弦樂團各地巡迴演出,伴隨而來的是一個又一個的驚艷。而對於音樂的熱愛,總是從他們的演奏中,傳遞給所有的人。

國際指揮界的閃亮明星:Gustavo Dudamel,Photo by Jenniina Nummela/HS (Source:www.hs.fi)

音樂,是一種社會運動

在這裡,音樂不是有錢人或上層階級才擁有的娛樂或享受,它是一場社會運動,目的,是讓生命有出路,讓社會更美好。

一如José Antonio Abreu在今天報上的訪談中所言:「從委內瑞拉開始,我們要讓每個人,都能唱歌跳舞,傳播到世界,讓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愛唱歌跳舞,這個世界,會因此而改變。」

根據研究,曾在這個組織的音樂網路下習樂的孩子,他們的輟學率與犯罪率都比同年紀的其它孩子低很多,1歐元的投資,換得的是1.5歐元的回收,而社會成本的回收,又何止是金錢可以衡量,那是無數孩童的人生。

因著工作與居住地點的不便,我很可惜的無緣前往聆聽演奏,然而光是看著這幾乎將傳播音樂當傳教的José Antonio Abreu,我真的覺得,很多美好的創舉,最初都是因著一個理想,和願意排除萬難堅持理想的人,為它無怨無悔的實踐付出,哪怕只能看著他在報上的照片與訪談,也已從中感受到一股懾人的力量:

「當孩子開始演奏,音樂就是一道光茫,首先映照在貧窮的家庭裡,然後是他們的鄰居,然後是整個群體!」

「國家提供的不僅是金錢支援,還有立法的義務,免費提供音樂教育給貧窮的孩子。從國際組織例如UNESCO和南美發展基金等再得到補助,這樣的方式就行得通。」

「然後整個委內瑞拉會一起唱歌、跳舞,然後是整個南美,然後是全世界。」

事實上,這個國家的音樂教育奇蹟也的確在西方國家間傳開,不僅國際級的音樂家們推崇,蘇格蘭、英國、德國等,也都開始嘗試實驗將委瑞內拉這用音樂教育做為社會運動的經驗,移植到本國一些較邊緣化的地區使用。據說委內瑞拉無論哪個政府上台,給予計畫的支助與經費,都有增無減,根據José Antonio Abreu本人的說法,因為政府完全了解,這是個用音樂來進行的社會運動,強調的是人的成長與發展。委內瑞拉總統Hugo Chávezin兩三年前也開始準備以新計畫「Misio musica」支助,目標是要讓五十萬個孩子,在2015年之前都得以加入這個學習的系統。

「每天都有新的國家向我們詢問聯絡。音樂自古以來就存在,然而並不是都被視為社會性、道德性的力量。」

「孩童是先以美感,來感受這個世界,然後才是知識…如果他無法得到機會創造並體驗美感,那是剥奪他成長與發展的權利。」

對他而言,所有的藝術都為人生帶來光亮,而音樂的好處在於,合唱與管弦樂團讓許多人可以共同的創造。而這共同創造本身,也正是委內瑞拉以音樂育人的精華重心

芬蘭與委內瑞拉,兩個國家都在音樂上受到國際注目,然而這一個北歐一個南美的兩國,無論是民生水平、民情文化或是教學方式,都完全不同。當芬蘭享有高生活品質,沒有孩子流落街頭時,委內瑞拉許多孩子生活在貧困之中;當芬蘭的音樂教育更強調獨奏與個人的訓練時,委內瑞拉更強調群體中的合奏與學習。強調什麼,無所謂孰優孰劣,都被需要,更可以互相觀摩。

此時兩國交流者正在討論著未來的學生交換計畫以及「芬蘭-委內瑞拉千人管弦樂團」的點子(不用說,這當然是José Antonio Abreu大膽又讓人不敢忽視的理想),我彷彿也從這粗淺的概況了解中感受到:當芬蘭「不放棄任何一個孩子」時,委內瑞拉則是「用音樂拯救每一個孩子、尤其是那些最貧困的、生活在社會邊緣的、最需要幫助孩子」。僅管國情制度與文化民情不一,然而背後所彰顯的精神在我看來竟然如此呼應,那是一份以人為本的用心,哪怕我坦承,這只是我個人很初淺的感受與認識,卻也足以讓我覺得,無論如何都要在此時難得少睡兩小時趕緊速記下,好在以後慢慢思量…

後記:

1. 我今天居然貼了兩篇文章,真是破記錄了,是白天工作開會煩悶的反彈嗎,貼文寫文竟然一發不可收拾…現在我真的要去睡了。

2. 本文一些用紫紅色標示的語句,翻譯自日報記者對José Antonio Abreu的訪談,我覺得他說得太棒了,一定要粗譯一下跟大家分享。本文資訊除了赫爾辛基日報文化版2008.8.19外,也來自一些之前讀過的英美媒體報導

3. 有興趣深入研究的朋友,繼續發掘撰寫,讓這樣美好的理念,也透過網路繼續散播…

4. 如果你寫在自己的部落格上,也別忘了告訴我,我很樂意把聯結搜集起來,一起放在這裡…:)

@發現好文章@: 請大家前往參考這一篇- 音樂改變命運

5. 相關聯結:

Fesnojiv: 這個組織的西班牙文網站 (我看不懂…)

更詳細的、關於El Sistema的故事

Wiki-El_Sistema:

延伸閱讀:芬蘭民謠新唱,古琴也有新意

* 想收到最新文章通知,歡迎訂閱北歐四季透明筆記

歐迎加入北歐四季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更多生活思考
北歐四季 on Facebook
Twitter It! Plurk this! Share to Facebook!

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please consider to leave a comment or subscribe to the feed and get future articles delivered to your feed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