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藝術家故居的夢幻世界: 「夏日水岸」(Suviranta)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今天是芬蘭的「開放花園日」,全芬蘭有許多公家或私人花園,都在這一日特別開放給訪客免費參觀欣賞,或是提供免費導覽。

一大早,我查了一下,我們小鎮亞爾文帕市,總共有六間花園開放,除了我已經熟悉的西貝流士故居Ainola花園之外,還有一個今年新開放的大畫家Eero Järnefelt故居:Suviranta。Suvi,在芬蘭文中,指的是夏天,ranta,則是水岸。「夏日水岸」,便是這個畫家故居的名字。

Suviranta

之前曾在幾篇文章中寫過,離赫爾辛基不過幾十公里遠,三四十分鐘車程的杜蘇拉湖畔,是芬蘭藝術家們的故居集中地,從大音樂家西貝流士,到大畫家Pekka Halonen,到文學家Juhani Aho,和今天逛的這位Eero Järnefelt,在一百二十多年前的時候,因為赫爾辛基當時政治氛圍詭譎,他們紛紛搬到當年的「鄉間」-杜蘇拉湖畔建屋、創作、過著半自給自足的生活。

大部分的藝術家故居,如今都已經成為博物館,唯獨Eero Järnefelt的Suviranta例外,一直以來為私人住宅,如今是他的孫子住在裡頭。

Suviranta

今年初,亞爾文帕市政府宣布,以大約75萬歐元的價格,買下這個故居,預計將階段性的開放,逐漸作為博物館使用。大畫家的後代,如今85歲的屋主,仍可以終生住在此地,而他的孩子,雖然無法再居住這裡,但是終生有權使用湖岸的桑拿房。

原本,我只是抱著好奇的心情,想去看看這做只聽過沒看過的故居花園,是什麼樣子。老公則是半開玩笑的說: 「我們去看看,政府是怎麼花了我們的錢(買下這個故居)。」

結果,原本以為的「只是看看」,花了我們一小時的時間,在裡頭意猶未盡。

Suviranta

因為,這片花園,真的好大好大! 一部分,看上去像是尋常人家的花園,種著常見的蘋果樹、莓果叢、溫室裡種著蕃茄和櫛瓜。

然而,另一部分,一度讓我有錯覺: 這是私人的花園嗎? 還是城市公園的一部分? 一大片草坪,沿著湖畔,大樹處處,大得不像是一般人的花園,卻又如此真實。

Untitled

Suviranta

湖畔的桑拿房上,還可以看見,這是個傳統的煙燻桑拿,從桑拿出來,直直往湖畔走去,旁邊的自然花草,活脫脫就是從畫家的畫中跳出來的風景。

Eero Järnefelt是個著名的芬蘭畫家,自然寫生畫十分出名,在故居的花園水岸邊行走,總是會在轉角,依稀看見畫中的風景。

我已經無法記得,究竟我是先常看到這樣的自然景象,才覺得畫家的畫如此的熟悉? 還是我是先看過畫家的畫,才覺得這景象如此似曾相識?

然而,確定的是,在畫與景的交融交錯中,這裡,已經成為我的第二家鄉,充滿顏色、氣味、感官、自然的記憶,在畫中,在景裡。

對我而言,哪怕是第一次前來,卻不覺得陌生,讚嘆之餘,卻還嗅得一份家的氣味。

Suviranta

Suviranta

喜歡看老木屋的老公,則是對著故居的每一個角落,不斷地拍下細節的影像,他第一個注意到的重點就是: 「窗戶好大啊!」直到聽到這是大畫家的故居後,他才說: 「難怪呢,朝著北方的大窗戶,會讓進屋的光線很平均,適合作畫。」

最後,走到大屋前,看見眼前看著美麗的白花,湊上去聞,竟然聞到類似茉莉的清香,那是另一個記憶,另一個故鄉的記憶,我把臉整個湊到芬蘭文名為「Hovijasmike」的茉莉花間,被風吹得微微搖動的花瓣,輕輕撫著我的臉,不斷泌出讓人流連的清香,那一刻,時光靜止,只有氣味、我、和花的存在。

在這樣的大花園裡流連,讓人看見時光的痕跡,看見曾有些故事,在這裡進行著,百年過去,如今的我們,得以走進畫家的花園,體驗那他也許曾經日夜體驗的夢幻時光,哪怕只是一個小時,世界彷彿不再相同。

Untitled

Suviranta

每每身處這樣的地方,就讓人忍不住作起想要自己花園的美夢。

「如果是阿雷住在這裡,他應該可以一整天待在花園裡也不會無聊吧!…不過這裡要玩捉迷藏可是找不到人的,兩公頃大的花園,大概會變成一種體能訓練。」
我說。

Untitled

「我們應該要蓋一個非常大的攀爬設施給他… 看這棵橡樹,這麼大,他的枝節很適合孩子攀爬,阿雷一定喜歡爬這棵樹。」
老公說。

可見我們兩個人都在這情境下做起白日夢了,好像這是我們家一樣。自然環境有它的魔力,勾起人們對於夢想生活的想像。

Suviranta

如今,西貝流士的故居,和鄰鎮大畫家Pekka Halonen的故居,除了是博物館外,也常是夏日節慶、和各種戶外音樂會的最佳場地。而這個「夏日水岸」故居,想必在未來,也有機會成為城市新的活動空間,也許是音樂、也許是自然、也許是其它… 這個想像,不會只是作夢,而是真實的未來,有一天,將會為全市民所擁有。

目前的屋主曾在訪談中提到,他希望在將來過世後,把祖父的故居變成博物館,成為全市民都可以常來參訪的地方。今年初城市買下這個故居,的確讓市民們,多了一個未來的「夢想之地」。

離開故居,心是滿滿的。

美麗的地方,哪怕只是短暫停留,當下的感動,和那個時刻本身,已是永恆。

Suviranta

相關閱讀:

看展,感受百年前的湖畔藝術生活
那些穿越時空的湖畔故事-2015年芬蘭必遊地之導覽記

歐迎加入北歐四季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更多生活思考
北歐四季 on Facebook
Twitter It! Plurk this! Share to Facebook!

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please consider to leave a comment or subscribe to the feed and get future articles delivered to your feed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