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我住在Alvar Aalto的城市裡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我們現在的住家,距離小城中心的教堂,步行只有十分鐘。每個星期天早晨九點,教堂的鐘都會準時響起。昨天早晨我就在這個由Alvar Aalto設計的教堂鐘聲中醒來。Alvar Aalto是芬蘭最具代表性的建築設計大師,當建築評論家Sigfried Giedion形容「無論Alvar Aalto走到哪裡,芬蘭都跟隨著他」時,我則想形容自己十多年來的北歐搬遷是「無論我搬到哪裡,都”躲”不開Alvar Aalto」,就連在星期天早晨的被窩裡也不例外。

IMG_0636 copy

Aalto Centre by Alvar Aalto, Seinäjoki, photo by 北歐四季

十年前的懵懂相遇

第一次與Alvar Aalto的作品相遇,是十年前,我第二次踏上芬蘭的土地之時。地點,在芬蘭中部的大學城Jyväskylä。

Jyväskylä這個約八萬人口的芬蘭中部湖泊城市,因為Alvar Aalto曾在此成長與工作,而有許多棟他所設計的代表性建築,我總見遊人與學生,特地前來站在大師所設計的大學建築邊,觸摸、仰望、讚嘆。

當時「天天有幸經過」的我,僅管喜歡美麗的校園建築,卻不覺得大師的作品跟我的生活有什麼關係。加上身邊有著「在Alvar Aalto的傳奇中長大」,被「包圍過度而極想擺脫」的朋友,因此「大師」這個字眼總讓人感覺有些沉重,我也不是一開始就深受感動。

幾週前我正好在赫爾辛基Alvar Aalto設計的書店裡,看見一群芬蘭建築師帶著朋友來挑建築書,其中一位指著書架上的多得不得了的Alvar Aalto書籍說:「我真的已經厭煩這些Alvar Aalto的書了!」我聽了莞爾一笑,多熟悉的話語啊,我從十年前到現在,總是不斷聽到。

Jyväskylä University by Alvar Aalto. Source: http://file.alvaraalto.fi/info.php

在丹麥不小心巧遇

又過了一年,我離開了芬蘭,搬到丹麥Jytland半島北方的一個小城市Aalborg,那裡人口十萬,號稱丹麥第四大城。

Alvar Aalto的作品在丹麥很少,我卻湊巧在自己的城市裡,遇上他設計的美術館!在丹麥「不小心巧遇」讓我很訝異,是因為「之前沒認真欣賞,所以現在一定要再看一次嗎?」我在莞爾中,感受到有些巧合實在奇妙。

North Jytland Art Museum by Alvar Aalto. Source: http://file.alvaraalto.fi/info.php

在赫爾辛基學會感受

時間繼續往前走,在經歷了十數次的搬家之後,三年多前我們搬到芬蘭首都赫爾辛基居住。角色不同了,生活不同了,遠離了青春時代到處晃盪流浪的心境,歲月也讓思想與感受都有所改變,此時在赫爾辛基再次看見Alvar Aalto,開始有了不同的感受。

赫爾辛基這個芬蘭首都,既曾是他作品的舞台,也曾讓他失望。他在這裡實現了許多具代表性的建築,然而他的最大理想-在赫爾辛基市中心的Töölö灣邊,建設能彰顯民族文化的地標建築群與「自由大道」等構想,從未得以實現,直到現在,Töölö灣邊還是一大片等待新規畫建設的空地,而唯一實現Aalto當年理想的芬蘭廳,則獨自在灣角一隅,「寂寞的佇立」。

我每天坐區域火車進城出城時,總是會經過芬蘭廳,回想青春時期的自己,大概只會隨意晃過,然而現在的我,會不厭其煩的端詳凝望,看幾次都不厭倦,因為春夏秋冬、白天晚上、晴天雪天,建築都會對應到自己心靈中的不同風景,那是一份,穿越了國家、城市、與歲月時空之後,才慢慢學會感受的心情。

CRW_6354 copy

Finlandia Hall by Alvar Aalto, photo by 北歐四季

也許因為我開始懂得珍惜,能在日常生活中與蘊含動人理念的建築共存,是一種美感上的奢侈擁有,於是我才開始有興趣翻閱他的傳記與介紹,然後就在無意間發現:原來Alvar Aalto三歲之後才舉家遷去如今的Aalto研究重鎮Jyväskylä,他的出生地其實是在一個名叫Kuortane的小鎮。

從建築大師變成厝邊鄰居

「Kuortane…」我還記得自己坐在位於赫爾辛基的家中,望著書上那不怎麼熟悉的鎮名,喃喃的念著,「這是在哪裡啊?」「這是我老家旁邊的小鎮。」老公不經心的應著,我卻大吃一驚,「你沒開玩笑吧?你家旁邊?」

「真的呀,我們每次開車回家,都會經過Kuortane!」老公一副「妳怎麼到現在才發現」的好笑狀。頓時,Alvar Aalto在我心裡,從「人們景仰的大師」,變成「厝邊曾有的鄰居」,那種感覺實在太有趣了。

我翻看地圖,Alvar Aalto的出生地老家,果然不偏不倚的是老公的鄰居小鎮,原來我早已跟著老公,路經他的出生地無數次,卻渾然不知。

Kuortane沒來得及留下什麼Alvar Aalto的遺產,也少有人特地前來瞻仰,然而他們還是用心的保存著他的出生故居,紀念著在這裡誕生的芬蘭驕傲。

Home of Alvar Aalto, Kuotane, Source: http://www.kuortane.fi

鄉野間的白色珍珠

去年秋天,老公在他老家附近的另一個小鎮Alajärvi開始新工作,而我直到找尋居住資料時才赫然發現,在這僅5000人口、連火車鐵路也未行經的小鎮裡,竟然也正好有多棟Alvar Aalto的建築作品。

於是我迫不及待的要老公帶我開車走進小鎮,尋找他所設計的城市中心,乍見時的那份驚喜,真像是在一片鄉野間,無意間尋獲白色珍珠。

Alajärvi Townhall by Alvar Aalto, Source: http://file.alvaraalto.fi/info.php

總是,住在Alvar Aalto的城市裡

如今再回首,年復一年,從芬蘭到丹麥,丹麥到芬蘭,無論搬到哪裡,總是「正好」住在有Alvar Aalto的城市裡。我們現在居住的城市Seinäjoki,在來自市長的歡迎信一文中已經提到,有著代表Alvar Aalto城市規畫理念的重要建築群,人們說Aalto未能在赫爾辛基實現的城市規畫遺憾,在他的故鄉「南平坦之地」首府Seinäjoki,得到了完整的實現。

我前兩天才又後知後覺的發現,我家樓下正鄰著名為「自由大道」的大街,Alvar Aalto不是想在赫爾辛基建設「自由大道」嗎?在首都從未成真,如今來到小鎮,我的窗檯下竟有一條。

「原來我們怎麼搬,都搬不出Alvar Aalto的勢力範圍啊?!」我笑著跟老公說。

而現在,Alvar Aalto所建築設計的Seinäjoki城市行政文化中心Aalto Center,彷彿也成了我心靈上的慰藉,三不五時我總要經過一下,哪怕隔著距離,也會習慣性的抬眼望那白色的教堂高塔。

IMG_0625 copy

Aalto Centre by Alvar Aalto, Seinäjoki, photo by 北歐四季

當我在星期天早晨的被窩中醒來,在餐桌邊聽見Aalto教堂的鐘聲響起,在晴天霧天雪天,穿梭在Aalto Center的建築群間時,我總是想,「還好這裡曾經有Alvar Aalto」,於是「平凡的芬蘭鄉下」,就成為「擁有Alvar Aalto珍貴遺產」的地方,更重要的是,我的生活因此有了走幾步路就可感受的建築之美,這是我經過許多年之後,才開始懂得感受的幸福。

於是Alvar Aalto之於我的意義,說穿了其實從來就不在於他是位傑出的「大師」,而是他所創造的美好,在我這些年來的搬遷行旅中,以不同的方式,「形影不離」,無論當時的我懂不懂得看。如今我從年少到成年,在每一個曾經屬於自己的城市中,不斷與他的作品巧遇,也許這樣的巧合只是等待我,學會從生活中去感受建築空間的人文之美,於是才可以開始看見,建築不只是建築,而是我的心與它的對話,城市從不只是城市,而是充滿著人的思考、歷史、與生命的空間。

我想,我會繼續在每一個星期天的早晨,啜一杯茶,聽著不遠處的鐘聲,望向窗外的自由大道,在這樣的體會中沉澱。

IMG_0659 copy

Aalto Centre by Alvar Aalto, Seinäjoki, photo by 北歐四季

相關文章:

來自市長的歡迎信

遇見最好的圖書館員

芬蘭廳的設計精神

一只花瓶,驚見生活美

相關類別:

芬蘭建築與人的對話

小城市也有大世界

芬蘭Alvar Aalto的研究中心,已經把所有他的建築作品都放上網站,未能親自前往了解欣賞的朋友,也歡迎前往這裡,欣賞Alvar Aalto的建築作品資料庫

* 想收到最新文章通知的新朋友,歡迎訂閱北歐四季透明筆記

歐迎加入北歐四季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更多生活思考
北歐四季 on Facebook
Twitter It! Plurk this! Share to Facebook!

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please consider to leave a comment or subscribe to the feed and get future articles delivered to your feed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