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菇? 非毒菇? 第一次採菇樂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九月一日,入秋的第一天,我們一家三口,參加了一場城市舉辦的免費森林採菇導覽行! 回來後,我就在自己的北歐四季臉書專頁上,貼了一張照片,讓大家猜猜,毒菇在哪裡?

很大比例的朋友,都猜小孩手上拿的那只菇,也就是左下角的菇,是毒菇。真的是嗎? 想知道答案的朋友,請繼續往下看。

mushroom fb

在解答之前,先說說採菇行的源起。

在森林裡採野菇採野莓,一向是芬蘭人在夏秋之際時從事的活動。僅管我在芬蘭居住了十一年有餘,竟然是第一次參加採菇活動,歸根究底,最大的原因之一是,家中這位芬蘭先生,基本上不吃菇。

有別於「芬蘭人都愛吃菇」的既定印象,其實,住在芬蘭西部某些地區的人們,很多是不吃菇的。老公的芬蘭老家正在西部,從公婆到他都一樣,從來不採菇、也不吃菇。我曾問過婆婆為什麼,婆婆也說不出所以然來,只說「從小家裡從來沒在採菇吃菇」,既然沒有吃菇的習慣,也就繼續敬謝不敏,由此驗証了,家庭中從小養成的飲食與生活習慣,的確會很自然地就傳給下一代,因此,雖然我一向喜歡吃菇,卻也自然而然地,從未去參加採菇活動。

雖然沒特意去採,前一兩年仍然在森林小徑邊採得一只牛肝菌,回家後用奶油炒過,和小孩吃得津津有味,從此就對它的美味念念不味。今年春夏自己與自然的關係更進一步,養成了採野草而食的習慣,於是我下定決心,家裡先生吃不吃菇是一回事,採菇行,我是參加定了!

六點開始的採菇活動,我們一家三口五點半到場,先就地在石頭上解決帶來的晚餐,今晚的嚮導是個生物學家,她一手提著採菇籃,另一手牽著大狗,從森林裡現身,調皮的狗兒還不小心把她的菇菇籃撞翻,讓野菇撒了一地,在充滿期待的氛團中,一輛輛車開過來,一個又一個穿著靴子、提著籃子的民眾開始聚集,總共來了約四十位採菇人。

TS Lumia 1020_20140901_17_57_56_Pro
一開始,嚮導先教大家認識菇菇,她把不同的菇種放在不同的石頭上,讓我們比對。比方下面這些菇裡,包括美味牛肝菌和其它同屬牛肝菌的親戚。

TS Lumia 1020_20140901_17_50_03_Pro

下面則擺了一個雞油菌,理論上還要擺一些親戚,並與另一種菇類作比較,不過此時剛開場,還沒找到那麼多菇。

TS Lumia 1020_20140901_18_05_12_Pro

嚮導問,認得多少菇,只認得五種以下的舉手? 一半的人舉手,包括我們。
認得十種的舉手? 大概有七、八人。
認得十五種以上的? 就只有三三兩兩了。

接著,她解釋採菇建議的裝備、以及一些基本菇種的介紹,然後,就放大家進森林中自由採菇,半小時後再回來集合,一起討論辨識所採到的菇。

我們直接鑽進森林裡,採在「沒有路」的路上,還好穿了橡膠雨鞋,可以隨意行走,不怕弄溼腳,其實就算不採菇,光是這樣在深林裡走著就讓人開心,風景很美,只是要找到菇菇還真不容易。

TS Lumia 1020_20140901_18_34_54_Pro

明顯的毒菇不能採,偶爾找到一只菇,若是賣相不佳,或是看起來太老,也不想採,我們走了好一會,才採到第一只菇。(後來學到,這是美味牛肝菌的親戚之一,同為牛肝菌的一種,味道不錯,但要確定完全煮熟過才吃,以免有些人會因此腸胃不適)

TS Lumia 1020_20140901_18_29_28_Pro

採完第一只菇之後,就一直不見菇菇的蹤影。我們繼續走進森林,眼光四下尋覓,此時菇菇真的像是森林裡的寶藏,而我們是一群尋寶的人。

TS Lumia 1020_20140901_18_35_32_Pro

偶爾會聽見不遠處傳來其它尋寶人的腳步聲,我們都仰賴大自然無私的供給,因此只能虛心地慢慢找尋。

還沒採到第二只菇,倒是找到很多大螞蟻窩

TS Lumia 1020_20140901_18_59_11_Pro

終於,又採到一只大蘑菇!

其實,這一天我的首要目標,是想採美味牛肝菌,不過既然有採菇專家在場,我們就盡量什麼菇都採採看,好讓專家鑑定菇種,學習辨識不同的菇。

這種蕈頭偏橘紅的菇,以前我是不會採的,總怕它是毒菇,不過今天反正是要學習,就採了再說。

TS Lumia 1020_20140901_18_42_01_Pro

沒多久,又採到一顆,這顆後來被辨認出是牛肝菌的另一種親戚。

孩子採菇採上癮了,一看到菇就想拔出來。我必須說,拔菇這個動作,本身就很有趣,哪怕是只冒出一小顆頭的菇,有時拔出來,下面很長很粗大呢,真的像是從地底下挖寶藏一樣。

TS Lumia 1020_20140901_18_44_54_Pro

下面這只菇,是小孩自己發現的,此時我們還不認識菇,後來証實,這是這一天採到的,第一個可能有毒的菇,沒記錯的話,好像是絲膜菌屬,這種屬類的菇,好像有的有毒有的沒毒,以這一只來說,我忘了這只是否有毒,但確定的是,非常不建議食用。看它小巧可愛的,頭也不紅,不學會辨識,還真不知道這是毒菇呢

TS Lumia 1020_20140901_18_51_07_Pro

尋尋覓覓的,終於,找到今天的第一顆美味牛肝菌! 由媽媽發現,在地上小小一個圓頭,小孩負責把它整株拔出來。

TS Lumia 1020_20140901_19_00_31_Pro

我們繼續在森林裡亂走,邊拍照邊覓菇,不知不覺地也採了一個塑膠盒的菇,連從來不採菇也不吃菇的老公,居然也採得興致勃勃,的確,找菇採菇的樂趣,跟採莓完全不同,像是在尋寶,每一顆寶藏都很獨特,不把它整株拔出來,有時還難以百分百確認是採到什麼寶。

我終於理解,為什麼曾有自然嚮導跟我說,採菇很容易讓人迷路,不像採莓子,大部分的莓子通常會有一整片據點,菇菇散步森林各處,採菇人忙著找腳下的菇,走著走著就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了,眼裡只有菇,什麼都忘了,不過,這也是採菇最迷人的地方啊!

TS Lumia 1020_20140901_18_28_59_Pro

回到出發點,老師已經在跟大家講解各種菇類,講完食用菇後,講毒菇,這一部分真的非常受用,也發現跟自己以往的理解有很大的差距。童話故事中那些艷紅有白班的毒菇,大家都會認,從而也覺得紅色鮮艷的菇常是毒菇,可是你看,她現在手上的全是毒菇,竟沒有一個是紅色的!

她右手拿的那只菇,看起來樸素平常,據說最多人認錯的就是這種菇,以為可以吃,結果就中毒了。

TS Lumia 1020_20140901_19_49_00_Pro

下圖,就是我們一家第一次採菇行的所有展穫。不找人幫忙辨識一下,我還不敢帶回家煮呢! 於是,我大致上先就可分辨的類別先分幾堆,再請一位正好經過我旁邊的先生幫我辨認。

TS Lumia 1020_20140901_19_51_56_Pro

他確認,以下這些,是美味牛肝菌和其同屬牛肝菌的親戚,中間那個是美味牛肝菌,左邊和右邊分別是不同的親戚。

TS Lumia 1020_20140901_20_00_04_Pro

下面這幾個,是乳菇,我還不會細分,但重點是,這個建議要燙過才吃,我查到的資料是,要煮個五到十分鐘,才會把苦味或酸味煮掉。有的乳菇也有輕微毒性,所以無論如何最好都先煮過。

TS Lumia 1020_20140901_19_59_25_Pro

下圖,乳菇旁邊比較大的兩只菇,分別是美味牛肝菌的不同親戚,別看它們長相突出,都可以食用喔!

TS Lumia 1020_20140901_19_59_56_Pro

接著,是最多人猜測為毒菇的紅菇屬,解答是: 它被冤枉了啦! 人家其實是美味的菇,卻常被誤會成毒菇。坦白說,在這一天之前,我也不敢採,因為這種顏色確實會被我歸類成毒菇,不過從此以後,它也會是我的目標,昨晚實際煮過,果然美味,跟美味牛肝菌比起來,各有風味。

這種菇屬底下有很多的菇,要分辨著實不易,就等將來更進階時再說了。

TS Lumia 1020_20140901_19_59_15_Pro

最後,答案揩曉了,真正的毒菇群在這裡!

這些菇,就連教我認菇、有採菇經驗的先生都不確定是什麼菇,要我直接問生物學家嚮導,嚮導說,這裡至少有兩種不同的菇屬,有的因為菇腳已經掉了無法完全確認,但可確定的是,這裡全是毒菇!

那個灰灰的菇,應該就是常被誤以為是食用菇的毒菇。

TS Lumia 1020_20140901_19_59_03_Pro

很好玩,不是嗎? 看似有毒的菇沒毒,看似平凡的菇,毒性可強了! 要「以貌取菇」,果然是要經過不少練習和學習的,而且記住,採菇時一定要把菇菇整顆拔出來,因為菇腳,可是判斷菇種的重要依據喔!

今日採菇樂記錄到此,下回待續!

歐迎加入北歐四季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更多生活思考
北歐四季 on Facebook
Twitter It! Plurk this! Share to Facebook!

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please consider to leave a comment or subscribe to the feed and get future articles delivered to your feed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