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京文化體驗- Bygdoey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從卑爾根往奧斯陸的夜車,包廂很是舒服,空間雖然小,功能上的設計卻頗為完善,經過一夜好睡後更讓我覺得錢沒白花。不過我睡得香甜可能因為是睡下舖的關係,老公睡上舖為了怕半夜摔下來,則是在五花大綁的纏帶和搖晃中度過一夜。

抵達奧斯陸後,憑買包廂票附贈的早餐卷可以在火車站的咖啡店使用。自助式的早餐非常豐盛,對自助旅行的人來說,相信這樣一頓早餐吃完絕對是不用吃午餐了,一夜好眠加上一頓好餐,預告著美好一天的開始。

餐後,我們便前往位於港邊半島上的Bygdoy區(o中間有一條斜線)。Bygdoy區有不少博物館,最有名的可能是吸引眾多觀光客的維京船博物館,鄰近還有一個戶外民俗博物館,裡頭將挪威各地許多傳統建築集中在這裡一起展現,很值得一遊。

維 京船博物館裡的觀光客很多,裡頭的導覽人員相當忙碌地對來自各地的觀光團做講解,我剛進門不久旁邊也正好是一團台灣觀光客,正在聽導遊講解「最早發現美洲 的其實不是哥倫布,而是維京人」的歷史。我很喜歡這個維京船博物館,也很欣賞他們保存古物並認真投入研究的精神,不過,大部分的觀光團似乎逛完維京船博物 館後就匆匆坐遊覽車離開,忽略了隔壁的戶外民俗博物館,我覺得是相當可惜的事,民俗博物館裡有許多有趣的東西和文化遺產值得細細推敲,對這方面有興趣的人 真要細細觀賞,可以花上一整天的時間。

民俗博物館裡也包括一個薩米文化館。薩米人(Sami)住在芬蘭、挪威、瑞典的北部拉普蘭地區,俄國 境內也有一些,在這個博物館裡我看到了響往已久的「薩米人的鼓」(runebom),為保護古物,遊客只能從一個小洞往內探看那少數僅存的鼓,想像從前薩 米人持鼓吟唱與神明溝通的景象,在昏黃的燈光下,這種感覺既神祕又新鮮。

而挪威傳統的木教堂,則算是老公此行最期盼的部分吧,他從遊挪威的第一天就興緻勃勃地想要看木教堂。卑爾根其實也有木教堂可看,但我們時間不夠充裕,現在來到奧斯陸,又有了一次機會,怎可錯過?!

當 我們來到木造教堂的旁邊,僅管早在旅遊書上看過其照片,親眼看到的感覺還是興奮震撼的。此教堂建於1200年左右,我雖不是建築專家,對教堂也沒有研究, 但眼前的木造教堂有著和一般的教堂完全不同的氣質,深深吸引著我,也許是那古維京人還未完全接受基督教洗禮時的味道和信仰吧,從教堂建造的細節與氣韻上透 露出來,讓我這個外行人也忍不住一看再看,左右欣賞。老公更不用說了,光是木造教堂旁邊的幾個原木建築房屋就已經讓他看得很過癮,走進木造教堂更是仔細地 繞圈行走,不止看教堂的結構,也看其木頭和過去幾年來維修的狀況,然後再把我抓來上課,教我辨別木頭年代上的不同,以及維修上應注意的細節和技巧。不要問 我他講了些什麼,因為我從來記不住。所幸他每逮到機會就會不厭其煩地重新講解一次,希望有一天這樣的知識會自然而來地在我心裡生根。

木教堂前有幾個穿著挪威傳統民族服飾的解說員,我們找了其中一個問起他關於木造教堂的事。

「為什麼挪威有這樣木造教堂,我們在瑞典和丹麥都沒見過?」

「嗯, 我不知道,不過我的推測是,只是推測喔--」他小心翼翼地說,「因為從前的挪威人不如瑞典、丹麥有錢,當時有財力的人會想用石頭來建造教堂,我們沒有錢用 石頭,所以一開始的材質選擇就是木頭,不知道正不正確,但至少這應該是一部分的原因吧。而這個教堂之所以會從另一個城市搬來,也是因為那個城市的人民想要 蓋石頭教堂。」

「可是這木頭教堂美極了,這麼有特色,何必換成石頭教堂?」

「對,我們用現在的眼光來看古物,也是覺得很驕傲能保存下這樣的木教堂,可是當時的人想法不同。」

隨著歷史的變遷,人們看待身邊所有事物的眼光和對美的評斷的確會不斷改變,而這個木造教堂,在充滿特色的建築中也蘊含了不少象徵意義,建造的人彷彿在披著基督教的外衣下仍表現出對原本宗教信仰的堅持,看著所有的維京「龍」雕都位於基督教的「十字架」之上,我笑了。

我們在木造教堂停留了很長時間,才又繼續行走,欣賞整個民俗博物館區不同的老木頭房子。館區也有不少地方為遊客展示古早的生活方式,不少家庭帶著小孩逛得很開心。我們四處穿梭、想像從前的人如何生活、試著體會那樣的氛團。

最 後我們來到一個小屋,一位阿婆正在爐子上煮咖啡,她正把木頭一根根地放進下方的烤爐,見我們進來,很熱心地要我們一嘗這用古早方式煮的咖啡,我們接下咖 啡,嘗了一口,炭火的味道和咖啡渣不但沒有減低咖啡的質感,反倒讓咖啡異常的順口好喝,媽媽稱讚了一句:「這是我這幾天喝過最好喝的咖啡,比外面店家賣的 都好喝。」阿婆開心地笑了,「咖啡其實不是我煮的,不過煮的人現在不在,等她回來我會告訴她,她一定會很高興。」然後阿婆熱心地補上一句,「下午三點這裡 還有現烤的餅乾喔,你們如果還在這附近,有空一定要來嘗一嘗。」我們則不斷向她道謝,臨去前她用挪威文對我們說再見,祝我們有美好的一天,我則用「挪威 化」的丹麥文回,阿婆一驚,「呀,妳會說挪威文?」「不會不會我不會說。。」我連忙自己招認,只是把丹麥文拿來「變變音」,好玩而已。不過也因此我們都笑 得很開心,也又多交談了一會,才在和樂的氣氛下跟阿婆道別。

離開了Bygdoy博物館區,我們坐車往奧斯陸市中心去。。

歐迎加入北歐四季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更多生活思考
北歐四季 on Facebook
Twitter It! Plurk this! Share to Facebook!

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please consider to leave a comment or subscribe to the feed and get future articles delivered to your feed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