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海上的碉堡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早就想一遊這座人們口中的海上碉堡了。

她座落於赫爾辛基海外的島上,乘船出海二十分鐘左右就可抵達,是當年瑞典仍然統治芬蘭時,為防禦帝俄入侵所建立的,因此當時的名字是瑞典文:Sveaborg,意為瑞典的碉堡。如今,當然已有了自己的芬蘭名字,叫做Suomenlinna,意為芬蘭的碉堡

之前曾跟瑞典的工作夥伴說Suomenlinna,他們沒聽過,說Sveaborg,他們就知道。海上的一座碉堡,見証的不僅是一段歷史,如今也是聯合國保護的世界遺產,島上除了有碉堡和博物館,也還住著約850個赫爾辛基的市民。

我們在一個陽光普照的下午前來,乘船出發的感覺很是愜意,在船上回望赫爾辛基的白色教堂和港口四周的建築,感覺很不錯。芬蘭的旗幟在船尾飄揚,大隻的白色海鷗也在我們頭頂上盤旋,猜是被船上吃三明治的遊客給引來了吧。

上了岸,一群被老師帶來郊遊的小學生正準備離去,孩子們吱吱喳喳地蹦跳上船,讓人也沾染了這股夏日的活力。

我們在島上隨意行走,這個島比我想像中大,原本以為隨便走走就可以繞完一圈,沒想到真要四處細逛還得花不少時間。天氣出奇地好,大片的草地上稀稀落落地坐著來野餐的家庭與情侶,天藍草綠,海水湛藍,在太陽下晶晶地閃著亮光。

我們走著走著碰到另外幾個遊客,正開心地繞著大砲照相,不一會兒,又看到其中幾個爬到對面小坡上,興奮地對著另外幾個朋友招手呼喊,也只有遊客會這麼興奮吧,我心裡想,對本地人來說,這裡或許就只是個週末放假時可以渡海前來的野餐地點之一,可以舒舒服服地躺在草皮上,享受自己的一塊天地,碉堡本身,好像不再那麼重要。

「Suomenlinna大家都想去,因為那是Suomenlinna」

這是赫爾辛基旅客服務中心的大男孩,對我們所說的一句話。當時我們在緊迫的時間下,想在幾個可以遊玩的地點選擇其一,請他提供意見,結果就是這一句,簡單扼要。

我倒是好像聽出他沒說出的下一段話:「那就是個觀光客都會慕名而去的景點…罷了。」這位本地年輕人,感覺上對所謂的觀光景點抱持相當的平常心,完全沒有努力推薦的態勢,很是有趣。

碉堡的感覺的確美麗,也為島嶼增添了不一樣的氣質,不過光是島嶼本身,就是個野餐看海的好地方,這裡離赫爾辛基市區的船程很近,卻又有一種離開市囂的感受,隨便什麼地方,自己一個人坐下來晒太陽、看海,都好。要是我住在赫爾辛基,大概也會常來這,偷得半日閒。(見後註)

回程的時候正值傍晚時分,發現身邊跟我們一起等船要離開島嶼的多是遊客,而在船上等著上島的則多是島上居民,這種感覺很有趣,不知道每天回家時,碰上一大群遊客剛從自己家裡玩出來,感覺如何

曾經聽說想要搬到這個島上居住並不容易,要排隊等很久,目前情況如何我不清楚,但能住在這島上應該是有趣的,居住的環境和上班的地點隔了一片海洋,每天通勤的交通工具是船,僅管我自己也在島嶼上居住了二十多個年頭,當時卻從未有「身在島嶼」的感受,不知是不是因為,從不曾需要坐船出海,因此感覺不到自己,其實一直在一座島上?

船做為日常生活的交通工具,對我來說是一件新鮮事,然而真正喜歡的,或許是島嶼與城市之間,那種有點接近又不會太接近,隨時能跳脫出來的距離感吧。。


後註:

1. 赫爾辛基觀光日票或一般大眾交通工具的月票,範圍都包括這個海上堡壘,所以不用另外買票,可是千萬別坐錯船喔,如果不小心在港口坐到另一艘船,一個人可要付單程3.5歐元的船票!我為什麼知道?因為我就是坐錯船的那一個。回程的時候也一樣,兩艘船停的港口方向相反,可要先問清楚,才不會白花錢哪。

2. 即使現在住在赫爾辛基,要來閒步很方便,卻也沒有常來偷閒,總是這樣,因為近,隨時都能來,反而不常前往了。

更多照片在相簿:赫爾辛基2004May

歐迎加入北歐四季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更多生活思考
北歐四季 on Facebook
Twitter It! Plurk this! Share to Facebook!

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please consider to leave a comment or subscribe to the feed and get future articles delivered to your feed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