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芬蘭的「下一個Nokia」 – 芬蘭教育?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幾週前,芬蘭的報紙出現這樣的標題與內容:

「芬蘭教育可以成為芬蘭對外輸出的成功商品」

「芬蘭教育在國外已經有欲購買的買家,卻還沒有賣家」

芬蘭教育部的機要祕書則說:

「芬蘭不會有一個新的Nokia,所以在目前的經濟情況下,我們需要尋找新的領域,可以雇用更多的人員,並且創造營收。教育就是這麼一個可以發展、創造收入的領域。」

這幾年來,大家心裡都有數,芬蘭不會有一個新的Nokia,也不能再只靠Nokia,於是,如何能從服務、創意等領域出發,讓芬蘭的其它領域也能有蓬勃生機與競爭力,一直是芬蘭人在思考嘗試之處,芬蘭需要的,應該不是「一個新的Nokia」,而是「很多規模可以較小、卻都像當年的Nokia一樣有國際競爭力的產業或公司」。其中,近年來備受注目的「芬蘭教育」,是否也能跨足成為在國際上有競爭力的芬蘭產業之一,就是個值得思考的課題。

自從芬蘭的學生在PISA測驗中的表現受到國際肯定後,希望向芬蘭教育「取經」的要求一直如雪片般飛來,三不五時就會在報章雜誌上看到報導,「很多商品都是有產品後,才努力尋找市場,然而芬蘭基礎教育目前是,來自世界各國的需求一直進來,我們卻完全沒有產品可以輸出」機要祕書如是說

於是,目前幾個相關的單位,正在準備尋找可行的模式,研究該如何將芬蘭教育創造成「商品」來輸出,和可能的「芬蘭教育產品」。

目前討論小組想到的可能輸出產品例如:

芬蘭教師訓練課程- 因為,優秀的芬蘭教師,正是芬蘭PISA成績受到國際肯定背後的重要原因。

教育相關的科技運用- 這一點,我個人特別有興趣,也覺得芬蘭在這方面,結合手機的應用,應該有一些潛力。

一部分的基礎教育課程綱領

學校的營養午餐模式

一部分的學年制及課程架構

英文教科書- 這個如果能配套配得好的話,我猜應該有市場吧?!

此外,也有人提議,可以在他國成立「國際芬蘭學校」,把「國際芬蘭學校」建立作為一個品牌,並有突出的品牌形象,就像瑞典的IKEA一樣,無論到哪個國家,都很容易被辨識。如此一來,其它國家的學生也可以在自己的國家裡,以英文接受芬蘭的基礎教育。初期,難免必須勞煩芬蘭教師前往進駐,後期,也許則可由當地接受過訓練的教師接手等等。

輸出中的芬蘭高等教育?

此外,可以「輸出」的不只是「基礎教育」,也可以是「高等教育」。

從2008年初起,芬蘭的法律開始允許各高等學院及大學「輸出」可獲得學位的課程給其它國家,也就是讓國外有興趣的學校機構,可以直接向芬蘭的高等學院購買課程及教學,到目前為止,唯一真正落實的合作對象,是中國。

芬蘭中部偏西北、離我們這裡大約兩小時車程的一所學院,就已將護理學位的課程銷售到上海去,幾位芬蘭教師到上海,以芬蘭的課程綱領,訓練一批中國的護理學生,而這些中國學生目前也已來到芬蘭,正在完成最後階段的芬蘭護理學位,並且進修芬蘭語。

我上週正好在電視新聞中,看到她們受訪,其中一位表示,拿到芬蘭護理學位、並學好芬蘭語後,將來也打算在芬蘭尋找護理相關的工作。

芬蘭一直有「護士荒」、「看護人員荒」,芬蘭基礎教育該如何成為「商品」來輸出國際,我還不確定,倒是對於特定領域(如護理)的高等學位輸出模式,我覺得應該有不少國外學校會有興趣合作,而且輸出的課程完成後,還有機會「輸入」工作者,補上芬蘭社會缺乏中的人力,也許將來這樣的學程越辦越多後,我們也會開始在醫院和健康中心裡,遇見更多說中文的護士也說不定。

芬蘭基礎教育是否能做為一種產品?

看了報上關於芬蘭教育輸出的新聞報導後,我問老公: 「你覺得,芬蘭基礎教育當做商品輸出,可行嗎?」

老公的想法是: 「計畫與想法很遠大,實際上的執行力還有待觀察。」他的理由是: 「芬蘭教育,基本上最適用的地方就是在芬蘭,各國文化差異很大,同樣的教育模式,不見得在他國適合。」

我的想法則是: 文化差異固然存在,不過芬蘭教育的人文精神,在其它國家或許也可以做為參考(至於是哪些部分可以參考、如何因時因地因文化而調整,就有待專家們去探討研究)。我想這樣的機會應該不是沒有,只是教育不同於家具,大部分的時候應該很難「標準化」輸出,在適用性上,因地因國要調整的地方想必也更多。

此外,我覺得,芬蘭教育最重要的核心之一,應該是在於它的人本價值觀,在於它對於人與個體的基本尊重上,畢竟,架構是死的,人的思想才是活的,然而價值觀本身,真的可以做為「商品」來輸出嗎? 又該如何做呢? 我想,要輸出「芬蘭教育的理念」做為一個品牌,將會比輸出「瑞典IKEA的商品」,更抽象、更複雜的多吧。

若是芬蘭真的規畫完成了一些可以實地輸出的「芬蘭教育產品」,我猜想,台灣有興趣購買的單位一定不少,有趣的是,這項計畫,目前設定的可能「目標對象」,正是俄國、中國、和其它亞洲國家,反而沒有歐洲國家,原因為何,還真耐人尋味呢。

就拭目以待吧。

各位朋友覺得呢? 芬蘭教育的哪些產品,可能有「輸出國際」的潛力呢?

芬蘭教育相關舊文回顧:

看兒童動手玩設計!
芬蘭人活到老學到老
寓教於樂的芬蘭溫馨耶誕
芬蘭高中無年級制,中國也借鏡
裁減學校圖省錢,抗議風四起
兒童電影果醬年
芬蘭教育,為何第一?


註: 本篇新聞資料,來自赫爾辛基日報December 29, 2009

歐迎加入北歐四季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更多生活思考
北歐四季 on Facebook
Twitter It! Plurk this! Share to Facebook!

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please consider to leave a comment or subscribe to the feed and get future articles delivered to your feed reader.

Comments

和台灣真的差很多呢!!

我覺得芬蘭教育的精隨在於人本與精緻
這是小國的優勢,開發中國家人口的密度太高,師生比太低
若要輸出,也許只有中產以及階級能受惠噢

我也是覺得,教育參考一下是好事,「輸出」可就沒那麼簡單了,尤其芬蘭地廣人稀,這裡發展的教育體制真的很難直接移植到完全不同的國度… 有興趣的朋友,也歡迎繼續到臉書上去看討論,這一題在那裡的討論也挺有趣的哩 :)
http://www.facebook.com/shaninordic
(臉書這兩天不知是有問題還是怎麼回事,我自己目前上臉書頁看不到這一個分享,不過讀者顯然都有看到而且有回應…)

這是我自一次來這兒留言也~~
請教一個問題:「教育的成效是否可以單用PISA來看?」

其實PISA 跟台灣的國中基測沒有太大的差異,要在測驗中拿到高分其實只要靠傳統的威權教育就可以達成。威權教育的好處是可以節省非常多的經費,又可以達到提昇競爭力的成果。像是香港的貧富差距極大(已開發經濟體第二不均),而PISA測驗卻可拿高分。而學校不打成績的丹麥,儘管教育支出佔GDP的比重居先進國家之首,可是PISA的成果卻很不理想。然而,丹麥仍然是歐洲最具競爭力的國家之一,更甚於芬蘭。

Hannu Simola 教授有一篇文章《芬蘭的PISA奇蹟》值得一看。指出芬蘭帶有威權色彩,在教育方面的東方色彩高過任何一個歐洲國家。他從歷史觀點說明芬蘭教師崇高地位的現象,以及對比瑞典互動式教育的差異。其實芬蘭教育的內容和台灣教育不會差太多,學生並不會對這些死內容感興趣的。雖然芬蘭教育的威權色彩比台灣香港等地還淡一些,照理說PISA得分應比較低才對,可是因為福利制度的關係使所有學生不必煩惱家裡的經濟問題,而能開心上學,所以儘管得分最大值比台灣低,但平均值卻比台灣高。

PISA研究小組指出東方式的教學可能比較有效率!小班教學秏經費又沒效率。這完全是根據PISA統計的結果。但是教育可不只是教這些數學自然語文之類的東西。有很多東西是威權教育無法教導的。看完《芬蘭的PISA奇蹟》後,不會覺得芬蘭教育有何特別之處!如果芬蘭教育真的能夠關心每位學生,為何在這幾年有這麼多的校園槍擊案呢?(《芬蘭的PISA奇蹟》指出老師總是和家長學生們保持著距離)。我想能夠衡量教育成效的評量,絕對不是像PISA那樣測量和統計的!

所以芬蘭教育能夠輸出什麼?
威權色彩?這向東方學習就可以了。
福利制度?西北歐各國比比皆是。

很感兴趣的的话题!对芬兰教育不是很了解。希望从这里能多了解芬兰的教育!谢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