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的啟示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前兩天在報上看到一篇很有趣的文章,標題叫做:「天才讓世界往前走」。

文章中說,人們對天才的解讀,好像總帶著一份神祕的氛團,因為改變時代的,彷彿就是這些少數的「天才」。

時代造就天才?

芬蘭的藝術史家寫了這麼一本書,書中試著探討圍繞著天才的「謎團」,指出天才並非誕生而來,而是社會時勢造就而來。

書中指出,很多在藝術人文成就上有傑出表現的人,共同的特徵,就是不追尋前人的路,創造出屬於自己的東西。然而,時代也造天才,比方芬蘭舉世聞名的作曲家西貝流士,個人的藝術成就雖然深受肯定,不過他與芬蘭認同緊緊相連的關係,也更加深了他在人們心目中「天才」的光環。

既然時代造天才,歷史上被公認的天才,也明顯多是男性,女性常被形容為靈感的激發者,卻少被認知為天才本身,因此,書中也特別呈現出一些女性「天才」實例,比方姆米的創造者Tove Jansson、芬蘭作曲家Kaija Saariaho、以及目前正受到注目的芬蘭年輕新生代藝術家Elina Merenmies等等。

我沒有讀過這本新書,倒是讀完上述文章的介紹後,忍不住想到好多年前看過的電影「羅丹與卡蜜拉」,僅管電影本身或許有不少選擇性誇大戲劇化的成分,歷史上倒是真的有很多傑出女性,隱藏在幕簾背後,也許她們一時被男性的光茫掩蓋,然而其幽光卻持久而綿長,有的甚至關鍵性地影響了社會民族的發展與成就。

我想,僅管天才的形成與他與她所處的時代密不可分,然而天才本身對自身的了解、渴求、與努力,應該也同樣重要。

被芬蘭文化界人士讚為傑出年輕藝術家的Elina Merenmies就在報紙記者的訪談中說:「如果我不將才華用在屬於我的那個方向,那麼才華一點用也沒有。」對她而言,職業甚至從來就不是一個選擇,「我就只是知道,我要做這件事…畫家是個極端的職業,這樣的選擇造成生活中一些負面的結果,幸運的是,我並不完全了解所有的困難。而且人總是需要經由困難的過程,找尋到特定的東西。」

成為天才前,先成為自己

也許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天才」,不過我相信,「天才」在成為天才之前,應該是先成為自己。

成為自己說來輕易,要在現實生活中實現,對許多人來說,都是很大的挑戰。
我曾問過一個藝術家朋友,多年來如何在生計與理想之間尋求平衡,她說:「我從三歲起就知道我要做個藝術家,職業的選擇自然而然,沒有猶豫,也沒怎麼思考生計的問題,每一個工作機會也都自然的來,到目前為止好像都有出路…如果我一開始就一步步地規畫思考如何安穩妥協生計,那我今天也不會成為我。」

對有些人來說,實現自身比生計規畫更重要,當自我潛能得以發揮發展,生計好像也常以無法預期的方式得到解決。

當然,困難仍然會有。前兩天一些芬蘭的藝術家、文化工作者、研究員才在國會大樓前示威抗議,因為這些收入不固定的藝術家與自由工作者,經常沒有足夠的金錢維持生活,並且又落於社會安全網的照顧之外,顯然在勇於追求實現自己的路上,也各有各的難關,也許是因著類似的原因,讓還在夢想與現實之間徘徊的人,裹足不前。

在夢想的路上,選擇困難

不是都說嗎?天下沒有不勞而獲的事,沒有白吃的午餐,也沒有人可以跟你擔保,往這條路直直走下去,你會得到你的夢想花園。

看看身邊的例子,不少實踐著夢想的人,除了對自己有深刻的了解、熱情、實踐力之外,也總是願意,捨棄一些眾人眼中美好的事物,甚至選擇困難。
「困難更能激發靈感」,一位朋友這麼說,的確,困難不一定是阻礙,結合別人的經驗,與自己的視角,我逐漸可以深刻感受到,不要說是天才了,如果一個人要成為自己生命舞台中的主角,有時就是會為了它而選擇難走的路。

回頭看自己曾走過的來時路,有過無數徬徨時刻,也曾捨棄康莊大道,選擇「困難未知」的小徑,僅管我不是天才,卻也彷彿從這一點一滴的天才啟示中,看到與自己的心相呼應的答案。

相片說明:顛倒看世界 & 對比

相關文章:

牆裡牆外的夢想

慢行於藍夜城市中

註:與天才新書相關的訪談與資料,來自赫爾辛基日報新聞

加入書籤: MyShare HemiDemi Del.icio.us furl Google Bookmarks Yahoo! My Web technorati

歐迎加入北歐四季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更多生活思考
北歐四季 on Facebook
Twitter It! Plurk this! Share to Facebook!

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please consider to leave a comment or subscribe to the feed and get future articles delivered to your feed r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