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16

移居芬蘭十三周年紀念 – 我的曲線人生

今天午飯前,突然想到,啊正是十三年的今天,我正式移居芬蘭啊! 雖然在那之前,我早已因為實習、讀書、寫論文而往來居住芬蘭數次,不過十三年前的今天,重新搬到芬蘭,感受是不同的,因為,我不再抱著「我有一天會搬走」的心態,而是在心中與芬蘭立下一個認真的約定: 約定從此以後,將以此地作為我第二個家,努力學習芬蘭語、努力融入社會、努力建立起屬於我的生活。 一轉眼,十三年就過了。其中,我寫過一篇「十周年紀念」,去年,則延伸了一篇「十二周年紀念」,今年呢? 新鮮事一樣很多,非新鮮事則持續深化 我回顧一下去年的文章,其實今年跟去年的差別不是太大。我仍然居住在同一個城市、仍然喜愛接近自然、採拾野草野莓入食、仍然參加芬蘭編織部落客們的活動與互動、仍然是一個自由創作者、生活中,仍然有很多新鮮事,比如: 第一次擔任台灣廣播節目的芬蘭特派員(王文華大哥的愛你22小時),用另一種方式分享芬蘭生活 第一次受邀參加芬蘭當地旅遊策畫人辦的媒體之旅,跟大家分享了我們家附近的著名芬蘭藝術家故居 第一次和孩子一起「墾荒菜園」,努力了一個夏天,捧回好多屬於自己的作物! 與土地、與自然、又用另一種方式,更親近一步! 第一次跟孩子阿雷一起,在長大成人後才加入童軍團,嘗試了各種全新的活動體驗、包括上街賣耶誕月曆 第一次和阿雷一起,連續三四個周末到結了冰的大湖上滑雪,這也將成為我們母子共同的冬日嗜好! 在工作的部分,過去這一年大概是我有史以來接稿和專欄量最大的一年,一個月同時有八篇稿件等著完成是常態。靈感和想法從來不缺,但還真的常常覺得時間不夠用! 而我自己,也有了與「芬蘭創業」的第一次接觸。有機會去上了兩堂創業課,這才更了解芬蘭創業者所面對的挑戰、所需注意的事項、也對整個創業環境有更多的理解。 此外,「志工」也作了不少。去年八月起,我正式成為幼兒園理事會的會員,負責行銷相關事務,之後辦了兩三場活動、也成功讓幼兒園上報三次,成就感之餘,這些與芬蘭人一同為幼兒園「工作」的體驗,也教會我許多。 今年二月初,「志工」體驗又多一項,這次是受邀加入地方上讓城市生活環境更好的志工組織,到目前為止開了兩次會,收穫都很多,這週末要去開第三次,又是個將來可慢慢跟大家分享的主題。 夢想,原來是不斷改變著的 除了這些容易「列清單」的事項外,這一年裡,看來「變化較不大」,同時也覺得,是個我不斷在沉澱、往內心探求的一年。因為,在這一年中,我想了特別多的「未來」,以及 「下一步」,自己想往的方向。 在一個國家住了十三年,在無數次的搬遷後,我也想要有一個「不用再搬來搬去的家」。我不斷地在思索著,接下去的自己,想做什麼呢? 想住在哪裡呢? 想過什麼樣的生活呢? 有趣的是,這樣的思索,十三年前早已做過一次,然而人生總是如此的,不斷向前推進的同時,想做的事情會一直隨著情境改變,夢想也是。 十三年前的自己,一心只想趕快找到一份適合自己的正職工作,這個夢想,在搬來芬蘭兩年之內我就實現了,可是生活並沒有停在那裡。 十年前的自己,夢想出一本書,想作文字工作者,這個夢想,也總在正職工作之餘,努力實現了。 多年前我曾經想著,想要有夠寬敞的住所、離家近又喜歡的工作,有挑戰又不會太忙的生活,這個夢想,其實八九年前就實現了! 我的生活還是沒有停在那裡。 六七年前的自己,想著該生個孩子了,這個夢想,隨著我家小天使阿雷的到來,也實現了。 五年前我們搬了家,全部又得重新來過。此時我發現,我居然夢想著「八九年前就已經實現過、此時卻暫時沒有」的夢想,實在太有趣了,只不過現在這個夢想又被我「再加碼」,不只想要自己的家夠寬敞,還希望是「獨棟的木屋、有自己的花園」,那到底什麼時候可以實現呢? 我還不知道,但我一直在思考如何達成,也知道我會繼續努力。 有趣的是,我曾經夢想著「在家自由寫作」的生活,其實這兩年來,我不就正好過著這樣的生活嗎! 於是我終於明白,人生的夢想其實沒有真正完全實現不變的一天,因為每當它實現了,人又開始有新的想望了,又或是即使它終於實現了,可能生活中又有新的變動或追求。 也許可以說,夢想是不斷在實現中的,只是我們有沒有去細數、感恩、給自己鼓鼓掌、打打氣而已。不斷追求、實現、再追求、不斷面對人生「變動」的過程,也讓生活永遠有新挑戰、新希望,只要我們學會看懂那半杯水已經有的一半,而不是還缺著的一半,心就會覺得富足了。 未來的家,在哪裡? 十三年來,我在芬蘭住了五個城市,自己都佩服自己,而且我們的搬法不只是從鄉下往首都搬,也不只是從首都往鄉下搬,而是搬過來又搬過去! 從北向南搬(Lapua-Vaasa-Helsinki)、再從南向北搬(Helsinki-Seinäjoki)、又從北向南搬(Seinäjoki-Järvenpää),接下來呢? 是要繼續居住在此地、還是要再從南向北搬,坦白說,我還沒有答案呢! 到目前為止,最讓我有「家」的感受的,是西部小城塞納約基(Seinäjoki)、和此刻住的亞爾文帕市(Järvenpää)。很巧的是,兩個城市都差不多是4-6萬人的小城市。 在塞納約基市,我得以在工作中實現自我、又得以在生活環境中,既享有住市區的便利,又享有河邊的自然風光,這個城市,也因此在我心目中,留下了一個夢想曾經如此實現的美好記憶。加上那裡離婆家近、容易相互支援、土地與房價,也比這裡便宜許多。 然而,目前居住的亞爾文帕市,又用另一種方式成全了我。這個城市有著芬蘭南部新省最大的湖,就位在市中心,又有許多藝術家故居,滿足了我喜歡人文與自然的心。城市中不斷出現好玩的事,有趣的人,我也藉由作志工、參與各種活動,而與芬蘭人有不同的聯結。 有趣的是,前幾天我居然看到芬蘭報導,訪問芬蘭人對所居城市的滿意度,塞納約基市附近的婆家Lapua居然全芬蘭排名第七! 我們現在住的Järvenpää則全芬蘭排名第八! 分別都是所在省份滿意度第一的城市,我和先生忍不住大笑,看來無論未來住哪裡,都會是「寶地」吧! 其實只要心態對了,何處不是「寶地」呢?! 有一段時間我心裡對於未來居住之地的選擇,難以決定(其實都現在也還是),後來我想,也許暫時不決定,也是好決定,就先把握每一個當下,擁抱珍惜此時此地,的每一個豐富、每一個朋友。 想通這一點之後,雖然未來仍然沒有答案,我卻對過去十三年來因為種種原因的搬遷,更能釋然: 雖然我的「定居途徑」,看似比大多數的芬蘭新移民都「曲折」不少,常需要不斷適應新城市、找新的工作、重新建立生活圈,然而從另一個角度看來,也正好有機會得以從各個大城小鎮的生活經驗中,體驗多面向的芬蘭、多面向的生活、和多面向的自己。 我的「曲線」人生 我也於是發現,我是個在自己的人生中,常常走「曲線」的人。學生時代念書就已是如此,似乎比大多數人都多搬了好幾次家(或國家),就連大學我就念過N所。 不過,十三年前的此時搬來芬蘭的我,應該還沒有想到,就連「定居芬蘭」之旅,也可以如此「曲折」吧? 看起來好像「常見目標」都達成得很快,一年內考過芬蘭語中級考試,兩年內找到適才適性的全職工作,然而,我的生活卻沒有因此定錨,總是因為搬遷而得「重新開始」。當大部分的朋友似乎幾年內就慢慢「穩定」下來時,我卻像是艘必須不斷「重新乘風破浪」的船,就連此刻,都還不確定「未來會住在哪個城市」哩! 倒是在這樣的過程中,累積了對自己的自信,相信無論下一個居住地是哪裡,我都有能力適應它、建立好自己的生活,也更懂得分辨「外界的讚賞」和「內心真正重要事物」的不同,「減法」多學會了一點點,雖然常覺得自己的生活還是爆量的豐富,呵,但,這就是我啊。 人生多繞幾個彎,正好多看幾個風景,留下的豐富與體驗,都在自己的心裡。我的「曲線」定居之旅,看來還是很有意義的。 十三年來,看似充滿搬遷和變動,然而就在寫文的此時,我也發現一件「不變」的事: 就是自己對於寫作與分享的熱情。部落格來來去去,超過十三年來,我一直在這裡,不同的是,除了文字創作外,現在偶爾也多了影音分享,無論是什麼形式,無論是出書還是網上分享,不變的,是我對內容創作的熱情。這個「不變」,值得我為自己好好鼓掌,也不枉自己曾經棄所謂的「名校」不念而選擇「內容創作科系」的堅持 [...]


將孩子養成「創意無限的幽默咖」! – 賴馬家的52週生活周記

最近我又讀了一本賴馬的新書:「賴馬家的52周生活周記」。 在讀之前我就很好奇,這麼一個在圖畫中用各種細節、在幽默中讓人會心一笑又帶來啟發的繪本作家,家庭生活是什麼樣子的呢? 讀了以後的結論是: 這真是個放鬆、創意、又幽默的家庭啊! 難怪孕育出的繪本也帶著這樣的特質! 我想,讀這本書,會讓爸媽們覺得很「安慰」,因為: 育兒很忙碌,手忙腳亂是正常的(看,賴馬家也一樣啊) 家裡亂亂的也是正常的(這表示孩子可以更自由發揮手作啊! 賴馬說,房子只是身外之物,真的…) 小孩「亂講一通」或是自己變出不合實際又奇妙的組合,更是值得鼓勵的 (這也在培養他們的想像力和創意啊!) 光是看到賴馬夫妻「扮奧客」,對於小孩玩家家酒時捧上的「牛奶冰淇淋」、「草莓冰淇淋」說「這太普通了!」,反而對「香腸冰淇淋」說「這個太棒了!」就讓我拍手叫好! (第212頁) 然後我在好玩又好笑的圖文細節裡,看到這句具有「總結性威力」的句子。 「一點一滴的將孩子灌注成創意無限的幽默咖,是我們家教養的重要目標。」 可不是嗎?! 也許我們都該想想,孩子的未來真正需要的能力,是什麼? 對我而言,絕對不是智識,而是人格特質。 終有一天,無論他們懂什麼知識、或是會不會什麼技能,他都要去走自己的人生。在無法預期的人生裡,再厲害的高材生也一樣會碰到失敗與低潮,這時候,什麼樣的能力能派得上用場呢? 不就是「創意」和「幽默」嗎?! 當孩子能對困境幽默以對,再重的挫折,也能輕輕的放下。當他有創意,再大的危機,他也一定能想出適合自己的解法。 於是,在讀完這本真實又輕鬆的育兒周記後,讓人體會到,育兒的撇步不是焦急著針對各種問題,找出一百分的解答,而是學習在心態上放輕鬆,帶著孩子一起過生活,對每一個(忙碌又混亂)的細節幽默以對、欣賞那每一句迸發著想像力的童言童語,因為這些都是一去不回的童年時光,甚至接受自己的「平凡」(我們偶爾都是會暴走的爸媽,看,賴馬家也是喔!)。 只要我們學著「放鬆心情」、「創造讓孩子可以動手發揮的環境」、甚至不用刻意去「教」,孩子想學的時候,你自然會感受得到(或是他們自己會來要求)。 尤其,在這個忙碌的時代裡,「不做」比「做」要難,「放輕鬆」也比「努力」更難,然而,創意與幽默,卻必須來自這些放手與輕鬆的時刻啊! 書中,也讓我看到很多似曾相識的場景,比方,不教孩子畫畫,只準備好畫具,讓孩子自由發揮; 或是看到賴馬的小女兒小滴,說m 是躺著的3,也讓我會心一笑。 因為我們家也是這樣的,不刻意教孩子畫畫或寫字,單純欣賞他筆下的美好, 所以阿雷自發性寫出的「s」字母常常是「躺著」的。但我覺得,「他不是在寫字,他可是在畫圖呢!」我很珍惜這個年紀,孩子自然想嘗試的動機,和每一個動手呈現的創意。這些時刻,將來可不會重來一次喔! 在書中看見賴馬家與我們家的一些小呼應,竟也讓我在心中有著一種安慰,同時覺得,台東和芬蘭的心理距離,原來並不「遙遠」,無論身處何地,家長都可以用自己相信的教養方式來教孩子。 想將 孩子一點一滴養成「創意無限的幽默咖」嗎? 翻翻這本書,相信你也會有所體會,與孩子一起笑到翻的時刻,就是最美的生活細節,也會是未來孩子面對人生的能量。 *《賴馬家的52周生活周記簿》: http://bit.ly/1KMJzSk * 20年經典重現三繪本,首刷加贈【手工書達人王淑芬-一張紙變立體卡DIY材料包】: http://bit.ly/賴馬20年經典重現


影子怪獸,讓人學習跨越「想像的害怕」

我一直喜歡賴馬的書。第一次讀到他的兒童繪本,是2003年。 當時的我剛移居芬蘭,對芬蘭兒童文學起了莫大興趣,自己跑去芬蘭出版社毛遂自薦想幫忙推廣介紹兼翻譯之餘,還不忘「順手」把台灣的好繪本帶上桌文化交流一下,也想讓芬蘭人見識一下,我們台灣繪本也是很棒的喔! 當時被我帶上桌的,就是賴馬的「帕拉帕拉山的妖怪」、和「早起的一天」。 許多年後,我真的因緣俱足了翻譯了一本芬蘭繪本,同時也成為一個小男孩的媽媽。這兩本賴馬的繪本,自然成為我們母子床邊故事的讀本。 「早起的一天」,讀來總讓人彷彿進入一個和樂又充滿朝氣的世界,我喜歡帶著阿雷一起,欣賞書中的各個角色,感受三代同堂的親情與歡樂。 「帕拉帕拉山的妖怪」,則讓人看見我們心中的妖怪,原來可能都只是「小小的影子」而已。書中的白豬魯魯,被夜裡的妖怪影子嚇跑,全村也因此不得安寧,最後才發現原來「妖怪」,只是兩隻小豪豬的影子嘛! 讀完書後,我們母子就三不五時會玩起「影子實驗遊戲」: 打開客廳的光源,伸手在牆上映出手的影子,有時靠近一點,有時站遠一點,觀察影子的大小有什麼不一樣,就是好玩的生活遊戲! 走在戶外陽光下散步時,我們也看著影子,有時影子好長,有時影子好短,阿雷會追著媽媽的影子跑,或是讓媽媽追著他的影子。 影子的存在如此真實,然而影子又不代表真實,這樣的體驗,讓影子成為「真實」與「虛幻」的界線,即使從此遇見如書中一般嚇人的「影子」,也不用覺得「可怕」,因為「影子」可以變大,當然也可以縮小,一如很多我們自以為「可怕」的事物一樣,也許我們怕的,一直都只是個「影子」。 從此,阿雷如果害怕的時候,我總是告訴他,「你記不記得帕拉帕拉山的妖怪裡那個好可怕的妖怪影子,其實只是兩隻小豪豬,一點都不可怕對不對,這件事也是一樣喔!」 依此類推,如果他遇見不喜歡吃的菜餚,我也會告訴他: 「你記不記得上次你也很不想吃新的菜,結果嘗一口後好好吃喔,要不要試試看啊?」 我試著從「影子」經驗出發,讓阿雷體驗所有想像與實際的不同,雖然不見得每次都會成功(因為小孩不見得每次都捧場啊!),然而共同閱讀「影子妖怪」的體驗,卻讓我們母子都有機會,試著一次又一次地,跨越想像中的「害怕」與「不喜歡」,發現讓人驚喜的「真實」。 我想,育兒也是如此的吧! 無論是爸媽還是孩子,我們都在日復一日的生活細節裡,既體驗著真實,又挑戰著自己的想像,每一日的生活,也因此呈現各種趣味。 * 20年經典重現三繪本,首刷加贈【手工書達人王淑芬-一張紙變立體卡DIY材料包】λ>> http://bit.ly/賴馬20年經典重現 *《帕拉帕拉山的妖怪》http://bit.ly/1KMJf6nλ *《早起的一天》http://bit.ly/1VG5xamλ


新年新希望如何實現? 芬蘭人這麼建議…

今年二月時,我在Shopping Design雜誌的設計快訊(Design Vision)中,分享了一個有趣的芬蘭新年新希望網站。網站邀請大家許下新年新希望,接下來就會寄email提醒你,有沒有做到呢? 也可以在網上幫別人的新年新希望打氣按讚。 寫這一篇快訊的同時,我發現芬蘭好多媒體,每年都在新舊年相交時,訪問專家,並發表一篇類似「新年新希望,該如何實現?」的文章,而且都還挺實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