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08

從我的書,入圍金鼎獎說起

有些事情很巧,昨天早上才說要為自己,先出清還未發表的存貨記憶,結果「存貨」還沒出,「新聞」先來了。昨天下午,合作《設計 讓世界看見芬蘭》這本書的編輯席芬,以及田園城市出版社的編輯宜佩,一前一後的通知我,這本書,入圍行政院新聞局第97年度金鼎獎的: 一般圖書出版類 最佳藝術生活類圖書獎。 跟去年這本書被選為「開卷年度美好生活書」一樣:消息來的時候,我早就忘了有這回事,那感覺就像是走在街上,天上突然掉下來一個禮物。 入圍,對我來說就已經像是得獎了。我也忍不住趕緊瞧了瞧,還有哪些作品同時入圍,一看就覺得,自己太榮幸了。


為自己,出清一點記憶存貨…

十年前,我在黃威融先生的「Shopping Young–Miss Right & Mr. Right的戀愛紀實」這本已經絕版的好書裡,讀到一句「要出清存貨,才能告別青春期。」 今天不知怎麼的,這句話莫名其妙從心底浮上來,雖然我早已離青春期很遙遠。 也許是突然覺得,在我繼續往下寫生活之前,我得先出清一些來不及發表的「存貨」,才能向那些時光「告別」。告別並不是要忘記,相反的,是想留下些什麼,讓未來可能會逐漸遺忘的自己,回過頭來,有文字可以讓記憶回溫。 所謂的「存貨」,指的是過去這一年來幾件對我有特別紀念性意義的事,在不歇止的搬遷中雖然寫了一點頭,卻沒結下我想結的尾。有些事件還在繼續中,有些東西已經在當時暫告一段落,事件結束了,當時我想,來不及寫就算了吧,反正我一定會在心裡記得,現在,我卻不這麼認為。 就在幾天前,我與芬蘭先生重回位於芬蘭西部沿海的芬蘭瑞典雙語小鎮Vaasa,去看展,也去訪友。Vaasa這個小鎮對我而言意義非凡,我以為我什麼都不會忘。


自由撰稿人,被低估的工作?

先說在前:我不是個全職的「文字工作者」,也不是全職的「自由撰稿人」,只是因為喜歡寫作,於是寫了兩本書,參與了兩本設計雜誌的訪談寫作,外加這兩三年來在工作之餘寫過的幾個報章、雜誌、部落格的專欄,和偶爾的外稿邀約,而已。 僅管只是「兼職」,我仍有一點小感慨。 感慨在於,做為一個喜歡產出文字與內容的自由撰稿人,所付出的時間與心力,並不比其它行業少,然而,常不見得會得到相對的尊重、理解、與肯定。 其實到目前為止我都算幸運,絕大部分的接外稿合作經驗都很愉快,發稿單位大都邀約誠懇,大部分不拖欠稿費,並會在刊出後寄來刊物,不過稿子寫多了也可以感覺到邀稿編輯之間的差異,尊重作者的專業好編輯絕對讓人印象深刻,當然少數特例也會讓作者感受不佳(比方某個一年前就積欠至今的稿費,雖然稿費很少,但不表示不存在,聯絡人卻無聲無息的不見了…)總之,無論是我自己的經歷還是別人的,一路寫來就是累積了一些感受。


毛寶.two專欄: 無言的默契

最近這幾天,工作仍處在放假前的繁忙階段,還沒時間寫新文(其實也是台灣維若妮卡在偷懶:下了班就懶得打字了),但是每晚11點的天空我還是在持續的拍,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我的Flickr看看、我也會固定在我的Plurk通知新照片。我越拍越覺得神奇,同樣是11點,每天都有些不同的驚奇,生活之美,真的就在這些微不足道的小細節裡! 新文章還沒來得寫,倒是突然想到之前有一篇毛寶專欄的文章還沒貼上來哩! 就先補一下,跟大家分享這篇吧~ ********************************************************************** 我常覺得,與家裡這位先生之間,有著莫名其妙的默契。我們經常會在同一秒,想到同樣的事情,或是不期然的,有著同樣的渴望與思緒。 請前往毛寶.two部落格繼續閱讀 圖:某晚飯菜上桌前的擺設,會把筷子有模有樣的放在酒杯上,還覺得很得意的人,當然不是我囉。:) 延伸閱讀 芬蘭獨木舟初體驗 不肯送花的情人


北緯62度半的夏夜11點,我看見…

北緯62度半的夏夜11點,我看見什麼?這要從幾天前無意間的發現說起。 此時我正在桌前打開,電腦檔案裡的24張相片。 24張相片,是同一扇窗前,不同日子的日落與天空。 地點,是我現在所處的城市,北緯62度半。 時間,大多在晚間11點前後。


從Marimekko與Dolce&Gabbana之爭說起

Marimekko與Dolce&Gabbana,一個是芬蘭最知名的設計品牌,一個是義大利的國際名牌,爭什麼?答案是:芬蘭設計品牌Marimekko的經典罌粟花圖樣(Poppy, 芬蘭文:Unikko)。 因為,Marimekko的經典罌粟花,「未經授權」的,出現在今春Dolce&Gabbana的服裝上,如下圖。 左圖來自Marimekko 2005年的時尚秀,右圖則是今春Dolce&Gabbana的新裙裝(圖片來源:赫爾辛基日報, left photo by photographer Jussi Nukari/Lehtikuva, right photo from Dolce&Gabbana)。 原本,著名的設計品與圖樣,被模仿拷貝低價銷售並非新鮮事,然而頭一次,「擅自使用」Marimekko最具代表性圖樣的,竟是比Marimekko要大牌許多、知名許多、整體資源也比Marimekko要雄厚許多的國際名牌,正因此,Marimekko表示既受辱又吃驚。


美好設計之二: 經典椅縮小了,變成愛心存錢筒

這禮拜正好是台灣設計週,就從芬蘭這裡用「美好設計系列」響應,繼續跟大家分享一些美好的芬蘭設計品,與其背後的思考。在前一篇美好設計中,分享的是芬蘭中生代設計家Stefan Lindfors所設計的環保創新水瓶,這回,就與大家分享芬蘭著名設計大師Eero Aarnio,在去年夏末所設計的存錢筒。 水瓶與存錢筒,同樣都是日常生活中的微小物品,平常也許不會引起太多聯想或是注意,卻因著設計背後的初衷與理念,而有了完全不同的呈現與意義。 這個可愛的存錢筒,幾乎可說是Eero Aarnio經典糖果椅「Pastilli」的縮小版,它跟Pastilli椅一樣,有著圓潤的外型線條,與鮮艷搶眼的顏色,由於這是Eero Aarnio特別為世界兒童救助發展組織「Plan」的芬蘭分部所設計,於是它就被取名為:「Plan Pastilli」。一個「Plan Pastilli」存錢筒售價85歐元,消費者每購買一個,百分之九十減稅前的金額,都會由PLAN FINLAND,用來扶助開發中國家需要幫助的小孩。 上圖:設計了許多經典座椅的芬蘭設計大師Eero Aarnio。他所坐著的,就是深受喜愛的Pastilli經典椅,膝上則是他新設計的「Plan Pastilli」存錢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