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08

遇見「最好的圖書館員」(Updates: March 5)

Updates March 5: 1.向「最好的圖書館員」致敬活動結果出爐,當日借書量6672本,比原記錄還多出2567本。 2 「最好的圖書館員」說,其實從當天來圖書館的人潮就看的出來:「如果我能從每一個來祝福我的人那裡,都得到一根頭髪,我現在一定是滿頭頭髮。」(北歐四季註:因為「最好的圖書館員」沒有頭髮,其實他在文章的照片中,你找到了嗎?:) 新來的朋友們,請先閱讀下面文章,你就懂了。^^ ------------------------ 在《北歐四季透明筆記》這本書裡,我寫過一篇「從文化英雄到平民英雄」,今天就來說說我與一位「平民英雄」的相遇,他是—「最好的圖書館員」。 我寫下這些文字的時間,是芬蘭二月二十九日星期五下午三點半,我剛從圖書館走路回家,扛了一堆書。 此時「最好的圖書館員」,正要離開工作了四十年的圖書館,在眾人的祝福下,退休。 而我遇見這位「最好的圖書館員」,是在去年秋天,芬蘭建築大師Alvar Aalto設計的圖書館裡。 上圖:芬蘭建築大師Alvar Aalto設計的圖書館,位於Seinäjoki。


來自市長的歡迎信

話說我剛搬進新居的那兩天,信箱裡就丟進來一個大信封,上頭印著城市的名字,用芬蘭文寫著「歡迎回家!」(Tervetuloa kotiin!)。 這是什麼?城市對新居民的歡迎信嗎?我懷著疑問與好奇,打開信封,裡頭有一包資訊夾,其中第一個映到眼前的,是來自市長的歡迎信,信是這麼寫的:


小城市也有大世界

我一直很喜歡,以城市居民的角色,感受城市的生活環境、空間規畫、和城市行銷的各種面向,去年就因此寫了好幾篇赫爾辛基城市行銷、以及在城市空間發揮創意的文章。 在首都赫爾辛基住了許多年,一個月前我們暫時搬遷到芬蘭西部的小城市Seinäjoki(中文可譯為:牆河)。只有五十萬人口的赫爾辛基市區已經不大,只有四萬人口的Seinäjoki更小,小到我相信許多習於繁華城市的台灣朋友們,來到這裡可能會啞然失笑(因為,這麼小也算「城市」嗎?)然而,這樣的小城,正是芬蘭非常典型的「城市」。 照片:這不是我家,是附近樓房某戶人家的陽台,瞧,裡面有棵大植物耶~~


Comments Off

【毛寶北歐觀點】芬蘭的冬天不見了

我的朋友告訴我,全球暖化,讓氣候異常,有的地方會變熱,有的地方會變冷。當台灣朋友在過年時,紛紛喊太凍的時候,芬蘭這裡,卻因為太「暖」而雪不積。 這次的毛寶北歐觀點專欄,就跟大家實際分享,芬蘭目前的「冬天」。 想像芬蘭的冬天,你想到什麼? 大部分的朋友,也許想到的都是「很冷很冷的極地,有很多雪」的景象吧?! 然而這樣的景象,彷彿已經逐漸消失,至少這次我從台灣回到芬蘭就發現:芬蘭的冬天,居然不見了。 請至毛寶部落格閱讀全文 沒有雪的灰色之冬,攝於下午三時 延伸閱讀: 芬蘭節氣:乘著白雪往下滑 芬蘭環保:舊物品新想像


京都感官六帖(三):顏色

幾年前,我曾經因著興趣,在芬蘭大學裡選修了一堂亞洲美學的課。 還記得當時,聽著台上的教授講中國茶與日本茶,中國畫與日本畫,我忍不住問:到底這兩個國家一些乍看相似的文化傳統,最大的不同處在哪裡? 教授想了一會,回答:「我想,很多源於中國的文化,傳到日本就更精緻化了。」 簡單的一句回答,卻也在日後,逐漸呼應了日本帶給我的感受。 很多我們從小到大,生活中習以為常的用品與事物,到了日本,好像就多出另一番風味,也許是多了顏色,也許是多了細緻,也許是多了想像,和一份把微小的事物做到最美最好的專注與投入,因此每一樣早就熟悉的東西,都讓我看了入神,比方香、扇、筷、碗。


毛寶two.專欄~當芬蘭先生越來越台灣…

猶記在台北開簽書會時,我老爸幫女性讀者群問了個問題:「芬蘭的先生,都是什麼樣子?」我的回答是:「我不知道耶,因為我只有一個芬蘭老公。」 在一片笑聲中,我也忍不住想著,其實我們,也許都算是不同文化的綜合體。 請至毛寶two.部落格繼續閱讀 圖說:今年過生日時,家裡這位不肯送花的情人,捧回來一束「真正的玫瑰」。好像他不只是「越來越台灣」,也「越來越開竅」了。 延伸閱讀:不肯送花的情人


京都感官六帖(二):聲音

在這裡,我使用相機與影像,記錄自己的旅行映像。然而,京都讓我印象深刻的一點,卻也是在視覺之外,那「無所不在的聲音與旋律」。 我回想起十幾年前,和大學好友們一同遊歐洲時,「聲音」,一直是我們最想收錄的東西。我們錄音機不離手,收下了好多管風琴的聲音,和街頭音樂家演奏的旋律。後來我獨自出國,也曾在異鄉的火車上,用錄音機收下鄰座旅人的樂音。 年華似水般向前流動,不知不覺的,自己記錄生活的方式和習慣,已經改變,如今,我習慣使用文字與影像來記錄生活行步,因此旅程中「最沒有用具體的形式記錄」的,反而是舊愛-「聲音」。 僅管沒特別想著要收集「聲音」,來到京都的第一天晚上我仍然馬上豎起耳朵,聽見京都的「聲音」。 街上的古樂聲


京都感官六帖(一):京都掃

大家新年快樂!這幾天我打算趁有空的時間,更新我的wp版本,也就是說,接下去幾天要有朋友連不進部落格,應該就是我在更新整理中,還請稍候…… 大年初一,就先來寫幾篇「京都感官印象」。 說它是「感官印象」,而不說它是「遊記」,因為我不懂日文,不諳文化,不喜歡寫景點介紹,也不想寫旅行日記,於是記憶中的京都與幾個行經的關西城市,在記憶中留下的都是感官的浮光掠影,那是顏色、聲音、和一些當時看到想到或感受到的其它。。 頭一篇,先來說說「打掃」。 北野天滿宮裡(京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