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07

總是新鮮的耶誕季,正在開始…

時序進入十二月,家家戶戶也開始在窗前,點上蠟燭,倒數耶誕。 僅管耶誕看似年年相似,對我來說卻又總是不同,好像每年都有新的心情,新的發現,前一陣子就發現,原來芬蘭人的「小耶誕」餐會,對芬蘭女性來說是件年度大事,「小耶誕穿什麼」也是工作場合的聊天討論焦點,於是,我在毛寶部落格的北歐專欄,寫下有趣的記錄:小耶誕與女性魅力。 Source: www.serlaklubi.com/kulttuuri/talvi/index.html 此時再翻閱網誌的舊文章,發現自己對耶誕的喜愛,年年不減,年年換新: 2003年,自己在耶誕之前,結束了在芬蘭小學的實習,課堂中的耶誕老人、耶誕月曆、小朋友們自己唱的耶誕歌,仍在耳邊迴繞,家家戶戶門前的冰燈,則將黑夜點亮,在這樣的氛團下,忍不住就寫了這篇我在芬蘭過耶誕,勇敢投到中時人間副刊趣味與品味專欄,為自己留下的不只是報上的鉛字,也是當年最新鮮的感動; 2005年底,自己正在工作轉換之間忙碌不已,卻仍然想寫下些什麼,以不負這個時節,結果就是連續寫了好多篇的芬蘭耶誕特輯,留下了生活的滋味; 2006年底,僅管對首都的耶誕氣息早已熟悉,我仍然在耶誕前夕回婆家之前,忍不住跑上街晃盪了好多圈,只為了把那有著不同設計美感的耶誕櫥窗拍回來,為自己留下一份藍紫色的耶誕記憶。 如今再回頭看,果然「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只要曾經寫下,就像把生活活了兩次一樣,記憶特別清楚,也總是有文有圖為証:原來年年看似相同的耶誕,全都不一樣。 這會,2007年的耶誕季正要開始,我自己也很好奇,今年又會發現些什麼東西,期待著,繼續寫下新鮮,留下生活,然後分享。 就歡迎大家繼續前往毛寶部落格,閱讀2007耶誕季新文章:小耶誕與女性魅力 翻翻耶誕相簿:赫爾辛基耶誕櫥窗2006 回顧北歐四季透明筆記耶誕特輯


丹麥耶誕月曆不忘啤酒

上禮拜看到這則新聞,覺得實在有趣。 丹麥酒商發行啤酒耶誕月曆,愛喝啤酒的人,可以買一整箱啤酒月曆回家,對愛喝啤酒的丹麥人來說,一天喝一瓶不同的啤酒等待耶誕,心情要不好也難。 芬蘭記者數數啤酒箱裡的酒瓶,發現跟實際日期好像不太符合,被訪問的那個丹麥人自己招認,喝完了又忍不住跑去買了一些啤酒重新放進來,「它們實在太好喝了!」 啤酒們各有名字:耶誕馴鹿、耶誕雪花、甚至Ding-Dong. . 看到這裡,我忍不住跑去翻箱倒櫃,把我幾年前搜集的復活節啤酒標籤找出來,標籤上站著一隻隻造型各異的雞,各有各獨特的名字:「雞媽媽」、「維京雞」、「貓王雞」、「龐克雞」、「原始人雞」,還有我最喜歡的、嚇得發抖的,「一隻真正的雞」。 我看著這群趣味橫生的啤酒雞群,笑出來了。 回憶倒流到多年前,那個與大家共飲復活節啤酒的那一天。<br/> 桌上滿是啤酒瓶,周圍是一直笑著、說著、快樂著、喝著啤酒的丹麥人,丹麥人啤酒一瓶接一瓶的喝,我們這群外國人就跟在他們旁邊「撿」酒瓶上拿下來的圖案標籤,剎那間好像又回到那個暖暖的、總是有節好慶有酒好喝有事情值得快樂的丹麥學生天地。 丹麥人就是這樣,總是可以從小事情發掘世界的幽默面與生活的溫馨處,跟其它北歐國家的弟兄國們比起來,丹麥人好像就是多了一份輕鬆與快樂,寫在他們臉上。 再想到自己的經歷,從北歐國家最東邊的芬蘭,到最南邊的丹麥,好像從鐘擺的最右邊擺到最左邊,再從最左邊擺到最右邊。 芬蘭鄰著瑞典,瑞典鄰著挪威,挪威鄰著丹麥,丹麥與芬蘭之間,好像就少了那麼一份地理位置上與歷史文化上的聯結,感覺距離遠多了,除了那遙遠歷史的某一點 上,丹麥女王曾統治芬蘭一小段時間外,好像就沒什麼別的了,其實女王連芬蘭的土地也沒踏上過,與其說是統治芬蘭,不如說是統治當時芬蘭隸屬的瑞典。 現代丹麥與現代芬蘭之間,好像彼此了解也不算多,至少在人民日常生活上,感覺是如此。 丹麥人聽我從芬蘭來,就開玩笑的說:「妳住的那個芬蘭,人們手上是不是都拿著大刀走路?」(這是早期芬蘭未開發時,給人的典型印象。) 芬蘭人聽到我要去丹麥,就認真的說:「丹麥我不熟,不過從電視上看來,那裡的人很快樂的樣子。」 兩個除了官方交流之外,連結不算很深的北歐國家,近年來芬蘭倒是開始對丹麥興趣越來越濃,政治人物比較起丹麥的福利制度措施,記者們報導起丹麥的觀光旅遊、貿易發展、就業市場、。。。丹麥話題,好像越來越熱。 當然也許只是我自己,在十則新聞中,會特別去注意到那屬於丹麥的一則。 走在芬蘭街上,只要一聽到丹麥文,我就會猛然回頭,只想看一眼那忙著看地圖,沒注意身邊有東方女子以奇異眼神望向他們的丹麥旅客。 真的好久沒去丹麥走一遭了,也許,這是一種想重溫舊夢的心情,想偶爾聽到、看到、回到那個童話中的現實王國,哪怕只是一小丁點,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