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07

讓人微笑的藝術插畫

有的人,創作總是能感動人心,他們的作品,讓人看了就不禁微笑。我非常喜歡的芬蘭當代插畫家Julia Vuori,就是這麼一個,讓生活更美麗的人。


芬蘭節氣:乘著白雪往下滑!

節氣與節慶這回事,與天候與環境真是習習相關。 這兩天一早醒來,只覺得天光大好,好像暗冬一夜之間突然消失,春光重現一樣,明明外頭仍是零下十幾度的氣溫,整個屋子卻像是突然換季一樣明亮。 今天也正好是芬蘭傳統的「Shrove Tuesday」,根據民俗傳統的訴說,這一天的天光正好夠明亮,女人們可以開始做織布的工作。僅管現在應該沒有人,還會看天光決定織布時節,這傳統對時節天色的觀察,和我親身體驗到的天光變化,還真是奇妙的吻合!


北歐圖書館與我的看書經

拜訪明日報時期就認識的老朋友Henrymom的網誌,發現這有趣的網路書櫃aNobii,註冊自己的帳號後,就可以把家裡的書櫃搬上網分享,只要輸入每一本書都有的ISBN序號,書櫃就會自動幫忙把書的封面和名字找到哦,可以為每一本自己的書,都更新閱讀記錄,也可以寫書評介紹,最重要的,是可以和志同道合的看書人交朋友,讓我看了差點衝動地建立自己的網路書櫃。 < 圖書館一景,北歐四季攝>


手工生活的簡單幸福

人們常說,北歐的極簡設計風格,與過去曾有的貧窮有關。的確,資源的不足教人學會珍惜物資與一物多用,曾經長期仰賴雙手自給自足的生活模式,也使今日處於進步國度的人們,仍然重視手工技能。 <人們親手刻的木鐘,北歐四季攝>


不肯送花的情人

這是三年前,情人節前夕的舊文了。 今天爬上當年的新聞台,自己重讀一次,還忍不住笑出來,心裡都是暖意,特刊於頁首,跟大家分享,明天就會再收回舊文櫃裡。。 重溫窩心回憶的同時,正好看到當初幾篇寫老公學中文的趣事,不重看早就都忘了呢!乾脆另開一實驗性質新分類:「老外學中文」,算是為這特別的生活趣味,作個紀錄~


看北歐人帶小娃

住在北歐,經常感覺:娃娃無所不在。不論走到哪裡,都有父母推著嬰兒車,帶著小娃到處跑,咖啡廳裡常見相約帶娃娃喝咖啡的媽媽們,公車火車上、圖書館、博物館、餐廳,也哪都能去,就算是像購物中心開幕或大折扣的場合,父母照樣可以推著娃娃車,在人群中衝鋒陷陣。 請到這裡繼續閱讀 這篇文章請各位直接留言在毛寶部落囉,謝謝大家!:)


看小鳥,等待夏天

最近的芬蘭總算有了點一、二月該有的冬天氣息,陽光燦爛白雪照人,感覺到冬天該有的冰冷空氣讓人放心,看日光一天比一天長,也讓人振奮。 今天正好看到一首芬蘭人看候鳥歸來的時節,等待夏天的小詩,覺得很有趣,貼上來作個記錄,也跟大家分享。


從快樂國丹麥與不丹說起(二)

如果說,丹麥發達的社會與生活方式,是人們心目中嚮往的理想模式,那麼另一則報導「不丹,最快樂的窮國」,則從另外一個角度呈現,快樂,與國民所得有多少、經濟發展有多快,其實沒有一定的關係。


從快樂國丹麥與不丹說起(一)

這兩天,在商業周刊裡,看到兩則有關於「快樂」的丹麥與不丹的報導,讓我也做了些思考。


芬蘭人的小國情結

前兩天看了雜誌上一個專欄作家,寫了一篇半自嘲式的對話,十分有趣,讓人從中看到芬蘭人的某種「小國情結」。芬蘭是歐盟的一份子,卻也是名符其實的歐盟「小國」之一,加上位於歐盟邊陲,經常歐盟正式發布的地圖裡,芬蘭國土都只露出一半,因為另一半被擠出去了。去年2006的下半年,「小國」芬蘭擔任「大歐盟」的輪值主席,於是就有了這麼個「小芬蘭」與「大歐盟」的對話,摘譯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