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05

寓教於樂的芬蘭溫馨耶誕

常覺得芬蘭的小孩很幸福,生活環境中到處是學習資源,不僅圖書館資源豐富,博物館也常配合展覽提供小朋友專屬的創作工作坊,此時正逢耶誕月,許多活動不只有趣,也很有意義。


冰體驗與冰祝福

此刻我剛洗完芬蘭人的耶誕桑拿,坐在窗前,窗外一片白茫茫,啄木鳥正在不遠的樹上忙碌敲著樹幹,氣溫不過零度上下,白雪卻下個不停,今年我們有個名符其實的白色耶誕,美麗而溫暖。 今年耶誕我也有一份特別的體驗,終於嘗試了,嚮往已久的的冰泳! 昨夜,和婆婆一起前往冰泳地點,下水前,我們先去桑拿房把自己「烤熱」,再帶著渾身熱氣,戰戰競競地下水,出乎我意料的,水溫雖冰冷,卻不是無法忍受,直到在裡頭數了二十秒,開始感覺人要結冰了,腳也快要被凍住了,我才爬上木梯,進桑拿房。 一進桑拿房,好幾雙女人的眼睛對著我:「妳覺得如何?」 「很好玩,很有趣啊!」 「沒覺得我們這群人很瘋狂啊?」 說完大家都笑了。這是個本地的冰泳俱樂部,這群女人每週固定兩次來冰泳,我大概是唯一一個在這裡出現的外國人,難怪她們好奇了。 冰泳真的是刺激,我一試過就樂此不疲,總共三進三出桑拿房與冰泳洞,才覺得過足了癮。 婆婆則對我從頭照顧到尾,乾毛巾一定先拿給我,幫我顧著眼鏡,從桑拿房往冰泳的路上也一路扶著我,怕我這從亞熱帶島嶼來的人不適應這種極端冷熱的感官反 應,也難怪,公公與老公都對冰泳敬謝不敏,連試都不想試,另一個十七歲的芬蘭少女只用腳碰到水,就臨陣脫逃了,就我這個愛嘗新愛冒險的人,逮到機會馬上自 告奮勇嘗試,結果不負眾望,我喜歡上了冰泳。 帶著一身的舒暢回到家,我又進桑拿房,在熱氣朦朧中,我對老公說:「我好幸福。」 是的,這就是我今年耶誕的感受,感覺幸福、愉快、美好。 窗外的耶誕樹上覆滿白雪,冰燈正在逐漸暗下的天色裡發著光,而我,也很自豪地完成了今年的耶誕大事-冰泳初體驗。 還有很多感覺想要分享,也有很多人想要感謝,就留待下次吧。 現在的我,打算好好地去享受這個耶誕夜,就用上面那幾盞冰燈,捎一份北國的冰祝福給大家,祝福每一個人,都有個溫馨美好又平安的耶誕。


只是秋的角度

前去看一個嚮往已久的展覽。 還沒走到展覽現場,已經被四周的景色迷住了。 好美啊~ 我拿出相機,零下十度的氣溫,拍到手腳發冷,仍然止不住那想攝下眼前美景的衝動。 一步,一風景。 同樣的景點,換個角度,味道就完全不同。 光線隨著下沉的陽光而變幻,七彩顏色也跟著轉換深濃淺淡, 每分每秒都不同。 我的視線在樹叢間遊移,尋找著那最能框住眼前景色的停格, 卻怎麼也難以成功,每一張都有不得不的限制,卻又因為那樣的限制而有獨特的美麗。 拍著拍著,我終於覺得需要一點暖氣,走進展場,小姐見有人來看展很是吃驚,展覽已經在昨天結束了啊!她說。 怎麼可能?我說,明明日報上寫著今天才是最後一天啊。 真抱歉,也許日報的特約記者寫錯了,今天早上我才看到展覽被拆下來移出去,真的結束了, 我會幫妳打電話問一下策展人是怎麼回事,她說。 她隨即焦急的四處尋人,她尋人不獲,我看展也未果。 最後我留下email,她則答應,一定會找到人,給我一個交代,至少會把展覽照片寄給我。 我信步離去,她仍在樓上樓下跑著,四處尋人。 雖然可惜,卻一點也沒壞了我的好心情。 也許是我記錯,也許是他們搞錯,那都不重要了,如果我昨天就來看展,照昨天那種天色,我不會看到這麼美麗的風景,看似我錯失展覽,其實我正因意外的收獲,那大自然的美麗而心喜啊。 也許,一切只是角度問題, 用什麼角度看事情,用什麼角度看生活, 就像努力尋著那最佳攝影角度一樣, 即使是不起眼的樹叢,也可能因為角度對了,而成就一番美麗風景。 我走著,想著,發現自己原來一直習慣用這樣的眼睛和這樣的心情,在看我的生活,看這個世界。 總是,想尋找美,從生活的荊棘裡,從不起眼的事物裡,選擇看見,就看見了。 所以,一切只是角度問題。 地上的雪,此刻看來竟像米粒。 草叢邊的花,一顆顆像極了振翅欲飛的小太陽。 太陽怎麼會飛呢?你想它會,它就像是會了。


砍一顆最美的耶誕樹

從森林裡砍一棵漂亮的耶誕樹回家,是許多芬蘭家庭耶誕節的傳統。 今年在芬蘭北邊,就因著這個傳統舉辦了一場「耶誕樹選美大賽」。 由家人、同學、朋友、公司組成的競賽著,在比賽限定的森林範圍內,各自去砍一棵耶誕樹回來,砍得快不快不重要,找到美麗的樹才是重點。 「不要拿那棵,那棵太瘦了,耶誕樹要蓬蓬的、要對稱才好看!」十四歲的小女孩跟她的同學們這麼說,她們也是來參加比賽的團隊之一。 參加比賽要繳三十歐元,約等於1200台幣,自己砍來的樹給評審看過、選美結果出爐後,就可以把樹帶回家。 為什麼會有這麼個比賽呢?據說是那個當地小城市在思考,如何吸引更多觀光客時,想到城市裡有許多賣耶誕樹的市集,卻從來沒有舉辦過類似的比賽,於是便希望用這個新的競賽來吸引更多本地的觀光客,砍耶誕樹正好也是芬蘭傳統之一。 這讓我想起我的舊文「芬蘭夏日驚奇賽」,許多城市的有趣競賽都是出於這樣的思考邏輯,現在好了,除了夏日驚奇賽外,冬日耶誕選美賽也開始出爐,也許接下來,會有更多好玩的芬蘭比賽被創造出來。 我開玩笑的對老公說:「你看,你們芬蘭人生活是不是太無聊,所以需要沒事找事做,創造比賽來自娛娛人?」 開玩笑歸開玩笑,我其實覺得,能在生活的小地方找樂趣,自娛娛人中並兼顧傳統,還真是不簡單。 比賽的結果,由兩個奈及利亞的籃球隊員獲勝,這就叫做無心插柳柳成蔭,這兩個人原本只是來看熱鬧,沒想到一時興起參加比賽的結果,竟讓他們為自己抱回一棵最美的耶誕樹,這一定是今年最好的耶誕禮物吧! p.s.今天是一年中最黑暗的一天,久違的陽光卻出乎意料地在今天露出頭來,燦爛無比,砍樹我不會,照相還可以,也許我也該趁天氣正美好時,去照一張「我心目中最美的耶誕樹」回家,也算是參與這個傳統了。。。


Tori Amos的白色冬天

我是個非常感性,又非常理性的人。 很多時候,我憑直覺過活,做出一堆旁人急跳腳、自己冒冷汗、還洋洋得意的決定。 也有很多時候,理性支配我的抉擇,很清楚的做出自己不一定喜歡,卻相當同意的決定。 生活也許就是一連串的妥協,跟耶誕一樣,從妥協中,走出一條自己的路, 總是看著事物美好的一面,並因此覺得快樂。 幾天前,正忙得心煩意亂時,聽到深夜的電視裡,傳來Tori Amos的歌聲。 久違了,這音樂。 剎那間,我的心整個靜下來,所有的暄亂都被掩埋, 跟冬天的白雪一樣,悄悄掉下來,落地無聲。 我安靜的聽完這首歌,睡著了。 進行中的耶誕特輯,其實還有很多有趣的新聞可以分享, 但今天,就讓我任性一下吧 只想聽歌,不想說故事道新聞, 有些隱藏在白色冬天裡的什麼,在歌聲中,娓娓流出來了, 昨天理性了一整天的我,今天讓感性出籠,按下play鍵,盡情跟著哼唱, 這才發現,這首安靜的旋律,原來就叫做Winter。 Winter / Tori Amos Snow can wait I forgot my mittens wipe my nose get my new boots on I get a little warm in my heart when I think of winter I put my hand in my [...]


芬蘭記者的耶誕備忘錄

昨天才寫了自己對耶誕忙碌面的觀察,今天就在赫爾辛基日報上讀到芬蘭記者的耶誕備忘錄、一篇描述耶誕不平靜的有趣文章、和一些統計數字。 先看看芬蘭記者們親身需要的耶誕備忘錄: – 寄最後一批耶誕卡 – 洗桌巾跟桌布 – god childern的禮物準備,確認尺寸、包裝方式 – 提早幾天去酒局買酒 – 每天晚上都打掃一點點 – 至少把地毯拿到戶外一次 – 跟大樓住戶一起喝耶誕glögi – 擦銀器的工具 – 從儲藏室裡找出耶誕樹的支腳 – 做火雞蘋果醬 – 買夠用的cream – 跟魚眅事先訂魚 – 預約火車票 – 緊急電話號碼放在電話旁邊 – 保養車 – 跟朋友約時間一起喝glögi – 包禮物 – 準備耶誕樹的裝飾 – 買好吃的耶誕食品給小狗 – 買室外蠟燭 – 買米粥要用的杏仁 – 拿花籃給親友 – 寄100歐元給在印度的god child – 買耶誕火腿 – 買給另一半的禮物 – [...]


Christmas=Peaceful?

在北歐居住多年,耶誕假期一直是我很喜愛的節日之一。 喜愛那股等待與盼望的心情,喜歡有藉口可以小小雪拼一下、喜歡感覺空氣中那份奇妙因子,僅管世界並沒有什麼不同,該進行的仍然持續進行著,然而,只因為耶誕、因為白雪,一切就魔幻了起來。 在北歐生活,年復一年,對耶誕的嚮往心情始終存在,卻也開始多了幾份實際。 耶誕不只是想像中的溫馨快樂,其實更是人們的忙碌時節。 芬蘭語中有個詞,就叫做「耶誕的忙碌」,越到耶誕,人們就越忙,雖說忙中也多少是帶著歡欣期待的心情,但,相信我,事實也沒有那麼浪漫。 耶誕節前,人們忙著把工作趕完、忙著在大家沒放假前逮人做事、忙著參加所以想參加又參加不完的,還有不想參加又不得不參加的partIES、忙著週末假日 出門人擠人挑禮物、忙著佈置家裡等待團聚、忙著跟說好要見面又一直找不到時間見面的朋友見面、忙著準備耶誕菜單,忙啊忙啊忙,滿街的人都在忙,實在是一點 都不peaceful。依稀記得以前某個芬蘭文教材裡的錄影帶,兩個久沒見面的朋友耶誕節前在購物中心碰到,彼此問候話不到兩句,就以「我現在得趕著去買 禮物」「我也得忙著去買菜」「耶誕節前真是忙碌啊!」做結。當時覺得有點好笑,現在卻覺得很真實,一切的忙碌,就是為了那耶誕夜的美好。 以前聽到有人說「祝你有個平靜的耶誕節」,總覺得很美,腦海中浮起的就是白雪皚皚的濃蔭森林中,小木屋升起燭光一家人團聚的溫暖平靜畫面。現在聽到這句 話,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人擠人到購物中心趕買禮物,再人擠人從大排長龍的超市裡擠出來,好不容易在耶誕節前把該買的該準備的該做的全部搞定,於是大家「終 於」可以有一份耶誕的平靜。 在忙碌中,我覺得,最能盡情享受耶誕的,應該是小孩,是學生,是不用天天準時去上班的人。 小孩,期待著耶誕老公公和耶誕禮物;學生,有耶誕假期和用不完的時間;不用天天準時去上班的人,不管是什麼理由,至少可以避開人潮,採買起東西也就舒服多了。 全職上班的人、或是有整個家庭要照顧的人,耶誕可就不見得輕鬆,曾聽過一些例子,是夫妻兩個乾脆約好,彼此的耶誕禮物都免了,省點錢也省點麻煩,唯一要準備的禮物,是孩子的。 我沒有孩子,但是我要全職上班,於是就只好週末跟著所有人,人擠人以完成任務,到處都是人,我想看的東西前面也全部擠滿人,於是我效率極差,逛沒幾步就覺得累,耶誕禮物東逛西逛,到現在還沒買好。 雖說深深體會到平靜耶誕前的「另一面」,耶誕節的魔力,對我而言年年不減,不然也不會突然蹦出來嚷嚷說要寫什麼耶誕特輯了。我想,我的心裡還只是個小孩,所以,在所有的忙碌與不耐煩中,我還是想像個孩子一樣,不厭其煩地,感受空氣裡一點一滴的美麗,期待耶誕節的來臨。 能在這樣的時節裡,做個孩子,不論真是個孩子,還是心裡像個孩子,都是好的,我想。


露西亞與光

聖女露西亞,原本來自義大利,現在是北歐的耶誕傳統之一。 人們半開玩笑的說,原本該是褐黑髮色的露西亞,到了北歐就變成金髮。 的確,芬蘭各地的露西亞,一向由民眾票選而出,大部分的時候,被選出的露西亞少女總是金髮。 為什麼露西亞一定要是金髮呢?其實沒有人規定,大概那符合北國人們心中對光明的一種想望吧。 聖女露西亞,在黑暗的冬天,帶給人們光明與溫暖,也是我每年,盡量會去看的耶誕活動之一。 上圖是今年赫爾辛基市選出的露西亞Marianne Ekqvist。(此為媒體照) 活潑的少女,一擔任起露西亞,突然就多了一份莊重成熟。 露西亞節是上禮拜二,那天也正好也是公司的小耶誕party,瑞典母語的同事party還沒結束就等不及地要去看露西亞:「哦這是我從小到大一年一度最盼 望的節慶之一呢,對不起各位,我要先告辭了,看露西亞去。對了,今年還有光秀哦!」同事自己正是個身高一八○的高朓金髮美女,我猜她小時候一定也當過露西 亞。 原本有點發懶想回家的我,禁不起她一臉興奮的慫恿,後腳也跟了去湊熱鬧,果然,露西亞聖歌之後的聲光音樂秀,也很不錯! 看露西亞之外,我最喜歡看的,大概就是小朋友了。這些小朋友,由媽媽牽著爸爸抱著,頭戴蠟燭騎在老爸背上的也不在少數,一個個熱情喊著露西亞,看來,露西亞的魅力,可不下於耶誕老公公哦。


【阿姆斯特丹】一個試圖了解宇宙的嘗試

An attempt at understanding the Universe,這是有心的荷蘭夥伴為我們找到的表演戲碼。演出地點在阿姆斯丹的銀河劇場:Melkweg (milkyway),整場表演給人的感覺也有如劇場名字一般,有如身處宇宙銀河。三個表演者用他們的肢體、聲音、舞蹈、和光影的配合,將空白的場景無限擴大成宇宙。場中空曠,只零落地排放著一堆大大小小高矮不一的白色冰箱,一男一女兩舞者,在舞蹈動作中表現出張力衝突、與親愛溫柔。他們在空白的場地裡跳躍奔跑、拉扯、追逐、爭吵,用他們的身體,既輕且重。 在冰箱與冰箱間穿梭,爬上,爬下,關係與情緒,在日常生活中既抽象又現實的冰箱場景中浮現、伸展、隱藏。 投影機與光線適時地加入成為表演中重要的元素,人的影子被光打在霧白的牆上,光影晃動,現實與虛幻,清楚與模糊,在那灰白的交界處挑動著感官。 正前方的白牆上打出時鐘,大小不一的、形狀尺寸各異的。 那些在不同街道不同教堂不同牆面上掛著的、滴答滴答走著的時鐘們,被切割成不同的碎片,與背景音樂相配合的、有節拍的、左一塊右一塊,打在大面牆上。 影像被折疊、切割、摺疊、再切割。 整面牆成了繽紛的、半超現實的大畫布。 兩名舞者靠在牆上、靠在時鐘的影子上、佇立在街道邊,隨著音樂與節奏上演著情緒,拉扯、跌倒、擁抱,奔逃,小小劇場的時空就這樣被拉長、拉寬,無盡地延伸了出去。 上圖的女詩人Wonder,是表演者之一。 偶爾,她加入兩位舞者, 大部分的時候,她有如一個旁觀者,盤坐在冰箱上、冰箱邊,牆角,抬頭看看舞者,再低頭拿起筆記本,塗著寫著, 某些時刻,她會站出來,在麥克風前吟唱出她寫下的那些,夢一般的詩句: 輕重、對比、高低、男女,世間不同的質感與平衡,在她低低的吟唱聲中流瀉成輕敲人心的鐘語,那些向宇宙拋出的問號,那個試圖了解宇宙的嘗試。 跟那紀錄片一樣,我只能說,好久好久沒有看到這麼精采的表演了! 僅管詞窮又沒有照片的我,無法在這裡真實分享這場表演的細節,但我還是想寫下一點感動,一點記憶,留給給這輕微又吟重的嘗試。 以下是相關網站: http://www.howtowonder.com/clap 這是Wonder的個人網頁,很美的地方。 html http://www.manicmonkrecords.com/ 這裡可以買表演的音樂。 http://www.paradiso.melkweg.nl/ 劇場相關資料。


【阿姆斯特丹】女人們的生命戲碼

出發前,老闆就嚷嚷著要在開會之餘安排一些戲劇表演朝聖之旅。 然後我的桌上就開始出現了很多他到處找來的表演戲劇資料簡介。 在上面的人想怎麼計畫都可以,在下面負責執行的人,老實說光是忙開會的事都來不及,真沒時間計畫觀光行程,我心裡盤算的是,開完會就滾回旅館去睡大頭覺,藝文之旅就留給對此充滿熱情的老闆吧,我只要能偷閒在街道巷弄間走走逛逛,心滿意足矣。 沒想到,前半天的閒步之旅帶來出乎意外的好心情,愛上這個城市的我僅管到了晚飯後已經呵欠連連,還是忍不住,腳不聽頭腦使喚地,跟著眾人一起朝聖去。 先是阿姆斯特丹的藝文盛事: International Documentary Festival Amsterdam http://www.idfa.nl/ 我們運氣好,有荷蘭夥伴幫我們張羅訂票,看到了這個難得一見的精彩紀錄片:The Play 這是九個住在土耳其東南方鄉村的女人,在自己的村落中上演的故事。 每個女人都做著勞力工作,在她們的生命歷程中各有各的辛酸,在工作之餘,她們聚在一起,排演出這樣一齣戲,戲裡講的,是她們生命故事的集合。 紀錄片拍的,正是這一段她們說故事、排戲、並在村落裡所有人面前演出的過程,每個人都在這個過程中檢視自己的生命,蛻變了人生中的角色。 戲中戲,她們演自己的故事、演別人的故事、演那毆妻的男人、演那些真實地發生在她們生活中的,每一個人的故事。 原本只是她們工作之餘好玩而演的戲劇,卻在這深刻的體驗過程中成了她們口中的「a question of life or death」。 聽起來好像很嚴肅,但其精彩之處就在於,整個過程中充滿人的真實個性與情緒、她們坦率的話語總讓人會心一笑,影片的氛團既幽默又動人,觀眾在看片的過程中,那一張張真誠的臉龐與表情,會在記憶中深深烙印。 不知道這部紀錄片還會在哪些不同的影展播放,但是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去看,「很久沒看到這麼讚的影片了。」,這是幾個同行夥伴共同的評語。 影片網址: http://www.oyuntheplay.com/en_basin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