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市,也有大世界

來自市長的歡迎信

話說我剛搬進新居的那兩天,信箱裡就丟進來一個大信封,上頭印著城市的名字,用芬蘭文寫著「歡迎回家!」(Tervetuloa kotiin!)。 這是什麼?城市對新居民的歡迎信嗎?我懷著疑問與好奇,打開信封,裡頭有一包資訊夾,其中第一個映到眼前的,是來自市長的歡迎信,信是這麼寫的:


小城市也有大世界

我一直很喜歡,以城市居民的角色,感受城市的生活環境、空間規畫、和城市行銷的各種面向,去年就因此寫了好幾篇赫爾辛基城市行銷、以及在城市空間發揮創意的文章。 在首都赫爾辛基住了許多年,一個月前我們暫時搬遷到芬蘭西部的小城市Seinäjoki(中文可譯為:牆河)。只有五十萬人口的赫爾辛基市區已經不大,只有四萬人口的Seinäjoki更小,小到我相信許多習於繁華城市的台灣朋友們,來到這裡可能會啞然失笑(因為,這麼小也算「城市」嗎?)然而,這樣的小城,正是芬蘭非常典型的「城市」。 照片:這不是我家,是附近樓房某戶人家的陽台,瞧,裡面有棵大植物耶~~


芬蘭快報:赫爾辛基廚師快樂遊行

上禮拜連續為歐洲歌唱大賽在赫爾辛基舉辦,而寫了好幾篇的芬蘭快報,其實想寫的東西太多,一大半的快報和感想都還沒時間寫,有空時再慢慢端出與大家分享,先來補充其中一個我覺得很有趣的活動:「赫爾辛基廚師大遊行」。


芬蘭快報:屬於市民的赫爾辛基客廳

如果說赫爾辛基是我們市民的家,那她的客廳,應可說是白教堂前面的廣場。每回有任何大活動,無論是慶節還是合唱,這裡經常都是舉辦的地點,將這裡比喻為赫爾辛基客廳,再恰當不過。


芬蘭快報: 在赫爾辛基迎接歐洲

難得因為主辦歐洲歌唱大賽,幾十個歐洲國家的媒體、代表、歌迷都來到赫爾辛基,於是這禮拜赫爾辛基市中心的公園中,就有了這麼一個歐洲各國「擺攤位」推廣旅遊的「歐洲市場」(Europe Market),許多各國媒體也在現場採訪拍攝。


芬蘭快報:用拍攝指南行銷赫爾辛基

芬蘭首都赫爾辛基,一直以來光彩總是被瑞典的斯德哥爾摩和丹麥的哥本哈根掩蓋。國際化的哥本哈根溫馨精緻人見人愛,而有北歐威尼斯之美名的斯德哥爾摩,則大氣漂亮得讓人驚艷,它們即使不特別宣傳,遊人也不請自來。


芬蘭快報:歐洲歌唱大賽登場

最近這幾天的赫爾辛基很精彩,因為春天來了,綠意處處微風徐徐天氣好極~也因為2007年的歐洲歌唱大賽,即將在這個週末於赫爾辛基舉辦。 歐洲各國的參賽代表與媒體,已經於上週四陸續抵達赫爾辛基,為這個年度盛會活動暖身,而赫爾辛基也密集地將在本週,把所有城市文化的壓箱寶拉到舞台前,把芬蘭與赫爾辛基最好的一面,展現給歐洲各國的代表、媒體、歌迷與遊客,此時,正是將焦點對準芬蘭的好時候。


赫爾辛基2005-第十屆世界田徑錦標賽&觀後感

2005年世界體壇最大盛事- 第十屆世界田徑錦標賽,昨天在赫爾辛基熱鬧的開幕。來自世界208個國家的3000多個選手與代表、3000多位媒體人員、3000多位志工,與兩萬多名 觀眾,一起在赫城市中心的奧林匹克運動場展開這年度盛事。我雖然不是個體育迷,倒也或多或少從這連日來上揚的氣氛,感染了點興奮的心情。 (本圖來自主辦單位IAAF網頁http://www.iaaf.org/WCH05/news/Kind=2/newsId=27782.html) 這美麗的奧林匹克體育館,曾在1952年舉辦奧運會。我自己與它的第一次相遇,是在多年前的某個秋冬,當時的我第一次旅遊到赫爾辛基,在白雪茫茫中尋找體育場附近的青年旅館,方向感奇差的我,不斷走錯路,在冷冬與白雪籠罩之下,只覺得體育場真大,我的腳酸得要死,當然也看不出體育場美在何處,直到這次的田徑錦標賽,才發現這在陽光下閃耀的體育場的確蠻美的。 1983年的第一屆世界田徑錦標賽,也是在赫爾辛基舉辦。二十多年過去,第十屆比賽再次回到它開始的地方,自是意義非凡,除了正式比賽外,整個田徑錦標賽期間,每天都有以過去各屆主辦國為主題的菜餚上桌、和過去九屆比賽的相關人物、事件、資料等的紀念搜集。 既不是體育迷,我跟著「慶祝」盛事的方式,當然就是坐在電視機前看開幕儀式了。一整天晴朗舒適陽光普照的好天氣,到了晚上十點多卻突然下起大雨,標準的北 歐無厘頭式天氣,可也讓淋雨的選手們好好領教到了。看著各國選手們一一舉旗進場,很多小國僅管只有一人代表參賽,選手代表自己國家的那一份驕傲卻同樣讓人尊敬,看不到台灣,卻也讓人感慨。 開幕式的餘興節目裡,除了芬蘭演員化身的「X博士」穿越時光機,和各國音樂代表和體育選手一同回顧過去的比賽外,好幾個芬蘭最著名的樂團也特別在這個機會 向全世界的觀眾「外銷」芬蘭音樂:如在歐洲相當紅的Nightwish、Apocalyptica、和Värttinä。此外,娶了芬蘭老婆的挪威歌手Geir Ronning,幾個月前代表芬蘭挑戰歐洲歌唱大賽雖然失利,昨天卻也得到機會向全世界四千萬的觀眾高歌,其實我覺得他的歌聲真的很不錯,也非常真誠。 最感人的一幕(可能該說是對芬蘭觀眾而言最感人的一幕),就是當曾獲得三次奧運田徑獎牌、現為芬蘭國會議員的Lasse Viren,舉著芬蘭國旗光榮繞場一周的時刻了。 芬蘭雖然是小國,體育卻一直是國家盛事,也許這是因為,在三四零年代國運最艱苦的時候,芬蘭運動健將不斷在奧運中創下佳績,因此體育不只是體育,也是國家民族自信心建立的一個重要基點,而芬蘭舉辦世界運動比賽也總不落人後。 在西貝流士的芬蘭頌之後,煙火四起,傾盆大雨好像也不減觀眾的興緻,大多數的觀眾都在雨中留到深夜一點儀式結束後才離去,因為「好的節目值得等待」。讓我驚喜的是,螢幕上的煙火一起,我就聽到窗外傳來煙火聲,其實我們並不住在市中心,隔著十幾公里的距離,中間還有森林,能聽到現場的煙火,讓人感覺更「身臨其境」了。 看芬蘭人向世界發聲的同時,也忍不住想到台灣。芬蘭不過五百萬人口,赫爾辛基在世界標準而言,也只是個小城市,今年赫爾辛基辦了這場世界級盛事之後,明年歐盟25個會員國與亞洲十三個國家代表也將在赫爾辛基舉行Asem歐亞高峰會議,我想這些對一般人民國際觀是有影響的,人們會感覺到,世界就在自己的腳下,什麼時候,台灣也可以有這樣的機會,讓世界也來到我們的島上? 台灣固然因為政治的敏感關係,而喪失許多參與的機會,但是人民和媒體有沒有體會到,自己也離世界越來越遠了呢?有多少人真的關心,除了美國、日本、大陸、和幾個較大的國家、利益、貿易夥伴外,世界,到底正在發生什麼?當台灣因為政治的因素, 而被阻絕在世界之外時,人民是試著努力朝外看出去,還是朝內把門關起來? 這是在看赫爾辛基體育盛事之餘,心裡一點小小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