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四季自然

一個奇妙的冬日,與三堂人生的功課

昨天,我看見了在芬蘭居住將近七年來,看過最美的冬景之一。 其實這一天,我並不是特別去旅行尋景,而是受邀去參加一場桑拿研討會,聽芬蘭人討論桑拿如何可以發展成更好的「芬蘭旅遊業產品」,同時也分享做為「外國人」對桑拿的想法。 然而,這一天真正最大的收穫,是一路上被大自然震懾的感動與生命啟發。回到家後,我把照片透過Flickr、Plurk、Twitter、Facebook等社群媒體即時分享,同時一次又一次地翻看這些照片,整個人好像又凍結在那些時刻,可以目不轉睛的繼續凝視這些自然中的神奇。 在這個奇異的一天裡,許多事都不在預期中發生,卻都極為美好,彷彿生命在這極端美麗的一天中,再次教給我三堂人生的功課。 我不知道我體悟到人生功課,能否帶給別人什麼啟發,然而,我還是決定在這裡,為自己記錄下眼中與心靈中的風景。


2010年1月1日,北緯62.5度的早晨月光

昨天,2010年1月1日,早晨9:00,我在窗前看到天空掛著一輪好美好亮的月亮。 即時拍下窗前的明月,再與老公兩個人穿上層層冬衣,走到零下十六度的森林小徑裡,只為了補捉雪樹與月光。 兩個人興沖沖地跑出去拍月亮,再快步趁還沒凍成冰人之前衝回家,上傳相片,透過Flickr、Facebook、Plurk、Twitter即時分享,喝一口暖茶,等待天亮,這是一個平靜的新年,平靜的1月1日。 這兩天,我常忍不住想著,原本我們的新年,可能不會是如此平靜。


仲夏夜前夕的午夜金色陽光

昨晚臨睡前,從窗外射進一束金光,提醒了我,午夜夕陽高掛的仲夏又來了。 沒有經歷過北國冬日昏暗的人可能很難想像,住在這裡的我們有多麼渴望日光,每天張開眼,只要看見白晝悠長日光燦爛,這一天就一定不會糟到哪去,哪怕正巧不順遂,在北國陽光溫暖的照射下,世界還是會顯得特別美好,不愉快的事很快會就忘掉。 雖然我年年在仲夏時節看天光,窗前也天天看得見午夜夕陽,然而每一年的天空都不樣,每一天的夕陽都不同,同樣的大自然,總是一再帶給人不同的神奇感受。昨晚帶給我驚奇的,就是這午夜的金色陽光。 拍攝時間: 6月18日23:00


在下雨的午後,讀《家離水邊那麼近》

最近,總是下雨。 事實上,這個夏天總是陰晴不定,陽光剛從前方的天空露出,後方猙獰的黑雲已經襲來;以為雨過了,天清了,地平線的那一端卻又升起一片烏黑。雨水與陽光,在這個夏天幾乎每一天都不斷輪替,竟因此讓彩虹成了這段日子窗前最易見的風景,總是看見彩虹,在雲上,在雲中,在雲端。 在晴雨不定的週日午後,除了看見彩虹帶來的短暫欣喜外,我是有些許煩燥的,直到拿起吳明益先生所寫的《家離水邊那麼近》,讀著讀著,心才靜了下來,時間才長了起來。不可思議的,那文字與故事,讓人不由自主的跟著它步行,彷彿觸摸到那海岸、溪岸、湖岸、聞到自然的氣味、在毛孔裡感到浸水的潮溼、看見魚、聽見水裡的氣泡。


北緯62度半的夏夜11點,我看見…

北緯62度半的夏夜11點,我看見什麼?這要從幾天前無意間的發現說起。 此時我正在桌前打開,電腦檔案裡的24張相片。 24張相片,是同一扇窗前,不同日子的日落與天空。 地點,是我現在所處的城市,北緯62度半。 時間,大多在晚間11點前後。


初夏隨記:清心,等待色彩進屋

五月一號勞工節,對北歐人來說,無論氣溫如何,理論上就是「入夏了」。在這之前,人們整理居家環境,跟冬天說再見,迎接夏天,無論溫度是不是真的很「夏」。 芬蘭今年很幸運,在四月底五月初的這兩天,嘩得一下陽光普照氣溫高達二十度(寫文章的此時是二十六度!),大部分的樹還沒來得及冒新葉,街上的人已經穿著一片夏。許多人跑去坐在草坪上,吃著冰淇淋,一夜之間樹上也冒出綠,我摸了摸那青嫩的綠葉,黏黏的閃著光,應該是清晨才蹦開的新鮮。 趁著勞工節連放四天假的奢侈,我也決定清清心,掃掃家。


回到芬蘭,等待天光

這個禮拜,我回到芬蘭。 下了飛機,我繼續搭上從首都前往小鎮的火車,往新住所前進。 一月底了,北國的冬天已經走了一半,卻又像是才剛來。 全球暖化,芬蘭的冬也來的遲,直到這一週才略積了點薄雪,還不足以讓天空感覺明亮。 老公又重覆的說:「今天我們多了五分鐘的日光,每兩週就會多一小時」。 我笑他,「你這句話已經說了一百遍吧?!」然而,這就是北國人對日光,永不厭倦的渴望。 僅管早已習慣與北國的四季共生共息,我卻從來沒有這麼渴求天光。新搬進的家,還沒來得及裝燈,沒有天光的時候,就是一片昏暗,於是每天起床後,我就只是啜著茶,望著天,等待天明。 上圖:1月23日,早上7:43分


從芬蘭到台北,只是為了相遇

這個秋冬,在搬遷與變動的生活進行式中,我深刻的體會到:很多事,都超越了它表面的意義。 看上去,我的生活中有許多事件,以驚人的速度不斷接續發生,新的搬遷、新的工作、新的生活、新的書、回台北、遇見新的人、一個又一個的廣播新體驗。 然而我卻也隱約感受到,從芬蘭到台北,所有看似不相關的事件背後,彷彿只有一件真正重要的事:那就是與人相遇。


在秋日,發現自然的生命軌跡

十一月的北國,日照不長,太陽更是難得露面,天色經常一片灰濛,總覺得天還沒亮多久,又暗了。昨天一早,好久沒露面的太陽探出頭來,灑在窗外的白雪地上,於是我和老公連忙披上大衣,出門散步。 我們一向喜歡一起到林間散步,哪怕是走了無數次的同一條路,每一次看到的風景都不相同。自然森林有如生命的大教室,走在其中不僅讓人感覺謙卑,也讓人對自然與生命,不斷有新的體悟與發現。


五彩森林,用秋來問候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芬蘭早已入秋,九月的城市秋紅處處,如今秋分已過,進入十月,黑夜長於白晝,心也彷彿跟著季節的脈動,逐步沉潛。 我一向喜歡秋天,此時森林五彩繽紛,澄黃與艷紅則在多雨的秋季,取代逐漸消沉的日光,讓人從中感受對生命的歡欣與悸動。 這一陣子,自己雜事瑣事很多,從夏末到秋初,生活一直處在不間斷的繁忙與變動中,小旅行的感受、設計生活的體會、生活的變遷與體悟、眼在看耳在聽心在感覺,卻都還來不及寫下,新的一日又已悄然展開。 幾週前在前一個工作專案的結束party上,與一位藝術家好友聊天,我們聊到創作與生活:想創作的衝動總是強烈,生活的時間卻永遠不夠用,怎麼辦?